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明史 > 卷一百四十六 列傳第三十四

卷一百四十六 列傳第三十四

  張武 陳珪 孟善 鄭亨 徐忠 郭亮趙彝 張信唐雲 徐祥 李濬 孫巖房勝 陳旭 陳賢 張興 陳志 王友

  張武,瀏陽人。豁達有勇力,稍涉書史。為燕山右護衞百戶。從成祖起兵,克薊州,取雄縣,戰月漾橋,乘勝抵鄚州。與諸將敗耿炳文於真定。夾河之戰,帥壯士為前鋒,突陣,佯敗走。南軍追之,武還擊,南軍遂潰。攻西水寨,前軍夜失道,南軍來追。武引兵伏要路,擊却之。戰小河,陳文歿於陣,武帥敢死士自林間突出,與騎兵合,大破南軍,斬首二萬級,溺死無算。累授都督同知。

  成祖即位,論功封成陽侯,祿千五百石,位次朱能下。是時侯者,陳珪、鄭亨、孟善、火真、顧成、王忠、王聰、徐忠、張信、李遠、郭亮、房寬十三人,武為第一。還守北平。永樂元年十月卒。出內廐馬以賻,贈潞國公,諡忠毅。無子,爵除。

  陳珪,泰州人。洪武初,從大將軍徐達平中原,授龍虎衞百戶,改燕山中護衞。從成祖出塞為前鋒,進副千戶。已,從起兵,積功至指揮同知,還佐世子居守。累遷都督僉事,封泰寧侯,祿千二百石,佐世子居守如故。

  永樂四年董建北京宮殿,經畫有條理,甚見獎重。八年,帝北征,偕駙馬都尉袁容輔趙王留守北倞。十五年命鑄繕工印給珪,並設官屬,兼掌行在後府。十七年四月卒,年八十五。贈靖國公,諡忠襄。

  子瑜嗣。二十年從北征。失律,下獄死。兄子鐘嗣。再傳至瀛,歿土木,贈寧國公,諡恭愍。弟涇嗣。天順六年鎮廣西。明年九月,瑤賊作亂,涇將數千人駐梧州。是冬,大籐賊數百人夜入城,殺掠甚衆。涇擁兵不救,徵還,下獄論斬,尋宥之。卒,子桓嗣。弘治初,鎮寧夏。中貴人多以所親冒功賞。桓拒絕之,為所譖,召還,卒。數傳至延祚,明亡,爵除。

  孟善,海豐人,仕元為山東樞密院同僉。明初歸附,從大軍北征,授定遠衞百戶。從平雲南,進燕山中護衞千戶。燕師起,攻松亭關,戰白溝河,皆有功。已,守保定。南軍數萬攻城,城中兵纔數千,善固守,城完。累遷右軍都督同知。封保定侯,祿千二百石。永樂元年鎮遼東。七年召還北京,鬚眉皓白。帝憫之,命致仕。十年六月卒。贈滕國公,諡忠勇。

  子瑛嗣。將左軍,再從北征,督運餉。仁宗即位,為左參將,鎮交阯。坐庶兄常山護衞指揮賢永樂中謀立趙王事,並奪爵,毀其券,謫雲南。宣德六年放還,充為事官於宣府。英宗即位,授京衞指揮使。卒,子俊嗣官。天順初,以恩詔與伯爵。卒,子昂嗣。卒,爵除。

  鄭亨,合肥人。父用,洪武時,積功為大興左衞副千戶。請老,亨嗣職。洪武二十五年應募持檄諭韃靼,至斡難河。還,遷密雲衞指揮僉事。

  燕師起,以所部降。戰真定,先登,進指揮使。襲大寧,至劉家口,諸將將攻關。成祖慮守關卒走報大寧得為備,乃令亨將勁騎數百,卷旆登山,潛出關後,斷其歸路,急攻之,悉縛守關者,遂奄至大寧,進北平都指揮僉事。夜帥衆破鄭村壩兵,西破紫荊關,掠廣昌,取蔚州,直抵大同。還戰白溝河,逐北至濟南,進都指揮同知。攻滄州,軍北門,扼餉道東昌。戰敗,收散卒,還軍深州。明年戰夾河、藁城,略地至彰德,耀兵河上。還屯完縣。明年從破東平、汶上,軍小河。戰敗,王真死,諸將皆欲北還,惟亨與朱能不可。入京師,歷遷中府左都督,封武安侯,祿千五百石,予世券。留守北京。時父用猶在,受封爵視亨。

  永樂元年充總兵官,帥武成侯王聰、安平侯李遠備宣府。亨至邊,度宣府、萬全、懷來形便,每數堡相距,中擇一堡可容數堡士馬者,為高城深池,浚井蓄水,謹瞭望。寇至,夜舉火,晝鳴礮,併力堅守,規畫周詳,後莫能易。三年二月召還,旋遣之鎮。

  七年秋,備邊開平。明年,帝北征,命亨督運。出塞,將右哨,追敗本雅失里。大軍與阿魯台遇。亨帥衆先,大破之。論功為諸將冠。其冬仍出鎮宣府。十二年復從北征,領中軍。戰忽失溫,追敵中流矢却,復與大軍合破之。二十年復從出塞,將左哨,帥卒萬人,治龍門道過軍,破兀良哈於屈裂河。將輜重還,擊破寇之追躡者,仍守開平。成祖凡五出塞,亨皆在行。

  仁宗即位,鎮大同。洪熙元年二月頒制諭及將軍印於各邊總兵官。亨佩征西前將軍印。在鎮墾田積穀,邊備完固,自是大同希寇患。宣德元年召掌行後府事。已,仍鎮大同,轉餉宣府。招降迤北部長四十九人,請於朝,厚撫之,歸附者相屬。九年二月卒於鎮。

  亨嚴肅重厚,善撫士卒,恥掊克。在大同時,鎮守中官撓軍政,亨裁之以理,其人不悅,然其卒也,深悼惜之。贈漳國公,諡忠毅。妾張氏,自經以殉,贈淑人。子能嗣,傳爵至明亡。

  徐忠,合肥人,襲父爵為河南衞副千戶。累從大軍北征,多所俘獲,進濟陽衞指揮僉事。洪武末,鎮開平。燕兵破居庸、懷來,忠以開平降。從徇灤河,與陳旭拔其城。李景隆攻北平,燕師自大寧還救。至會州,置五軍。張玉將中軍,朱能將左軍,李彬將右軍,房寬將後軍,忠號驍勇,使將前軍。遂敗陳暉於白河,破景隆於鄭村壩。白溝河之戰,忠單騎突陣。一指中流矢,未暇去鏃,急抽刀斷之,控滿疾驅,殊死戰。燕王乘高見之,謂左右曰:「真壯士也。」進攻濟南,克滄州,大戰東昌、夾河。攻彰德,破西水寨,克東阿、東平、汶上,大戰靈璧。遂從渡江入京師。自指揮同知累遷都督僉事,封永康侯,祿一千一百石,予世券。

  忠每戰,摧鋒跳盪,為諸將先。而馭軍甚嚴,所過無擾。善撫降附,得其死力。事繼母以孝聞。夜歸必揖家廟而後入。儉約恭謹,未嘗有過。成祖北巡,以忠老成,輔太子監國。永樂十一年八月卒。贈蔡國公,諡忠烈。

  傳爵至裔孫錫登,崇禎末,死於賊。從兄錫胤嘗襲侯,卒,無子。其妻朱氏,成國公純臣女也。夫歿,樓居十餘年,不履地。城陷,捧廟主自焚死。

  郭亮,合肥人,為永平衞千戶。燕兵至永平,與指揮趙彝以城降,即命為守。時燕師初起,先略定旁郡邑,既克居庸、懷來,山後諸州皆下。而永平地接山海關,障隔遼東,既降,北平益無患,成祖遂南敗耿炳文於真定。既而遼東鎮將江陰侯吳高、都督楊文等圍永平,亮拒守甚固。援師至,內外合擊,高退走。未幾,高中讒罷,楊文代將,復率衆來攻。亮及劉江合擊,大敗之。累進都督僉事。成祖即位,以守城功封成安侯,祿千二百石,世伯爵。永樂七年守開平,以不檢聞。二十一年三月卒。贈興國公,諡忠壯。妾韓氏自經以殉,贈淑人。

  子晟當嗣伯,仁宗特命嗣侯。宣德五年坐扈駕先歸革爵,尋復之。無子,弟昂嗣伯,傳爵至明亡。

  趙彝,虹人。洪武時,為燕山右衞百戶。從傅友德北征,城宣府、萬全、懷來,擢永平衞指揮僉事。降燕,歷諸戰皆有功,累遷都指揮使。成祖稱帝,封忻城伯,祿千石。永樂八年鎮宣府。嘗從北征,坐盜餉下獄,得釋。尋以呂梁洪湍險,命彝鎮徐州經理。復以擅殺運丁,盜官糧,為都御史李慶所劾。命法司論治,復得釋。仁宗立,召還。宣德初卒。子榮嗣。數傳至之龍,崇禎末,協守南京。大清兵下江南,之龍迎降。

  張信,臨淮人。父興,永寧衞指揮僉事。信嗣官,移守普定、平越,積功進都指揮僉事。

  惠帝初即位,大臣薦信謀勇,調北平都司。受密詔,令與張昺、謝貴謀燕王。信憂懼不知所為。母怪問之,信以告。母大驚曰:「不可。汝父每言王氣在燕。汝無妄舉,滅家族。」成祖稱病,信三造燕邸,辭不見。信固請,入拜牀下,密以情輸成祖。成祖戄然起立,召諸將定計起兵,奪九門。成祖入京師,論功比諸戰將,進都督僉事,封隆平侯,祿千石,與世伯券。

  成祖德信甚,呼為「恩張」。欲納信女為妃,信固辭。以此益見重。凡察藩王動靜諸密事,皆命信。信怙寵頗驕。永樂八年冬,都御史陳瑛言信無汗馬勞,忝冒侯爵,恣肆貪墨,強占丹陽練湖八十餘里,江陰官田七十餘頃,請下有司驗治。帝曰:「瑛言是也。昔中山王有沙洲一區,耕農水道所經,家僮阻之以擅利。王聞,即歸其地於官。今信何敢爾!」命法司雜治之,尋以舊勳不問。

  二十年從北征,督運餉。大閱於隰寧,信辭疾不至,謫充辦事官。已而復職。仁宗即位,加少師,並支二俸,與世侯券。宣德元年從征樂安。三年,帝巡邊,征兀良哈,命居守。明年督軍萬五千人浚河西務河道。正統七年五月卒於南京。贈鄖國公,諡恭僖。

  子鏞,自立功為指揮僉事,先卒。子淳嗣,傳爵至明亡。

  有唐雲者,燕山中護衞指揮也,不知所自起。成祖既殺張昺、謝貴等,將士猶據九門,閉甕城,陳戈戟內向。張玉等夜襲之,已克其八,惟西直門不下。成祖令雲解甲,騎馬導從如平時,諭守者曰:「天子已聽王自制一方。汝等急退,後者戮。」雲於諸指揮中年最長,素信謹,將士以為不欺,遂散。時衆心未附,雲告以天意所嚮,衆乃定。雲從成祖久,出入左右,甚見倚任。先後出師,皆留輔世子。南兵數攻城,拒守甚力,戰未嘗失利,累遷都指揮使。成祖稱帝,封新昌伯,世指揮使。明年七月卒。賜賚甚厚。

  徐祥,大冶人。初仕陳友諒,歸太祖於江州,積功至燕山右護衞副千戶。成祖以其謹直,命侍左右。從起兵,轉戰四年,皆有功,累進都指揮使。成祖即位,論功封興安伯,祿千石。時封伯者,祥及徐理、李濬、張輔、唐雲、譚忠、孫巖、房勝、趙彝、陳旭、劉才、茹瑺、王佐、陳瑄十四人,祥第一。祥在諸將中年稍長。及封,益勤慎。永樂二年五月卒。年七十三。

  孫亨嗣。十二年從北征,為中軍副將。至土剌河,獲馬三千。還守開平,將輕騎往來興和、大同備邊。後屢從出塞。宣德元年以右副將征交阯,無功,奪爵。英宗即位,復之。正統九年征兀良哈,出界嶺口、河北川,進侯,出鎮陝西,召還。天順初卒,諡武襄。

  子賢嗣伯,以跛免朝謁,給半祿,卒。子盛嗣,卒,無子。再從弟良嗣。良祖母,故小妻也。繼祖母,定襄伯郭登女,至是其孫爭襲。朝議以郭氏初嘗適人,法不當為正嫡,良竟得嗣。良時年五十,家貧,傭大中穚汲水。都督府求興安伯後,良乃謝其隣而去,僉書南京中府。忤劉瑾,革祿二百石。傳爵至明亡。

  李濬,和州人。父旺,洪武中燕山左護衞副千戶。濬嗣官,從起兵,奪九門。招募薊州、永平壯勇數千人,破南軍於真定。從收大寧。鄭村壩之戰,帥精騎突陣。衆鼓譟乘之,大捷。轉戰山東,為前鋒。至小河,猝與南軍遇,帥敢死士先斷河橋,南軍不能爭。成祖至,遂大敗之。累遷都指揮使,封襄城伯,祿千石。永樂元年出鎮江西。永新盜起,捕誅其魁。尋召還。三年十一月卒。

  子隆,字彥平,年十五嗣封。雄偉有將略。數從北征,出奇料敵,成祖器之。既遷都,以南京根本地,命隆留守。仁宗即位,命鎮山海關。未幾,復守南京。隆讀書好文,論事侃侃,清慎守法,尤敬禮士大夫。在南京十八年,前後賜璽書二百餘。及召還,南都民流涕送之江上。正統五年入總禁軍。十一年巡大同邊,賜寶刀一,申飭戒備,內外凜凜。訖還,不僇一人。明年卒。子珍嗣。歿於土木,贈侯,諡悼僖。無子。

  弟瑾嗣。成化三年,四川都掌蠻叛。命佩征夷將軍印,充總兵官往討,兵部尚書程信督之。師至永寧,分六路進。瑾與信居中節制,盡破諸蠻寨。前後斬首四千五百有奇,獲鎧仗牲畜無算。分都掌地,設官建治控制之。師還,進侯,累加太保。弘治二年卒。贈芮國公,諡壯武。瑾性寬弘,能下士。兄璉以貌寢,不得嗣。瑾敬禮甚厚。璉卒,撫其子鄌如己子。瑾子黼嗣伯,數年卒。無子,鄌得嗣。

  四傳至守錡,累典營務,加太子少保。崇禎初,總督京營,坐營卒為盜落職,憂憤卒。子國禎嗣。有口辯。嘗召對,指陳兵事甚悉,帝信以為才。十六年命總督京營,倚任之,而國禎實無他能。明年三月,李自成犯京師,三大營兵不戰而潰。再宿,城陷。賊勒國禎降,國禎解甲聽命。責賄不足,被拷折踝,自縊死。

  孫巖,鳳陽人。從太祖渡江,累官燕山中護衞千戶,致仕。燕師起,通州守將房勝以城降。王以巖宿將,使與勝協守。南軍至,攻城甚急,樓堞皆毀。巖、勝多方捍禦。已,復突門力戰,追奔至張家灣,獲餉舟三百。累擢都指揮僉事。論功,以舊臣有守城功,封應城伯,祿千石。永樂十一年備開平,旋移通州。以私憾椎殺千戶,奪爵,安置交阯。已而復之,十六年卒。贈侯,諡威武。子亨嗣,傳至明亡,爵除。

  房勝,景陵人。初從陳友諒。來歸,累功至通州衞指揮僉事。燕兵起北平,勝首以通州降。成祖即位,以守城功,封富昌伯,祿千石,世指揮使。永樂四年卒。

  陳旭,全椒人。父彬,從太祖為指揮僉事。旭嗣官,為會州衞指揮同知。舉城降燕。從徇灤河,功多。力戰真定。守德州,盛庸兵至,棄城走。置不問。從入京師,封雲陽伯,祿千石。

  永樂元年命巡視中都及直隸衞所軍馬城池。四年從英國公張輔征交阯,為右參將。偕豐城侯李彬破西都。師還,與彬各加祿五百石。已而陳季擴叛,復從輔往剿。輔還,又命副沐晟。八年以疾卒於軍。無子,封絕。

  陳賢,壽州人。初從太祖立功,授雄武衞百戶。從征西番、雲南,北征至捕魚兒海,皆有功。歷燕山右護衞指揮僉事。燕師起,從諸將轉戰,常突陣陷堅。軍中稱其驍勇。累遷都督僉事。永樂元年四月,成祖慮功臣封有遺闕,令丘福等議。福等言都督僉事李彬功不在房寬下,涇國公子懋、金鄉侯子通俱未襲爵,而陳賢、張興、陳志、王友功與劉才等。於是封彬豐城侯,懋、通與賢等四人並封伯,祿皆千石。賢封榮昌伯。八年充神機將軍,從北征。十三年十一月卒。

  子智,前立功為常山右護衞指揮,嗣父爵。宣德中以參將佩征夷將軍印,鎮交阯。怯不任戰。又與都督方政相失。黎利勢盛,不能禦,敗績。奪爵,充為事官。從王通立功。尋以棄地還,下獄,得釋。正統初,復為指揮使。

  張興,壽州人。起卒伍,為燕山左護衞指揮僉事。從起兵,功多,累遷都指揮同知。從子勇有力敢戰,從興行陣為肘腋。興嘗單騎追敵,被數十創,傷重不任戰。以勇嗣指揮使,代將其兵。再論功,興封安鄉伯。永樂五年正月卒。無子。

  勇嗣。永樂八年從北征,失律,謫交阯。赦還復爵,卒。子安嗣。正統十三年鎮廣東。黃蕭養寇廣州,安帥舟師遇賊於戙船澳。安方醉臥,官軍不能支,退至沙角尾。賊薄之,軍潰,安溺死。傳爵至光燦,死流寇。

  陳志,巴人。洪武中,為燕山中護衞指揮僉事。從起兵,累遷都指揮同知,封遂安伯。志素以恭謹受知,戮力戎行,始終不懈。永樂八年五月卒。

  孫瑛嗣。屢從出塞,鎮永平、山海、薊州,城雲州、獨石。爽闓有將材,然貪殘,人多怨者。卒,子塤嗣。歿於土木,諡榮懷。弟韶嗣。卒,孫鏸嗣。總薊州兵。朶顏入寇,禦却之。嘉靖初,叙奉迎功,加太子太保,進少保,委寄亞武定侯郭勛。嗣伯六十餘年卒。又五傳而明亡。

  王友,荊州人。襲父職為燕山護衞百戶。從起兵,定京師,論功當侯,以驕縱授都指揮僉事。及丘福等議上,乃封清遠伯。明年充總兵官,帥舟師沿海捕倭。倭數掠海上,友無功,帝切責之。已,大破倭。帝喜,降敕褒勞,尋召還。四年從征交阯,與指揮柳琮合兵破籌江柵,困枚、普賴諸山,斬首三萬七千餘級。六年七月進侯,加祿五百石,與世券。明年再征交阯,為副總兵。

  八年還,從北征,督中軍。別與劉才築城飲馬河上。會知院失乃干欲降,帝令友將士卒先行,諭以遇敵相機剿滅。友等至,與敵相距一程,迂道避之應昌。軍中乏食,多死者。帝震怒,屢旨切責,奪其軍屬張輔。還令羣臣議罪,已而赦之。十二年坐妾告友夫婦誹謗。有驗,奪爵。未幾卒。仁宗即位,官其子順為指揮僉事。

  贊曰:張武、陳珪諸人,或從起藩封,或率先歸附,皆偏裨列校,非有勇略智計稱大將材也。一旦遘風雲之會,剖符策功,號稱佐命,與太祖開國諸臣埒,酬庸之義不亦厚歟。

  

《明史》 相关内容:

《明史》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