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总集 > 诗 (历代诸家) > 唐宋明清詩(唐)二

唐宋明清詩(唐)二

崔顥詩全集

崔顥(公元704?-754年),汴州(今開封)人。他詩名很大,但事跡流傳甚少,現存詩僅四十幾首。本《電子版崔顥詩全集》以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萬競君《崔顥詩注》為校本,編次依萬本。萬本是以北京圖書館藏明銅活字本《唐人集》中的《崔顥集》為底本,編次也依此本。此銅活字本也是《全唐詩》所本。

崔顥事跡

崔顥,汴州人。開元十一年源少良下及進士第。天寶中為尚書司勛員外郎。少年為詩,意浮艷,多陷輕薄;晚節忽變常體,風骨凜然。一窺塞垣,狀極戎旅,奇造往往並驅江、鮑。後游武昌,登黃鶴樓,感慨賦詩。及李白來,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無作而去,為哲匠斂手雲。然行履稍劣,好蒱博,嗜酒,娶妻擇美者,稍不愜即棄之,凡易三四。初李邕聞其名,虛舍邀之。顥至獻詩,首章雲﹕“十五嫁王昌。”邕叱曰﹕“小兒無禮!”不與接而入。顥苦吟詠,當病起清虛,友人戲之曰﹕“非子病如此,乃苦吟詩瘦耳!”遂為口實。天寶十三年卒。有詩一卷,今行。(元辛文房《唐才子傳》卷一)目錄(共三十九題,四十三首)贈王威古
古游俠呈軍中諸將
贈輕車
遼西作
贈懷一上人
結定襄郡獄效陶體
雜詩
游天竺寺
入若耶溪
川上女
代閨人答輕薄少年
長安道(一作宋之問詩)
渭城少年行
行路難
雁門胡人歌
七夕宴懸圃二首
江畔老人愁
盧姬篇
孟門行
邯鄲宮人怨
晚入汴水
發錦沙村
題潼關樓
題沈隱侯八詠樓
送單於裴都護赴西河
贈梁州張都督
古意
岐王席觀妓
長門怨
上巳
贈盧八象
舟行入剡
奉和許給事夜直簡諸公
相逢行
澄水如鑒
行經華陰
黃鶴樓
長干曲四首
維揚送友還蘇州

贈王威古

三十羽林將,出身常事邊。春風吹淺草,獵騎何翩翩。插羽兩相顧,鳴弓新上弦。

射麋入深谷,飲馬投荒泉。

馬上共傾酒,野中聊割鮮。相看未及飲,雜胡寇幽燕。

烽火去不息,胡塵高際天。

長驅救東北,戰解城亦全。報國行赴難,古來皆共然。

新上弦﹕一作親上弦。戰解城亦全﹕戰解城亦全。
古游俠呈軍中諸將

少年負膽氣,好勇複知機。

仗劍出門去,孤城逢合圍。

殺人遼水上,走馬漁陽歸。錯落金鎖甲,蒙茸貂鼠衣。還家且行獵,弓矢速如飛。

地迥鷹犬疾,草深狐兔肥。

腰間帶兩綬,轉眄生光輝。

顧謂今日戰,何如隨建威?

且行獵﹕一作行且獵。
贈輕車

悠悠遠行歸,經春涉長道。

幽冀桑始青,洛陽蠶欲老。

憶昨戎馬地,別時心草草。

烽火從北來,邊城閉常早。

平生少相遇,未得展懷抱。

今日杯酒間,見君交情好。

從北來﹕一作從此來。

遼西作

燕郊芳歲晚,殘雪凍邊城。四月青草合,遼陽春水生。

胡人正牧馬,漢將日徵兵。

露重寶刀濕,沙虛金鼓鳴。

寒衣著已盡,春服與誰成?寄語洛陽使,為傳邊塞情。

贈懷一上人

法師東南秀,世實豪家子。

削發十二年,誦經峨眉裡。

自此照群蒙,卓然為道雄。

觀生盡入妄,悟有皆成空。

淨體無眾染,苦心歸妙宗。

一朝敕書至,召入承明宮。

說法金殿裡,焚香青禁中。

傳燈遍都邑,杖錫游王公。天子揖妙道,群僚趨下風。我法本無著,時來出林壑。因心得化城,隨病皆與藥。

上啟黃屋心,下除蒼生縛。

一從入君門,說法無朝昏。

帝作轉輪王,師為持戒尊。

軒風灑甘露,佛雨生慈根。

但有滅度理,而生開濟恩。

複聞江海曲,好殺成風俗。

帝曰我上人,為除羶腥欲。

是日發西秦,東南至蘄春。

風將衡桂接,地與吳楚鄰。

舊少清信士,實多漁獵人。一聞吾師至,舍網江湖濱。

作禮懺前惡,潔誠期後因。

因成日既久,事濟身不守。

更出淮楚間,複來荊河口。

荊河馬卿岑,茲地近道林。

入講鳥常狎,坐禪獸不侵。都非緣未盡,曾是教所任。

故我一來事,永承微妙音。

竹房見衣缽,松宇清身心。

早悔業至淺,晚成計可尋。

善哉遠公義,清淨如黃金。

淨體﹕一作洗意。而生﹕一作而無。

結定襄郡獄效陶體

我在河東時,使往定襄裡。

定襄諸小兒,爭訟紛城市。

長老莫敢言,太守不能理。

謗書盈幾案,文墨相填委。

牽引肆中翁,追呼田家子。

我來折此獄,五聽辨疑似。

小大必以情,未嘗施鞭棰。

是時三月暮,遍野農耕起。

裡巷鳴春鳩,田園引流水。

此鄉多雜俗,戎夏殊音旨。

顧問邊塞人,勞情曷雲已。肆中翁﹕一作市井翁。農耕﹕一作農桑。
雜詩

可憐青銅鏡,掛在白玉堂。

玉堂有美女,嬌弄明月光。

羅袖拂金鵲,彩屏點紅妝。

妝罷含情坐,春風桃李香。

游天竺寺

晨登天竺山,山殿朝陽曉。

澗泉爭噴薄,江岫相縈繞。直上孤頂高,平看眾峰小。

南州十二月,地暖冰雪少。

青翠滿寒山,藤蘿覆冬沼。

花龕瀑布側,青壁石林杪。

鳴鐘集人天,施飯聚猿鳥。

洗意歸清淨,澄心悟空了。

始知世上人,萬物一何擾。

澗泉﹕一作崖泉。
入若耶溪

輕舟去何疾,已到雲林境。

起坐魚鳥間,動搖山水影。

岩中響自答,溪裡言彌靜。

事事令人幽,停橈向余景。
川上女

川上女,晚妝鮮。

日落青渚試輕楫,汀長花滿正回船。

暮來浪起風轉緊,自言此去橫塘近。

綠江無伴夜獨行,獨行心緒愁無盡。

代閨人答輕薄少年

妾家近隔鳳凰池,粉壁紗窗楊柳垂。本期漢代金吾婿,誤嫁長安游俠兒。

兒家夫婿多輕薄,借客探丸重然諾。

平明挾彈入新豐,日晚揮鞭出長樂。

青絲白馬冶游園,能使行人駐馬看。自矜陌上繁華盛,不念閨中花鳥闌。

花間陌上春將晚,走馬斗雞猶未返。

三時出望無消息,一去那知行近遠?桃李花開覆井欄,朱樓落日卷簾看。

愁來欲奏相思曲,抱得秦箏不忍彈。

長安道(一作宋之問詩)

長安甲第高入雲,誰家居住霍將軍。

日晚朝回擁賓從,路傍揖拜何紛紛。莫言炙手手可熱,須臾火盡灰亦滅。莫言貧賤即可欺,人生富貴自有時。

一朝天子賜眼色,世事悠悠應始知。世事悠悠應始知﹕一作世上悠悠君自知,一作世上悠悠應自知。
渭城少年行

洛陽三月梨花飛,秦地行人春憶歸。

揚鞭走馬城南陌,朝逢驛使秦川客。驛使前日發章台,傳道長安春早來。

棠梨宮中燕初至,葡萄館裡花正開。

念此使人歸更早,三月便達長安道。

長安道上春可憐,搖風蕩日曲江邊。

萬戶樓台臨渭水,五陵花柳滿秦川。

秦川寒食盛繁華,游子春來不見家。

斗雞下杜塵初合,走馬章台日半斜。

章台帝城稱貴裡,青樓日晚歌鐘起。

貴裡豪家白馬驕,五陵年少不相饒。

雙雙挾彈來金市,兩兩鳴鞭上渭橋。

渭城橋頭酒新熟,金鞍白馬誰家宿。可憐錦瑟箏琵琶,玉台清酒就倡家。

下婦春來不解羞,嬌歌一曲楊柳花。渭城橋頭﹕一作渭城壚頭。清酒﹕一作新酒。

行路難君不見建章宮中金明枝,萬萬長條拂地垂。

二月三月花如霰,九重幽深君不見。艷彩朝含四寶宮,香風吹入朝雲殿。

漢家宮女春未闌,愛此芳香朝暮看。

看去看來心不忘,攀折將安鏡台上。

雙雙素手剪不成,兩兩紅妝笑相向。

建章昨夜起春風,一花飛落長信宮。

長信麗人見花泣,憶此珍樹何嗟及。

我昔初在昭陽時,朝攀暮折登玉墀。只言歲歲長相對,不悟今朝遙相思。

雁門胡人歌

高山代郡東接燕,雁門胡人家近邊。

解放胡鷹逐塞鳥,能將代馬獵秋田。

山頭野火寒多燒,雨裡孤峰濕作煙。聞道遼西無斗戰,時時醉向酒家眠。雨﹕一作霧。

七夕宴懸圃二首

長安城中月如練,家家此時持針線。

仙裙玉佩空自知,天上人間不相見。

長信深陰夜轉幽,瑤階金閣數螢流。

班姬此夕愁無限,河漢三更看斗牛。

江畔老人愁

江南年少十八九,乘舟欲渡青溪口。

青溪口邊一老翁,鬢眉皓白已衰朽。

自言家代仕梁陳,垂朱拖紫三十人。

兩朝出將複入相,五世疊鼓乘朱輪。

父兄三葉皆尚主,子女四代為妃嬪。

南山賜田接御苑,北宮甲第連紫宸。直言榮華未休歇,不覺山崩海將竭。兵戈亂入建康城,煙火連燒未央闕。

衣冠士子陷鋒刃,良將名臣盡埋沒。

山川改易失市朝,衢路縱橫填白骨。老人此時尚少年,脫身走得投海邊。罷兵歲余未敢出,去鄉三載方來旋。

蓬蒿忘卻五城宅,草木不識青溪田。

雖然得歸到鄉土,零丁貧賤長辛苦。

采樵屢入歷陽山,刈稻常過新林浦。少年欲知老人歲,豈知今年一百五。

君今少壯我已衰,我昔年少君不睹。

人生貴賤各有時,莫見羸老相輕欺。

感君相問為君說,說罷不覺令人悲。

青溪口﹕一作忽逢江。

盧姬篇盧姬少小魏王家,綠鬢紅唇桃李花。

魏王綺樓十二重,水晶簾箔繡芙蓉。

白玉欄桿金作柱,樓上朝朝學歌舞。

前堂後堂羅袖人,南窗北窗花發春。

翠幌珠簾斗絲管,一彈一奏雲欲斷。

君王日晚下朝歸,鳴環佩玉生光輝。

人生今日得驕貴,誰道盧姬身細微。

孟門行黃雀銜黃花,翩翩傍檐隙。本擬報君恩,如何反彈射。

金罍美酒滿座春,平原愛才多眾賓。

滿堂盡是忠義士,何意得有讒諛人。諛言反覆那可道,能令君心不自保。

北園新栽桃李枝,根株未固何轉移?

成陰結子君自取,若問旁人那得知?

結子﹕一作結實。
邯鄲宮人怨

邯鄲陌上三月春,暮行逢見一婦人。

自言鄉裡本燕趙,少小隨家西入秦。

母兄憐愛無儔侶,五歲名為阿嬌女。

七歲豐茸好顏色,八歲黠惠能言語。十三兄弟教詩書,十五青樓學歌舞。

我家青樓臨道旁,紗窗綺幔暗聞香。

日暮笙歌駐君馬,春日妝梳妾斷腸。

不用城南使君婿,本求三十侍中郎。

何知漢帝好容色,玉輦攜歸登建章。

建章宮殿不知數,萬戶千門深且長。

百堵涂椒接青瑣,九華閣道連洞房。

水晶簾箔雲母扇,琉利窗牖玳瑁床。歲歲年年奉歡宴,嬌貴榮華誰不羨。

恩情莫比陳皇後,寵愛全勝趙飛燕。

瑤房侍寢世莫知,金屋更衣人不見。

誰言一朝複一日,君王棄世市朝變。

宮車出葬茂陵田,賤妾獨留長信殿。一朝太子升至尊,宮中人事如掌翻。

同時侍女見讒毀,後來新人莫敢言。兄弟印綬皆被奪,昔年賞賜不複存。

一旦放歸舊鄉裡,乘車垂淚還入門。父母愍我曾富貴,嫁與西舍金王孫。

念此翻覆複何道,百年盛衰誰能保?

憶昨尚如春日花,悲今已作秋時草。少年去去莫停鞭,人生萬事由上天。

非我今日獨如此,古今歇薄皆共然。
晚入汴水

昨晚南行楚,今朝北溯河。

客愁能幾日?鄉路漸無多。

晴景搖津樹,春風起棹歌。

長淮亦已盡,寧複畏潮波。

發錦沙村

北上途未半,南行歲已闌。

孤舟下建德,江水入新安。

海近山常雨,溪深地早寒。

行行泊不可,須及子陵灘。

題潼關樓

客行逢雨霽,歇馬上津樓。

山勢雄三輔,關門扼九州。

川從陝路去,河繞華陰流。

向晚登臨處,風煙萬裡愁。

題沈隱侯八詠樓

梁日東陽守,為樓望越中。

綠窗明月在,青史古人空。江靜聞山狖,川長數塞鴻。

登臨白雲晚,留恨此遺風。

送單於裴都護赴西河

徵馬去翩翩,秋城月正圓。

單於莫近塞,都護欲回邊。

漢驛通煙火,胡沙乏井泉。

功成須獻捷,未必去經年。

回邊﹕一作臨邊。井泉﹕一作水泉。

贈梁州張都督

聞君為漢將,虜騎罷南侵。

出塞清沙漠,還家拜羽林。

風霜臣節苦,歲月主恩深。為語西河使,知余(一作君)報國心。

罷南侵﹕一作不南侵。知余﹕一作知君。
古意

十五嫁王昌,盈盈入畫堂。

自矜年正少,複倚婿為郎。

舞愛前溪綠,歌憐子夜長。

閒來斗百草,度日不成妝。

岐王席觀妓

二月春來半,宮中日漸長。

柳垂金屋暖,花發玉樓香。

拂匣先臨鏡,調笙更炙簧。

還將歌舞態,只擬奉君王。

宮中日漸長﹕一作王家日正長。歌舞態﹕一作盧女曲。

只擬﹕一作夜夜。

長門怨

君王寵初歇,棄妾長門宮。

紫殿青苔滿,高樓明月空。夜愁生枕席,春意罷簾櫳。

泣盡無人問,容華落鏡中。
上巳

巳日帝城春,傾都祓禊晨。

停車須傍水,奏樂要驚塵。

弱柳障行騎,浮橋擁看人。猶言日尚早,更向九龍津。
晨﹕一作辰。

贈盧八象

客從巴水渡,傳爾溯行舟。

是日風波霽,高堂雨半收。青山滿蜀道,綠水向荊州。

不作書相問,誰能慰別愁?

舟行入剡鳴棹下東陽,回舟入剡鄉。

青山行不盡,綠水去何長。

地氣秋仍濕,江風晚漸涼。山梅猶作雨,溪橘未知霜。

謝客文逾盛,林公未可忘。

多慚越中好,流恨閱時芳。

奉和許給事夜直簡諸公

西掖黃樞近,東曹紫禁連。

地因才子拜,人用省郎遷。

夜直千門靜,河明萬象懸。

建章宵漏急,閶闔曉鐘傳。

寵列貂蟬位,恩深侍從年。

九重初起草,五夜即成篇。

顧己無官次,循涯但自憐。

遠陪蘭署作,空此仰神仙。

相逢行

妾年初二八,家住洛橋頭。

玉戶臨馳道,朱門近御溝。

使君何假問,夫婿大長秋。

女弟新承寵,諸兄近拜侯。

春生百子殿,花發五城樓。

出入千門裡,年年樂未休。
澄水如鑒

聖賢將立喻,上善貯情深。

潔白依全德,澄清有片心。

澆浮知不撓,濫濁固難侵。

方寸懸高鑒,生涯詎陸沉。

對泉能自誡,如鏡靜相臨。廉慎傳家政,流芳合古今。

行經華陰

岧嶢太華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雲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關險,驛樹西連漢畤平。

借問路旁名利客,無如此處學長生。

黃鶴樓

昔人已乘白雲去,此地空余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複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白雲﹕一作黃鶴。

長干曲四首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

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家臨九江水,來去九江側。

同是長干人,自小不相識。

下渚多風浪,蓮舟漸覺稀。那能不相待?獨自逆潮歸。
下渚﹕一作北渚。逆潮歸﹕一作送潮歸。

三江潮水急,五湖風浪涌。

由來花性輕,莫畏蓮舟重。

維揚送友還蘇州

長安南下幾程途,得到邗溝吊綠蕪。

渚畔鱸魚舟上釣,羨君歸老向東吳。

崔顥詩全集終

《诗 (历代诸家)》 相关内容:

《诗 (历代诸家)》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