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四九、程器

四九、程器

  《程器》是《文心雕龙》的第四十九篇,主要是论述作家的道德品质问题,反对“有文无质”而主张德才兼备。

  本篇有四个部分。第一部分论作家注意品德的必要。刘勰以木工制器为喻,说明不应只顾外表的美观而“务华弃实”;对文人无行的偏见,刘勰深表不满。

  第二部分历举司马相如等十六个作家在品德上的缺点,批评了他们的道德败坏、贪婪无耻;同时又举出屈原和六个作家忠君爱国、机敏警觉的优良品质,一以说明并不是所有作家都有毛病,一以暗示后代作者应该向屈原等人学习。此外,还附带谈到管仲等七个古代将相,其品德上的毛病也不小,不过因为他们的地位较高而为人们所原谅罢了。

  第三部分进一步提出,作者不但应注意道德品质,还要通晓军政大事。不过关于政治修养和文学创作的关系,这里未从理论上加以论述,而着重强调文人要兼通文武政事,不要只做“有文无质”的空头文人。  第四部分提出刘勰所理想的作家,是要有文有质、德才并茂,能够进可堪当军国重任,退可保持独善而垂文后世。

  《程器》篇从品德方面来评论作家,是刘勰作家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反对“务华弃实”,是贯穿全书的基本思想之一,本篇则是从正面来论述“实”的必要性。刘勰虽然是以封建道德观念来评论作家、要求作家的,但从本篇所褒所贬的具体内容来看,在上层社会道德败坏的齐、梁时期,大都是有益于时的。在文学创作上,针对“近代词人,务华弃实”的实际情况,强调“有懿文德”,要求“摛文必在纬军国”等,对挽救当时颓废的创作风气,就更有必要。

  纪昀说:“观此一篇,彦和发愤而著书者。……彦和入梁乃仕,故郁郁乃尔耶?”这是有道理的。刘勰写此书时尚未出仕,正值“待时而动”之际,他主张作家要能“纬军国”、“任栋粱”等,显然和他自己对当时现实抱有一定幻想而跃跃欲试有关。正因如此,本篇所论,透露了刘勰自己的一些重要思想,是研究刘勰思想的一篇重要资料。

  (一)  《周书》论士1,方之“梓材”2,盖贵器用而兼文采也。是以朴斫成而丹雘施3,垣墉立而雕杇附4。而近代词人5,务华弃实6。故魏文以为7:“古今文人之类不护细行。”8韦诞所评9,又历诋群才10。后人雷同11,混之一贯12,吁可悲矣13!

  〔译文〕

  《尚书·梓材》中讲到人材,比之于工匠把木料做成器具,是要兼有实用和美观两个方面。所以,木材经过砍削制成器具之后,还要涂上红漆,筑成墙垣之后还要加以涂饰。可是后来的作家们,常常只讲求外表,不顾实际,所以曹丕认为:“历代文人常常不注意小节。”韦诞评论作家,也对文人多有指责。后人随声附和,以为文人都不注意细节。唉!这真太可悲叹了。

  〔注释〕

  1 《周书》:指《尚书·周书》中的《梓材》篇。士:能任事的人,这里泛指一般人材。
  2 方:比。梓(zǐ子)材:木匠把木料做成器具。梓:木匠。
  3 朴:治木材。斫:砍削。丹雘(huò获):红色涂漆。《尚书·梓材》:“若作梓材,既勤朴斫,惟其涂丹雘。”传曰:“为政之术,如梓人治材为器,已劳力朴治斫削,惟其当涂以漆,丹以朱而后成,以言教化亦须礼义然后治。”
  4 垣:低墙。墉(yōng庸):高墙。杇(wū乌):涂抹。
  5 近代:本书常以“近代”指晋、宋以后,这里范围稍广。
  6 务:专力。华:藻饰。
  7 魏文:魏文帝曹丕。
  8 “古今”句:见曹丕《与吴质书》,原文是:“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之”字可能是衍文。类:大多。护:维护。细行:品行的细节。
  9 韦诞:字仲将,三国著名书法家。
  10 诋(dǐ底):诽谤。群才:指建安文人王粲等。鱼豢《魏略》载韦诞的话:“仲宣(王粲)伤于肥戆(gàng杠)。休伯(繁钦)都无格检,元瑜(阮瑀)病于体弱,孔璋(陈琳)实自粗疏,文蔚(路粹)性颇忿鸷。”(《三国志·魏书·王粲传》注引)
  11 雷同:雷发声而应同,以喻人云亦云。
  12 一贯:相同,都一样。
  13 吁(xū虚):叹词。

  (二)

  略观文士之疵1:相如窃妻而受金2,扬雄嗜酒而少算3;敬通之不循廉隅4,杜笃之请求无厌5;班固谄窦以作威6,马融党梁而黩货7,文举傲诞以速诛8,正平狂憨以致戮9;仲宣轻脆以搅餔躁竞10,孔璋偬恫以粗疏11;丁仪贪婪以乞货12,路粹餔啜而无耻13;潘岳诡诪于愍怀14,陆机倾仄于贾、郭15;傅玄刚隘而詈台16,孙楚狠愎而讼府17。诸有此类,并文士之瑕累18。文既有之,武亦宜然19。古之将相,疵咎实多20:至如管仲之盗窃21,吴起之贪淫22,陈平之污点23,绛、灌之谗嫉24;沿兹以下,不可胜数。孔光负衡据鼎25,而仄媚董贤26;况班、马之贱职27,潘岳之下位哉28?王戎开国上秩29,而鬻官嚣俗30;况马、杜之磬悬31,丁、路之贫薄哉32?然子夏无亏于名儒33,濬沖不尘乎竹林者34,名崇而讥减也。若夫屈、贾之忠贞35,邹、枚之机觉36,黄香之淳孝37,徐幹之沈默38:岂曰文士,必其玷欤39?

  〔译文〕

  现在大略地考察一下作家的毛病:司马相如曾偷情又受贿,扬雄贪酒又失算;冯衍为人不够正派,杜笃向官府求索没有个完;班固献媚窦宪而作威作福,马融做梁冀的爪牙而又有贪污行为;孔融因过于傲慢召致杀头,祢衡也由于态度狂放而丧命;王粲不庄严却急于做官,陈琳无知而过于粗疏;丁仪贪财爱货,路粹厚着脸皮讨吃喝;潘岳参与对愍怀太子的谋害,陆机逢迎贾谧、郭彰等权贵;傅玄刚愎狭隘而谩骂官府,孙楚险恶执拗而爱打官司。诸如此类,都是作家中存在的缺点。文人有过失,武夫也如此。古代的将军、宰相们,毛病同样不少:如管仲的偷盗,吴起的贪财好色,陈平的家庭生活有污点,周勃、灌婴都曾挑拨妒忌他人等。由此以后,例子多得数不完。如孔光身为西汉宰相,尚且献媚于董贤;何况班固、马融和潘岳等低微的官吏呢?王戎是西晋的开国大臣,尚且卖官鬻爵,不少人对他议论纷纷;何况司马相如、杜笃这种穷困的文人,丁仪、路粹之类卑微的小人呢?但孔光虽有毛病,却无损他仍是有名的儒者;王戎虽有丑闻,也影响不了他仍是竹林之“贤”:这就由于他们名位较高,减少了人们的讥讽。至于屈原、贾谊的忠君爱国,邹阳、枚乘的机敏警觉,黄香的至孝,徐幹的安于贫贱等,品德高尚的作家也不少,怎能说一切作家都必有过失呢?

  〔注释〕

  1 疵(cī词阴):病,指文人的缺点。
  2 相如:司马相如,西汉著名文学家。窃妻:指他引诱卓文君私奔。《汉书·司马相如传》:“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诈)与令(县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相如时从车骑,雍容闲雅,甚都(闲美)。及饮卓氏,弄琴,文君窃从户窥,心说(悦)而好之,恐不得当(对偶)也。既罢,相如乃令侍人,重赐文君侍者,通殷勤。文君夜亡奔相如。”受金:司马相如做官曾受贿赂。本传载其使蜀事,并称:“人有上书言相如使(蜀)时受金,失官。”
  3 扬雄:西汉著名作家。嗜酒:《汉书·扬雄传赞》说扬雄“家素贫,耆(嗜)酒。人希至其门,时有好事者,载酒肴,从游学”。少算:《文选·剧秦美新》注引李充《翰林论》:“扬子论秦之剧,称新(王莽篡汉建“新”)之美,此乃计其胜负,比其优劣之义。”少算即讽其美新之失。李善注评扬雄说:“王莽潜移龟鼎,子云进不能辟戟丹墀,亢辞鲠议;退不能草玄虚室,颐性全真,叨反露才以耽宠,诡情以怀禄,‘素餐’所刺,何以加焉!”
  4 敬通:冯衍的字,东汉初年作家。不循廉隅:不遵循端正的品德。冯衍因妻不许娶妾而把妻赶走。廉隅:棱角,以其方正喻人品行。《后汉书·冯衍传》:“衍娶北地女任氏为妻,悍忌不得畜媵(yìng映)妾,儿女常自操井臼,老竟逐之,遂埳壈(逆困)于时。”
  5 杜笃:东汉作家。厌:满足。《后汉书·杜笃传》:“居美阳,与美阳令游,数从请托不谐,颇相恨。令怨,收笃送京师。”
  6 班固:东汉著名史学家、文学家。谄(chàn产):逢迎巴结。窦:指当时大将军窦宪。《后汉书·班固传》:“大将军窦宪出征匈奴,以固为中护军,与参议。……以窦宪败,固先坐免官。固不教学诸子,诸子多不遵法度,吏人苦之。初,洛阳令种兢尝行,固奴干其车骑,吏推呼之,奴醉骂。兢大怒,畏宪不敢发,心衔之。”
  7 马融:东汉著名学者、文学家。党:偏倚。梁:指当时大将军梁冀。《后汉书·马融传》说,马融写《广成颂》曾“忤邓氏滞于东观十年不得调”,因而“不敢复违忤势家,遂为梁冀草奏李固,又作《大将军西第颂》,以此颇为正直所羞”。黩(dú独)货:指马融做官时曾受贿赂。《马融传》又说:“桓帝时(马融)为南郡太守。先是融有事忤大将军梁冀旨,冀讽有司,奏融在郡贪浊,免官。”
  8 文举:孔融的字。他是“建安七子”之一。诞:放诞。速:召。诛:指被曹操杀害。《后汉书·孔融传》:“时年饥兵兴,操表制酒禁,融频书争之,多侮慢之辞。既见操雄诈渐著,数不能堪;故发辞偏宕,多致乖忤。……曹操既积嫌忌,而郗虑复构成其罪,遂令丞相军谋祭酒路粹,枉状奏融,……书奏,下狱弃市。”
  9 正平:祢衡的字。他是建安时作家。憨(hān酣):狂痴。戮(lù路):杀。《后汉书·祢衡传》:“少有才辩,而气尚刚傲,好矫时慢物。……后(江夏太守)黄祖在蒙冲船上,大会宾客,而衡言不逊顺。祖惭,乃诃之。衡更熟视曰:‘死公云等道。’(李贤注:“死公,骂言也。等道,犹今言何勿语也。”)祖大怒,令五百将出,欲加箠。衡方大骂,祖恚(huì惠),遂令杀之。”
  10 仲宣:王粲的字。他是“建安七子”中的杰出作家。轻脆(cuì翠):杨明照注引《三国志·魏书·王粲传》:“表(刘表)以粲貌寝而体弱通侻,不甚重也。”“疑此处‘脆’字为‘脱’之形误。‘脱’与‘侻’通。”轻脱:简易,不严肃。《后汉书·列女传》载班昭《女诫》:“动静轻脱,……此谓不能专心正色矣。”躁进:急于仕进。《三国志·魏书·杜袭传》:“粲性躁进。”
  11 孔璋:陈琳的字。他也是“建安七子”之一。偬恫(zǒngdòng总洞):无知。粗疏:见本篇第一段注10。《三国志·魏书·王粲传》载,陈琳初为何进主簿,后又事袁绍,为袁绍移书大骂曹操;袁绍败,又谢罪事曹。
  12 丁仪:建安时文人。婪(lán兰):贪。丁仪贪婪乞货,所指未详。《三国志·魏书·曹爽传》注引《魏略》中讲到丁谧(mì密)之父丁斐的故事:“斐性好货,数请求犯法,辄得原宥。……建安末,从太祖征吴。斐随行,自以家牛羸困,乃私易官牛,为人所白,被收送狱,夺官。其后太祖问斐曰:‘文侯(丁斐的字),印绶所在?’斐亦知见戏,对曰:‘以易饼耳。’”
  13 路粹:建安时文人。餔:食。啜(chuò辍):饮。《三国志·魏书·王粲传》注引《典略》:“及孔融有过,太祖使粹为奏,承指数致融罪,……融诛之后,人睹粹所作,无不嘉其才而畏其笔也。至(建安)十九年,粹转为秘书令,从大军至汉中,坐违禁贱请(求)驴伏法。”
  14 潘岳:西晋文学家。诡(guǐ鬼):不正常。诪(zhōu州):通“筹”,计谋。愍(mǐn悯)怀:愍怀太子,晋惠帝子,被贾后和潘岳合谋陷害。《晋书·愍怀太子传》:“贾后将废太子,诈称上(惠帝)不和,呼太子入朝。既至,后不见,置于别室,遣婢陈舞赐以河枣,逼饮醉之。使黄门侍郎潘岳作书草,若祷神之文,有如太子素意,因醉而书之。令小婢承福以纸笔及书草使太子书之。文曰:‘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太子醉迷不觉,遂依而写之,其字半不成。既而补成之,后以呈帝。……乃表免太子为庶人,诏许之。”
  15 陆机:西晋文学家。倾仄:偏倚。仄:侧。贾:指贾谧。郭:指郭彰。都是贾后的亲信。《晋书·陆机传》:“好游权门,与贾谧亲善,以进趣获讥。”
  16 傅玄:西晋文学家。隘(ài爱):狭仄。詈(lì利)台:指傅玄因位次过低而责骂尚书台。《晋书·傅玄传》记傅玄为司隶校尉时事:“献皇后崩于弘训宫,设丧位。旧制,司隶于端门外坐,在诸卿上,绝席。其入殿,按本品秩在诸卿下,以次坐,不绝席。而谒者以弘训宫为殿内,制玄位在卿下。玄恚怒,厉声色而责谒者。谒者妄称尚书所处,玄对百僚而骂尚书以下。”台:和下句“府”字意近。
  17 孙楚:西晋文学家。狠:险恶。愎(bì闭):执拗,刚愎。讼府:指他和骠骑将军石苞互相攻击。《晋书·孙楚传》:“楚后迁佐著作郎,复参石苞骠骑军事。楚既负其材气,颇侮易于苞,初至,长揖曰:‘天子命我参卿军事。’因此而嫌隙遂构。苞奏楚与吴人孙世山共讪毁时政,楚亦抗表自理,纷纭经年;事未判,又与乡人郭奕忿争。”
  18 瑕:玉的斑点,比喻人的过失。
  19 然:如此。
  20 咎(jiù旧):过失。
  21 管仲:春秋时期著名政治家,相传他曾为盗。《说苑·尊贤》:“邹子说梁王曰:……管仲,故成阴之狗盗也,天下之庸夫也,齐桓公得之以为仲父。”
  22 吴起:春秋时著名军事家。《史记·孙子吴起列传》:“(魏)文侯问李克曰:‘吴起何如人哉?’李克曰:“起贪而好色,然用兵,司马穰苴不能过也。’”
  23 陈平:西汉开国功臣,相传他和嫂有不正当关系。《史记·陈丞相世家》:“绛侯、灌婴等,咸谗陈平曰:‘平虽美丈夫,如冠玉耳,其中未必有也。臣闻平居家时,盗其嫂。事魏不容,亡归楚;归楚不中,又亡归汉。今日大王尊官之令护军,臣闻平受诸将金,金多者得善处,金少者得恶处。平,反覆乱臣也,愿王察之。’”
  24 绛(jiàng酱):指绛侯周勃。灌:指灌婴。都是汉文帝时的丞相。谗嫉:周勃、灌婴曾排挤陈平、贾谊等人。谗:毁害好人的话。嫉:妒忌。
  25 孔光:西汉成帝、哀帝时的丞相。衡:阿衡。鼎:鼎辅。都指宰相。
  26 仄媚:即侧媚,以不正当的方式向人献媚讨好。《尚书·冏命》:“无以巧言令色,便辟侧媚。”董贤:汉哀帝宠爱的美男子。《汉书·佞幸传》:“初,丞相孔光为御史大夫,时贤父恭为御史,事光。及贤为大司马,与光并为三公,上故令贤私过光。光雅恭谨,知上欲尊宠贤。及闻贤当来也,光警戒衣冠,出门待望,见贤车,乃却入。贤至中门,光入阁。既下车,乃出拜谒,送迎甚谨,不敢以宾客均敌之礼。贤归,上闻之喜。”
  27 班:指班固。马:指马融。贱职:职位低下。班固为兰台令史,位终窦宪的中护军,被杀。马融官至武都太守,拜议郎。比之陈平、孔光等,官位都很低微。
  28 潘岳之下位:潘岳虽热中名位,官至太傅主簿,即被杀。
  29 王戎:魏末“竹林七贤”之一。西晋初因灭吴有功而封侯。秩:官位。玉戎在晋惠帝时,官至司徒、尚书令。
  30 鬻(yù遇)官:卖官。《晋书·王戎传》谓渡江之后,“南郡太守刘肇赂戎筒中细布五十端,为司隶所纠,以知而未纳,故得不坐,然议者尤之,……由是损名”。嚣(áo熬)俗:为世人所怨尤。嚣:众怨声。《王戎传》又说:“性好兴利,广收八方园田水碓(duì对),周遍天下。积实聚钱,不知纪极,每自执牙筹,昼夜算计,恒若不足。而又俭啬,不自奉养,天下人谓之膏肓之疾。……家有好李,常出货之,恐人得种,恒钻其核。以此获讥于世。”
  31 马:指司马相如。杜:指杜笃。磬(qìng庆)悬:形容家徒四壁,生活贫穷。《汉书·司马相如传》:“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与驰归成都,家徒四壁立。”师古注:“徒,空也,但有四壁,更无资产。”
  32 丁:指丁仪:路:指路粹。贫薄:指丁、路二入卑贱,鄙薄。《三国志·魏书·陈思王植传》注引《魏略》:“及太子立,欲治(丁)仪罪,转仪为右刺奸掾,欲仪自裁而仪不能。乃对中领军夏侯尚叩头求哀,尚为涕泣而不能救。后遂因职事,收付狱,杀之。”
  33 子夏:指孔光,《汉书·孔光传》:“孔光,字子夏,孔子十四世之孙也。”亏:损。名儒:《奏启》篇曾说:“孔光之奏董贤,则实其奸回;路粹之奏孔融,则诬其衅恶:名儒之与险士,固殊心焉。”
  34 叡(jùn俊)沖:王戎的字。尘:污染。竹林:魏末嵇康、阮籍、王戎等七人游息于竹林之间,世称“竹林七贤”。
  35 屈:指屈原。贾:指贾谊。
  36 邹:指邹阳。枚:指枚乘。邹、枚都是西汉作家。机觉:机警,指他们及时察觉吴王将要造反而离去。《汉书·邹阳传》:“吴王濞(bì闭)招致四方游士,阳与吴严忌、枚乘等,俱仕吴,皆以文辩著名。久之,吴王以太子事怨望,称疾不朝,阴有邪谋。阳奏书谏,……吴玉不内(纳)其言。是时,景帝少弟梁孝王贵盛,亦待士,于是邹阳、枚乘、严忌,知吴王不可说,皆去之梁,从孝王游。”
  37 黄香:东汉文人。淳(chún唇)孝:至孝。《后汉书·黄香传》:“黄香,字文强,江夏安陆人也。年九岁失母,思慕憔悴,殆不免丧(终丧),乡人称其至孝。”
  38 徐幹:“建安七子”之一。沈默:指他不求富贵。曹丕《与吴质书》:“而伟长(徐幹的字)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者矣。”
  39 玷(diàn店):玉的缺点,引申为人的过失。

  (三)

  盖人禀五材1,修短殊用2,自非上哲3,难以求备。然将相以位隆特达4,文士以职卑多诮5:此江河所以腾涌6,涓流所以寸折者也7。名之抑扬8,既其然矣;位之通塞9,亦有以焉10。盖士之登庸11,以成务为用12。鲁之敬姜13,妇人之聪明耳;然推其机综14,以方治国。安有丈夫学文,而不达于政事哉15?彼扬、马之徒16,有文无质17,所以终乎下位也。昔庾元规才华清英18,勋庸有声19,故文艺不称20;若非台岳21,则正以文才也22。文武之术,左右惟宜23。卻縠敦书24,故举为元帅,岂以好文而不练武哉?孙武《兵经》25,辞如珠玉26,岂以习武而不晓文也27?  〔译文〕

  人具有各种才性,各有不同的优缺点,除非圣贤,很难责备求全。但是将军、宰相因地位高而被原谅,作家则因地位低而常被指责:这缘故就如大江大河能汹涌奔腾而畅通无阻,小沟小水则千曲百折而障碍重重。人的名誉大小,固然如此;职位的高低,也是有原因的。人材是否被重用,要看能不能治事,鲁国的敬姜,不过是个聪明的妇女,却能推论织机的道理,来比喻国家大事。哪有大丈夫专心于文艺,就可不懂得政治呢?像扬雄、司马相如等人,只会写作而没有政治上的实际才能,所以最终地位也不高。从前庾亮很有才华,由于功勋卓著而有声望,因而他的写作才能反不为人所称扬;如果他不是做了高官,也会因文才而得名。文才武术,是可以兼备的。春秋时的卻縠就爱读古书,所以用为将帅;难道爱好文墨就不能精通武艺吗?孙武的《兵法》,文笔也很美好;怎能说学习武艺就可不通文墨呢?

  〔注释〕

  1 五材:就是五行,指金、木、水、火、土,古人认为这些物质的配合和人的性情有关。《原道》篇说人“为五行之秀”。
  2 修:长。殊:不同。
  3 哲:明智的人。
  4 位隆:地位高,官位大。特达:超出侪辈之上。这里和下句“多诮”对举,指受到特别原谅。王褒《四子讲德论》:“夫特达而相知者,千载之一遇也。”这是指文人受朝廷的特殊知遇。从这个意义看,刘勰的“将相以位隆特达”,更有深刻的讽意。《史传》篇所说“勋荣之家,虽庸夫而尽饰;迍败之士,虽令德而常嗤”,与此是同一思想。
  5 诮(qiào俏):责怪。
  6 腾涌:水势奔腾,喻豪贵之家的声势。
  7 涓(juān捐):小水。寸折:喻职卑的文士在发展道路上困难曲折极多。
  8 抑扬:高低。抑:压下。
  9 通:畅通,仕途顺利。塞:阻塞,仕途艰难。
  10 以:原因。这个原因,既包括上述“将相以位隆特达”的一面,也指下述文人是否达于政事的一面,反映了刘勰既不满于现实而又存有一定幻想的思想。
  11 登庸:升用。
  12 务:事。用:指对人的任用。
  13 敬姜:春秋时鲁相文伯的母亲,古代著名的贤母。
  14 推:推论。机:织布(丝)机。综(zèng赠):经线纬线相交织。《列女传·母仪》:“文伯相鲁,敬姜谓之曰:‘吾语汝,治国之要,尽在经矣。夫幅者所以正曲枉也,不可不强,故幅可以为将。画者所以均不均、服不服也,故画可以为正。……推而往引而来者综也,综可以为关(“关”字据四部备要本)内之师。”
  15 达:通晓。
  16 扬:指扬雄。马:指司马相如。
  17 文、质:这里指文学才能和政治才能。
  18 庾元规:名亮,东晋著名政治家。才华清英:《晋书·庾亮传》:“亮美姿容,善谈论,性好《庄》、《老》,风格峻整,……元帝为镇东时,闻其名,辟西曹椽。及引见,风情都雅,过于所望,甚器重之。”
  19 勋庸:功。
  20 艺:技能。
  21 台岳:指高级官吏。
  22 文才:房玄龄等“史臣”认为,庾亮的文才比他的治才更高,所以说:“然其笔敷华藻,吻纵涛波,方驾搢绅,足为翘楚(意指在士大夫中是才高出众者)。而智小谋大,昧经邦之远图;才高识寡,阙安国之长算。”(《晋书·庾亮传论》)刘勰则多称其“笔”才:“庾以笔才逾亲”(《时序》),“庾元规之表奏,靡密以闲畅”(《才略》),“庾公之《让中书》,信美于往载”(《章表》)等。
  23 左右惟宜:指文武兼备。《诗经·小雅·裳裳者华》:“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
  24 卻縠(hú胡):春秋时晋将。敦书:努力读书。敦:勉。《左传·僖公二十七年》:“(晋)作三军,谋元帅。赵衰曰:‘卻左可。臣亟闻其言矣,说(悦)礼乐而敦《诗》、《书》。’”
  25 孙武:春秋时著名军事家。《兵经》:指《孙子兵法》。
  26 珠玉:比喻文章写得好。
  27 晓:通晓。  (四)

  是以君子藏器1,待时而动2,发挥事业;固宜蓄素以弸中3,散采以彪外4,楩楠其质5,豫章其干6。摛文必在纬军国7,负重必在任栋梁8;穷则独善以垂文9,达则奉时以骋绩10。若此文人,应《梓材》之士矣。

  〔译文〕

  所以一个理想的作家,应该具备良好的才德,等待适当的时机而行动,做出一番事业。因此,必须注意修养,以求充实其才德于内,散发其华采于外;要像楩木、楠木的坚实,像枕木、樟木的高大。写作必须有助于军政大事,出仕就要成为国家的栋梁;仕途不利则保全自己的品德而从事写作,仕途顺利便驰骋其才力以建立功业。这样的作家,就算是《尚书·梓材》中所说的人材了。

  〔注释〕

  1 君子:指理想的作家。器:指人的才德。
  2 待时而动:《周易·系辞下》:“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3 素:本,指人的才德。弸(péng彭):满。
  4 彪:虎纹,这里指外表的文饰。《法言·君子》:“或问:君子言则成文,动则成德,何以也?曰:以其弸中而彪外也。”
  5 楩(pián骈):黄楩木。楠:一种常绿乔木。
  6 豫:枕树。章:樟树。干:树干。
  7 摛(chī痴):发布。纬:组织,谋划。
  8 栋梁:房屋的大梁,比喻国家的骨干。
  9 穷:政治上不得意。垂:留下。
  10 达:政治上得意。奉:进献。绩:功。《孟子·尽心上》:“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五)

  赞曰:瞻彼前修1,有懿文德2。声昭楚南3,采动梁北4。雕而不器5,贞干谁则6?岂无华身,亦有光国。

  〔译文〕

  总之,着看过去的优秀作家,有美好的文才和品德。如屈原和贾谊的名声传遍楚地,邹阳和枚乘的文采震动了梁国。如果只有外表而无才德,怎能从根本上给人树立榜样?优秀的作家不仅有利于己,也有光于国。

  〔注释〕

  1 瞻:看。修:贤人,这里指优秀的作家。
  2 懿(yì意):美,文德:指文才和德行。
  3 昭:明。楚南:南方的楚国,指屈原、贾谊活动的地区。贾谊曾为长沙王太傅。
  4 采:文采。梁北:北方(和楚相对而言)的梁国(在今河南商丘一带),邹阳、枚乘曾由吴投梁孝王。
  5 雕:修饰,这里指华美的外表。
  6 贞干:即桢干,根本的意思。《才略》:“并桢干之实才,非群华之萼也。”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