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十四、杂文

十四、杂文

  《杂文》是《文心雕龙》的第十四篇,主要论述汉晋之间出现的几种杂体作品。《文心雕龙》全书有二十一篇论文体,《杂文》不列于文体论之末,而在其中,是因为《杂文》中“文”(韵文)“笔”(散文)兼有。第十五篇《谐隐》也是如此。《杂文》篇以上所论各体都属于“文”类,《谐隐》篇以下所论各体都属于“笔”类。

  全篇分五段:第一段概述《对问》、《七发》、《连珠》三种类型作品的产生及其基本意义。第二段论述《对问》这种形式的作家作品及其写作特点。第三段论述《七发》这种形式的作家作品及其写作特点。第四段论述《连珠》这种形式的作家作品及其写作特点。第五段讲上述三种以外的种种杂文名目,说明这些将分别在有关文体中论述。

  刘勰认为这些杂文是“文章之枝派”,不属于文章的正体,写这种东西是文人从事写作之余的一种游戏。这看法显然是不正确的。当然,这和古代作者大多不是用严肃的态度来写这方面的作品有关。但正因古人写这类作品时,受传统观念的约束较少,比较随便,因而用来“发愤以表志”或“戒膏粱之子”等,更能起到正统文体所不能起的作用。尤其在艺术上,其丰富大胆的想象虚构、小巧而鲜明的形象描绘,都独具其特点。刘勰虽局限于儒家正统观念,对这些认识不够,但本篇也多少总结了一些“虽小而明润”等特点。

  (一)

  智术之子1,博雅之人,藻溢于辞2,辞盈乎气3。苑囿文情4,故日新殊致5。宋玉含才6,颇亦负俗7,始造《对问》8,以申其志9;放怀寥廓10,气实使之11。及枚乘摛艳12,首制《七发》13,腴辞云搆14,夸丽风骇15。盖七窍所发16,发乎嗜欲,始邪末正17,所以戒膏粱之子也18。扬雄覃思文阔19,业深综述20;碎文琐语,肇为《连珠》21,其辞虽小而明润矣。凡此三者,文章之枝派,暇豫之末造也。

  〔译文〕

  聪明才智、博学高雅的人,他们的言辞富有文采,他们的气质充满着才华,所以在写作上赋采抒情,能不断取得各种不同的新成就。楚国宋玉才高,颇为一般人所不理解,首先写作了《对楚王问》,用以表白他的高志;舒展其胸怀于辽阔的太空,正是凭着气质来支配文辞。到汉初枚乘进行艳丽的描写,开始创作了《七发》,丰富的文采,如彩云结成,华丽的描写,像和风四起。人的眼耳口鼻所引起的,是各种各样的嗜欲;《七发》开始讲不正当的嗜欲,最后讲正当的愿望,是为了用以告戒贵族子弟。曾经在天禄阁进行深入思考的扬雄,擅长于深刻的著述;他用一些短小零碎的文辞,最早写了《连珠》,这种作品虽较短小,却具有明快润泽的特点。以上三种文体,是文章的支流,闲暇时用以为娱的次要作品。

  〔注释〕  1 术:艺,才能。
  2 藻:文采。
  3 辞:唐写本作“辩”。指善于言辞。气:气质。
  4 苑囿(yòu右):聚养花木禽兽的园林,这里作动词用,指掌握,驾驭。
  5 殊致:指达于不同的成就。
  6 宋玉:战国时楚国作家。
  7 负俗:才高者为世俗所讥。
  8 《对问》:指宋玉的《对楚王问》,载《文选》卷四十五。《对楚王问》中说,楚襄王问宋玉:“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本文就是回答这个问题。
  9 申:陈述。
  10 寥廓:空阔。宋玉在《对楚王问》中把自己比作凤凰等,可上击九千里而翱翔太空。
  11 之:唐写本作“文”,译文据“文”字。
  12 枚乘:字叔,西汉作家。摛(chī吃):发布。
  13 《七发》用问答的形式讲七件事。枚乘以后,傅玄、曹植、陆机等摹仿这种形式的很多,形成汉魏以来常用的一种文体。《七发》载《文选》卷三十四。
  14 腴(yú于):肥美,这里指美好的文采。云搆:形容作品的大量出现。搆:同构。
  15 夸:华。风骇,如风之四起。陆机《皇太子宴玄圃宣猷堂有令赋诗》“协风傍骇”,李善注引《广雅》:“骇,起也。”“协风傍骇”即和风四起。
  16 七窍:七孔,指人的二眼,双耳,两个鼻孔和口。刘勰把“七发”和“七窍所发”联系在一起,是一种含混的说法,《七发》和“七窍”无关。
  17 始邪末正:邪,指《七发》的前几段所讲音乐的动听,酒食的甘美等;正,指最后所讲“论天下之精微,理万物之是非”的“要言妙道”。
  18 膏粱之子:贵族子弟。膏粱:肥肉美谷,喻指珍贵食物的享受者。
  19 扬雄:字子云,西汉末年文学家。覃(tán谈):深。文阔:应作“文阁”。文阁指汉代藏典籍的天禄阁,扬雄曾在天禄阁校书。
  20 业:职,引申为擅长。综述:著述,指扬雄写《太玄》、《法言》。
  21 肇(zhào照):始。《连珠》:扬雄所作《连珠》,今不全,《全汉文》卷五十三辑得数条,连珠是连贯如珠的意思,这种文体多用比喻来表达意旨。
  22 暇豫:闲乐。这里有以写作来消遣的错误看法。末造:后期,这里是比喻文体的末流。

  (二)

  自《对问》以后,东方朔效而广之1,名为《客难》2;托古慰志3,疏而有辨4。扬雄《解嘲》5,杂以谐谑6,回环自释7,颇亦为工。班固《宾戏》8,含懿采之华9;崔骃《达旨》10,吐典言之裁11;张衡《应间》12,密而兼雅;崔实《客讥》13,整而微质14;蔡邕《释诲》15,体奥而文炳16;景纯《客傲》17,情见而采蔚18:虽迭相祖述19,然属篇之高者也20。至于陈思《客问》21,辞高而理疏;庾敳《客咨》22,意荣而文悴23。斯类甚众,无所取裁矣24。原兹文之设25,乃发愤以表志。身挫凭乎道胜26,时屯寄于情泰27,莫不渊岳其心28,麟凤其采29,此立本之大要也30。

  〔译文〕  从宋玉写了《对问》以后,西汉东方朔仿效写作并加以扩大,写成了叫做《答客难》的作品;借托古人来安慰自己的情志,虽然写得粗疏,对自己的思想却有较好的辨析。扬雄所写《解嘲》,其中夹杂一些诙谐嬉笑的话,为自己反复辩解,写得也还不错。东汉班固的《答宾戏》,具有美好的文采;崔骃的《达旨》,表达了符合常道的体制;张衡的《应间》,写得严密而雅正;崔寔的《答讥》,写得较为齐整却略微质朴;蔡邕的《释诲》,内容深刻而文辞明亮;东晋郭璞的《客傲》,情志鲜明而文采丰富:以上各家虽是相互摹仿,但都是这方面写得较好的作者。此外如曹植的《辩问》,文辞不错而内容疏略;庾骃的《客咨》,内容较强而文辞太弱。像这样的作品还很多,已没有什么可取的成就了。本来这种文体的创立,是为了抒发内心的烦闷,从而表达作者的情志。无论是在作者不顺利时借以表现其高尚的道德,或是在困难时寄寓其泰然的心情,都要有高深的思想,奇特的文采,这就是这种文体的主要写作特点。

  〔注释〕  1 东方朔:字曼倩(qiàn欠),西汉作家。
  2 《客难》:指东方朔的《答客难》,载《汉书·东方朔传》、《文选》卷四十五。
  3 慰志:《汉书·东方朔传》说,东方朔因为位卑,久不被重用,便“设客难己,用位卑以自慰谕”,写了这篇《答客难》。
  4 疏:粗略。辨:辨析。
  5 《解嘲》:也是问答体。文中自设有人嘲笑扬雄忙于写《太玄经》而官位不高,因而对此进行解答。文存,载《汉书·扬雄传》、《文选》卷四十五。
  6 谐谑(xiéxuè斜血):诙谐,嘲笑。
  7 回环:围绕,反复。
  8 班固:字孟坚,东汉史学家、文学家。《宾戏》:指班固的《答宾戏》。宾:假设的宾客。文存,载《汉书·叙传上》、《文选》卷四十五。
  9 懿(yì意):美好。
  10 崔骃(yīn音):字亭伯,东汉作家。《达旨》:也是问答体,载《后汉书·崔骃传》。
  11 典:常道。裁:体制。
  12 张衡:字平子,东汉科学家、文学家。他的《应间》载《后汉书·张衡传》。间(jiàn见):缝隙,这里指挑毛病的人。
  13 崔实:应为“崔寔”,字子贞,崔骃的孙子,东汉作家。《客讥》:崔寔有《答讥》,见《艺文类聚》卷二十五。
  14 整:整饬(chì赤),齐整。
  15 蔡邕(yōng庸):字伯喈(jiē阶),汉末学者、作家。他的《释诲》载《后汉书·蔡邕传》。
  16 炳:明。
  17 景纯:唐写本作“郭璞”。郭璞字景纯,东晋初年学者、作家。他的《客傲》载《晋书·郭璞传》。
  18 见(xiàn线):同“现”,显露。蔚:繁盛。
  19 迭:轮流。祖述:效法,继承。
  20 属:连缀。
  21 陈思:指曹植,字子建,他封陈王,谥号“思”,三国时著名文学家。《客问》:可能指曹植的《辩问》,《全三国文》卷十六辑其残文四句。
  22 庾敳(ái皑):字子嵩,西晋文人。他的《客咨》今不存。
  23 荣:盛。悴:衰弱。
  24 取裁:唐写本作“取才”,译文据“取才”。《论语·公冶长》:“无所取材。”“材”通“才”。
  25 原:唐写本作“原夫”。
  26 挫:挫折。凭:依托,和下句“寄”字意略同,都指表达于文辞。
  27 屯:困难。泰:安适。
  28 渊:深水。岳:高山。
  29 麟凤:以麒麟、凤凰喻世上稀有的珍贵之物。这里指罕见的文采。
  30 立本:唐写本作“立体”,译文据“立体”。体:文体。

  (三)

  自《七发》以下,作者继踵1。观枚氏首唱,信独拔而伟丽矣。及傅毅《七激》2,会清要之工;崔骃《七依》3,入博雅之巧;张衡《七辨》4,结采绵靡5;崔瑗《七厉》6,植义纯正;陈思《七启》7,取美于宏壮;仲宣《七释》8,致辨于事理。自桓麟《七说》以下9,左思《七讽》以上10,枝附影从,十有余家11。或文丽而义暌12,或理粹而辞驳13。观其大抵所归14,莫不高谈宫馆,壮语畋猎15,穷瑰奇之服馔16,极蛊媚之声色17;甘意摇骨体18,艳词动魂识19;虽始之以淫侈20,而终之以居正,然讽一劝百21,势不自反。子云所谓先“骋郑卫之声22,曲终而奏雅”者也23。唯《七厉》叙贤,归以儒道24,虽文非拔群,而意实卓尔矣。

  〔译文〕

  从枚乘写了《七发》以后,这种文体的作者继续不断。枚乘首先写的《七发》,看来真是超群出众、十分壮丽了。到东汉傅毅的《七激》,会聚了明白而简要的优点;崔骃的《七依》,写成广博而雅正的妙文;张衡的《七辩》,文采柔和而细致;崔瑗的《七苏》,立义纯正;曹植的《七启》,在宏伟壮丽上取胜;王粲的《七释》,致力于对事理的辨析。从汉末桓麟写《七说》以后,到西晋左思的《七讽》之前,其间摹仿学习写过这种文体的,还有十多家。他们的作品,有的文辞华丽而内容不正确,有的内容精粹,却又文辞杂乱。从这种文体的大概趋向来看,不外是高谈宫室的壮丽,大写田猎的盛况,尽量描绘衣服饮食的珍奇,极力形容音乐美女的动人;美好的用意感人至深,艳丽的文辞惊心动魄;虽然以夸张的描写开始,以谏正的用意结束,但正面的讽谏太少而反面的劝诱过多,这种趋势已不能返回。正如扬雄所说:这是首先“大肆宣扬郑国和卫国的淫乐,曲子末了才缀以典正的雅乐”。只有崔瑗的《七苏》,叙述贤明而归结于儒家之道,虽然文辞不很突出,但意义是卓越的。

  〔注释〕

  1 踵(zhǒng肿):跟随。
  2 傅毅:字武仲,东汉初年作家。他的《七激》见《艺文类聚》卷五十七。
  3 《七依》:崔骃《七依》的残文载《全后汉文》卷四十四。
  4 《七辨》:指张衡的《七辩》,残文载《全后汉文》卷五十五。
  5 绵靡:柔和细致。
  6 崔瑗(yuàn院):字子玉,崔骃的儿子,东汉文人。《七厉》:《后汉书·崔瑗传》说崔瑗有《七苏》,可能《七厉》是《七苏》之误。《七苏》只存残文二句,见《全后汉文》卷四十五。
  7 《七启》:曹植的《七启》,载《文选》卷三十四。
  8 仲宣:王粲字仲宣,汉末文学家。他的《七释》,《全后汉文》卷九十一辑得残文十余条。
  9 桓麟:字元凤,汉末文人。他的《七说》,《全后汉文》卷二十七辑得残文数条。
  10 左思:字太冲,西晋文学家。《七讽》:《全晋文》卷七十四辑得左思《七略》残文二句。《文心雕龙·指瑕》中也提到左思的《七讽》,可能《七略》是《七讽》之误。
  11 十有余家:从桓麟到左思之间,除刘勰已举出的傅毅、崔骃等六家外,还有桓彬、刘广世、崔琦、李尤、徐幹等,都有“七”体。
  12 暌(kuí奎):违背。
  13 驳:杂乱。
  14 大抵:大概。
  15 畋(tián田):打猎。
  16 瑰:奇伟。馔(zhuàn撰):饮食。
  17 蛊(gǔ古):媚,惑。
  18 骨体:唐写本作“骨髓”,译文据“骨髓”。摇骨髓:骨髓受到动摇,说明感人之深。
  19 魂识:即魂魄,指人的精神。
  20 淫侈:指过分的夸张渲染。
  21 讽一劝百:这是扬雄论赋的说法,原文是“劝百风一”,见《汉书·司马相如传赞》。意指汉赋讽谏少而劝诱多。
  22 郑卫之声:儒家的传统观点,认为郑、卫两国的音乐是不正当的。这里泛指不正之乐。
  23 曲终奏雅:原指汉赋的最后,有几句讽谏的话,这里借指“七”这种文体也是如此,即前面所说“始邪末正”。扬雄这两句话也见于《汉书·司马相如传赞》。
  24 “归以儒道”三句:这里显示了刘勰评论作家作品的一个重要错误观点,即文章虽写得一般化,只要符合儒家思想,就给以突出的地位。

  (四)

  自《连珠》以下,拟者间出1。杜笃、贾逵之曹2,刘珍、潘勖之辈3,欲穿明珠,多贯鱼目4。可谓寿陵匍匐5,非复邯郸之步6;里丑捧心7,不关西施之颦矣。唯士衡运思8,理新文敏,而裁章置句9,广于旧篇。岂慕朱仲四寸之珰乎10!夫文小易周11,思闲可赡12。足使义明而词净,事圆而音泽13,磊磊自转14,可称“珠”耳。

  〔译文〕

  从扬雄写了《连珠》以后,摹拟这种作品的也偶有出现。如东汉的杜笃、贾逵之辈,刘珍、潘勖之流,虽然想穿明“珠”,却往往是连贯的鱼眼睛。这就正如去邯郸学走路的寿陵人,他爬着回去,当然不是邯郸人的走法;学西施心痛时皱眉的丑女,她捧着心装做心痛的样子,也和西施皱眉头的美态毫不相干了。只有陆机所写《演连珠》,道理新颖,文辞敏捷;但在篇章字句的处理上,却比过去的篇幅扩大得多。这岂不是羡慕仙人朱仲的四寸大珠!这种文体比较短小,易于写得紧凑,经过深思熟虑,就能写得内容丰富。必须把意义表达明显而又文词简净,事理完备而又音韵和谐,好像许多圆石转动不已,这就可以叫做“珠”了。

  〔注释〕

  1 间出:偶然出现。
  2 杜笃:字季雅,东汉文人。他写的《连珠》,只存两句残文,见《全后汉文》卷二十八。贾逵(kuí奎):字景伯,东汉学者。他的《连珠》,只存两句残文,见《全后汉文》卷三十一。曹:辈。
  3 刘珍:字秋孙,东汉文人。他的《连珠》今不存。潘勖(xù续):字元茂,汉末文人。他有《拟连珠》,今不全,见《艺文类聚》卷五十七。
  4 鱼目:鱼眼似珠。《参同契》中有“鱼目岂为珠”的说法。后来形成“鱼目混珠”这个成语。
  5 寿陵:古代燕国地名。这里指寿陵的一个少年人。相传邯郸(hándān寒丹)人善行走。《庄子·秋水》中说:寿陵一个少年到邯郸去学当地人走路的方式,不仅没有学会邯郸人的走法,反而把自己原来走路的方法忘掉了,结果只好“匍匐而归”。匍匐(púfú葡扶):爬行。
  6 邯郸:战国时赵国都城,在今河北省邯郸市。
  7 “里丑捧心”二句,《庄子·天运》中说,西施因心痛病而皱眉,更增其美,邻家丑女学西施心痛而捧心,别人看来却觉得她更丑了。里:邻里。西施:春秋时越国美女。颦(pín贫):皱眉头。西施只皱眉而未捧心,所以说丑女的捧心与西施无关。这里借指后人学习《连珠》出现的弊病,与最初写《连珠》的作者无关。
  8 士衡:陆机字士衡,西晋文学家。他有《演连珠》五十首,载《文选》卷五十五。运思:指运思写作。
  9 裁:制,作。
  10 朱仲:传说中的仙人。《列仙传》中说,朱仲常在会稽卖珠,鲁元公主用七百金向他买珠,朱仲献上一颗直径四寸的大珠,没有要金就走了。这里借以说明陆机的《演连珠》篇幅特别大。珰(dāng当):穿耳为饰的珠。
  11 周:密,指文辞紧凑。
  12 闲:熟。赡(shàn扇):丰富。
  13 泽:丰润。
  14 磊磊(lěi垒):指圆转的样子。

  (五)

  详夫汉来杂文,名号多品1。或典、诰、誓、问2,或览、略、篇、章3,或曲、操、弄、引4,或吟、讽、谣、咏5,总括其名,并归杂文之区。甄别其义6,各入讨论之域7,类聚有贯8,故不曲述9。  〔译文〕

  仔细考察从汉代以来的杂文,名称类别甚多。有的叫典、诰、誓、问,有的叫览、略、篇、章,有的叫曲、操、弄、引,有的叫吟、讽、谣、咏等等,总括这些名目,都属于杂文一类。审查其不同的意义,可以分别归入有关文体中去讨论;因为要对各种有联系的文体分类集中论述,所以这里不作详论。  〔注释〕

  1 品:类。
  2 典:常,指合于常道。如《尚书》中有《尧典》、《舜典》。汉代班固有《典引》,载《文选》卷四十八。诰:教训。《尚书》中有《汤诰》、《仲虺(huǐ悔)之诰》等。东汉冯衍有《德诰》,《全后汉文》卷二十辑其残文四句;张衡有《东巡诰》,见《艺文类聚》卷三十九。誓:约束军旅的话。《尚书》中有《甘誓》、《汤誓》等。汉代郅(zhì至)恽有《誓众》,见《后汉书·郅恽传》:蔡邕有《艰誓》,今不存。问:指策问,是帝王向臣下询问的一种文体,如汉武帝的《策贤良制》(载《汉书·董仲舒传》)等。
  3 览:《吕氏春秋》中有《有始览》、《孝行览》等八篇,称为“八览”,司马迁《报任少卿书》中简称《吕氏春秋》为“吕览”。略:西汉《淮南子》中有《要略》,刘歆有《七略》,《全汉文》卷四十一辑得部分残文。篇:西汉司马相如有《凡将篇》,《全汉文》卷二十二辑得部分残文;扬雄有《训纂篇》,《玉函山房辑佚书》有辑本。章:《楚辞》中有《九章》;汉代史游有《急就章》,此书亦名《急就篇》,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四十一考证,其原名应为《急就章》。
  4 曲:如汉乐府中的《鼓吹曲》、《横吹曲》等。操:表达情操的歌曲。如项羽的《垓下歌》,亦名《力拔山操》,刘安有《八公操》等。弄:小曲,如梁代萧衍、沈约等人的《江南弄》等。引:歌曲的导引。如汉乐府中的《箜篌引》、晋代石崇的《思归引》等。
  5 吟:如陆机的《泰山吟》、《梁甫吟》等。讽:如汉代韦孟的《讽谏诗》等。谣:不合乐的歌。如汉乐府《杂歌谣辞》中的《谣辞》等。咏:如汉代班固的《咏史》,三国时曹植的《五游咏》、阮籍的《咏怀》等。
  6 甄(zhēn真):鉴别,审查。
  7 各入讨论之域:指以上列举各种文体名目,可归入本书所论及的有关文体中去,如曲、操、弄、引、吟、讽、谣、咏等,大都属于《乐府》、《明诗》两篇讨论范围。
  8 贯:通,联系。
  9 曲:详尽。

  (六)

  赞曰:伟矣前修1,学坚多饱2,负文余力3,飞靡弄巧4。枝辞攒映5,嘒若参昴6。慕颦之心7,于焉只搅8。  〔译文〕

  总之,前代优秀作者真是伟大,学识雄厚,才能高超。他们以从事写作的余力,舞文弄墨,写得优美奇巧。各种杂文相互辉映,好像小小的群星照耀。可是后来摹仿者的作品,就只有令人心烦意扰!

  〔注释〕

  1 前修:前贤。
  2 多:唐写本作“才”,译文据“才”字。
  3 负:担任,这里指从事写作。
  4 靡:美,指文辞的美好。
  5 枝辞:非主要的文辞,指本篇所论各种杂文。攒(cuán窜阳):聚集。
  6 嘒(huì惠):微小。参(shēn深)昴(mǎo卯),二星名,都属二十八宿之一。这里泛指星。
  7 之心:唐写本作“之徒”,译文据“之徒”。
  8 于焉:唐写本作“心焉”,译文据“心焉”。搅(jiǎo矫):乱。《诗经·小雅·何人斯》中有“只搅我心”句,刘勰即用其意。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