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三二、熔裁

三二、熔裁

  《熔裁》是《文心雕龙》的第三十二篇,讨论文学创作中怎样熔意裁辞。“熔裁”和我们今天所说的“剪裁”有某些近似,但有很大的区别。刘勰自己解释说:“规范本体谓之熔,剪截浮词谓之裁。”所以,“熔”是对作品内容的规范;“裁”是对繁文浮词的剪截。“熔裁”的工作,从“思绪初发”开始,到作品写成后的润饰修改,是贯彻在整个创作过程之中的。其主要目的,是在写成“情周而不繁,辞运而不滥”的作品。

  全篇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说明什么叫熔裁和熔裁工作在文学创作中的必要性;第二部分论熔意,提出熔意的三条准则;第三部分论裁辞,要求作品做到没有一个可有可无的字句;第四部分举历史上的有关例证,以进一步说明熔意裁辞的必要。

  本篇提出的“三准”,是刘勰创作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怎样理解“三准”,一直存在较大的分歧。所谓“履端于始”、“举正于中”、“归余于终”,确有一个先后、主次的程序问题,但其主旨不是讲创作过程,而是熔意的三条准则:“设情以位体”,是要以内容能确立主干为准;“酌事以取类”,是要以取材和内容密切关联为准;“撮辞以举要”,是要以用辞能突出要点为准。刘勰所说“心非权衡,势必轻重”,正是要根据这三条准则来进行权衡。文学创作中怎样熔意,这是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只能提出几条总的原则,这是很自然的。不仅熔意,即使论裁辞,所谓“句有可削,足见其疏,字不得减,乃知其密”,也是一个总的要求;如果称这一总的要求为裁辞的准则,同样是可以的。   (一)

  情理设位1,文采行乎其中。刚柔以立本2,变通以趋时。立本有体3,意或偏长;趋时无方4,辞或繁杂。蹊要所司5,职在熔裁6;檃括情理7,矫揉文采也8。规范本体谓之熔9,剪截浮词谓之裁;裁则芜秽不生10,熔则纲领昭畅11;譬绳墨之审分12,斧斤之斫削矣13。骈拇枝指14,由侈于性15;附赘悬疣16,实侈于形。二意两出17,义之骈枝也;同辞重句,文之疣赘也。

  〔译文〕  作品的内容有一定的部署,然后在这基础上运用文采。首先确立作品刚强或柔婉的基调,然后适时予以变化。确立了基调虽已有一定的主体,但意思的表达有时可能偏多;至于适时变化本来没有一定,所以文辞有时就不免显得繁杂。这里关键所在,就是做好熔意裁辞的工作;一方面纠正内容上的毛病,一方面改正文辞上的缺点。所谓熔意,就是使文章的主要内容表现得更合乎规范;所谓裁辞,就是删削一切不必要的文辞。能裁辞,文句便不杂乱;能熔意,纲领便可分明;好比工匠用绳墨来定材料的取舍,用斧子来进行削凿一样。脚指不分或手有歧指,那是天生的多余;身上长出肉结,也为形体所不需。同一意思的再现,那是内容上的多余;同一辞句的复出,也是文章所不需的。

  〔注释〕

  1 情理:指作品的内容。设位:安排确立位置。
  2 “刚柔”二句:《周易·系辞下》:“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趋时者也。”刚柔,指作品刚健或柔婉的基调。趋时:即《定势》篇所说:“刚柔虽殊,必随时而适用。”
  3 体:主体。
  4 无方:没有一定。
  5 蹊:路。司:主管。
  6 职:主,执掌。熔:铸器的模型,这里指用一定的准则(即下文所说的“三准”)来规范作品的内容。
  7 檃(yǐn引)括:矫正曲木的器具,这里作动词用。
  8 矫揉:这里有纠正的意思。揉:使之弯曲。
  9 本体:指内容。
  10 芜秽:即上句说的“浮词”。
  11 昭:明白。畅:畅达。
  12 绳墨:工匠正曲直的工具。审分:审核分辨。
  13 斤:斧子。斫(zhuò浊):砍,削。
  14 骈拇(piánmǔ蹁母)枝指:这是借《庄子·骈拇》中的话:“骈拇枝指,出乎性哉。”成玄英疏:“骈,合也,大也,谓足大拇指与第二指相连合为一指也。枝指者,谓手大拇指傍枝生一指成六指也。”枝(qí奇):同歧。
  15 侈:过多,这里指多余的、不必要的。性:天性。
  16 附赘(zhuì坠)悬疣(yóu尤):《庄子·骈拇》:“附赘县(即悬)疣,出乎形哉。”赘:多余的东西。疣:肉疙瘩。
  17 二:一作“一”,译文据“一”字。

  (二)  凡思绪初发1,辞采苦杂,心非权衡2,势必轻重。是以草创鸿笔3,先标三准4:履端于始5,则设情以位体6;举正于中,则酌事以取类7;归余于终,则撮辞以举要8。然后舒华布实9,献替节文10;绳墨以外11,美材既斫,故能首尾圆合12,条贯统序13。若术不素定14,而委心逐辞15;异端丛至16,骈赘必多。

  〔译文〕

  当开始构思的时候,拟用的文辞常嫌太杂乱;内心很难像天平那么准确地衡量,势将犯偏重偏轻的毛病。所以要想写成一篇好文章,必须先提出三项准则:首先根据内容来确定主体,其次选择与内容有联系的素材,最后选用适当的语言来突出重点。这样才能安排文辞来配合内容,把必要的东西写上去而把不必要的省略掉,以力求精当。正与木工根据绳墨来削凿美好的木材一样,文章必须如此才能写得首尾妥帖,条理清楚。如果不先确定写作方法,却只任意地追求辞采,那么不必要的内容就都挤进来,而废话就必然太多。

  〔注释〕

  1 思绪初发:《神思》篇讲构思之始的情形是:“神思方运,万途竞萌。”思绪:指作家的思路。绪:端绪。
  2 权:秤锤。衡:秤杆。
  3 鸿笔:大作。
  4 标:显出、突出。准:准则。
  5 履端于始:此句和下面的“举正于中”、“归余于终”,都是《左传·文公元年》中的话,原是就一年的历法说的,这里借用来分别指三项准则的步骤。
  6 情:指作品中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体:主体,主干。这项准则是衡量“设情”是否确立了主干。
  7 类:相似。要求事与情相类似,也就是衡量所用素材与内容是否有密切联系。
  8 撮(cuō搓):聚集而取。要:指内容的重点。此项是衡量能否用辞以突出要点。
  9 华:指辞采。实:指内容。
  10 献替:即《附会》篇说的“献可替否”。献:进。“献可”是把好的或必要的东西写到文章中去。替:弃去。“替否”是从文章中剔除不好的或不必要的东西。所以,“献替”在这里有斟酌推敲的意思。节:调节。文:文饰。
  11 绳墨:木工取直的工具。“绳墨以外”都是应削除的部分。
  12 首尾:一篇文章从开头到结尾。
  13 条贯:指条理、层次。
  14 术:方法,这里指写作方法。
  15 委心:任意。
  16 异端:指和内容关系不密切的、无关的描写。丛至:《吕氏春秋·达郁》:“万灾丛至。”高诱注:“丛,聚也。”

  (三)  故三准既定,次讨字句1。句有可削,足见其疏;字不得减,乃知其密。精论要语,极略之体2;游心窜句3,极繁之体4。谓繁与略,随分所好5。引而申之,则两句敷为一章6;约以贯之7,则一章删成两句。思赡者善敷8,才核者善删9;善删者字去而意留10,善敷者辞殊而意显11。字删而意阙12,则短乏而非核13;辞敷而言重,则芜秽而非赡14。

  〔译文〕  三项准则确定了,就该斟酌字句。如果有可删的句子,可见考虑得还不够细致;如果没有可省的字,才算写得周密。论点精当而语言扼要,那是极精约的风格;情志奔放而文辞铺张,那是极繁缛的风格。繁缛或精约,完全任随作家性格的爱好。如果发挥一下,那么两句可以变成一段;如果简练一点,那么一段也可以压缩成两句。文思丰富的人,长于铺陈;而文思踏实的人,善于精简。善于精简的人,字句虽删去而意思仍然保存;善于铺陈的人,字句虽多而意思仍很显豁。如果减少字句而意思也不完整,那是才华不足而不是文思踏实;如果铺陈一番而文辞重复,那是文笔拉杂而不是文思丰富。

  〔注释〕

  1 讨:寻究,这里有推敲、斟酌的意思。
  2 略:即《体性》篇所说“八体”中的“精约”一体。体:风格。
  3 游心审句:这四字虽借用《庄子·骈拇》中的“窜句游心于坚白同异之间”,但从刘勰的上下文来看,这里并非贬意。游:应指作者情思奔放。窜:应指文辞的铺张。
  4 繁:即《体性》篇“八体”中的“繁缛”一体。“缛”是繁多。
  5 分:本分。这里指作家的性格。
  6 敷:铺陈。
  7 约:简练。
  8 赡(shàn善):富足。
  9 核:查考。这里是踏踏实实,经得起查核的意思。
  10 删:削除。
  11 辞殊:指字句繁富而多样化。
  12 阙(quē缺):同“缺”。
  13 短乏:指才华的不足。
  14 芜秽:指文辞的杂乱。

  (四)

  昔谢艾、王济1,西河文士2;张俊以为3:艾繁而不可删,济略而不可益4。若二子者,可谓练熔裁而晓繁略矣5。至如士衡才优6,而缀辞尤繁7;士龙思劣8,而雅好清省9。及云之论机,亟恨其多10;而称“清新相接11,不以为病”,盖崇友于耳12。夫美锦制衣13,修短有度14,虽玩其采15,不倍领袖。巧犹难繁,况在乎拙16?而《文赋》以为“榛楛勿剪”17,“庸音足曲”18;其识非不鉴19,乃情苦芟繁也20。夫百节成体21,共资荣卫22;万趣会文23,不离辞情24。若情周而不繁25,辞运而不滥26,非夫熔裁,何以行之乎?  〔译文〕  晋代的谢艾和王济都是西河地方的文人。当时张骏认为,谢艾文辞虽繁富而不能省去什么,王济文辞虽简略而不能增加什么。像这两位,可以说是精通熔意裁辞的方法,懂得怎样该繁该简的道理了。至于陆机,才华虽然卓越,但写作起来未免文辞过繁;陆云文思虽然较差,但平日就喜欢文笔简净。陆云论陆机的时候,虽常怪陆机文采过多,却又说陆机不断有清新的文句,所以不算毛病;其实这不过是重视兄弟间的情谊而已。好比用美好的锦缎做衣服,长短有定;即使欣赏锦缎的花纹,也不能在领子、袖子上增加一倍。善于写作的人还不易把繁多的文采处理得当,何况不善于写作的人呢?陆机《文赋》认为只要有美鸟来住,恶木也不必砍去;不得已时也不妨在一篇歌曲中凑上些平庸的音节。他并不是没有见识,只是难于割爱罢了。成百的骨节组成整个身体,都靠气血流畅;万千种意思写成一篇文章,离不开文辞与内容的配合。想要文章内容全备而不太繁复,文辞多变化而不是滥用,那么,若非注意熔意裁辞,怎能做得到呢?

  〔注释〕

  1 谢艾:东晋凉州牧张重华的僚属。王济:未详。
  2 西河:今山西中部地区。
  3 俊:当作“骏”,张骏:张重华的父亲,东晋初年做过凉州牧。张骏语原文不存。
  4 益:增加。
  5 练:熟悉。晓:明白,通晓。
  6 士衡:西晋文学家陆机的字。才优:《晋书·陆机传》:“机天才秀逸,辞藻宏丽。”
  7 缀辞:指写作。缀:连结。尤繁:特别繁芜。《世说新语·文学》:“孙兴公云:‘潘(岳)文浅而净,陆(机)文深而芜。’”
  8 士龙:西晋文学家陆云的字。陆云是陆机的弟弟。思劣:这是和陆机比较而言。《晋书·陆机(附云)传》说陆云“六岁能属文,性清正,有才理,少与兄机齐名,虽文章不及机,而持论过之,号曰‘二陆’”。
  9 雅:常。清省:文笔简净。陆云《与兄平原书》中多次谈到他爱好“清省”。如说“云今意视文,乃好清省”(见《全晋文》卷一百零二)。平原:指陆机,他曾任平原内史。
  10 亟(qì泣):屡次。多:指文采过繁。陆云在与陆机的信中,曾多次讲到陆机的这种毛病。参见下注。
  11 “清新相接”二句:陆云《与兄平原书》曾说:“兄文章之高远绝异,不可复称言,然犹皆欲微多,但清新相接,不以此为病耳。”
  12 友于:兄弟间的情谊。《尚书·君陈》“惟孝友于兄弟”。“于”字原是介词,后来“友于”二字连用成词。
  13 锦:杂色的丝织品。
  14 修:长。
  15 玩:这里有玩味、欣赏的意思。
  16 拙:不擅长。
  17 榛楛(zhenhù真户):恶木。《文赋》中曾说:“彼榛楛之勿剪,亦蒙荣于集翠。”“翠”是翠色的鸟。
  18 庸音足曲:这也是《文赋》中的话:“故踸踔(chénchuō臣上戳)于短垣,放庸音以足曲。”踸踔:一足走路。庸音:平庸的音乐,指不精采的句子。足曲:凑足乐曲,指文章勉强成篇。
  19 鉴:照,看清。
  20 芟(shān山):刈草,这里指删除不必要的文句。
  21 节:指骨节。体:指人的形体。
  22 资:凭借。荣卫:指人的气血。《黄帝内经素问·热论》:“荣卫不行,五藏不通,则死矣。”
  23 趣:旨趣。
  24 情辞:指构成作品的两个基本方面。
  25 周:全面。
  26 运:运行,这里指文辞的变化。滥:泛滥,指辞采过多。

  (五)  赞曰:篇章户牖1,左右相瞰2。辞如川流,溢则泛滥3。权衡损益,斟酌浓淡4。芟繁剪秽,弛于负担5。

  〔译文〕

  总之,作品里的各部分,应该像门户似地左右互相配合。文辞好比河水,太多了就要泛滥。必须考虑如何增减,推敲详略。删去多余的和杂乱的部分,文章就没有什么累赘了。

  〔注释〕

  1 牖(yǒu有):窗户。户牖:这里是比喻作品的各个部分。
  2 瞰(kàn看):视。相瞰:互通声气的意思。
  3 溢:过多。
  4 浓淡:指文句的详略、辞采的多少。
  5 弛(chí池):减轻。负担:指作品中不必要的部分。《左传·庄公二十二年》:“赦其不闲于教训,而免于罪戾,弛于负担。”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