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笑话 > 笑林广记 > 卷九 贪吝部

卷九 贪吝部

开当有慕开典铺者,谋之人曰:“需本几何?”曰:“大典万金,小者亦须千计。”其人大骇而去。更请一人问之,曰:“百金开一钱当亦可。”又辞去。最后一人曰:“开典如何要本钱,只须店柜一张,当票数纸足矣。”此人乃欣然。择期开典,至日,有持物来当者,验收讫,填空票计之。当者索银,答曰:“省得称来称去,费坏许多手脚,待你取赎时,只将利银来交便了。”请神

一吝者,家有祷事,命道士请神,乃通城请两京神道。主人曰:“如何请这远的?”道士答曰:“近处都晓得你的情性,说请他,他也不信。”

好放债一人好放债,家已贫矣,止余斗粟,仍谋煮粥放之。人问“如何起利?”答曰:“讨饭。”

大东道好善者曰:“闻当日佛好慈悲,曾割肉喂鹰,投崖喂虎。我欲效之,但鹰在天上,虎在山中,身上有肉,不能使啖,夏天蚊子甚多,不如舍身斋了蚊罢。”乃不挂帐,以血饲蚊。佛欲试其虔诚,变一虎啖之。其人大叫曰:“小意思吃些则可,若认真这样大东道,如何当得起!”

打半死一人性最贪,富者语之曰:“我白送你一千银子,你与我打死了罢。”其人沉吟良久,曰:“只打半死,与我五百两何如?”命穷

乡下亲家新制佳酿,城里亲家慕而访之,冀其留饮。适亲家他往,亲母命子款待,权为荒榻留宿。其亲母卧房止隔一壁,亲家因未得好酒到口,方在懊闷。值亲母桶上撤尿,恐声响不雅,努力将臀夹紧,徐徐滴沥而下。亲家听见,私自喜曰:“原来才在里面滤酒哩,想明早得尝其味矣。”亲母闻言,不觉失笑,下边松动,尿声急大。亲家拍掌叹息曰:“真是命穷,可惜滤酒榨袋,又撑破了。”

兄弟种田有兄弟合种田者,禾既熟。议分。兄谓弟曰:“我取上截,你取下截。”弟讶其不平,兄曰:“不难,待明年你取上,我取下可也。”至次年,弟催兄下谷种,兄曰:“我今年意欲种芋头哩。”

合伙做酒

甲乙谋合本做酒,甲谓乙曰:“汝出米,我出水。”乙曰:“米若我的,如何算帐?”甲曰:“我决不亏心。到酒熟时,只逼还我这些水罢了,其余多是你的。”

翻脸

穷人暑月无帐,复惜蚊烟费,忍热拥被而卧,蚊囋其面。邻家有一鬼脸,借而带之。蚊口不能入,谓曰:“汝不过省得一文钱耳,如何便翻了脸?”

画像

一人要写行乐图,连纸笔颜料,共送银二分。画者乃用水墨于荆川纸上,画出一背像。其人怒曰:“写真全在容颜,如何写背?”画者曰:“我劝你莫把面孔见人罢。”

许日子

一人性极吝啬,从无请客之事。家僮偶持碗一篮,往河边洗涤,或问曰:“你家今日莫非宴客耶?”僮曰:“要我家主人请客,除非那世里去!”主人知而骂曰:“谁要你轻易许下他日子!”醵金

有人遇喜事,一友封分金一星往贺,乃密书对内云:“现五分,赊五分。”己而此友亦有贺分,其人仍以一星之敬答之。乃以空封往,内书云:“退五分,赊五分。”

携灯

有夜饮者,仆携灯往候,主曰:“少时天便明,何用灯为?”仆乃归。至天明,仆复往接,主责曰:“汝大不晓事,今日反不带灯来,少顷就是黄昏,叫我如何回去?”不留客

客远来久坐,主家鸡鸭满庭,乃辞以家中乏物,不敢留饭。客即借刀,欲杀己所乘马治餐。主曰:“公如何回去?”客曰:“凭公于鸡鸭中,告借一只,我骑去便了。”不留饭

一客坐至晌午,主绝无留饭之意。适闻鸡声,客谓主曰:“昼鸡啼矣。”主曰:“此客鸡不准。”客曰:“我肚饥是准的。”

射虎

一人为虎衔去,其子执弓逐之,引满欲射。父从虎口遥谓其子曰:“我儿须是兜脚射来,不要伤坏了虎皮,没人肯出价钱。”

吃人

一人远出回家,对妻云:“我到燕子矶,蚊虫大如鸡。后过三山硖,蚊虫大如鸭。昨在上新河,蚊虫大如鹅。”妻云:“呆子,为甚不带几只回来吃。”夫笑曰:“他不吃我就勾了,你还敢想去吃他!”悭吝

一人性最悭吝,忽感痨瘵之疾,医生诊视云:“脉气虚弱,宜用人参培补。”病者惊视曰:“力量绵薄,惟有委命听天可也。”医士曰:“参既不用,须以熟地代之,其价颇贱。”病者摇首曰:“费亦太过,愿死而已。”医知其吝啬,乃诈言曰:“别有一方,用干狗屎调黑糖一二文服之,亦可以补元神。”病者跃然起问曰:“不知狗屎一味,可以秃用否?”

卖粉孩

一人做粉孩儿出卖,生意甚好,谓妻曰:“此后只做束手的,粉可稍省。”果卖去。又曰:“此后做坐倒的,当更省。”仍卖去。乃曰:“如今做垂头而卧者,不更省乎!”及做就,妻提起看曰:“省则省矣,只是看看不像个人了。”

独管裤

一人谋做裤而吝布,连唤裁缝,俱以费布辞去。最后一缝匠云:“只须三尺足矣。”其人大喜,买布与之。乃缝一脚管,令穿两足在内。其人曰:“迫甚,如何行得?”缝匠曰:“你脱煞要省,自然一步也行不开的。”

莫想出头

一人性吝者,买布一丈,命裁缝要做马衣一件,裤一条,袜一双,余布还要做顶包巾。匠每以布少辞去。落后一裁缝曰:“我做只消八尺,倒与你省却两尺,何如?”其人大喜。缝者竟做成一长袋,将此人从脚套至头顶,口用绳收紧。其人曰:“气闷极矣。”匠曰:“撞着你这悭吝鬼,自然是气闷的。省是省了,要想出头,却难哩。”一毛不拔

一猴死见冥王,求转人身。王曰:“既欲做人,须将身上毛尽行拔去。”即唤夜叉动手。方拔一根,猴不胜痛楚,王笑曰:“畜生,看你一毛不拔,如何做人!”

因小失大

有造方便觅利者,遥见一人撩衣,知必小解,恐其往所对邻厕,乃伪为出恭,而先踞其上。小解者果赴己厕。其人不觉,偶撒一屁,带下粪来,乃大悔恨,曰:“何苦因小失大。”

七德一家延师,供馔甚薄。一日,宾主同坐,见篱边一鸡,指问主人曰:“鸡有几德?”主曰:“五德。”师曰:“以我看来,鸡有七德。”问:“为何多了二德?”答曰:“我便吃得,你却舍不得。”

粪鸡

东家供师甚薄,久不买荤。一日,粪缸内淹死一鸡,烹以为馔。师食而疑之,问其徒,徒以实告,师愤甚。少顷,主人进馆,师忙执笤帚二把,塞其口中,逼使尽食。东家曰:“笤帚如何吃得?”师曰:“你既不肯吃笤帚,如何倒叫先生吃粪鸡(箕)。”

恶神

一神道险恶,赛者必用生人祭祷。有酬愿者,苦乏人献,特于供桌中挖一孔,藏身在桌下,而伸头于桌面。俟神举箸,头忽缩下。神大怒,骂曰:“这班小鬼都是贼,才得举箸,如何嗄饭就一些没有了。”下饭

二子午餐,问父用何物下饭,父曰:“古人望梅止渴,可将壁上挂的腌鱼望一望,吃一口,这就是下饭了。”二子依法行之。忽小者叫云:“阿哥多看了一眼。”父曰:“咸杀了他。”吃榧伤心

有担榧子在街卖者,一人连吃不止。卖者曰:“你买不买,如何只管吃?”答曰:“此物最能养脾。”卖者曰:“你虽养脾,我却伤心。”

一味足矣

一先生开馆,东家设宴相待,以其初到加礼,乃宰一鹅奉款。饮至酒阑,先生谓东翁曰:“学生取扰的日子正长,以后饮馔·毋须从俭,庶得相安。”因指盘中鹅曰:“日日只此一味足矣,其余不必罗列。”卖肉忌赊

有为儿孙作马牛者,临终之日,呼诸子而问曰:“我死后,汝辈当如何殡殓?”长子曰:“仰体大人惜费之心,不敢从厚,缟衣布衾,二寸之棺,一寸之椁,墓道仅以土封。”翁攒眉良久,责其多费。次子曰:“衣衾棺椁,俱不敢用,但具蒿荐一条,送于郊外,谓之火葬而已。”翁犹疾其过奢。三子嘿喻父意,乃诡词以应曰:“吾父爱子之心,无所不至,既经殚力于生前,并惜捐躯于死后?不若以大人遗体,三股均分,暂作一日之屠儿,以享百年之遗泽,何等不好?”翁乃大笑曰:“吾儿此语,适获我心。”复戒之曰:“对门王三老,惯赖肉钱,断断不可赊。”

咬嚼不过

一人死后,转床殡殓,诸亲及众妇绕灵而哭。只见孝帏裂碎,到处飞扬,皆称怪象。特往关魂问之,乃曰:“无他,只是当众人咬嚼不过耳。”醮酒

有性吝者,父子在途,每日沽酒一文,虑其易竭,乃约用箸头醮尝之。其子连醮二次,父责之曰:“如何吃这般急酒!”

吞杯

一人好饮,偶赴席,见桌上杯小,遂作呜咽之状。主人惊问其故,曰:“睹物伤情耳。先君去世之日,并无疾病,因友人招饮。亦似府上酒杯一般,误吞入口,咽死了的。今日复见此杯,焉得不哭?”

好酒父子扛酒一坛,路滑跌翻。其父大怒,子乃伏地痛饮,抬头谓父曰:“决些来么,难道你还要等甚菜?”恋席

客人恋席,不肯起身。主人偶见树上一大鸟,对客曰:“此席坐久,盘中肴尽,待我砍倒此树,捉下鸟来,烹与执事侑酒,何如?”客曰:“只恐树倒鸟飞矣。”主云:“此是呆鸟,他死也不肯动身的。”恋酒一人肩挑磁壶,各处货卖。行至山间,遇着一虎,咆哮而来。其人怆甚,忙将一壶掷去,其虎不退。再投一壶,虎又不退。投之将尽,止存一壶,乃高声大喊曰:“畜生,畜生!你若去,也只是这一壶。你就不去,也只是这一壶了!”

四脏

一人贪饮过度,妻子私相谋议曰:“屡劝不听,宜以险事动之。”一日,大饮而哕,子密袖猪膈置哕中,指以谓曰:“凡人具五脏,今出一脏矣,何以生耶?”父熟视曰:“唐三藏尚活世,况我有四脏乎!”寡酒

一人以寡酒劝客,客曰:“不如拿把刀来杀了我罢。”主愕然,问曰:“劝酒无非好意,何出此言?”客曰:“其实当你寡不过了。”白伺候

夜游神见门神夜立,怜而问之曰:“汝长大乃尔,如何做人门客,早晚伺候,受此苦辛?”门神曰:“出于无奈耳。”曰:“然则有饭吃否?”答:“若要他饭吃时,又不要我上门了。”

梦戏酌

一人梦赴戏酌,方定席,为妻惊醒,乃骂其妻。妻曰:“不要骂,趁早睡去,戏文还未半本哩。”

梦美酒

一好饮者,梦得美酒。将热而饮之,忽被惊醒,乃大悔曰:“早知如此,恨不冷吃。”

截酒杯

使僮斟酒不满,客举杯细视良久,曰:“此杯太深,当截去一段。”主曰:“为何?”客曰:“上半段盛不得酒,要他何用?”

切薄肉主有留客定饭,仅用切肉一碗,既嚣且少。乃作诗以诮之,曰:“君家之刀利且锋,君家之手轻且松。切来片片如纸同,周围披转无二重。推窗忽遇微小风,顿然吹入五云中。忙忙令人觅其踪,已过巫山十二峰。”

满盘多是客见坐上无肴,乃作意谢主人,称其大费。主人曰:“一些菜也没有,何云大费?”客曰:“满盘都是。”主人曰:“菜在那里?”客指盘中曰:“这不是菜,难道到是肉不成?”

滑字一家延师,供膳菲薄。时值天雨,馆僮携午膳至,肉甚少,师以其来迟,欲责之。僮曰:“天雨路滑故也。”师曰:“汝可写滑字我看,如写得出,便饶你打。”僮曰:“一点儿,一点儿,又是斜披一点儿,其余都是骨了。”

不见肉

一母命子携萝卜一篮,往河边洗涤。久之不归,母往寻之,但存萝卜。知儿失足堕河,淹死水中,因大哭曰:“我的肉,我的肉,但见萝卜不见肉。”

和头多

有请客者,盘飧少而和头多,因嘲之曰:“府上的食品,忒煞富贵相了。”主问:“何以见得?”曰:“葱蒜萝卜,都用鱼肉片子来拌的。少刻鱼肉上来,一定是龙肝凤髓做和头了。”

盛骨头

一家请客,骨多肉少。客曰:“府上的碗想是偷来的?”主人骇曰:“何出此言?”客曰:“我只听见人家骂说:‘偷我的碗,拿去盛骨头。’”

收骨头

馆僮怪主人每食必尽,只留光骨于碗,乃对天祝曰:“愿相公活一百岁,小的活一百零一岁。”主问其故,答曰:“小人多活一岁,好收拾相公的骨头。”涂嘴

或有宴会,座中客贪馋不已,肴使既尽。馆僮愤怒而不敢言,乃以锅煤涂满嘴上,站立傍侧。众人见而讶之,问其嘴间何物。答曰:“相公们只顾自己吃罢了,别人的嘴管他则甚。”

索烛

有与善啖者同席,见盘中且尽,呼主翁拿烛来。主曰:“得无太早乎?”曰:“我桌上已一些不见了。”

借水

一家请客,失分一箸。上菜之后,众客朝拱举箸,其人独抻手而观。徐向主人曰:“求赐清水一碗。”主问曰:“何处用之?”答曰:“洗干净了指头,好拈菜吃。”善求

有作客异乡者,每入席,辄狂啖不已。同席之人甚恶之,因问曰:“贵处每逢月食,如何护法?”答曰:“官府穿公服群聚,率军校侍兵击鼓为对,俟其吐出始散。”其人亦问同席者曰:“贵乡同否?”答曰:“敝处不然,只是善求。”问:“如何求法?”曰:“合掌了手,对黑月说道:‘阿弥陀佛,脱煞凶了,求你省可吃些,剩点与人看看罢。’”

好啖

甲好啖,手不停箸,问乙曰:“兄如何箸也不动?”乙还问曰:“兄如何动也不住?”

同席不认

有客馋甚,每人座,辄餮饕不已。一日,与之同席,自言曾会过一次,友曰:“并未谋面,想是老兄错认了。”及上菜后,啖者低头大嚼,双箸不停。彼人大悟,曰:“是了,会便会过一次,因兄只顾吃菜,终席不曾抬头,所以认不得尊容,莫怪莫怪。”喜属犬

一酒客讶同席者饮啖太猛,问其年,以属犬对。客曰:“早是犬,若属虎的,连我也都吃下肚了。”

问肉

一人与瞽者同席,先上东坡肉一碗,瞽者举箸即拑而啖之。同席者恶甚。少焉复来捞取,盘中已空如也。问曰:“肉有几块?”其人愤然答曰:“九块。”瞽者曰:“你到吃了八块么。”

吃黄雀

两人共席而饮,碗内有黄雀四只,一人贪食其三,谓同席者曰:“兄何不用?”其人曰:“索性放在兄腹中,省得他们拆了对?”

啖馄饨一妻病,夫问曰:“想甚吃否?”妻曰:“除非好肉馄饨,想吃一二只。”夫为治一盂,意欲与妻同享,方往取箸回,而妻已染指啖尽,止余其一。夫曰:“何不并啖此枚?”妻攒眉曰:“我若吃得下此只,不害这病了。”

罚变蟹

一人见冥王,自陈一生吃素,要求个好轮回。王曰:“我那里查考,须剖腹验之。”既剖,但见一肚馋涎。因曰:“罚你去变一只蟹,依旧吐出了罢。”不吃素

一人遇饿虎,将遭啖。其人哀恳曰:“圈有肥猪,愿将代己。”虎许之,随至其家。唤妇取猪喂虎,妇不舍曰:“所有豆腐颇多,亦堪一饱。”夫曰:“罢么,你看这样一个狠主客,可是肯吃素的么?”

酒煮滚汤

有以淡酒宴客者,客尝之,极赞府上烹调之美。主曰:“粗肴未曾上桌,何以见得?”答曰:“不必论其它,只这一味酒煮白滚汤,就妙起了。”

淡酒

有人宴客用淡酒者,客向主人索刀。主问曰:“要他何用?”曰:“欲杀此壶。”又问:“壶何可杀?”答曰:“杀了他,解解水气。”

淡水河鱼与海鱼攀亲,河鱼屡往,备扰海错。因语海鱼:“亲家,何不到小去处下顾一顾?”海鱼许焉。河鱼归曰:“海头太太至矣。”遣手下择深港迎之。海鱼甫至港口便返,河鱼追问其故,答曰:“我吃不惯贵处这样淡水。”

索米一家请客,酒甚淡。客曰:“肴馔只此足矣,倒是米求得一撮出来。”主曰:“要他何用?”答曰:“此酒想是不曾下得米,倒要放几颗。”

酒死

一人请客,客方举杯,即放声大哭。主人慌问曰:“临饮何故而悲?”答曰:“我生平最爱的是酒,今酒已死矣,因此而哭。”主笑曰:“酒如何得死?”客曰:“既不曾死,如何没有一些酒气?”

送君代酒

一客访客,主人不留饮食,起送出门,谓客曰:“古语云:‘远送当三杯’,待我送君里许。”恐客留滞,急拽其袖而行。客曰:“求从容些,量浅,吃不得这般急酒。」

《笑林广记》 相关内容:

《笑林广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