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总集 > 全唐文 > 第01部 卷六十七

第01部 卷六十七

  ◎ 穆宗(四)

    ◇ 优恤将士德音

  敕:朕闻昭德示威,先王所以用武;禁暴夷难,後代安能去兵。故文德诞敷,武备宣耀,外以环御四海,内以?靖中原,则军旅之制有经,师律之能必表。朕纂承鸿业,虔奉丕图,宵分永怀,何以康济。岂独鼓な有感,方思将帅之臣;征伐为心,乃宠干戈之士。况文武并用,古之格言,勋旧不酬,劳者何劝?

  惟我高祖太宗以晋阳之旅,平一海内;肃宗以灵武之众,收复二京;代宗有郏郊元从之臣,德宗有奉天戡难之士;每念勋伐,无忘寝怀。如闻近日武班之中,淹滞颇久,虽负材略,无由自明。又有诸道荐送大将,或随节度归朝。自今以後,宜令神策大将军军使及南衙常参武官,各具由历,授官年月,前後功绩,牒送中书门下。若勋伐素高,人才特异者,候有相当用处,即具名闻奏,量加奖擢。其常参武官资考深久,未得迁转者,准具员年月与改转,不得令有淹滞。其先授文官者,亦宜准此。使幕宾寮,皆有年限改转,军府大将,岂可独不序迁。自今已後,诸道节度都团练经略等使下,各随本处,是大将名目已曾授监察已上官者,并限三周年量与改转。如有功效,合非时与改转者,不在此限。其职名是兵马使都虞候押衙已上,前後并未曾奏官者,亦仰量绩效奏官。

  辕门委质,营垒分师,有役干戈,无由耕稼。况自天宝已後,屯兵七十馀年,皆成父子之军,不习农桑之业,一朝罢归垅亩,顿绝衣粮。言念饥寒,深用嗟悯。应天下节度都团练防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