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艺部 > 篆刻 > 印说

印说

  予少时好书篆弄印以为戏,长而弃去。近时友人知予少时所为,往往以名氏强子刻石,亦复欣然。岁月骎驰,所刻遂盛,见猎心喜,此犹少年积习也。曹孟德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此言虽大,可以喻小。
  或曰:近世刻印多不喜平,流为香泥粪土杂成菩萨,秽洁各半,了无生气;而好奇者正似钟馗嫁妹,狐鬼送装,见者怖走。予曰:此皆不知书法也。汉兴,精书隶者入为博士,上既以此取下,下亦穷究极研以应其上,是以书法大备,而印亦因之。近世不多读书,不能深知古人六书之意,剿袭旧闻,摹画市井以射利,师传既卑陋拘泥,无文献百代之识,妄立“玉箸”、“柳叶”、“铁线”、“急就”、“烂铜”诸名,而以中壮末锐、转处相接为蜂腰、鹤膝。字之大小多寡不能配者,则增其文理曲折如界画楼台,一望砥直匀平,复如雕刻篆香,委折填满,略具字形,无复笔意。起而非之者,复以聪明杜撰,补缀增减,古文奇字,互相恫喝,甚者凑泊异代之文,合而成印,二字之中遂分胡、越,此近世刻印多讲章法、刀法,而不究书法之弊也。是以书法浸而印法亦亡。
  历代所传汉印字形,自然成文,不假配搭,运笔高妙,时露颜平原折钗股、屋漏痕之意,当是漆书遗轨,今小沛蔡中郎所书高皇《大风歌》正与此同。至于彼此顾盼,转折生姿,笔势洞精,有如拗铁,则书家所称右军“龙跳天门”者也。钟鼎诸文,字虽高古,然是周、秦款识,不以施之符印,于此研究,思过半矣。心向往之,愧未能也。
  字以表德,氏以别族,近时刻印多注字为“氏”,古人或有误用者,未之思也,所宜厘正。至于刻石以著姓名、约期信。唐后始兼亭馆,乃后人取成语、连词、累句,大雅浸衰,余为是惧。
  汉印以后,六朝因之,始变白文为朱,笔法朴秀,与汉表里。唐、宋代远,其风遂卑,赵孟 之流不足观也。百年海内,悉宗文氏,嗣后何、苏盛行,后学依附,间有佳者不能尽脱习气,转相仿效,以耳为目,恶趣日深,良可慨也

《印说》 相关内容:

《印说》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