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僧宝传 > 卷第四

卷第四

福州玄沙备禅师。

  禅师名师备。福州闽县谢氏子。少渔於南台江上。

  及壮忽弃舟。从芙蓉山灵训禅师断发。

  诣南昌开元道玄律师所、受具足戒。芒布衲、食接气。

  宴坐终日、众异之。兄视雪峰、而师承之。雪峰呼为头陀。

  每见之曰、再来人也、何不参去。对曰、达磨不来东土。

  二祖不往西天。雪峰然之。备结屋玄沙。

  众相寻而至、遂成丛林。说法与契经冥合。诸方有未明要义、皆从决之。

  备曰、佛道闲旷、无有涂程。

  无门为解脱之门、无见作道人之见。不在叁际、岂有升沉。建立乖真、不属造作。

  动即涉尘劳之境。静则沉昏醉之乡。

  动静双泯、即落空亡。动静双收、即漫汗佛性。  必须对其尘境、如枯木寒灰。但临时应用、不失其宜。如镜照像、不乱光辉。

  如鸟飞空、不杂空色。所以十方无影像、叁界绝行踪。

  不堕往来机、不住中间相。钟中无鼓响、鼓中无钟声。

  钟鼓不交参、句句无前後。如壮士展臂、不借他力。

  如师子游行、岂求伴侣。九霄绝翳、何用穿通。  一段光明、未曾昏昧。到这、体寂寂、常皎皎。赤赫。

  无边表、圆觉空中。不动摇、吞烁乾坤。迥然照出世者、元无出入。

  盖名相无体。道本如如、法尔天真。不因修证、只要虚闲。  不昧作用、不涉尘泥。若纤毫不尽、即落魔界。

  且句前句後、是学人难处。所以云、一句当机。

  八万法门、生死路绝。直似秋潭月影、静夜钟声。随扣击以无亏。

  触波澜而不散。犹是生死岸头事。道人行处、如火销冰。  箭既离弦、无反回势。所以牢笼不肯住。呼唤不迥头。

  古圣不安排。至今无处所。步步登玄、不属邪正。

  识不能识、智不能知。动便失宗、觉即迷旨。

  二乘胆战、十地魂惊。语路处绝、心行处灭。直得释迦掩室於摩竭。

  净名杜口於耶。须菩提唱无说而显道。

  释梵绝视听而雨花。与麽、现行无疑、此外更疑何事。

  勿栖泊处、离去来今。限约不得、寻思路绝。不因庄严、本来清净。

  动用语笑、随处明了、更无少欠。时人不悟、妄自涉尘。  处处染着、头头系绊。纵悟则尘境纷纷、名相不实。  更拟凝心敛念、摄事归空。随有念起、旋旋破除。

  细想生、即便遏捺。如此见解、即是落空亡底外道。

  魂不散底死人。冥冥寞寞、无觉无知。塞耳偷铃、徒自欺诳。

  我这则不然也。更不隈门旁户。分明句句现前。  不属商量、不涉文字。权名出家儿、毕竟无踪迹。

  真如凡圣、地狱天堂。皆是疗狂子之方、都无实事。  虚空尚无改变、大道岂有升沉。悟则纵横不离本际。

  到这凡圣也无立处。若向句中作意、则没溺汝。学人若向外驰求。

  又属魔王眷属。如如不动、没可安排。

  恰似、不藏蚊蚋。本来平坦、何用除动转。施为是真解脱。

  纤毫不受、措意便差。借使千圣出头来。也安排他、一字不得。  又曰、仁者如今事不获巳。教我抑下多少威光。  苦口相劝、百千方便道。如此如彼、共相知闻。

  尽成颠倒知见。将此喉咽吻、成得野狐精业。

  谩汝我、还肯麽。只如今有过无过。唯我自知、汝又争得会。

  若是恁麽人出头来、甘伏呵责。夫为人师匠、大不容易。

  须是善知识始得。我如今恁麽道、方便助汝。

  犹尚不能觏得。可中浑举宗乘。是汝向什麽处措手、还会麽。

  四十九年是方便。如灵山会上、有百千众。

  唯有迦叶一人亲闻、馀皆不闻。汝道、闻底事作麽生。

  不可道、如来无说说。迦叶不闻闻、便当得否。不可是汝修因成果。

  福智庄严底事。知麽、且道吾有正法眼藏。

  付嘱大迦叶、我道犹如话月。曹溪竖拂、还同指月。

  所以道、大唐国内宗乘。未有一人举唱。设有一人举唱。  尽大地人失却性命。无孔铁相似、一时亡锋结舌去。

  汝诸人赖我不惜身命。共汝颠倒知见、随汝狂意。

  方有申问处。我若不共汝与麽知闻去。汝向什麽处得见我。

  会麽、大难大难。备疾大法难举、罕遇上根。

  学者依语生解、随照失宗。乃示纲宗叁句、曰第一句。

  且自承当、现成具足。尽十方世界、更无他故。

  是仁者、更教谁见谁闻。都来是汝心王所为。全成不动智、只欠自承当。  涣作开方便门。使汝信有一分真常流注。

  古今、未有不是、未有不非者。然此句、只成平等法。

  何以故、但是以言、遣言以理逐理。平常性相、接物利生耳。

  且於宗旨、犹是明前、不明後。号为一味平实。

  分证法身之量。未有出格之句。死在句下、未有自由分。

  若知出格量。不被心魔所使。入到手中、便转换落落地。

  言通大道、不堕平怀之见。是谓第一句纲宗也。

  第二句、迥因就果。不着平常一如之理。方便唤作转位投机。

  生杀自在、纵夺随宜。出生入死、广利一切。

  迥脱色欲、爱见之境。方便唤作顿超叁界之佛性。

  此名二理双明、二义齐照。不被二边之所动、妙用现前。

  是谓第二句纲宗也。第叁句、知有大智、性相之本。  通其过量之见、明阴洞阳。廓周沙界、一真体性。大用现前、应化无方。

  全用全不用、全生全不生。方便唤作慈定之门。  是谓第叁句纲宗也。因见亡僧、谓众曰。  亡僧面前、正是触目菩提。万里神光顶後相。学者多溟其语。

  梁开平二年戊辰十二月二十七日、示疾而化。

  阅世七十有四。坐四十四夏。备状短小、然精神可掬。

  与闽帅王审知、为内外护。审知尽礼、延至安国禅院。众盈七百。

  石头之宗、至是遂中兴之。有得法上首罗汉琛禅师。

  潭州罗汉琛禅师。

  禅师名桂琛、生李氏、常山人也。幼卓越、绝酒。

  见万寿寺无相律师、即前作礼。无相拊其首曰、若从我乎。

  乃欣然依随之。父母不逆也。

  年二十馀、即剃发为大僧。无相使习尼。一日为众升堂。

  宣戒本布萨巳、乃曰。持犯但律身而巳、非真解脱也。

  依文作解、岂发圣乎。一众愕然。琛顾笑、为无相。作礼辞去、无相不强。

  初谒雪峰存公、不大发明。又事玄沙、遂臻其奥。

  与慧球者齐名、号二大士。琛能秘重大法、痛自韬晦。  然丛林指目、以为雪峰法道之所寄也。

  漳州牧王公、请住城西石山。十馀年、迁止罗汉。破垣败箦、人不堪其忧。

  非忘身为法者、不至。僧问、如何是罗汉一句。  曰我若向汝道、却成两句。又问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是甚字。

  琛曰、汝不识此字耶。曰不识。琛曰、看取其下注脚。

  琛尝垂头、颓然坐折木床。见僧来、即举拂子曰、会麽。  对曰、谢和尚指示学人。琛曰、见我竖起拂子。

  便道指示学人。汝每日见山见水、可不指示汝耶。  又见僧来、举拂子。其僧礼拜称赞。琛曰、见我竖起拂子、便礼拜赞叹。

  那扫地、竖起扫、为甚不赞叹。

  有僧来报、保福迁化也。琛曰保福迁化、地藏入塔。  琛时住地藏、乃石山也。于时学者莫测其旨。琛悯之为作明道偈。  其词曰、至道渊旷、勿以言宣。言宣非指、孰云有是。

  触处皆渠、岂喻真虚。真虚设辨、如镜中现。有无虽彰、在处无伤。  无伤无在、何拘何碍。不假功成、将何法尔。  法尔不尔、俱为齿。若以斯陈、埋没宗旨。宗非意陈、无以见闻。

  见闻不脱、如水中月。於此不明、翻成剩法。  一法有形、翳汝眼睛。眼睛不明、世界峥嵘。我宗奇特、当阳显赫。

  佛及众生、皆承恩力。不在低头、思量难得。

  拶破面门、盖覆乾坤。快须荐取、脱却根尘。其如不晓、谩说而今。

  後唐天成叁年戊子秋。琛复至闽城旧止。

  游近城诸刹。乃还示微疾、沐浴安坐而化。阅世六十有二。

  坐四十二夏。维收舍利建塔。

  有得法上首、清凉益禅师。

  金陵清凉益禅师法眼。

  禅师讳文益、馀杭鲁氏子。七龄秀发。

  依新定全伟律师落发。诣越州开元希觉律师、受具足戒。

  及觉公盛化四明。益往习尼、工文章。觉大奇之、俄辞去。

  初谒长庆道者、无所契悟。与善洪进、自漳州抵湖外。

  将发而雨、溪壮不可济。顾城隅有古寺。

  解包休于门下、雨不止。入堂、有老僧坐地。见益而曰、此行何之。

  曰行脚去。又问如何是行脚事。对曰不知。

  曰不知最亲、益疑之。叁人者附火、举肇公语。

  至天地与我同根处。老僧又曰、山河大地与自巳、是同是别。

  益曰同、琛竖两指。熟视曰、两、即起去。益大惊、周行廊庑。

  读字额曰石山地藏。顾语辈曰、此老琛禅师也。  意欲留止。语未卒、琛又至。雨巳止、业巳成行。琛送之问曰。

  上座寻常说、叁界唯心。乃指庭下石曰。

  此石在心内、在心外。益曰在心内。琛笑曰、行脚人着甚来由。  安块石在心头耶。益无以对之、乃俱求决择。

  寻皆出世、益住临川崇寿。僧子方者问曰。

  公久亲长庆、乃嗣地藏、何意哉。益曰、以不解长庆说。万象之中独露身故。  子方举拂子示之。益曰、拨万象、不拨万象。  子方曰、不拨万象。益曰、独露身。子方曰、拨万象。益云、万象之中。

  子方於是悟旨。叹曰、我几枉度此生。益谓门弟子曰。

  赵州曰、莫费力也。大好言语、何不仍旧去。

  世间法尚有门、佛法岂无门。自是不仍旧故。

  诸佛诸祖、於仍旧中得。如初夜钟、不见有丝毫异。

  得与麽恰好、闻时无一声子闹。何以故、为及时节。无心曰死、且不是死。  止於一切、为不仍旧。忽然非次闻时。

  诸人尽惊愕道、钟子怪鸣也。且如今日道、孟夏渐热、则不可。

  方隔一日、能校多少。向五月一日、道便成赚。

  须知校丝发不得。於方便中、向上座道不是时、盖为赚。

  所以不仍旧。宝公曰、暂时自肯不追寻。历劫何曾异今日。

  还会麽、今曰只是尘劫。但着衣饭、行住坐卧。

  晨参暮请、一切仍旧。便为无事人也。又曰、见道为本、明道为功。

  便能得大智慧力。若未得如此。

  叁界可爱底事、直教去尽。有纤毫、还应未可。如汝辈睡时、不嗔便喜。

  此是叁界昏乱、习熟境界。不惺惺、便昏乱。

  盖缘汝辈杂乱所致。古人谓之夹幻金。即是真、其如何。  若觑得彻骨彻髓、是汝辈力。脱未能如是。

  观察他什麽、楼台殿阁。诸圣未必长把却汝手。汝未必依而行之。

  古今如此也。又曰、出家儿、但随时及节便得。

  寒即寒、热即热。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古今方便不少。  石头初看肇论。至会万物为巳者、其唯圣人乎。

  则曰、圣人无巳、靡所不巳。乃作参同契。

  首言竺土大仙心、无过此语也。中间亦只寻常说话。

  夫欲会万物为自巳去。盖尽大地无一法可见。巳而又嘱曰、光阴莫虚度。

  所以告汝辈、但随时及节、便得。  若也移时失候、即虚度光阴。於非色中作色解。於非色作色解。  即是移时失候。且道色作非色解、还当得否。

  若与麽会、便是没交涉。正是痴狂两头走、有什麽用处。但守分过时好。

  尝指竹问僧曰、还见麽。曰见。

  益曰、竹来眼、眼到竹边。曰总不与麽。益笑曰、死急作麽。

  有偈曰、叁界唯心、万法唯识。唯识唯心、眼声耳色。色不到耳、声何触眼。

  眼色耳声、万法成辨。万法匪缘、岂观如幻。

  大地山河、谁坚谁变。周显德五年戊午七月十七日示疾。

  李国主驾至、慰问甚勤。闰月望、剃发沐浴。  辞众讫、跏趺而化。颜貌久而如生。阅世七十有四、坐五十有四。

  夏公卿李建勋巳下、素服奉全身。于江宁丹阳乡建塔。

  谥大法眼禅师。

  赞曰、玄沙论叁句。初无金银铜轮之语。  不然、殆与教乘何异哉。琛公精深广大。

  唯以直下便见、拟成剩法为要。非叁句所能管摄也。益以仍旧自处。

  以绝渗漏句为物、颇事边幅。而永明乃其的孙。

  岂所谓深山大泽、龙蛇所由生者耶。  禅林僧宝传卷第四。

《僧宝传》 相关内容:

《僧宝传》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