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八、诠赋

八、诠赋

  《诠(quán全)赋》是《文心雕龙》的第八篇。在汉魏六朝时期,“赋”是文学创作的主要形式之一,所以,刘勰把《诠赋》列为文体论的第四篇来论述。

  “诠”是解释,“诠赋”是对赋这种文体有关创作情况的阐释论述。全篇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讲“赋”的含义及其起源。这是过去评论家争论颇多的一个问题。刘勰着重说明赋和《诗经》、《楚辞》之间的密切关系。第二部分主要讲汉赋的创作情况,说明大赋和小赋的不同特点。第三部分评论先秦、两汉和魏晋时期十八家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第四部分总结赋的创作原则。

  刘勰在本篇提出了“睹物兴情”,“情以物观”的基本创作原理,主张雅正的内容和华丽的文辞相配合,而反对没有教育意义的作品。这些意见有一定的普遍意义。汉赋的形式主义倾向是明显的。刘勰虽然批判了“无贵风轨,莫益劝戒”的不良倾向,但在他所论及的代表作品中,许多肯定是不当的。刘勰把赋分为大赋、小赋两类,并初步总结了它们的不同特点;这种划分一直沿用到现在。但刘勰对大赋的缺点和小赋的优点,都还认识不够。

  (一)

  《诗》有六义1,其二曰“赋”2。“赋”者,铺也,铺采摛文3,体物写志也。昔邵公称4:“公卿献诗5,师箴赋6。”《传》云7:“登高能赋,可为大夫。”8《诗序》则同义9,“传”说则异体10;总其归涂11,实相枝干12。刘向云13:“明不歌而颂。”14班固称15:“古诗之流也。”16至如郑庄之赋“大隧”17,士蒍之赋“狐裘”18;结言扌豆 韵19,词自己作20,虽合赋体21,明而未融22。及灵均唱《骚》23,始广声貌24。然“赋”也者,受命于诗人,25,拓宇于《楚辞》也26。于是荀况《礼》、《智》27,宋玉《风》、《钓》28、爰锡名号29,与“诗”画境;六义附庸30,蔚成大国31。遂客主以首引32,极声貌以穷文33。斯盖别“诗”之原始,命“赋”之厥初也34。

  〔译文〕

  在《诗经》的“六义”中,第二项就是“赋”。所谓“赋”,是铺陈的意思;铺陈文采,为的是描绘事物,抒写情志。从前周代召公说过:“各级官吏们献诗,主管教化的人进箴,眼睛有毛病的人诵诗。”《毛传》说:“登到高处能赋诗的人可以做大夫。”由此可见,《诗序》把赋和比、兴同列为《诗经》的表现手法,而其他书籍则把它和诗分开成为不同的类型。不过总起来看,相互间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刘向说:“赋不能歌唱,只能朗诵。”班固说:“赋是《诗经》的一个支派。”像郑庄公赋“大隧之中”,晋国士蒍赋“狐裘尨茸”,篇幅很短,却都是自己作的;这种作品虽然接近后代所说的“赋”,可是还没有成熟。后来屈原创作《离骚》,才开始发展了赋的形式。所以,赋是起源于《诗经》,而发展于《楚辞》。接着就有荀况的《礼》、《智》等篇,以及宋玉的《风》、《钓》等赋,才正式给这种作品以“赋”的名称,它就和诗分家了。“赋”本来是“六义”的一部分,现在却居然壮大而独立起来。于是,作者常常从两人对话引起,极力描写事物的声音状貌而追求文采。这是赋和诗分家而独自命名的开始。

  〔注释〕  1 六义:风、雅、颂和赋、比、兴。(见《毛诗序》)其二:《毛诗序》中六义的排列次序是风、赋、比、兴、雅、颂,赋是第二。
  3 摛(chí吃):发布。
  4 邵公:即召公,姓姬名奭(shì试),周初封于召(今陕西岐山县西南),故称召公。他的话见于《国语·周语上》。
  5 公卿献诗:《周语》原文是“公卿至于列士献诗”。公卿:指王朝高级官吏。列士:指一般官吏。
  6 师箴(zhēn真)赋:一作“师箴瞍(sǒu叟)赋”。据《国语·周语上》原文,是“师箴瞍赋”。译文据“瞍赋”。师:少师,是主管教化的官。箴:对人进行教训的话或作品。瞍:眼睛没有眼珠的人,不能做别的事,专管朗诵。
  7 《传》:指《毛诗故训传》,简称《毛传》。“传”是对经义的阐明。
  8 “登高能赋”二句:这话见于《诗经·鄘(yōng庸)风·定之方中》的《毛传》。原文除讲到“升高能赋”外,还讲到要能作铭、誓、诔(lěi垒)等作品,才“可以为大夫”。
  9 同义:同为六义之一的意思。
  10 传:这里指《国语》和《毛传》。异体:指不同于《诗经》而为另一文体。
  11 归涂:指总的道路。
  12 枝干:这里是以树枝和树干的关系来比喻赋和别的文体的关系。
  13 刘向:字子政,西汉末年的学者。
  14 颂:即诵。这话出于刘向《七略》(今佚),《汉书·艺文志》中曾引用这话。
  15 班固:字孟坚,汉代史学家、文学家。
  16 古诗之流也:这话见于班固《两都赋序》。古诗:即《诗经》。流:支流。
  17 郑庄:春秋时郑国庄公。大隧(suì岁):《左传·隐公元年》载,庄公与其母不和时,曾说不到黄泉,再不见面,后来后悔此话,便掘地道和他母亲见面。庄公见到他母亲时,曾赋这样两句:“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隧:地道。
  18 士蒍(wěi委):春秋时晋国大夫。狐裘:《左传·僖公五年》载,晋国政令不统一,士蒍感叹而作:“狐裘尨茸(mángróng忙容),一国三公,吾谁适(dí敌)从!”尨茸:杂乱的样子。
  19 扌豆(duǎn短):即短。
  20 词自己作:当时赋诗,常常是朗诵别人的作品,借别人的话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这里要强调自己作。
  21 合:符合。实际上只是接近,主要指这些作品都是自己作的可朗诵的作品,和后来的赋还有一定距离。
  22 明而未融:是说日初有光,尚未普照,借以比喻赋的发展尚未成熟。融:朗,大明。
  23 灵均:屈原的字。
  24 声貌:声音形貌。引申指事物的外表,这里指赋的样式。
  25 诗人:指《诗经》的作者。
  26 拓:扩充。
  27 荀况:战国时赵国思想家,又称荀卿,著有《荀子》,其中《赋篇》分《礼》、《智》、《云》、《蚕》、《箴》五个部分。
  28 《风》、《钓》:《文选》卷十三、十九载宋玉的《风赋》等四篇,《古文苑》卷二载宋玉的《钓赋》等六篇。近代学者认为其中大部分是后人伪托的。
  29 爰(yuán元):于是。锡:赐予。
  30 六艺:这里用以代指《诗经》。附庸:封建诸侯的附属国,这里比喻“赋”原来的地位。
  31 蔚(wèi卫):繁盛,这里指赋体的兴盛。
  32 客主:指汉赋中常用主客两人对话的格式。
  33 极:极力描写。声貌:指一切事物的声色状貌。穷:追究到底。
  34 命:命名。厥(jué决)初:其初,这里是起源的意思。

  (二)

  秦世不文,颇有《杂赋》1。汉初词人,顺流而作2。陆贾扣其端3,贾谊振其绪4,枚、马同其风5,王、扬骋其势6。皋、朔已下7,品物毕图8。繁积于宣时9,校阅于成世10,进御之赋千有余首11。讨其源流,信兴楚而盛汉矣12。夫京殿苑猎13,述行序志14,并体国经野15,义尚光大。既履端于倡序16,亦归余于总乱17。序以建言,首引情本18;乱以理篇,迭致文契19。按《那》之卒章20,闵马称“乱”21;故知殷人辑《颂》,楚人理赋。斯并鸿裁之寰域22,雅文之枢辖也23。至于草区禽族24,庶品杂类25,则触兴致情26,因变取会27。拟诸形容,则言务纤密28;象其物宜29,则理贵侧附30。斯又小制之区畛31,奇巧之机要也32。

  〔译文〕  秦代文学不发达,但也有一些《杂赋》。汉代初年,不少作家继前代而起。陆贾开了端,贾谊予以发展,枚乘和司马相如继承这个风气,王褒和扬雄扩大这个趋势。枚皋、东方朔以后,作者便把一切事物都写在赋里。汉宣帝时作品便已很多,成帝时曾加以整理,献到宫廷里来的赋有一千多首。探讨赋的起源和演变,可以看出它的确是兴起于楚国而繁盛于汉代。有些赋描绘京城和宫殿,叙述苑囿和狩猎,或者记载远行,抒写自己的抱负和家世。这些都是关系到国家的大事,意义是比较广大的。这种赋,篇首常常有序言,末尾还有“乱辞”做结束。设置序言,用以首先说出全篇的主要意义;“乱辞”总结全篇,可以进一步发挥文章的气势。从前《诗经》中《那》诗的末章,闵马父称之为“乱”,可见殷人编集《商颂》和楚人写作辞赋,都有这个名称。这些都属于大赋的领域,是写得典雅的主要特点。此外,还有些赋描写草木禽兽以及各种事物,它们触动作者的兴致而引起创作的情感,在事物的变化中情和物相结合。要形容各种事物,语言便应细致周密;要刻划它们,从旁说明较为合适。这些都属于小赋的范围,是写得奇巧的主要特点。

  〔注释〕  1 《杂赋》:据《汉书·艺文志》,秦代有《杂赋》九篇。
  2 作:兴起。
  3 陆贾:秦汉之间的作家。据《汉书·艺文志》,他有赋三篇,今不存。扣:打开。
  4 贾谊:西汉初年的作家。《汉书·艺文志》说他有赋七篇,今存《鵩(fú扶)鸟赋》等四篇,见《全汉文》卷十五、十六。振:发扬。绪:端绪。
  5 枚:枚乘。马:司马相如。都是西汉中年的作家,《汉书·艺文志》说枚乘有赋九篇,今存《梁王菟(tù兔)园赋》和《柳赋》(有人疑为伪作),见《全汉文》卷二十。司马相如有赋二十九篇,今存《子虚赋》等六篇,见《全汉文》卷二十一、二十二。
  6 王:王褒。扬:扬雄。都是西汉未年的作家。《汉书·艺文志》说王褒有赋十六篇,今存《洞箫赋》,载《文选》卷十七。扬雄有赋十二篇,今存《甘泉赋》等八篇,见《全汉文》卷五十一、五十二。
  7 皋(gāo高):枚皋。朔:东方朔。都是西汉中年的作家。《汉书·艺文志》说枚皋有赋一百二十篇,今不存;东方朔的赋今不存。
  8 毕:完全。图:描绘。
  9 宣:汉宣帝。
  10 成:汉成帝。
  11 进御:献于皇帝。千有余首:班固《两都赋序》:“故孝成之世,论而录之,盖奏御者千有余篇。”
  12 信:的确。
  13 京殿:描写京城和宫殿的赋,如班固的《两都赋》、王延寿的《鲁灵光殿赋》等。苑猎:描写宛囿和狩猎的赋,如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扬雄的《羽猎赋》等。
  14 述行:写远行的赋,如班彪的《北征赋》、班昭的《东征赋》等。序志:抒写自己志向的赋,如班固的《幽通赋》、张衡的《思玄赋》等,这类作品常常带有自传的性质。
  15 体国经野:这是《周礼·天官冢宰》中的话,意思是说进行全国范围的重要规划。体:划分。国:城中。经:丈量。野:郊外。
  16 履端:开始写作。履:践,实行。
  17 总乱:全篇的结语。乱:乐曲的最后一章。
  18 情本,指内容的主要部分。
  19 迭致文契:唐写本作“写送文势”,译文据这四字。写送:使之充足的意思。
  20 《那》:《诗经·商颂》中的一篇。
  21 闵(mǐn敏)马:即闵马父,又称闵子马,春秋时鲁国大夫。他的话见于《国语·鲁语下》。
  22 鸿裁:指大赋。大赋是篇幅比较长,内容比较广泛的赋。裁:体制。寰(huán环)域:领域,范围。
  23 枢辖(xiá匣):关键,也就是要点。
  24 区、族:都是类的意思。
  25 庶品:指各种各样的东西。庶:众。
  26 兴:兴致。致:引起。
  27 会:合,指情与物的会合。
  28 纤(xiān先):细小。
  29 象:和上文“形容”的意义相近。物宜:物理的意思。
  30 侧附:指不直接描写,而从侧面说明。
  31 小制:指小赋。小赋是篇幅比较短,内容比较狭窄的赋。区畛(zhěn枕):即上面所说“寰域”的意思。畛:分界。
  32 机要:和上文“枢辖”意义相近,也指主要之处。

  (三)

  观夫荀结隐语1,事数自环2;宋发巧谈3,实始淫丽;枚乘《兔园》,举要以会新4;相如《上林》,繁类以成艳;贾谊《鵩鸟》,致辨于情理;子渊《洞箫》5,穷变于声貌6;孟坚《两都》7,明绚以雅赡8;张衡《二京》9,迅发以宏富10;子云《甘泉》11,构深玮之风12;延寿《灵光》13,含飞动之势:凡此十家,并辞赋之英杰也。及仲宣靡密14,发端必遒15;伟长博通16,时逢壮采;太冲、安仁17,策勋于鸿规18;士衡、子安19,底绩于流制20;景纯绮巧21,缛理有余22;彦伯梗概23,情韵不匮24:亦魏晋之赋首也25。

  〔译文〕

  试看荀卿的《赋篇》,大都用讠隐 语的方式,叙述事物常常自问自答:宋玉的赋发出巧妙的言谈,确是过分华丽的开始;枚乘的《梁王菟园赋》,描写扼要而又结合新意;司马相如的《上林赋》,内容繁多,文辞艳丽;贾谊的《鵩鸟赋》,善于阐明情理;王褒的《洞箫赋》,能把箫的状貌和声音都形容尽致;班固的《两都赋》,写得辞句明畅绚烂而内容雅正充实;张衡的《二京赋》,笔力刚健而含义丰富;扬雄的《甘泉赋》,包含深刻而美好的教训;王延寿的《鲁灵光殿赋》,具有飞扬生动的气势。以上十家都是辞赋中的杰出作品。此外,如王粲很细密,他的赋发端有力;徐幹很博学,他的赋,富丽的文采处处可见;左思和潘岳在大赋上都有成就;陆机和成公绥的赋另有其不同的成就;郭璞写的赋,华丽巧妙,道理丰富;袁宏写的赋,慷慨激昂,韵味无穷。这几家是魏晋时期辞赋家的代表。

  〔注释〕

  1 荀:即荀况。结:联系的意思。隐语:谜语,古称讠隐 (yǐn引)语。《荀子·赋篇》五部分都类似谜语。
  2自 环:自相问答。《赋篇》各部分都是先作问语,后作答语。
  3 宋:宋玉。他的赋今存《风赋》等篇,里边常常记他和楚王的谈话。
  4 会:合。
  5 子渊:王褒的字。
  6 声貌:指箫的声与貌。
  7 孟坚:班固的字。《两都》:《东都赋》和《西都赋》的合称,载《文选》卷一。
  8 绚(xuàn渲):灿烂,是就辞句说。赡:富足,是就内容说。
  9 张衡:东汉中年的作家和自然科学家。《二京》:《西京赋》和《东京赋》的合称,载《文选》卷二、三。
  10 迅发:唐写本作“迅拔”,译文据“拔”字。“迅拢”是刚健有力。
  11 子云:扬雄的字。《甘泉》:《甘泉赋》,载《文选》卷七。
  12 玮(wěi委):美好。风:指作品的教育作用。
  13 延寿:王延寿,东汉中年作家。《灵光》:《鲁灵光殿赋》,载《文选》卷十一。
  14 仲宣:王粲的字。王粲是汉末“建安七子”之一,他的赋今存《登楼赋》等十多篇,见《全后汉文》卷九十。
  15 遒(qiú求):强劲有力。
  16 伟长:徐幹的字。他也是“建安七子”之一,所作赋今存《齐都赋》等数篇,大都残缺不全,见《全后汉文》卷九十三。
  17 太冲:左思的字。安仁:潘岳的字。都是西晋作家。
  18 策勋:立功,指在赋的创作上做出成绩。鸿规:与上文“鸿裁”意义相近,都指大赋。左思的《三都赋》,潘岳的《西征赋》、《藉田赋》等都是大赋。(均见《文选》)
  19 士衡:陆机的字。子安:成公绥(suí隋)的字。都是西晋作家。
  20 底绩:和上文“策勋”的意义相近。流制:文学艺术的不同部门,指陆机的《文赋》和成公绥的《啸赋》之类(均见《文选》)。
  21 景纯:郭璞的字,他是东西晋之间的作家,今存《江赋》等篇,见《全晋文》卷一二○。绮(qǐ起):有花纹的丝织品,引申为华丽的意思。
  22 缛(rù入):繁盛,指“理”的繁盛。“缛理”和上句“绮巧”对举,所以“缛理”是讲内容方面。
  23 彦伯:袁宏的字,他是东晋中年作家,所作赋有《东征赋》等,今不全,见《全晋文》卷五十七。梗概:即慷慨。本书《时序》篇说“故梗概而多气也”,与此意同。
  24 情韵:情调韵味。匮(kuì溃):缺乏。
  25 首:指最优秀的。

  (四)

  原夫登高之旨,盖睹物兴情1。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2;物以情观,故词必巧丽。丽词雅义,符采相胜3。如组织之品朱紫4,画绘之著玄黄5。文虽新而有质6,色虽糅而有本7:此立赋之大体也8。然逐末之俦9,蔑弃其本10;虽读千赋11,愈惑体要12。遂使繁华损枝,膏腴害骨13;无贵风轨14,莫益劝戒。此扬子所以追悔于雕虫15,贻诮于雾縠者也16。

  〔译文〕

  原来所谓“登高能赋”的意思,就是因为看到外界事物就引起内心的情感。情感既由外界事物引起,那么作品内容必然明显雅正;事物既然通过作者情感来体现,那么文辞必然巧妙华丽。华丽的文辞和雅正的内容相结合,就像美玉的花纹一样配合得恰当。好比丝、麻织品要讲究红色或赤色,绘画要加上黑色或黄色似的。文采固然要求新颖,但必须有充实的内容;色调虽应丰富多采,但必须有一定的底色。这就是写赋的基本要点。不过,有些只注意微未小节的人,不重视根本,他们即使学习了一千篇赋,反更迷惑而抓不住主要的东西。结果就像太多的花朵妨碍了枝干,过于肥胖损害了骨骼一样,写出赋来,既没有教育作用,对于劝戒也毫无益处,所以扬雄后悔写这种雕虫小技的作品,因为这和织薄纱一样,不免要惹人责怪的。

  〔注释〕

  1 兴:引起。
  2 义:作品里边所表达的意义,也就是作品的内容。
  3 符采:玉的横纹。相胜:相称。
  4 组织:指用丝或麻织成的东西。品:品味,评量。
  5 著:附加。玄:黑赤色。
  6 质:指纺织所用的丝麻或绘画所用的纸帛,借以喻指赋的内容。
  7 糅(róu柔):错综复杂。本:和上句“质”字义同。
  8 体:主体。
  9 逐:追求。俦(ch6u仇):伴侣,同辈。
  10 蔑弃:轻视,丢掉。
  11 读千赋:《西京杂记》卷二载扬雄的话:“读千首赋,乃能为之。”
  12 体:体现。
  13 膏腴(yú于):肥肉。这里比喻过分臃肿的文辞采饰。
  14 风:指教育意义。轨:法则。
  15 扬子:即扬雄。雕虫:雕刻鸟虫书,比喻小技。鸟虫书是古代篆字的一种,有鸟虫形的笔画,故称鸟虫书。扬雄在《法言·吾子》中说:“或问:吾子少而好赋?曰:然,童子雕虫篆刻。俄而曰:壮夫不为也。”
  16 贻(yí移):遗留。诮(qiào俏):讥讽,责怪。雾縠(hú胡):薄纱。扬雄在《法言·吾子》里还说,写没有意义的赋,就像女工织薄纱一样,只浪费工夫,而没有实际用处。

  (五)

  赞曰:赋自《诗》出,分歧异派1。写物图貌,蔚似雕画2。木片 滞必扬3,言庸无隘4。风归丽则5,辞剪美稗6。  〔译文〕

  总之,赋是由《诗经》演变出来的,后来又分成大赋和小赋。它描绘事物的形貌,美得好比雕刻绘画似的;它能够把不明白的描写清楚,写平凡的事物也不使人感到太鄙陋。有教化作用的赋,必须写得华丽而有法度,并剪裁去那些华而不实的文辞。  〔注释〕

  1 异派:指本篇第二段所论大赋、小赋。
  2 蔚:丰盛,这里指文采的丰盛。3 木片 (xī析):即析。这里指细致的描写。滞:凝滞不通畅。扬:使之通畅明白。
  4 庸:平凡。隘(ài爱):仄陋。
  5 风:教化。即本篇第四段所讲赋的“风轨”、“劝戒”作用。丽则:扬雄在《法言·吾子》中提出,赋有两种:一是“诗人”(《诗经》的作者,也包括能继承《诗经》优良传统的作者)写的赋,它们是“丽以则”的,就是文辞毕丽,但合于法则的;一种是“辞人”(辞赋的作者,泛指那些违背了《诗经》的传统而走上不正确的创作道路的作者)写的赋,它们是“丽以淫”的,就是过分华丽而不合于法则的。
  6 美稗(bài败):指那种浮华而不必要的甚或有害的辞句。稗:似黍而味稍苦的植物,俗称稗子。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