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笑话 > 笑林广记 > 卷二 腐流部

卷二 腐流部

辞朝一教官辞朝见象,低徊留之不忍去。人问其故,答曰:“我想祭丁的猪羊,有这般肥大便好。”

上任

岁贡选教职,初上任,其妻进衙,不觉放声大哭。夫惊问之,妻曰:“我巴得你到今日,只道出了学门,谁知反进了学门。”争脏

祭丁过,两广文争一猪大脏,各执其脏之一头。一广文稍强,尽掣得其脏,争者止两手撸得脏中油一捧而已。因曰:“予虽不得大葬(脏),君无尤(油)焉。”

厮打教官子与县丞子厮打,教官子屡负,归而哭诉其母。母曰:“彼家终日吃肉,故恁般强健会打。你家终日吃腐,力气衰微,如何敌得他过?”教官曰:“这般我儿不要忙,等祭过了丁,再与他报复便了。”

钻刺

鼠与黄蜂拜为兄弟,邀一秀才做盟证,秀才不得已往,列为第三人。一友问曰:“兄何居乎鼠辈之下?”答曰:“他两个一会钻,一会刺,我只得让他罢了。”

证孔子

两道学先生议论不合,各自诧真道学而互诋为假,久之不决。乃请正于孔子,孔子下阶,鞠躬致敬而言曰:“吾道甚大,何必相同。二位老先生皆真正道学,丘素所钦仰,岂有伪哉。”两人各大喜而退。弟子曰:“夫子何谀之甚也!”孔子曰:“此辈人哄得他动身就勾了,惹他怎么?”

放肆

道学先生嫁女出门,至半夜,尚在厅前徘徊踱索。仆云:“相公,夜深请睡罢。”先生顿足怒云:“你不晓得,小畜生此时正在那里放肆了!”

贽礼

广文到任,门人以钱五十为贽者,题刺曰:“谨具贽仪五十文,门人某百顿首拜。”师书其帖而返之,曰:“减去五十拜,补足一百文何如?”门人答曰:“情愿一百五十拜,免了这五十文又何如?”

不养子

一士夫子孙繁衍,而同侪有无子者,乃骄语之曰:“尔没力量,儿子也养不出一个。像我这等子孙多,何等热闹。”同侪答曰:“其子尔力也,其孙非尔力也。”

借粮

孔子在陈绝粮,命颜子往回回国借之,以其名与国号相同,冀有情熟。比往通讫,大怒曰:“汝孔子要攘夷狄,怪俺回回,平日又骂俺回之为人也择(贼)乎!”粮断不与。颜子怏怏而归。子贡请往,自称平昔极奉承,常曰:“赐也何敢望回回。”群回大喜,以白粮一担,先令携去,许以陆续运付。子贡归,述之夫子,孔子攒眉曰:“粮便骗了一担,只是文理不通。”

廪粮粮长收粮在仓廪内,耗鼠甚多,潜伺之,见黄鼠群食其中。开仓掩捕,黄鼠有护身屁,连放数个。里长大怒曰:“这样放屁畜生,也被他吃了粮去。”

脱科

其年乡试,一县脱科。诸生请堪舆来看风水,以泥塑圣像卵小,不相称故耳。遂唤妆佛匠改造。圣人大喝曰:“这班不通文理的畜生,你们自不读书,干我卵甚事!”

黉门三秀才往妓家设东叙饮,内一秀才曰:“兄治何经?”曰:“通《诗经》。”复问其次,曰:“通《书经》。”因戏问妓曰:“汝通何经?”曰:“妾通月经。”众皆大笑。妓曰:“列位相公休笑我,你们做秀才,都从这红门中出来的。”野味

甲乙二士应试,甲曰:“我梦一木冲天,何如?”乙曰:“一木冲天,乃‘未’字也,恐非佳兆。”因言己“梦一雉贴天而飞,此必文门之象,稳中无疑矣。”甲摇首曰:“咦,野(也)味(未)。”

僧士诘辩

秀才诘问和尚曰:“你们经典内‘南无’二字,只应念本音,为何念作那摩?”僧亦回问云:“相公,《四书》上‘于戏’二字,为何亦读作呜呼?如今相公若读于戏,小僧就念南无。相公若是呜呼,小僧自然要那摩。”

杨相公

一人问曰:“相公尊姓?”曰:“姓杨。”其人曰:“既是羊,为甚无角?”士怒曰:“呆狗入出的!”那人错会其意,曰:“嗄!”

头场

玉帝生日,群仙毕贺。东方朔后至,见寿星傍惶门外,问之,曰:“有告示贴出,不放我进。”又问:“何故贴出?”答曰:“怪我头长(场)”

后场

宾主二人同睡,客索夜壶。主人说:“在床下,未曾倒得。”只好棚过头一场,后场断断再来不得了。

识气

一瞎子双目不明,善能闻香识气。有秀才拿一《西厢》本与他闻,曰:“《西厢记》。”问:“何以知之?”答曰:“有些脂粉气。”又拿《三国志》与他闻,曰:“《三国志》。”又问:“何以知之。”答曰:“有些刀兵气。”秀才以为奇异,却将自做的文字与他闻,瞎子曰:“此是你的佳作。”问:“你怎知?”答曰:“有些屁气。”

蛀帽

有盛大、盛二者,所戴毡帽,合放一处。一被虫蛀,兄弟二人互相推竞,各认其不蛀者夺之。适一士经过,以其读书人明理,请彼决之。士执蛀帽反复细看,乃睨盛大曰:“此汝帽也!”问:“何以见得?”士曰:“岂不闻《大学》注解云:‘宣(先)着(蛀),盛大之貌(帽)’。”

无一物

穷人往各寺院,窃取神物灵心,止有土地庙未取。及去挖开,见空空如也。乃骇叹曰:“看他巾便带了一顶,原来腹中毫无一物!”

带巾人

一和尚撒尿,玩弄自己--。偶有带巾人走来,戏曰:“你师徒两个,在此讲甚么?”和尚曰:“看他头有几多大,要折顶方巾与他带带。”

穷秀才

有初死见冥王者,王谓其生前受用太过,判来生去做一秀才,与以五子。鬼吏禀曰:“此人罪重,不应如此善遣。”王笑曰:“正惟罪重,我要处他一个穷秀才,把他许多儿子,活活累杀他罢了。”

颂屁

一士死见冥王,自称饱学,博古通今。王偶撒一屁,士即进词云:“伏惟大王高耸金臀,洪宣宝屁,依稀乎丝竹之声,仿佛乎麝兰之气。臣立下风,不胜馨香之味。”王喜,命赐宴,准与阳寿一纪,至期自来报到,不消鬼卒勾引。士过十二年,复诣阴司,谓门上曰:“烦到大王处通禀,说十年前做放屁文章的秀才又来了。”出学门儒学碑亭新完,一士携妓往视,见碑下负重,戏谓妓曰:“汝父在此,为何不拜?”妓即下拜云:“我你爷,看你这等蹭蹬,何时得出学门!”抄祭文

东家丧妻母,往祭,托馆师撰文。乃按古本误抄祭妻父者与之,为识者看出,主人怪而责之。馆师曰:“此文是古本刊定的,如何得错?只怕倒是他家错死了人,这便不关我事。”

行房

一秀士新娶,夜分就寝,问于新妇曰:“吾欲云雨,不知娘子尊意允否?”新人曰:“官人从心所欲。”士曰:“既蒙俯允,请娘子展股开肱,学生无礼又无礼矣。”及举事,新妇曰:“痛哉,痛哉!”秀才曰:“徐徐而进之,浑身通泰矣。”

做不出

租户连年欠租,每推田瘦做不出米来。士怒曰:“明年待我自种,看是如何?”租户曰:“凭相公拼着命去种,到底是做不出的。”

凑不起

一士子赴试,艰于构思。诸生随牌俱出。接考者候久,甲仆问乙仆曰:“不知作文一篇,约有多少字?”乙曰:“想来不过五六百。”甲曰:“五六百字,难道胸中便没有了,此时还不出来?”乙曰:“五六百字虽有在肚里,只是一时凑不起来耳。”

四等亲家两秀才同时四等,于受责时曾识一面。后联姻,会亲日相见。男亲家曰:“尊容曾在何处会过来?”女亲家曰:“便是有些面善,一时想不起。”各沉吟间,忽然同悟,男亲家点头曰:“嗄。”女亲家亦点头曰:“嗄。”七等割屪一士考末等,自觉惭愧,且虑其妻之姗己也。乃架一说诳妻曰:“从前宗师止于六等,今番遇着这个瘟官,好不利害,又增出一等,你道可恶不可恶?”妻曰:“七等如何?”对曰:“六等不过去前程,考七等者,竟要阉割。”妻大惊曰:“这等,你考在何处?”夫曰:“还亏我争气,考在六等,幸而免割。”腹内全无

一秀才将试,日夜懮郁不已。妻乃慰之曰:“看你作文,如此之难,好似奴生产一般。”夫曰:“还是你每生子容易。”妻曰:“怎见得?”夫曰:“你是有在肚里的,我是没在肚里的。”

不完卷

一生不完卷,考置四等,受朴。对友曰:“我只缺得半篇。”友云:“还好。若做完,看了定要打杀。”

求签一士岁考求签,通陈曰:“考在六等求上上,四等下下。”庙祝曰:“相公差矣,四等止杖责,如何反是下下?”士曰:“非汝所知。六等黜退,极是干净。若是四等,看了我的文字,决被打杀。”梦入泮

府取童生,祈梦:“道考可望入泮否?”神问曰:“汝祖父是科下否?”曰:“不是。”又问:“家中富饶否?”曰:“无得。”神笑曰:“既是这等,你做甚么梦!”谒孔庙有以银钱夤缘入泮者,拜谒孔庙,孔子下席答之。士曰:“今日是夫子弟子礼,应坐受。”孔子曰:“岂敢。你是我孔方兄的弟子,断不受拜。”

狗头师

馆师岁暮买舟回家,舟子问曰:“相公贵庚?”答曰:“属狗的,开年已是五十岁了。”舟人曰:“我也属狗,为何贵贱不等?”又问:“那一月生的?”答曰:“正月。”舟子大悟曰:“是了,是了,怪不得!我十二月生,是个狗尾,所以摇了这一世。相公正月生,是个狗头,所以教(叫)了这一世。”

狗坐馆

一人惯会说谎,对亲家云:“舍间有三宝:一牛每日能行千里,一鸡每更止啼一声,又一狗善能读书。”亲家骇云:“有此异事,来日必要登堂求看。”其人归与妻述之,“一时说了谎,怎生回护?”妻曰:“不妨,我自有处。”次日,亲家来访,内云:“早上往北京去了。”问:“几时回?”答曰:“七八日就来的。”又问:“为何能快?”曰:“骑了自家牛去。”问:“宅上还有报更鸡?”适值亭中午鸡啼,即指曰:“只此便是,不但夜里报更,日间生客来也报的。”又问:“读书狗请借一观。”答曰:“不瞒亲家说,只为家寒,出外坐馆去了。”

讲书

一先生讲书,至“康子馈药”,徒问:“是煎药是丸药?”先生向主人夸奖曰:“非令郎美质不能问,非学生博学不能答。上节‘乡人傩”,傩的自然是丸药。下节又是煎药,不是用炉火,如何就‘厩焚’起来!”

师赞徒

馆师欲为固馆计,每赞学生聪明。东家不信,命当面对课。师曰:“蟹。”学生对曰:“伞。”师赞之不已。东翁不解,师曰:“我有隐意,蟹乃横行之物,令郎对‘伞’,有独立之意,岂不绝妙。”东翁又命对两字课,师曰:“割稻。”学生对曰:“行房。”师又赞不已。东家大怒,师曰:“此对也有隐意,我出‘割稻’者,乃积谷防饥。他对‘行房’者,乃养儿待老。”

请先生一师惯谋人馆,被冥王访知·着夜叉拿来。师躲在门内不出·鬼卒设计哄骗曰:“你快出来·有一好馆请你。”师闻有馆,即便趋出,被夜叉擒住。先生曰:“看你这鬼头鬼脑,原不像个请先生的。”

骂先生一人见稳婆姿色美,欲诱之,乃假妆妇人将产,请来收生,稳婆摸着此物。大惊曰:“我收生多年矣,有头先生者,名为顺生﹔脚先生者,名为倒生﹔手先生者,名为横生。这个鸡巴先生,实是不曾见过。”

没坐性

夫妻夜卧,妇握夫--曰:“是人皆有表号,独此物无一美称,可赠他一号。”夫曰:“假者名为角先生,则真者当去一角字,竟呼为先生可也。”妇曰:“既是先生,有馆在此,请他来坐。”云雨既毕。次早,妻以鸡子酒啖夫。夫笑曰:“我知你谢先生也,且问你先生何如?”妻曰:“先生尽好,只是嫌他略罢软,没坐性些。”

兄弟延师

有兄弟两人,共延一师,分班供给。每交班,必互嫌师瘦,怪供给之不丰。于是兄弟相约,师轮至日,即秤斤两,以为交班肥瘦之验。一日,弟将交师于兄,乃令师饱餐而去。既上秤,师偶撒一屁,乃咎之曰:“秤上买卖,岂可轻易撒出!说不得,原替我吃了下去。”读破句庸师惯读破句,又念白字。一日训徒,教《大学序》,念云:“大学之,书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主人知觉,怒而逐之。复被一荫官延请入幕,官不识律令,每事询之馆师。一日,巡捕拿一盗钟者至,官问:“何以治之?”师曰:“夫子之道(盗)忠(钟),恕而已矣。”官遂释放。又一日,获一盗席者至,官又问,师曰:“朝闻道夕(席),死可矣。”官即将盗席者立毙杖下。适冥王私行,察访得实,即命鬼判拿来,痛骂曰:“不通的畜生!你骗人馆谷,误人子弟,其罪不小,摘往轮回去变猪狗。”师再三哀告曰:“做猪狗固不敢辞,但猪要判生南方,狗乞做一母狗。”王问何故,答曰:“南方之(猪),强与北方之。”又问:“母狗为何?”答曰:“《曲礼》云:‘临财母苟(狗)得,临难母苟免。’”

退束修

一师学浅,善读别字。主人恶之,与师约,每读一别字,除修一分。至岁终,退除将尽,止余银三分,封送之。师怒曰:“是何言兴,是何言兴(与)!”主人曰:“如今再扣二分,存银一分矣。”东家母在傍曰:“一年辛若,半除也罢。”先生近前作谢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主人曰:“恰好连这一分,干净拿进去。”

赤壁赋

庸师惯读别字。一夜,与徒讲论前后《赤壁)两赋,竟念“赋”字为“贼”字。适有偷儿潜伺窗外,师乃朗诵大言曰:“这前面《赤(作拆字)壁贼》呀。”贼大惊,因思前而既觉,不若往房后穿逾而入。时已夜深,师讲完,往后房就寝。既上床,复与徒论及后面《赤壁赋》,亦如前读。偷儿在外叹息曰:“我前后行藏,悉被此人识破。人家请了这样先生,看家狗都不消养得了!”

于戏左读

有蒙训者,首教《大学》,至“于戏前王不忘”句,竟如字读之。主曰:“误矣,宜读作呜呼。”师从之。至冬间,读《论语》注“傩虽古礼而近于戏”,乃读作鸣呼。主人曰:“又误矣,此乃于戏也。”师大怒,诉其友曰:“这东家甚难理会,只‘于戏’两字,从年头直与我拗到年尾。”

中酒

一师设教,徒问:“大学之道如何讲?”师佯醉曰:“汝偏拣醉时来问我。”归与妻言之,妻曰:“‘大学’是书名,‘之道’是书中之道理。”师颔之。明日,谓其徒曰:“汝辈无知,昨日乘醉便来问我。今日我醒,偏不来问,何也?汝昨日所问何义?”对以“大学之道”。师如妻言释之。弟子又问:“‘在明明德’如何?”师遽捧额曰:“且住,我还中酒在此。”教法

主人怪师不善教,师曰:“汝欲我与令郎俱死耶?”主人不解,师曰:“我教法已尽矣,只除非要我钻在令郎肚里去,我便闷杀,令郎便胀杀。”

浇其妻妾

人家请一馆师,书房逼近内室。一日课徒,读“譬如四时之错行”句,注曰:“错,犹迭也。”东家母听见,嗔其有意戏狎,诉于主人。主人不通书解,怒欲逐之。师曰:“书义如此,汝自不解耳,我何罪焉?”遂迁馆于厅楼,以避啰皂。一日,东家妻妾游于楼下,师欲小便不得,乃从壁间溺之。不意淋在妻妾头上,复诉于主人。主因思前次孟浪怪他,今番定须考证书中有何出典。乃左右翻释,忽大悟曰:“原来在此,不然,几被汝等所误矣。”问:“有何凭据?”主曰:“施施从外来,骄(浇)其妻妾。”

书生意气主人问先生曰:“为何讲书再不明白?”师曰:“兄是相知的,我胸中若有不讲出来,天诛地灭!”又问:“既讲不出,也该坐定些?”答云:“只为家下不足,故不得不走。”主人云:“既如此,为甚供给略淡泊,就要见过?”先生毅然变色曰:“若这点意气没了,还像个先生哩!”梦周公

一师昼寝,而不容学生磕睡。学生诘之,师谬言曰:“我乃梦周公也。”明昼,其徒亦效之,师以戒方击醒曰:“汝何得如此?”徒曰:“亦往见周公耳。”师曰:“周公何语?”答曰:“周公说,昨日并不曾见尊师。”

猫逐鼠

一猫捕鼠,鼠甚迫,无处躲避,急匿在竹轿杠中。猫顾之叹云:“看你管(馆)便进得好,这几个节如何过得去!”

问馆

乞儿制一新竹筒,众丐沽酒称贺。每饮毕,辄呼曰:“庆新管酒干。”一师正在觅馆,偶经过闻之,误听以为庆新馆也,急向前揖之曰:“列位既有了新馆,把这旧馆让与学生罢!”

闲荡

一女将下教场点兵,中军官以马肾伸长不雅,各将竹管一个,预套--于内。及女将至,一马跳跃,脱去竹筒,--翘然挂于腹下。女将究问,中军禀曰:“那件东西,凡有管的,都在管里。这个失了管(馆)的,所以在此闲荡。”

改对

训蒙先生出两字课与学生对曰:“马嘶。”一徒对曰:“鹏奋。”师曰:“好,不须改得。”徒揖而退。又一徒曰:“牛屎。”师叱曰:“狗屁!”徒亦揖而欲行,师止之曰:“你对也不曾对好,如何便走?”徒曰:“我对的是牛屎,先生改的是狗屁。”

挞徒

馆中二徒,一聪俊,一呆笨。师出夜课,适庭中栽有梅树,即指曰:“老梅。”一徒见盆内种柏,应声曰:“小柏。”师曰:“善。”又命一徒“可对好些”,徒曰:“阿爹。”师以其对得胡说,怒挞其首。徒哭曰:“他小柏(伯)不打,倒来打阿爹。”

蜈蚣咬

上江人出外坐馆,每兴举,辄以手铳代之,以竹筒盛接。其精日久气腥,为蜈蚣潜啖。一日,其兴复发,正作事,忽被蜈蚣箝住--,师恐甚。岁暮归家,摸着其妻--多毛,乃大声惊诧曰:“光光竹筒,尚有蜈蚣,蓬蓬松松,岂无蛇虫!”我不如

一先生出外坐馆,离家日久,偶见狗练,叹曰:“我不如也。”

掘荷花一师出外就馆,虑其妻与人私通,乃以妻之牝户上,画荷花一朵,以为记号。年终解馆归,验之已落,无复有痕迹矣。因大怒,欲责治之。妻曰:“汝自差了,是物可画,为何独拣了荷花?岂不晓得荷花下面有的是藕,那须来往的人,不管好歹,那个也来掘掘,这个也来掘掘,都被他们掘干净了,与我何干!”灒粪

师在田间散步,见乡人挑粪灌菜。师讶曰:“菜是人吃的,如何泼此秽物在上?”乡人曰:“相公只会看书,不晓我农家的事。菜若不用粪浇,便成苦菜矣。”一日,东家以苦菜膳师,师问:“今日为何菜味甚苦?”馆僮曰:“因相公嫌龌龊,故将不浇粪的菜请相公。”师曰:“既如此,粪味可盐,拿些来待我灒灒吃罢。”

咬饼

一蒙师见徒手持一饼,戏之曰:“我咬个月湾与你看?”既咬一口,又曰:“我再咬个定胜与你看?”徒不舍,乃以手掩之,误咬其指。乃呵曰:“没事,没事,今日不要你念书了。家中若问你,只说是狗夺饼吃,咬伤的。”

想船家

教书先生解馆归,妻偶谈及“喷啑鼻子痒,有人背地讲”。夫曰:“我在学堂内,也常常打啑的。”妻曰:“就是我在家想你了。”及开年,仍赴东家馆。别妻登舟,船家被初出太阳搐鼻,连打数啑。师频足曰:“不好了,我才出得门,这婆娘就在那里看想船家了!”叔叔

师向主人极口赞扬其子沉潜聪慧,识字通透,堪为令郎伴读。主曰:“甚好。”师归谓其子曰:“明岁带你就学,我已在东翁前夸奖,只是你秉性痴呆,一字不识。”因写“被”、‘饭”、“父”三字,令其熟记,以备问对。及到馆后,主人连试数字,无一知者。师曰:“小儿怕生,待我写来,自然会识。”随写“被”字问之,子竟茫然。师曰:“你床上盖的是甚么?”答曰:“草荐。”师又写“饭”字与认,亦不答。曰:“你家中吃的是甚么?”曰:“麦粞。”又写“父”字与识,子曰:“不知。”师忿怒曰:“你娘在家,同何人睡的?”答曰:“叔叔。”

是我

一师值清明放学,率徒郊外踏青。师在前行,偶撒一屁,徒曰:“先生,清明鬼叫了。”先生曰:“放狗屁!”少顷,大雨倾盆,田间一瓦,为水淹没,仅露其背。徒又指谓先生曰:“这像是个乌龟。”师曰:“是瓦(我)。”

问藕

上路先生携子出外,吃着鲜藕,乃问父曰:“爹,来个沙东西,竖搭起竟似烟囱,横搭着好像泥笼,捏搭手里似把湾弓,嚼搭口里醒松醒松,已介甜水浓浓,咽搭落去蜘蛛丝绊住子喉咙,从来勿曾见过?”其父怒曰:“呆奴,呆奴!个就是南货店里包东包西的大(土)叶个根结么。”

卵脟皮

一师挈子赴馆,至中途,见卖汤圆者,指问其父曰:“爹,此是何物?”父怒其不争气,回曰:“卵子。”及到馆,主家设酒款待,菜中有用腐皮做浇头者。子拍掌大笑曰:“他家卵子,竟不值得拿来请人,好笑一派都用着卵脟皮了。”

屎在口头

学生问先生曰:“屎字如何写?”师一时忘却,不能回答,沉吟片晌曰:“咦,方才在口头,如何再说不出。”

村牛

一士善于联句,偶同友人闲步,见有病马二匹卧于城下。友即指而问曰:“闻兄捷才,素善作对,今日欲面领教。”士曰:“愿闻。”友出题曰:“城北两只病马。”士即对曰:“江南一个村牛。”瘟牛经学先生出一课与学生对曰:“隔河并马。”学生误认“并”字为“病”字,即应声曰:“过江瘟牛。”

善对

有游湖者,见岸上有儿马厥物伸出,因同行中一友善对。乃出对曰:“游湖客偶睹马屌。”友即回对曰:“过江人惯肏牛屄。”

个人个妻

一上路先生向人问:“原来吴下朋友的老妈官,个人是一个哥喇。”

歪诗

一士好做歪诗。偶到一寺前,见山门上塑赵玄坛喝虎像,士即诗兴勃发,遂吟曰:“玄坛菩萨怒,脚下踏个虎(座)。傍立一判官,嘴上一脸垩。”及到里面,见殿宇巍峨,随又续题曰:“宝殿雄哉大(度),大佛归中坐。文殊骑狮子,普贤骑白兔。”僧出见曰:“相公诗才敏妙,但韵脚欠妥。小僧回奉一首何如?”士曰:“甚好。”僧念曰:“出在山门路,撞着一瓶醋。诗又不成诗,只当放个破(破声,屁也)。”

歇后诗

一采桑妇,姿色美丽,遇一狂士调之,问:“娘子尊姓?”女曰:“姓徐。”士作诗一首戏之曰:“娘子尊姓徐,桑篮手内携。一阵狂风起,吹见那张”,下韵“屄”,因字义村俗,故作歇后语也。女知被嘲,还问:“官人尊姓?”答曰:“小生姓陆。”女亦回嘲云:“官人本姓陆,诗书不肯读。令正在家里,好与别人”,下“笃”字,亦作缩脚韵。士听之,乃大怒,交相讼之于官。值官升任,将要谢事,当堂作诗以绝之曰:“我今任已满,闲事都不管。两造俱赶出,不要咬我”,缩下“卵”字。

咏钟诗

有四人自负能诗。一日,同游寺中,见殿角悬钟一口,各人诗兴勃然,遂联句一首。其一曰:“寺里一口钟。”次韵云:“本质原是铜。”三曰:“覆转像只碗。”四曰:“敲来嗡嗡嗡。”吟毕,互相赞美不置口,以为诗才敏捷,无出其右。“但天地造化之气,已泄尽无遗,定夺我辈寿算矣。”四人懮疑,相聚环泣。忽有老人自外至,询问何事,众告以故。老者曰:“寿数固无碍,但各要患病四十九日。”众问何病,答曰:“了膀骨痛!”

老童生

老虎出山而回,呼肚饥。群虎曰:“今日固不遇一人乎?”对曰:“遇而不食。”问其故,曰:“始遇一和尚,因臊气不食。次遇一秀才,因酸气不食。最后一童生来,亦不曾食。”问:“童生何以不食?”曰:“怕咬伤了牙齿。”

认拐杖

县官考童生,至晚忽闻鼓角喧闹。问之,门子禀曰:“童生拿差了拐杖,在那里争认。”

拔须

童生拔须赶考,对镜恨曰:“你一日不放我进去,我一日不放你出来!”

未冠

童生有老而未冠者,试官问之,以“孤寒无网”对。官曰:“只你嘴上胡须剃下来,亦勾结网矣。”对曰:“童生也想要如此,只是新冠是桩喜事,不好带得白网巾。」

《笑林广记》 相关内容:

《笑林广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