首页 > 世界名著 > 夜深沉 > 第二十八回 倚户作清谈莺花射覆 倾壶欣快举天日为盟

第二十八回 倚户作清谈莺花射覆 倾壶欣快举天日为盟

  丁二和听到田大嫂要报告原故,就不住地向她丢眼色,可是田大嫂满不理会,笑嘻嘻地向田老大望着道:“你猜他今天来了,为什么高兴?”田老大道:“我猜不着,除非是炸酱面吃得很痛快。”田大嫂笑道:“你别看小了人,人家现在虽然境遇不大好,但是人家原来是一个公子哥儿呢,连炸酱面还没吃过吗?”田老大道:“你干脆说出来罢,他到底是什么事高兴呢?”田大嫂道:“他为什么高兴呢?你不是说和他要在公司里找一个位置吗?他自己没有什么,只要他有了块儿八毛的本钱,干什么也可以糊口。只是他的老太太,可以靠他养活,不用上街作生意买卖了。他这一颗心就踏实了,怎样的不高兴呢?”

  二和听她这样说着,一颗心倒果然踏实了,他夫妇两个人,都带了一分笑容,静听他们的回话。田老大道:“对了,我已经在公司里给他想法子了,假使二哥愿意去干的话,大概总可以办到。”大嫂向二和看了一眼,笑道:“怎么样?我这不是谎话吧?”二和站起来,向他两口子一抱拳道:“足见你二位对我关心。”田大嫂正收着碗筷呢,却把东西放下来不收,手扶了桌沿,向他望着道:“老实对你说,若是你一个人,还没有这样大的面子。廿多岁的人,还怕你找不着饭吃吗?只是我们心里,老惦记住了老太太,她又是双目不明的人,冬不论三九,夏不论三伏,你尽让她老人家这样做下去,我们瞧着也是不忍。二和,我现在把话说明了,你还是干不干呢?”二和笑道:“我也不是那样不识抬举的人,你二位有了这样的好意,我还有个不愿高攀的吗?”田大嫂就向田老大望着道:“我可同你许下了愿心了,你可别让我丢人。”田老大将手一拍胸道:“说到别的事情,我作不了主,公司本来就要用人的,我介绍一个人去作事,大概还没什么难处。”田大嫂就掉过来向二和道:“你听见了?明天他到公司里和你想办法,后天你来听信儿罢。”田老大笑道:“我可不是公司里的经理,能够说一不二。明天我一定去说,可是也得请人打打边鼓,后日还不能够准有回信呢?”田大嫂道:“也许有回信呢?不是来打听消息,就不许二掌柜来吗?”二和笑道:“田大哥是好意,怕我跑往返路。其实我现在是整日在外边跑,多跑两回,那没关系。我大后日下午来罢。今天上午,我本是受了一肚子委屈,这一喝一吃,又经你两口子好意,这样一抬举我,我高兴极了。今天我还没作生意呢,该走了。”田大嫂见他带进来的一只空篮子,扔在墙角落里,便笑道:“这算吃了我们无钱的饭,耽搁了你有钱的工。今天时候已经不早了,怕你也作不了多少钱生意了。”二和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不知道,我今天还是真闹着饥荒,家里等了我卖钱回去开火仓呢。”

  田大嫂把碗收拾着,端了正要向外走,这又回转身,放下东西来向他道:“要不,在我这里先挪一块钱去用,将来你有了事情了,可得把钱都归还我。”说着,便在衣袋里摸出了一块现洋,在手心里抛了两抛,回转头来,对二和斜看了一眼,笑道:“我知道,你准是说同人借钱是一件寒碜事,不能借。”田老大将头一摆道:“笑话!有道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人在外面混事,谁也有个腰里不方便的时候,向朋友借个三块两块,这是常事。漫说是咱们这样的穷小子,就是开大公司大银号的,也不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在外面借款用吗?”二和听到田大嫂说要借钱给他,本来透着不好意思,经他两口子一反一复的说过了,倒不好再推辞,便笑道:“我怎么敢说不向人借钱的话。只怕是借了以后,没有钱还人家,可真难为情。”田大嫂道:“哟,块儿八毛钱的事,谁也不能放在心上,不还就不还罢。”说着,就把那块钱直塞到二和手心里来,二和接着钱,连说了两声谢谢,拾起了屋角下的筐子,点着头道:“我又吃了,又喝了,还借了你两口子的钱,真叫我惭愧得不好说什么。改日见罢。”他说着话,脚不住的走,已是到了跨院子外。田大嫂追到台阶上,招招手道:“喂,别忘了,后天或是大后天,到我这里来听回信儿。”

  二和在外面院子里回转头来看时,见她笑嘻嘻地竖起两个指头,二和也没有去细想这是什么意思,匆匆地到花生行去贩货了。微微作了几小时的生意,就赶回家去看母亲。这原因是很简单,因为有了田大嫂借的那一块钱,最近要吃的两顿饭,是没有问题的了。在晚上闲着无事,就把今天到田家的事说了一遍。丁老太点点头道:“我说怎么样?交得好朋友,那是比亲骨肉亲手足还要高到十倍去的。到了后天,你还是到他家去问问消息罢。”二和道:“约了大后天去呢,提早一天去,倒现着咱们穷急了。”丁老太道:“咱们还不穷、还不急吗?别人瞒得了,这样的老街坊,咱们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你反正是成天在外面跑的,到他家去多跑一趟,这算什么。”二和当时也就含糊地答应了。无如丁老太却把这件事牢牢记在心上,天天催着二和去。到了那日,二和估量着田老大该回家吃午饭了,就在家里放下了花生篮子,匆匆地向田家走去。

  因是算定了田老大在家的,并不曾向人打招呼,径直的就走进了跨院子去,口里还嚷着道:“大哥在家吗?”可是这句话嚷出来以后,正面屋子里,却是寂然,一点回响也没有。二和脚快,已经是走到屋檐下立刻站住了脚,向屋子里伸头看了一看,因道:“咦,这屋子没有人,怎么院门是开的呢?”这才听到里面屋子里有人答道:“二掌柜,请坐罢。我大哥大嫂出分子去了。”二和道:“二姑娘一个人在家啦?”二姑娘将一根带了长线的针,在胸面前别住,手摸了鬓发,脸上带了微笑,靠内房门站定,向他周身很快的看了一眼,很从容的道:“我大嫂子那天给你约会的时候,忘了今天要出分子。临走的时候,她留下了话,说是那件事大概有希望了。”二和道:“那末,我明天再来罢。”二姑娘牵牵衣襟,低下了眼皮子,微笑道:“坐一会儿要什么紧。”二和昂头看看房门框,便不在意地样子,走了进来。二姑娘将桌子底下一张方凳,拖了出来,放在门边,笑道:“大远的路跑了来,休息一会儿罢。咱们老邻居,倒越过越生疏了。”她说话时,在外面提了一壶开水下来,将桌上的茶壶加上了水,分明是里面预先加上了茶叶了。接着,她在小桌子抽屉里摸出一盒烟卷来,二和坐下了,却又起身摇着手道:“你别张罗,我不抽烟。”二姑娘道:“你不是抽烟的吗?”二和道:“我现在忌烟了,那天在这里抽烟,是喝醉了酒。”

  二姑娘放下烟卷盒,斟起杯茶。当她斟茶的时候,低头望了茶杯子里面,却微微的颤动着,似乎她暗地里禁不住在发笑罢。二和立刻起身,将手遥遥的比着,连连的点头道:“多谢多谢。”二姑娘将茶斟完了,退后几步,靠了里面门框站定,将一只右脚,反伸到门槛里面去,人也一半藏在门帘子里面,远远的向二和望着,微笑道:“二掌柜烟已忌了,怎么又喝上酒了呢?”二和端着茶杯在手里缓缓的呷茶,眼光也望了茶杯上浮的清烟,答道:“我哪里要喝酒,那天也是闷不过,想把大傻子找到大酒缸去谈谈。不料倒是令兄去会了东。”二姑娘道:“你成天在大街上跑,还闷的慌吗?”二和喝过一口茶,把杯子放下,昂起头来叹了一口气道:“唉,二姑娘,你是饱人不知饿人饥。”二姑娘左手扯住了门帘的边沿,右手伸个食指,在门帘子上画着,眼睛看了指头所画的地方,微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您不就是为了那个女戏子的事吗?”二和脸上红起了一层薄晕,搭讪着,把桌子上的香烟盒取了来,抽出一支烟,点了火缓缓的抽着,昂起头向座中喷了两口烟。二姑娘微微的转过身来,向二和看一眼,因道:“二掌柜,我和你说得闹着玩的,你可别生气。”二和笑道:“你这是什么话,你府上一家子,待我都好极了,我从良心上感激出来,正不知道要怎么报答是好。二姑娘这样的说一句笑话,我还要生气,那也太难了。二姑娘你坐着。”他说时,.还点了一下头。二姑娘向他微笑着,见墙角落里有张矮凳子,便弯腰捡了过来,放在房门口,半侧了身子坐下,将鞋尖在地面上连连画着,不知道是画着记号,或是写着字。

  二和道:“二姑娘你平常找点儿什么事消遣?”二姑娘笑道:“我们这样的穷人家孩子,还谈什么消遣两个字。”二和道:“那倒也不一定。邻居坐在一块儿,说个故事儿,打一个哑谜儿,这是消遣。闹副牙牌,关着房门,静心静意地抹个牙牌数儿,这都可以算是消遣。”二姑娘点点头笑道:“你这话也说得是对的,不过就是那么着,也要三顿粗茶淡饭,吃得自自在在的人家。我们家还不敢说那不愁吃不愁穿的话。我姑嫂俩除了洗衣作饭而外,没有敢闲着,总是找一点针活来作。原因也是很简单的,无非借着这个,好帮贴一点家用,至少是自己零花钱,不用找我大哥要了。”二和道:“像二姑娘这样勤俭的人,那真不易得。”二姑娘抿嘴笑道:“不易得吗?也许有那么一点。我想着,我简直是笨人里面挑出来的。”二和将手里的卷烟头扔在地上,将脚来踏住了,还搓了几下,眼光注射着地面,笑起来道:“果然是二姑娘先前说的话不错,老邻居倒越来越生疏了,见了面,尽说客气话。”二姑娘微微的笑着,昂了头,看门外院子里的天色。二和没有告辞说走,坐在这里不作声,也是无聊。于是第二次又取了一根烟卷抽着。口里喷了烟,也是对院子里看。偶然对二姑娘看看,正好她也向这里看来,倒不免四目相射,二姑娘突然把脸红了,将头低下去。

  二和喷了两口烟,搭讪着道:“光阴真是快得很,记得我在这里住家的时候,好像是昨日的事,现在到了这里来,我可是作客了。”二姑娘道:“其实你那回抢着搬家也太多心。我大哥喝了几杯酒下肚,真是六亲不认,可是他没喝酒的时候,对人情世故,都是看得很透彻的。”二和道:“虽然是这样说,也亏着田大嫂在家里主持一切,有道是牡丹虽好,也要绿叶儿扶持。”二姑娘点点头到:“对,幸亏他还有三分怕我大嫂,要不然,他成天喝酒,那乱子就多了。”二和不知不觉的,又把那根烟抽完了,接着,再取了一根烟抽着,因放出很自在的样,腿架在腿上,微笑着道:“谈起大嫂,在这大杂院里,谁也比不过她,配我们田大哥是足配。”

  二姑娘只微笑,低头望了自己的鞋尖,低声笑道:“那杨月容若是不走,伺候丁老太,那是顶好的,丁老太也很喜欢她。可惜她是一只黄莺鸟,只好放到树林里去叫,关到笼子里面来,她是不甘心的,有机会她就飞走了。”二和道:“唉,你还提她干什么。”二姑娘笑道:“其实她也用不着这样跑,就是在北京城里住着,大家常见面,二哥还能拦了她不唱戏吗?”二姑娘把这句话说完了,回想到无意中说了一声二哥,不由得把脸红了。则是把头抬起来,却又低了下去。二和倒没有理会她是什么意思,还是微昂了头喷着烟。二姑娘笑道:“我可是瞎扯,你别搁在心上。”说时,很快地瞟了二和一眼,接着道:“本来我这譬喻不对,黄莺也好,画眉也好,你把它关在笼子里,怎么也不如在树林子里飞来飞去自在。”二和道:“那也不一样啊,有些鸟雀,它就乐意在人家留住着。鸡鸭鹅那是不用提,还有那秋去春来的燕子,总是在人家家里住着的。”二姑娘道:“那总也占少数。”说着,带了微笑,身子前后摇撼着,在她的表示中,似乎是得意的,也可以表示着很自然。二和道:“用鸟比人,根本就不大相像。鸟天生成是一种野的东西,人要像鸟那样乱跑,那可是它自己反常。”二姑娘点点头道:“对了,月容不光是会唱,还长得好看呢。若照她长得好看,应该把她比做一朵花。二掌柜,你猜,她该比一朵什么花?”二和微微皱了眉毛笑道:“我实在不愿提到她。二姑娘总喜欢说她。”二姑娘笑道:“一朵花长得好看,谁也爱看。她那样一个好人,忽然不见了,心里怪惦记的。”二和微笑了一笑,没有作声。二姑娘道:“真话吗。有那长得不大好看,无论这花有什么用处,有什么香味,人家也是不大爱理的。”

  二和听了这话,不觉对她看了一眼,心里连连地跳荡了几下。二姑娘道:“这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着,好花好朵儿的,生长在乡下野地里,也许得不着人瞧一眼。若是生长在大宅门子花园里,就是一朵草花儿,也有人看到,当了一种稀奇之物的。”二和笑道:“这话也不能说没有,可是花园子里的花,那也只好王孙公子去看看,穷小子还是白瞪眼。”二姑娘笑道:“那也不见得,遇着个王三小姐抛彩球,也许她就单单的打在薛平贵头上。”二和笑道:“我可讲的是花,你现在又讲到人的头上来了。”二姑娘也省悟过来了,何以不说花,而说人?便红着脸笑道:“人同花都是一个理罢。”说时,抬起两只手来,倒想伸一伸懒腰,但是把手抬起来一小半,看到二和站在面前,把手依然垂下去。二和向院子外面张望了一下道:“田大哥还没回来,我该走了。”二姑娘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像是送客的样子,可是她口里说道:“忙什么的,再坐一会儿。”二和道:“我不坐了,今天还没有做生意呢。”说着,站起来拍了两拍手,虽见二姑娘并没有留客的意思,但是也不像厌倦着客在这里,因她手扶了门框,低着头还只管微笑呢。因之又走到房门口,看看天色,出了一会神,见二姑娘还是手扶了门,低着头的,这又重新声明了一句道:“再见罢,我走了。”随了这句话,人也就走出跨院子了。

  二姑娘倒是赶了来,站在屋檐下,低声笑道:“我还有一句话,明天别忘了不来,可有了回信了。”二和道:“我当然来,这是关于我自己饭碗的事,我有个不来的吗?”二姑娘站着,低头凝神了一会,也没说什么。二和见她不作声,说一句再见,可又走了。二姑娘招招手,笑道:“我还要同你说一句话。”二和见她这个样子,便又回转身来相就着她。二姑娘低声笑道:“明天你来了,看到了我大哥大嫂,你可别说在这里坐过这样久。”二和倒不想她郑而重之的说出来一句话,却是这么一回事,也就对着她笑了一笑。二姑娘红着脸,也只有微微地以笑报答,二和同她对面对地站了一会,说不出所以然,终于是说声再见走了。

  这一次二和回去,是比较的高兴,同母亲闲谈着,说是田家二姑娘,你看这个人怎么样?丁老太坐在椅子上,总是两手互相掏着佛珠的,听了这话,把头偏着想了一想,问道:“你为什么突然问出了这话?是他们提到了二姑娘一件什么事情吗?”二和道:“那倒不是,我觉得二姑娘对咱们的事,倒真是热心。”丁老太道:“本来吗,她姑嫂俩对人都很热心,你今天才知道吗?”二和也没有跟着答复,把这话停了不说。丁老太却也不把这事怎么放在心上,只催二和次日再到田家去问信,果然的,二和只作了半天生意,带着花生篮子,就匆匆的跑到田老大家来。

  还没有进那跨院门,王大傻子迎着上前来,一把将他的手抓住,笑道:“我正等着你呢,你这时候才来?没什么说的,今天你得请大家喝一壶。”二和道:“喝酒,哪天也成?为什么一定要今天请你呢?”王大傻子依然把他的手握住,笑道:“这当然是有缘故的。你先请我喝上三壶,回头我再告诉你。”二和笑道:“不论怎么着,大哥要我请你喝一喝酒,这是应当的。有什么告诉我,没什么告诉我,这打什么紧!”王大傻子两手一拍道:“你猜怎么着,你有了办法了!田大哥已经给你在公司里找好了一个事了。你猜猜这事有多少薪水罢。”二和笑道:“我猜……”王大傻子伸了三个指头道:“有这么些个钱,并不是三块钱,是三十块。有了三十块钱,你母子两个人都够嚼谷的了。”二和道:“不行罢?”王大傻子道:“什么不行?田老大刚才对我说的,一点儿也没有错。他现出去打电话去了,一会儿就回来,咱们先上大酒缸去等着。”他说时,挽了二和一只手胳臂就向外走,口里还道:“田大嫂,我给你一个信儿:丁二哥请我喝喜酒,我们在大酒缸等着呢。”二和还要说什么,王大傻子拉了他一只手,已是拖到了大门外,笑道:“走罢,走罢,我嗓子眼里痒痒了,”带说带笑着,已是拖到了大酒缸。

  这是熟主顾,也不用招呼,店伙已是送过一壶酒来,两个人已是围了一张小桌面坐着。王傻子把两腿伸直来,两手按了桌沿,腰子一挺,笑道:“喂,给我们找一点儿好下酒的,今天是我们这丁二哥请喝喜酒,不能省钱。”掌柜的在柜上坐了,正闲着呢,便插嘴道:“怎么着?丁二掌柜快办喜事了吗?”二和笑着,连摇了两下头,“啊”了一声,田老大随了这“啊”的一声,已是踏进酒店了。他笑道:“二哥,怎么尽摇头?”酒店掌柜的笑道:“他说喝喜酒,我想喝什么喜酒?就是二掌柜到了岁数了,该办喜事了。”田老大道:“是吗?丁二哥把那位杨……”二和站起来,两手同摇着道:“绝对没有这件事。你问王大哥就知道。”王傻子笑道:“你和他找了一件好事,我说这是喜信儿,要他请我喝三壶。现在,他哪里谈得上娶亲?就是娶亲,我也拦着他呢。坐下来,喝酒,喝酒。”他说着,把左手座位边的小凳子,伸脚勾开,又拍了两下。

  田老大左手按住酒杯,右手拿了筷子,不住的夹了煮蚕豆,向嘴里扔着,眼珠转了两转,向二和笑道:“王大哥把话都告诉你了?”二和道:“没有呢,他只糊里糊涂的对我说,要喝我的喜酒,我知道什么喜事?”王傻子站了起来,将手指住田老大道:“你你你问他,我还能冤你吗?田大哥,是不是他的事情已经找妥了?”田老大笑道:“这也用不着着急,你坐下来,咱们先喝酒。”王傻子道:“你说,不是三十块钱一个月的事吗?你说,你不说,我也坐不稳。”田老大见他脸上像喝了好几斤酒一样,红透了眼睛皮,便笑着点了两点头道:“对的,对的。是三十块钱一个月的事。王大哥,现在你可以坐下了罢?”说时,连点了几下头。王傻子提起上壶来,斟一杯酒,唰的一声,昂起脖子来喝下去,向二和道:“我能冤你吗?快喝罢。”二和越听说这些,越是糊涂,愣愣地向田王二人看着。

  田老大端起酒杯来,先喝了一口,然后把杯子放下,还按了一按,表示了沉着的意味,向二和道:“虽然是由我介绍的,也可以说是你自己的力量。我把你的姓名籍贯,开了字条,送到经理那里去。他说是你的同乡,又问到你是干什么出身的,我看到他的意思不坏,就把你们老爷子的名字,也告诉了他。他说那了不得,找到一家来了。他当年就向你们爷老子老太太全借过钱。把你派在调查科,当了一名办事员。这比背了电线在满街跑,那就好多啦。经理还真来个干脆,当时就下了批子,让你明天到公司里作事。老弟台,你说这件事办的痛快不痛快?没什么说的,咱们各人面前先干这一壶。”说时,把瓶子式的小酒壶,一把捏了起来,左手拿了杯子,右手把壶向里面倒,倒一杯,就喝一杯,接连的喝了三杯。

  二和笑道:“田大哥,尽管的高兴,可别喝多了。”田老大头一摆道:“没关系,你大嫂子说我会办事,今天可开了大恩,让我喝一个醉。”说着,又端起杯子来,向口里倒下去一杯,手里捏了一杯,还不住的挪搓着,偏了头向二和道:“老二,我们一家人,待你全不错呀。将来咱们在一块儿的时候要多起来,我要喝过两壶之后,酒前酒后的要有什么话把你得罪,你可别向心里搁着。”二和红着脸,也倒了一杯酒,向他举了一举,一口干了,然后放下了杯子,伸出一个食指向天上指着道:“当了这么大的太阳说话,田大哥待我这番好意,算是把我由烂泥坑里拉了起来。我要是忘了你这好意,我不是丁家的子孙。”田老大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朋友交得好,彼此心照,不在乎起誓啦。”王傻子在这一边,也就点点头。

  果然的,二和为了起誓,将来就很有点感着苦恼呢。


《夜深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