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艺部 > 棋技 > 象棋指归 > 阵形研究--局势

阵形研究--局势

金戈铁马,布置枰间,因地理之便,审敌我之情,为联合的行动而以决胜负者:曰局势。局势者,阵形也。至此,个别之战员化而为全体,分段之点线化而为全面,各泯香色,同入洪炉,一经熔裁,莫不呈化学新奇之态而异其性质。车之至重,可轻如鸿毛;兵之至微,可重如泰山;一相之飞,可撑半壁;一将之闲,可定全局。点线交错,远近推移,轻重取舍,因势而异。举各部门之装置配备,悉奔凑于整个机括之下,而决定其退焉、进焉、攻焉、守焉,此实象棋中心之所在,而不可不明其大凡者也。

局势之研究应分三部:一、布局--为战争之预备阶段,重在阴阳向背。二、中局--为战争之接触阶段,重在进退移换。三、残局--为战争之结束阶段,重在调度杀和。阴阳向背者,分强弱于机先;进退移换者,决攻守于已形;调度杀和者,定胜负于最后。不知布局,不足语战略;不知中局,不足语战术;不知残局,不足语战斗;三者缺一焉,不能善其事也。今先言布局,其基本方式如下:

(一)、当头炮局、屏风马局。 着法:炮二平五 马8进7 马二进三 卒3进1 马八进七 马2进3 (先手为当头炮局,后手为屏风马局,以下仿此。)

优点:当头炮局,集全体战员于主力线上,以雷霆万钧之力,为中央突破之计,先发制人,莫过于此。屏风马局,配备允当,全局各子均在可攻可守之间,无或轻或重之弊。前卫线为其火网,诱敌深入最富磁性,每使深陷泥淖而不能自拔。

缺点:当头炮局,相失联络,兵易伤亡,前局受挫,残局鲜有不败者。屏风马局,炮为马所间隔,主力线上之活动,有嫌迟滞。(二)、先锋马局、单提马局

着法:兵三进一 卒3进1 马二进三 马2进3 马三进四 马8进9

优点:先锋马局,抢先跃马,临河观变,或静以碍其前哨线之布置,或动以为车、炮之先导。单提马局,全部机构重在保兵,前局蓄其全力,示以不胜,而图残局之可胜。

缺点:二局均属主力线脆弱,忌当头炮之中央突破。

(三)、偏锋炮局、担子炮局。

着法:炮二平六 象3进5 马二进三 卒9进1 车一平二 卒9进1 兵一进一 车9进5 马八进九 马8进9 相七进五 马2进1 士六进五 士4进5 (首着有炮二平七者、第九着有马八进七者,性质相同,无另为一类之必要。)

优点:偏锋炮局,以侧翼线为其主力线,深蓄炮力,密布火网,偏功之师,最称猛烈。担子炮局,以静制动,以炮为守,以马为攻,以迂回线为其主力线,侧击之用,别具逸致。

(四)、巡河炮局、缠角马局。

着法:炮二进二 象7进5 马二进三 马8进6 兵七进一 马2进4

优点:巡河炮局,借闪击以抢先布置,巩固前哨,遥应主力。缠角马局,以相口为马之据点,进可以战,退可以守,妙用甚多。缺点:巡河炮局,缺乏正面的攻击精神,布置线虚弱,相、马易受牵制。缠角马局,在未达到据点之前,最碍布置。

上列各局,惟当头炮局、屏风马、单提马三者得局势之正,其余均系一偏之用。然长短互见,彼此相济,皆须识其大意,庶可临机应变。总之,凡布局运子,能发挥其优点者,即为阳、为向;反之为阴、为背;为前者胜,为后者败,毫厘千里,知机其神。执笔至此,忽忆及乾嘉间,象棋国手周廷梅 ,因入蜀采木,游鱼腹浦,观武侯八阵图遗迹,顿悟弈理故事。今之所言,非出有意,而汇类基本方式之数,竟恰符八阵,且撰稿亦在蜀中,虽出偶然,亦云巧合,我思古人,能无永怀。虽然,即武侯之八阵而悟象棋之理,周子之独也,即象棋之八阵而追踪周子之艺,今人之所易也,读者其细玩之。继言中局:中局为紧接布局而入于战争进行的阶段,其要略有三:

(一)、须审彼此局势之强弱优劣,决定进攻与退守。例如,占先当头炮局,对方应以单提马、担子炮局,则宜由主力线进攻,以其中路虚弱也。如应以屏风马、巡河炮局,则宜主力线现侧翼线同时进攻,以其中路之布置较强也。又如屏风马之火网在前卫线,偏锋炮之火网在侧翼线,此等地带,当敌人布置未峻之前,固不妨探杆小试,借草占风。若其行势已成,即应退守要点以观其变,不得轻撄其锋。

(二)、须视攻守之情势,随时转换阵形。例如当头炮局由主力线进攻而致胜者无论矣;如或遇阻,或移为偏锋炮由侧翼进攻,可移为担子炮易攻为守,可移为屏风马以图腾挪。又如先锋马局,敌方主力线虚弱者,可移作当头炮局;侧翼线虚弱者,可移作偏锋炮局。此局势错综之用也。

(三)、须参酌实力大小及局势关系而换子。兑换价值之合算与否,此固以实力大小为前提,例如以炮易马、以车易炮者失,以炮易炮、以车易车、推而凡以类易者可相抵。然不可不知局势之关系者,例如单提马局,以边马方面之炮为重要;屏风马局,以兵进于相口方面之炮为重要(输入者按:贾题韬写此书时,尚于黑先红后时期,相口为屏风马之相口也,必要说明。其余仿此。);缠角马局以进于相口之马及无马方之炮为重要;担子炮局,以车为重要;若轻与兑换必致影响全局,不得以个别单位之实力为比较也。以轻易重,斯为得之。

中局要略,皆自前论基本局势者引伸而来,使于前者会其要旨,举一反三,此不难迎刃而解。继言残局:

中局会战,胜负已判然者,战事即告结束。若杀伤相当,强弱甚微,三五凋零,平分战场,势须另行部署,再一决之,是谓残局,其要略有二:(一)须知杀、和定法。残局为最后之决斗,故杀须定杀,和须定和。例如,单车破士相全,破双相、马,破双士马等;单炮制孤士,制孤象等,何者可杀,何者可和,皆有一定之例,虽有作者,莫能或易。必析其理而明其故。庶几成竹在胸,前乎残局之攻杀,有所准绳;终乎残局之决赛,不至功成垂败也。

(二)须得调度之宜。残局之易在子少,残局之难在路多。路多,则每子之活动范围加大,筹算不易准确,而强弱势微,稍纵即逝,倘有失着,每难挽回。故一点一线,必较尽辎铢,一先一后,必析入微茫;彼此相持也,以闲着待之,无懈可击也,以扰着乱之;攻不忘其所守,守不忘其所攻,动静以时,轻重勿失。凡此者,皆调度之宜,非仅残局为然,而以残局为尤要。

相传僧繇画龙,人有点其睛者,破壁飞去。自《战员的分析》至此画龙告终,鳞爪毕现矣,继此更一言点睛之术。

《象棋指归》 相关内容:

《象棋指归》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