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笑话 > 笑林广记 > 卷八 僧道部

卷八 僧道部

追度牒

一乡官游寺,问和尚:“吃荤否?”曰:“不甚吃,但逢饮酒时,略用些。”曰:“然则汝又饮酒乎?”曰:“不甚吃,但逢家岳妻舅来,略陪些。”乡官怒曰:“汝又有妻,全不像出家人的戒行,明日当对县官说,追你度牒。”僧曰﹔“不劳费心,三年前贼情事发,早已追去了。”

掠缘簿和尚做功德回,遇虎,惧甚,以铙钹一片击之。复至,再投一片,亦如之。乃以经卷掠去,虎急走归穴。穴中母虎问故,答曰:“适遇一和尚无礼,只扰得他两片薄脆,就掠一本缘簿过来,不得不跑。

鬼王撒尿

大族出丧,路逢大雨,女眷人等,避于路傍檐下。和尚没处存身,暂躲开路神腹内。少顷,一僧从神腰里伸头探望,看雨住否。诸女眷惊曰:“我们回避,开路神要撒尿哩。”发往酆都

有素不信佛事者,死后坐罪甚重。乃倾其冥资,延请僧鬼作功果,遍觅不得。问人曰:“此间固无僧乎?”曰:“来是来得多,都发往酆都了。”

开荤

师父夜谓沙弥曰:“今宵可干一素了。”沙弥曰:“何为素了?”僧曰:“不用唾者是也。”已而沙弥痛甚,叫曰:“师父,熬不得,快些开了荤罢。”

鸦噪

一士借僧房读书,忽闻鸦噪,连连叩齿。徒问:“相公为何?”答曰:“鸦噪。”徒曰:“我们丫燥,不是这等解法,是拓嚵吐的。”

忏悔

孝子忏悔亡父,僧诵普庵咒,至“南无佛佗耶”句,孝子喜曰:“正愁我爷难过奈何桥,多承佗过了。”乃出金劳之。僧曰:“若肯从重布施,连你娘等我也佗了过去吧”。

追荐

一僧追荐亡人,需银三钱,包送西方。有妇超度其夫者,送以低银。僧遂念往东方。妇不悦,以低银对,即算补之,改念西方。妇哭曰:“我的天,只为几分银子,累你跑到东又跑到西,好不苦呀。”屁脬

一僧患大气脬,请医治之。医曰:“此症他人患之便可医,惟你出家人最难治。”问何以故,答曰:“这个大脬内,都是徒弟们的屁在里面。”阳硬

或问和尚曰:“汝辈出家人,修炼参禅,夜间独宿,此物还硬否?”和尚曰:“幸喜一月止硬三次。”曰:“若如此大好?”和尚曰:“只是一件不妙,一硬就是十日。”

哭响屁

一人以幼子命犯孤宿,乃送出家,僧设酒款待。子偶撒一屁甚响,父不觉大恸。僧曰:“撒屁乃是常事,何以发悲?”父曰:“想我小儿此后要撒这个响屁,再不能勾了。”

闻香袋一僧每进房,辄闭门口呼“亲肉心肝”不置。众徒俟其出,启钥瞷之,无他物,帷席下一香囊耳。众疑此有来历,乃去香,实以鸡粪。僧既归,仍闭门取香囊,且嗅且唤曰:“亲肉心肝呀,你怎么这等,莫非撒了一屁么?”游方

头虱为足虱邀饮,值其人行房事,致被阻,观望久之方到。问:“何来迟?”曰:“不要说起。行至黑松林,遇一和尚甚奇,初时软弱郎当,有似怯病和尚﹔已而昂藏坚挺,竟似少林和尚﹔及其出入不休,好像当家和尚﹔忽然呕吐垂首,又像中酒和尚。”下虱曰:“究竟是甚和尚?”曰:“临了背着袱包就走,还是个游方和尚。”

桩粪

有买粪于寺者,道人索倍价。乡人讶之,道人曰:“此粪与他处不同,尽是师父们桩实落的,泡开来一担便有两担。”

僧赞僧

一秀才小便,和尚见之,大赞曰:“相公必然高中,生问:“何以知之?”僧曰:“适见--有痣。相书曰:‘--有痣终须发’,故以知之。”生曰:“你将来山门大兴,妙不可言。”僧问:“何以见得?”答曰:“若要佛法兴,除非僧赞僧。”

上下光

师号光明,徒号明光。客问:“贤师徒法号,如何分别?”徒答曰:“上头光是家师,下头光即是小僧。”

卖字一妇游虎丘,手持素扇。山上有卖字者,每字索钱一文,妇止带有十八文求写。卖字者题曰:“美貌一佳人,胭脂点嘴唇。好像观音样,少净瓶。”子持扇,为馆师见之,问:“此扇何来?”子述以故。师曰:“被他取笑了。”因取十七文,看他如何写法。卖者即书云:“聪明一秀才,文章滚出来。一日宗师到,直呆。”生取扇含怒下山,途遇一僧,询知其故。僧曰:“待小僧去难他。”遂携十六文以往,写者题曰:“伶俐一和尚,好像如来样。睡到五更头,硬(音上)。”僧曰:“尾韵不雅,补钱四文,求你换过。”卖字曰:“既写,如何抹去?不若与你添上罢。”援笔写曰:“硬到大天亮。”

见和尚

有三人同行,途遇穿一破裤者。一友曰:“这好像猎户张豝。”一人曰:“不然,还似渔翁撒网。”又一人曰:“都不确,依我看来,好像一座多年破庙。”问:“为何?”答曰:“前也看见和尚,后也看见和尚。”

没骨头

秀才、道士、和尚三人,同船过渡。舟人解缆稍迟,众怒骂曰:“狗骨头,如何这等怠慢!”舟人忍气渡众下船,撑到河中,停篙问曰:“你们适才骂我狗骨头,汝秀才是甚骨头,讲得有理,饶汝性命,不然推下水去!”士曰:“我读书人攀龙附风,自然是龙骨头。”次问道士,乃曰:“我们出家人,仙风道骨,自然是神仙骨头。”和尚无可说得,乃慌哀告曰:“乞求饶恕,我这秃子,从来是没骨头的。”和尚下爬

有浸苎麻于河埠者,被人窃去。适一妇人蹲倒涤衣,阴毛甚长,浸入河内,濯毕,带水而归。失苎者跟视水迹,疑是此妇偷去,骂詈不止。妇分辨不脱,怒将阴毛剪下,以火焚之。值邻家方在寻鸡声唤,忽闻隔壁毛臭,亦冤是他盗吃了。两边喊骂,受屈愈深。妇思多因此物遗祸,将刀连--挖出,抛在街心。值两公差拘提人犯回来,踹着此物,仔细端详,骇曰:“又是一桩人命了。怎么和尚的下爬,被人割落在这里。”

杜徐

一僧赴宴而归,人问:“坐第几席?”答曰:“首席是姓杜的,次席是姓徐的,杜徐之下,就是贫僧了。”

大家伙一僧欲宿妓,苦无嫖钱,乃窃米一升而往。妓用大升量折,止存五合,嫌少不纳。僧复往窃升米与之,方许行事。僧愤恨,乃以头顶妓--。妓曰:“差了。”僧曰:“你把大家伙处我,我亦把大家伙弄你。”

小僧头

一僧宿娼,娼遽扳其头以就阴。僧曰:“非也,此小僧头耳。”娼意其嫌小,应曰:“尽勾了。”倒挂

一士问僧云:“你看我腹中是甚么?”僧曰:“相公自然满腹文章在内。”士曰:“非也。”曰:“然则是五脏六腑乎?”士曰:“亦非也。”僧问何物,曰:“一肚皮和尚。若不信,现有一光头,挂出在里面。”

天报

老僧往后园出恭,误被笋尖搠入臀眼,乃唤疼不止。小沙弥见之,合掌云:“阿弥陀佛,天报。”

祭器

僧临终,嘱其徒曰:“享祀不须他物,只将你窟臀供座上足矣。”徒如命。方在祭献,听见有人叩门,忙应曰:“待我收拾了祭器就来。”

僧浴

僧见道家洗浴,先请师太,次师公,后师父,挨次而行,毫不紊乱。因感慨自叹曰:“独我僧家全无规矩,老和尚不曾下去,小和尚先脱得精光了。”

头眼

一僧与人对奕,因夺角不能成眼,躁甚头痒。乃手摩头顶而沉吟曰:“这个所在,有得一个眼便好。”

问秃

一秀才问僧人曰:“秃字如何写?”僧曰:“不过秀才的尾靶湾过来就是了。”

九思

一秀士每日往寺中听讲法,师问曰:“请教何谓‘君子有九思’?”士答曰:“都在人身上:头是三法司,耳是按察司,目是验封司,鼻是通政司,口是萦膳司,肚是尚宝司,手是提举司,足是行人司。”僧问:“还有一司?”生以手指--曰:“在这里。”僧问:“何司?”答曰:“僧纲司。”

当真取笑

和尚途行,一小厮叫曰:“和尚和尚,光头浪荡。”僧怒云:“一个筋头,翻在你娘肚上。”妇怒曰:“我家小厮,不过作耍,为何出此粗言?”僧曰:“娘娘,难道小僧当真,何须着急?

宿娼

一僧嫖院,以手摸妓前后,忽大叫曰:“奇哉,奇哉!前面的竟像尼姑,后面的宛似徒弟。”

僧道争儿有僧道共偷一孀妇,有孕。及生子,僧道各争是他骨血,久之不决。子长,人问之,答曰:“我是和尚生的。”道士怒曰:“怎见得?”子曰:“我在娘胎里,只见和尚钻进钻出,并不曾见你道士。”

道士狗养

猪栏内忽产下一狗,事属甚奇。邻里环聚议曰:“道是(士)狗养的,又是猪的种,道是曰猪养的,又是狗的种。”

屄壳

一道士与妇人私,正行事,忽闻其夫叩门,道士慌甚,乃弃头上冠子在床而去。夫既登床,摸着道冠问曰:“此是何物?”妇急应曰:“此是我褪下的屄壳。”

入观有无妻者,每放手铳,则以瓦罐贮精。久之精满,携出倾泼,乃对罐哭曰:“我的儿呀,只为你没娘,所以送你在罐里。”

跳墙

一和尚偷妇人,为女夫追逐,既跳墙,复倒坠。见地下有光头痕,遂捏拳印指痕在上,如冠子样,曰:“不怕道士不来承认。”

驱蚊

一道士自夸法术高强,撇得好驱蚊符。或请得以贴室中,至夜蚊虫愈多。往咎道士,道士曰:“吾试往观之。”见所贴符曰:“原来用得不如法耳。”问:“如何用法?”曰:“每夜赶好蚊虫,须贴在帐子里面。”

谢符

一道士过王府基,为鬼所迷,赖行人救之,扶以归。道士曰:“感君相救,无物可酬,有避邪符一道,聊以奉谢。”

祈雨

官命道士祈雨,久而不下,怪其身体不洁,亵渎神明,以致如此。乃尽拘小道,禁之狱中,令其无可掏摸。越数日,狱卒禀曰:“老道士祈雨,小道士求晴,如何得有雨下?”官问何故,狱卒曰:“他在狱念道:‘但愿一世不下雨,省得我们夜夜去熬疼。’”

养汉尼

有尼姑同一妓者,死见阎工。王问妓曰:“汝前世作何生理?”妓曰:“养汉接客。”王判云:“养汉接人,方便孤身,发还阳世,早去超生。”问尼姑:“你是何人?”答曰:“吃素念佛。”王亦判云:“吃素念经,佛口蛇心,一百竹片,打断脊筋。”尼哀告曰:“不瞒大王说,小妇人名虽是个尼姑,其实背地里养汉,做私窠子的。”

七字课

一学生聪颖,对答如流。师出两字课曰:“月明。”徒即对曰:“日出。”又云:“和尚。”答曰:“尼姑。”师曰:“青山。”徒曰:“白水。”又出一字曰:“去。”徒即应声曰:“来。”师又合串总念云:“月明和尚青山去。”徒亦答念对云:“日出尼姑白水来。”

几世修

一尼到一施主人家化缘,暑天见主人睡在醉翁椅上,露出--甚伟。进对主家婆曰:“娘娘,你几世上修来的,如此享用。”主婆曰:“阿弥陀佛,说这样话。”尼曰:“这还说不修哩。」

《笑林广记》 相关内容:

《笑林广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