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北史 > 北史卷六十六 列傳第五十四

北史卷六十六 列傳第五十四

  王傑 王勇 宇文虯 耿豪 高琳 李和子徹 伊婁穆 達奚寔 劉雄 侯植 李延孫 韋祐 陳欣 魏玄 泉仚 李遷哲 楊乾運 扶猛 陽雄 席固 任果

  王傑,金城直城人也,本名文達。父巢,魏榆中鎮將。

  傑少有壯志,每以功名自許。從孝武西遷,賜爵都昌縣子。周文奇其才,嘗謂諸將曰:「王文達萬人敵也,但恐勇決太過耳。」從復潼關,破沙苑,爭河橋,戰芒山,皆以勇敢聞。親待日隆,於是賜姓宇文氏,進爵為公。累遷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恭帝元年,從于謹圍江陵。時柵內有人,善用長矟,將士登者,多為所斃。謹令傑射之,應弦而倒。登者乃得入,遂拔之。謹曰「濟我大事者在公此箭也。」周孝閔帝踐祚,進爵張掖郡公,為河州刺史。朝廷以傑勳望俱重,故授以本州。後與隨公楊忠自漠北伐齊。〔一〕又從齊公憲東禦齊將斛律明月。進位柱國。建德初,除涇州總管,頗為百姓所慕。宣帝即位,拜上柱國。薨。贈七州諸軍事、河州刺史,追封鄂國公,諡曰威。

  子孝遷,位開府儀同大將軍。

  王勇,代武川人也,本名胡仁。少雄健,有膽決。數從侯莫陳悅、賀拔岳征討,功居多,拜別將。周文為丞相,封包信縣子。從禽竇泰,復弘農,戰沙苑,氣蓋眾軍,所當必破。周文歎其勇敢,賞賜特隆,進爵為公。大軍不利,〔二〕唯胡仁及王文達、耿令貴三人力戰,皆有殊功。軍還,拜上州刺史,以雍州、岐州、北雍州擬授胡仁等。然州頗有優劣,文令探籌取之。〔三〕胡仁遂得雍州,文達得岐州,令貴得北雍州。仍賜胡仁名勇,令貴名豪,文達名傑,以彰其功。進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恭帝元年,從柱國趙貴征蠕蠕,破之,進爵新陽郡公,賜姓庫汗氏。又論討蠕蠕功,別封永固縣伯。時有別封者,例聽迴授次子,勇獨請封兄子興,時人義之。尋進位大將軍。勇性雄猛,為當時驍將。矜功伐善,好論人之惡,時論亦以此鄙之。柱國侯莫陳崇勳高望重,與諸將同謁晉公護,聞勇數論人短,乃於眾中折辱之。勇慚恚,因疽發背卒。

  子昌嗣。官至大將軍。

  宇文虯字樂仁,伐武川人也。驍悍有膽略。少從征討,累有戰功,封南安侯。孝武西遷,以獨孤信為行臺,信引虯為帳內都督。隨信奔梁。大統三年歸闕,進爵為公。禽竇泰,復弘農,及沙苑、河橋之戰,皆有功。又從獨孤信討梁仚定,破之。累遷南秦州刺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虯每經行陣,必身先士卒,故上下同心,戰無不剋。後除金州刺史、大將軍。卒。

  耿豪,鉅鹿人也,本名令貴。其先家於武川。豪少粗獷,有武藝,好以氣陵人。賀拔岳西征,引為帳內。岳被害,歸周文,以武勇見知。豪亦自謂所事得主。從討侯莫陳悅及迎孝武,錄前後功,封平原子。沙苑之戰,豪殺傷甚多,血染甲裳盡赤。周文歎曰:「令貴武猛,所向無前,觀其甲裳,足以為驗,不須更論級數也。」進爵為公。後周文戰芒山,豪謂所部曰「大丈夫除賊,須右手拔刀,左手把矟,直斫直刺,慎莫畏死。」遂大呼獨入,敵人鋒刃亂下,當時咸謂豪歿。俄然奮刀而還。戰數合,當豪前者死傷相繼。又謂左右曰:「吾豈樂殺人,但壯士除賊,不得不爾。若不能殺賊,又不為人所傷,何異逐坐人也!」周文嘉之。拜北雍州刺史,賜姓和稽氏。進位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豪性凶悍,言多不遜,周文惜其驍勇,每優容之。豪亦自謂意氣冠群,終無所屈。李穆、蔡祐初與豪同時開府,後並居豪之右。豪不能平,謂周文曰:「人間物議,謂豪勝李穆、蔡祐。」周文曰:「何以言之?」豪曰:「人言李穆、蔡祐是丞相髆髀,耿豪、王勇,丞相咽項,以在上,故為勝也。」豪之粗猛皆此類。卒,周文痛惜之。

  子雄嗣。位至大將軍。

  高琳字季珉,其先高麗人也。仕於燕,又歸魏,賜姓羽真氏。琳母嘗祓禊泗演,遇見一石,光彩朗潤,遂持以歸。是夜,夢人衣冠有若仙者,謂曰:「夫人向所將來石,是浮磬之精。若能寶持,必生令子。」母驚寤,舉身流汗。俄而有娠,及生,因名琳,字季珉。從孝武西遷,封鉅野縣子。河橋之役,琳勇冠諸軍。周文謂曰:「公即我之韓、白也。」復從戰芒山,除正平郡守。齊將東方老來寇,琳擊之。老中數創乃退,謂其左右曰:「吾經陣多矣,未見如此健兒。」後除鄜州刺史,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侍中。

  周孝閔帝踐祚,進爵犍為郡公。武成二年,討平文州氐。師還,帝宴群公卿士,仍賦詩言志。琳詩末章云:「寄言竇車騎,為謝霍將軍。何以報天子?沙漠靜妖氛。」帝大悅曰:「獯、獫陸梁,未時款塞,卿言有驗,國之福也。」天和三年,為江陵副總管。時陳將吳明徹來寇,總管田弘與梁主蕭巋出保紀南城,唯琳與梁僕射王操固守江陵三城以抗之。晝夜拒戰,凡經十旬,明徹退走。巋表言其狀,帝乃優詔追琳入朝,親加勞問。六年,進位柱國。薨。贈本官,加五州諸軍事、冀州刺史,諡曰襄。

  子儒襲爵。位儀同大將軍。

  李和本名慶和,朔方巖綠人也。父僧養,以累世雄豪,為夏州酋。

  和少敢勇有識度,狀貌魁偉,為州里所推。賀拔岳作鎮關中,引為帳內都督。後從周文,累遷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夏州刺史,賜姓宇文氏。周文嘗謂諸將曰:「宇文慶和累經任委,每稱吾意。」又賜名意焉。改封永豐縣公。保定二年,除司憲中大夫。尋改封德廣郡公,出為洛州刺史。和前在夏州,頗留遺惠,及有此授,商、洛父老莫不想望德音。和至州,以仁恕訓物,獄訟為之簡靜。進柱國大將軍。

  隋開皇元年,遷上柱國。和立身剛簡,老而逾勵,諸子趨事,若奉嚴君。以意是周文帝賜名,帝朝已革;〔四〕慶和則父之所命,義不可違。至是,遂以和為名。二年,薨。贈本官,加司徒公,諡曰肅。子徹嗣。

  徹字廣達。性剛毅,有器幹。周武帝時,從皇太子西征吐谷渾,以功賜爵周昌縣男。從武帝平齊,錄前後功,再進爵。遷左武衛將軍。及隋晉王廣鎮并州,妙選府官,詔徹總晉王府軍事,進爵齊安郡公。時蜀王秀亦鎮益州,上謂侍臣曰:「安得文同王子相,武如李廣達者乎!」其見重如此。明年,突厥沙缽略可汗犯塞,上令衛王爽為元帥擊之,以徹為長史。遇虜於白道,行軍總管李充請襲之。諸將多以為疑,唯徹獎成其事,請同行,遂掩擊大破之。沙缽略棄所服金甲而遁。以功加上大將軍。沙缽略因此稱藩。改封安道郡公。

  開皇十年,進位柱國。及晉王為揚州總管,以徹為司馬,改封德廣郡公。尋徙封城陽郡公。其後突厥犯塞,徹復領行軍總管破之。及左僕射高熲得罪,以徹素與熲善,被疏忌。後出怨言,上聞,召入臥內賜宴,言及平生,因遇鴆卒。大業中,其妻元氏為孽子安遠誣以咒詛,伏誅。

  伊婁穆字奴干,代人也。父靈,善騎射,為周文所知,嘗謂之曰:「若伊尹阿衡於殷,〔五〕致主堯、舜。卿既姓伊,庶卿不替前緒。」於是賜名尹焉。歷衛將軍、隆州刺史、盧奴縣公。

  穆弱冠為周文帳內親信,以機辯見知。歷中書舍人、通直散騎常侍。嘗入白事,周文望見悅之,字之曰:「奴干作儀同面見我矣。」於是拜儀同三司,賜封安陽縣伯。周孝閔帝踐阼,進位驃騎大將軍。建德中,卒。

  達奚寔字什伏代,河南洛陽人也。父顯相,武衛將軍。

  寔少修立,有幹局。從魏孝武西遷,封臨汾縣伯。從周文禽竇泰,復弘農,破沙苑,皆力戰有功。累遷相府從事中郎。寔性嚴重,深見器遇。六官建,行蕃部中大夫,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爵平陽縣公。周保定初,卒於刺史。〔六〕諡曰恭。子豐嗣。

  劉雄字猛雀,臨洮子城人也。少機辯,慷慨有大志。初為周文親信,後拜中大夫,〔七〕兼中書舍人,賜姓宇文氏。周孝閔帝踐阼,加大都督。天和中,累遷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封周昌侯。歷位納言、內史中大夫、候正。武帝嘗從容謂曰:「古人云:『富貴不歸故鄉,猶衣錦夜遊。』」乃以雄為河州刺史。雄先已為本縣令,復有此授,鄉里榮之。及皇太子西征吐谷渾,雄自涼州從滕王逌先入,功居多,加上開府儀同三司。從平并州,拜上大將軍,進爵趙郡公。平鄴城,進柱國。宣政元年,突厥寇幽州,雄戰歿。贈亳州總管。

  子昇嗣。以雄死王事,授儀同大將軍。

  侯植字仁幹,其先上谷人也。高祖恕,為北地太守,子孫因家于北地之三水。

  植少倜儻,有大節,容貌奇偉,武藝絕倫。仕魏為義州刺史,甚有政績。後從孝武西遷,賜姓侯伏侯氏。〔八〕從周文破沙苑,戰河橋,進大都督。涼州刺史宇文仲和據州作逆,植從開府獨孤信討禽之,封肥城縣公,賜姓賀屯氏。後從于謹平江陵,進驃騎大將軍、聞府儀同三司,別封一子汧源縣伯。

  周孝閔帝踐阼,進爵郡公。時帝幼沖,晉公護執政,植從兄龍恩為護所親。及護誅趙貴,諸宿將等多不自安。植謂從兄龍恩曰:「主上春秋既富,安危繫於數公,若多誅戮,自立威權,何止社稷有累卵之危,恐吾宗亦緣此敗。兄安得知而不言!」龍恩竟不能用。植又承間言於護曰:「公以骨肉之親,當社稷之寄,願推誠王室,擬跡伊、周,則率土幸甚。」護曰:「我誓以身報國,卿豈謂吾有他志邪?」又聞其先與龍恩言,乃陰忌之。植懼不免禍,遂以憂卒。贈大將軍、平州刺史,諡曰節。子定嗣。及護伏誅,龍恩及其弟萬壽並預其禍。武帝以植忠於朝廷,特免其子孫。

  李延孫,伊川人也。父長壽,性雄豪,少與蠻酋結託,侵掠闕南。〔九〕魏孝昌中,朝議恐其為亂,乃以長壽為防蠻都督,給其鼓節。長壽盡其智力,防遏群蠻,伊川左右,寇盜為之稍息。永安之後,長壽徒侶日盛,魏帝藉其力用,因而撫之。累遷北華州刺史,賜爵清河郡公。及孝武西遷,長壽率勵義士拒東魏。後為廣州刺史。〔一0〕東魏遣行臺侯景攻之,城陷,遇害。追贈太尉。

  延孫亦雄武,有將率才略,少從長壽征討,以勇敢聞。賀拔勝為荊州刺史,表延孫為都督,肅清鳥路,頗有力焉。及長壽被害,延孫乃還,收集其父之眾。自孝武西遷後,朝士流亡。廣陵王欣、錄尚書長孫承業、潁川王斌之、安昌王子均及建寧、江夏、隴東諸王并百官等攜持妻子來投延孫者,即率眾衛送,并贈以珍玩,咸達關中。齊神武深患之,遣行臺慕容紹宗等數道攻擊,延孫大破之。乃授延孫京南行臺、節度河南諸軍事、廣州刺史。尋進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大都督,賜爵華山郡公。延孫既蒙重委,每以克清伊、洛為己任,頻以寡擊眾,威振敵境。大統四年,為其長史楊伯蘭所害。贈司空。

  子人傑,有祖、父風。官至開府儀同三司,改封潁川郡公。

  韋祐字法保,京兆山北人也,以字行。為州郡著姓。父義,上洛郡守。魏大統中,以法保著勳,追贈秦州刺史。

  法保少好遊俠,而質直少言,所與交遊,皆輕猾亡命。父沒,事母以孝聞。慕李長壽之為人,遂娶其女,因寓居闕南。正光末,王公避難者或依之,多得全濟,以此為貴遊所德。及孝武西遷,法保赴行在所,封固安縣男。

  及長壽被害,其子延孫收長壽餘眾,守禦東境。朝廷恐延孫兵少,乃除法保東洛州刺史,配兵數百,以援延孫。〔一一〕法保至潼關,弘農郡守韋孝寬謂曰:「恐子此役,難以吉還。」法保曰:「古人稱不入獸穴,不得獸子。安危之事,未可預量。」遂倍道兼行。與延孫兵接,乃并勢置柵於伏流。未幾,周文追法保與延孫還朝,賞勞甚厚。除河南尹。及延孫被害,法保乃率所部據延孫舊柵。嘗與東魏戰,流矢中頸,從口中出,久之乃蘇。大統九年,鎮九曲城。及侯景以豫州附,法保率兵赴。景欲留之,法保疑其貳,乃固辭還所鎮。十五年,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尋進爵為公。會東魏遣軍送糧饋宜陽,法保潛邀之,中流矢,卒於陣。諡曰莊。

  子初嗣。位開府儀同大將軍、閻韓防主。

  陳欣字永怡,宜陽人也。少驍勇,有氣俠,姿貌魁岸,同類咸敬憚之。孝武西遷後,欣乃於辟惡山招集勇敢少年,寇掠東魏,仍密遣使歸附。授立義大都督,賜爵霸城縣男。累遷宜陽郡守。恭帝二年,進位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宜陽邑大中正,賜姓尉遲氏。周文以欣著績累載,贈其祖昆及父興孫俱為儀同三司,位刺史。東魏洛州刺史獨孤永業,號有智謀,往來境上。欣與韓雄等恒令間諜覘其動靜,齊兵每至,輒破之。故永業深憚欣等,不敢為寇。周孝閔帝踐阼,進爵許昌縣公。後除熊州刺史,卒於州。

  欣與韓雄里閈姻婭,少相親昵,俱總兵境上三十餘載。每禦扞,二人相赴,常若影響。故數對勍敵,而常保功名。雖並有武力,至於挽強射中,欣不如雄;散財施惠,得士眾心,則雄不如欣。身死之日,將吏荷其恩德,莫不感慟。

  子萬敵嗣。朝廷以欣雅得士心,還令萬敵領其部曲。

  魏玄字僧智,其先任城人也,後徙於新安。玄少慷慨,有膽略。孝武西遷,東魏北徙,人情各懷去就,玄每率鄉兵抗拒東魏。芒山之役,大軍不利,宜陽、洛州皆為東魏守,而玄母及弟並在宜陽。玄以為忠孝不兩立,乃率義徒還闕南鎮撫。周文手書勞之,除洛陽令,封廣宗縣子。

  周保定元年,累遷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鎮閻韓。遷熊州刺史,政存簡惠,百姓悅之。轉和州刺史、伏流防主,進爵為公。及齊將斛律明月率眾向宜陽,兵威甚盛,玄率眾禦之,每戰輒克。後以疾卒於位。

  泉仚字思道,〔一二〕上洛豐陽人也。世雄商洛,自晉東度,常貢屬江東。曾祖景言,魏太延五年率鄉里歸化,仍引王師平商洛。拜建節將軍,假宜陽郡守,世襲本縣令,封丹水侯。父安志,復為建節將軍、宜陽郡守,領本縣令,降爵為伯。

  屳九歲喪父,哀毀類於成人。服闋襲爵,年十二。鄉人皇平、陳合等三百餘人詣州,請仚為縣令。州為申上。時吏部尚書郭祚以仚年少,請別選遣,終此一限,令仚代之。宣武詔依皇平等所請。巴俗事道,尤重老子之術。仚雖童幼,而好學恬靜,百姓安之。尋以母憂去職。縣中父老復表請起復本任。後除上洛郡守。及蕭寶夤反,遣兵趣青泥,圖取上洛,豪族泉、杜二姓密應之。仚與刺史董紹掩襲,二姓散走,寶夤亦退。遷淅州刺史,別封涇陽縣伯。

  永安中,大破梁將王玄真於順陽,除東雍州刺史,進爵為侯。部人楊羊皮,太保椿之從弟,恃椿,侵擾百姓。守宰多被其陵侮,皆畏而不敢言。仚收之,將加極法。楊氏慚懼,闔宗請恩。自此豪右無敢犯者。性又清約,纖毫不擾於人。在州五年,每於鄉里運米自給。梁魏興郡與洛州接壤,表請內屬。詔仚為行臺尚書以撫納之。大行臺賀拔岳以仚昔蒞東雍,為吏人所懷,乃表仚復為刺史。詔許之。蜀人張國雋聚黨剽劫,州郡不能制,仚收戮之,闔境清肅。

  及齊神武專政,孝武有西顧之心,欲委仚以山南之事,乃除洛州刺史。未幾,帝西遷。齊神武率眾至潼關,仚遣其子元禮禦之,神武不敢進。上洛人都督泉岳,其弟猛略與拒陽人杜窋等謀翻洛州以應東魏。〔一三〕仚知之,殺岳及猛略,傳首詣闕。大統元年,加開府儀同三司,兼尚書右僕射,進爵上洛郡公。仚志尚廉慎,每除一官,憂見顏色,寢食輒減。至是頻讓,魏帝手詔不許。三年,高敖曹圍逼州城,杜窋為其鄉導。仚拒守旬餘,矢盡援絕,城乃陷焉。謂敖曹曰:「泉仚力屈,志不服也。」及竇泰被禽,敖曹退走,遂執仚而東,以窋為刺史。仚臨發,密戒二子元禮、仲遵曰:「吾生平志願,不過令長,幸逢聖會,位亞台司。今爵祿既隆,年齒又暮,前途夷險,抑亦可知。汝等堪立功效,不得以我在東,遂虧臣節也。」乃揮涕而訣。聞者莫不憤歎。尋卒於鄴。

  元禮少有志氣,好弓馬,頗閑草隸,有士君子之風。賜爵臨洮縣伯,散騎常侍。及洛州陷,與仚俱被執而東。元禮於路逃歸。時杜窋雖為刺史,然巴人素輕杜而重泉。及元禮至,與仲遵相見,感父臨別之言,潛與豪右結託。遂率鄉人襲州城,斬窋,傳首長安。朝廷嘉之,代襲洛州刺史。從周文戰於沙苑,中流矢卒。子貞嗣。

  仲遵一名恭。少謹實,涉獵經史。年十三為郡主簿,十四為縣令。及長,有武藝。高敖曹攻洛州,與仚力戰拒守。矢盡,以棒杖扞之,為流矢中目,不堪復戰。及城陷,士卒歎曰:「若二郎不傷,豈至於此!」仚之東也,仲遵以被傷不行。後與元禮斬窋,以功封豐陽縣伯,東豫州刺史。及元禮戰沒,復以仲遵為洛州刺史,頗得譽。

  大統十三年,行荊州刺史事。梁司州刺史柳仲禮每為邊寇,周文令仲遵率鄉兵,從開府楊忠討之。梁隨郡守桓和拒守不降。忠謂諸將曰:「先取仲禮,則桓和不攻而自服也。」仲遵對曰:「若棄和深入,仲禮未即就禽,則首尾受敵,此危道也。」忠從之。仲遵以計由己出,乃先登城,遂禽和。從擊仲禮,又獲之。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本州大中正,復行荊州刺史、十三州諸軍事。尋遭母憂,請終喪制,不許。大將軍王雄南征上津、魏興,仲遵從雄討平之。遂於上津置南洛州,以仲遵為刺史。仲遵留情撫接,百姓安之。

  初,蠻帥杜青和自稱巴州刺史,以州入附,朝廷因其所據而授之,仍隸東梁州都督。青和以仲遵善於撫御,請隸仲遵。朝議以山川非便,弗之許也。青和遂結安康酋帥黃眾寶等,舉兵共圍東梁州。復遣王雄討平之,改巴州為洵州,隸於仲遵。先是東梁州刺史劉孟良在職貪婪,人多背叛。仲遵以廉簡處之,群蠻帥服。

  仲遵雖出自巴夷,而有方雅之操,歷官之處,皆以清白見稱。朝廷又以其父臨危抗節,乃令襲爵上洛郡公,舊封聽迴授一子。尋出為都督、金州刺史。卒官。贈大將軍、三州刺史,諡曰莊。

  子暅嗣。位至開府儀同大將軍。

  李遷哲字孝彥,安康人也。世為山南豪族,仕於江左。父元直,仕梁,歷東梁、衡二州刺史、散騎常侍、沌陽侯。

  遷哲少修立,有識度,慷慨善謀畫。起家文德主帥。〔一四〕其父為衡州,留遷哲本鄉,監統部曲事。時年二十,撫馭群下,甚得其情。後襲爵沌陽侯,位都督、東梁州刺史。侯景篡逆,遷哲外禦邊寇,自守而已。

  大統十七年,周文遣達奚武、王雄等略地山南,遷哲軍敗,遂降於武。然猶意氣自若。武乃執送京師。周文責以不早歸國。答曰:「不能死節,實以此愧耳。」周文深嘉之,封沌陽縣伯。

  恭帝初,直州人樂熾、洋州人黃國等連結為亂。〔一五〕周文以遷哲信著山南,乃令與開府賀若敦同經略。熾等尋並平蕩,仍與敦南出徇地。遷哲先至巴州,入其封郭。梁巴州刺史牟安人開門請降〔一六〕。安人子宗徹等猶據巴城不下,遷哲攻剋之。軍次鹿城,城主遣使請降。遷哲謂其眾曰:「納降如受敵,吾觀其使,瞻視猶高,得無詐也?」遂不許之。梁人果於道左設伏以邀遷哲,遷哲進擊破之,遂屠其城。自此巴、濮之人,降款相繼。軍還,周文賜以所服紫袍玉帶及所乘馬,加授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除直州刺史,即本州也。仍給軍儀鼓節,令與田弘同討信州。

  時信州為蠻酋向五子王等所圍,弘遣遷哲赴援。比至,信州已陷。五子王等聞遷哲至,狼狽遁走。遷哲入據白帝,賀若敦等復至,遂共追五子王等,破之。及田弘旋軍,周文令遷哲留鎮白帝。信州先無倉儲,軍糧匱乏。遷哲乃收葛根造粉,兼米以給之,遷哲亦自取供食。時有異膳,即分賜兵士。有疾患者,又親加醫藥。以此軍中感之,人思效命。黔陽蠻田烏度、田烏唐〔一七〕等每抄掠江中,為百姓患。遷哲隨機出討,殺獲甚多。由是諸蠻畏威,各送糧餼。又遣子弟入質者千有餘家,遷哲乃於白帝城外築城以處之。并置四鎮,以靜峽路。自此寇抄頗息,軍糧贍給焉。周明帝初,授都督、信州刺史。二年,進爵西城縣公。

  武成元年,朝于京師。明帝甚禮之,賜甲第及莊田等。天和三年,進位大將軍。詔遷哲率金、上等諸州兵鎮襄陽。五年,陳將章昭達攻逼江陵,梁明帝告急於襄州,衛公直令遷哲往救焉。遷哲率其所部守江陵外城,自率騎出南門,又令步兵自北門出,兩軍首尾邀之,陳人多投水死。是夜,陳人又竊於城西堞以梯登城,登者已百數人。遷哲又率驍勇扞之,陳人復潰。俄而大風暴起,遷哲乘闇出兵擊其營,陳人大亂,殺傷甚眾。江陵總管陸騰復破之於西隄,陳人乃遁。建德二年,進爵安康郡公。三年,卒於襄州。贈金州總管,諡曰壯武。

  遷哲累葉雄豪,為鄉里所服。性復華侈,能厚自奉養。妾媵至有百數,男女六十九人。緣漢千餘里間,第宅相次,姬媵之有子者,分處其中,各有僮僕侍婢閽人守護。遷哲每鳴笳導從,往來其間,縱酒歡醼,盡生平之樂。子孫參見,或忘其年名者,披簿以審之。

  長子敬仁,先遷哲卒。第六子敬猷嗣,還統父兵,位儀同大將軍。

  遷哲弟顯,位上儀同大將軍。

  楊乾運字玄邈,儻城興勢人也。少雄武,為鄉閭信服。為安康郡守。陷梁,仕歷潼、南梁二州刺史。及武陵王蕭紀稱尊號,以乾運威服巴、渝,乃拜梁州刺史,鎮潼州,封萬春縣公。時紀與其兄湘東王繹爭帝。乾運兄子略勸乾運歸附,乾運然之。會周文令乾運孫法洛至,略即夜送之。乾運送款,周文密賜乾運鐵券,授開府儀同三司、侍中、梁州刺史、安康郡公。及尉遲迥征蜀,遂降迥。迥因此進軍成都,數旬剋之。及至京師,禮遇隆渥。尋卒於長安。贈尚書右僕射。子端嗣。

  略亦以歸附功,位至開府儀同三司、大將軍,〔一八〕封上庸縣伯。

  乾運女婿樂廣,安州刺史,封安康縣公。

  扶猛字宗略,上甲黃土人也。其種落號白獸蠻。猛仕梁,位南洛、北司二州刺史,封宕渠縣男。魏廢帝元年,以眾降。周文厚加撫納,復爵宕渠縣男,割二郡為羅州,以猛為刺史。令從開府賀若敦南討信州。敦令猛直道白帝,所由之路,人跡不通。猛乃梯山捫葛,備歷艱阻,遂入白帝城。撫慰人夷,莫不悅附。以功進開府儀同三司。俄而信州蠻反,猛復從賀若敦平之,進爵臨江縣公。後從田弘破漢南諸蠻,進位大將軍。卒。

  陽雄字元略,上洛邑陽人也。累葉豪族。父猛,從孝武西遷,以功封郃陽伯,位征東將軍、揚州刺史。

  雄起家奉朝請,以軍功封安平縣侯。得子孫相襲拜邑陽郡守〔一九〕。累遷平州刺史,進爵玉城縣公,加開府儀同三司、驃騎大將軍。歷京兆尹、戶部中大夫,〔二0〕進位大將軍,轉中外府長史,遷江陵總管,改封魯陽縣公。卒於鎮。追封郡公,諡曰懷。雄善附會,能自謀身,故任兼出內,保全爵祿。子長寬嗣。

  席固字子堅,其先安定人也。高祖衡,因姚氏之亂,寓居襄陽,仕晉,為建威將軍,遂為襄陽著姓。

  固少有遠志。梁大同中,為齊興郡守。久居郡職,士多附之,遂有親兵千餘人。梁元帝時,遷興州刺史,軍人募從者至五千餘人。固欲自據一州,以觀時變。大統中,以地歸魏。時周文方南取江陵,西定蜀、漢,聞固至,甚禮遇之。就拜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大都督、侍中、豐州刺史,封新豐縣公。後轉湖州刺史,啟求入覲。及至,進爵靜安郡公。尋拜昌歸憲三州諸軍事、昌州刺史。固居家孝友,蒞官頗有聲績。卒於州,贈大將軍、五州刺史,諡曰肅,敕襄州賜其墓田。子雅嗣。

  雅字彥文。性方正,少以孝聞。位大將軍。

  雅弟英,上開府儀同大將軍。

  任果字靜鸞,南安人也。本方隅豪族。父褒,仕梁,為沙州刺史、新巴縣公。

  果性勇決,志在立功。魏廢帝元年,率所部來附。周文嘉其遠至,待以優禮。果因面陳取蜀策,深被納之。乃授沙州刺史、南安縣公。從尉遲迥伐蜀。尋進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及成都平,除始州刺史。周文以其方隅首領,早立忠節,進爵樂安郡公,〔二一〕賜以鐵券,聽相傳襲,并賜路車駟馬及儀衛等以光寵之。尋為刺客所害。

  論曰:王傑、王勇、宇文虯、耿豪、高琳、李和、伊婁穆、侯植等咸以果毅之姿,效節擾攘之際,各能屠堅覆銳,自致其功,高爵厚位,固其宜也。仲尼稱無求備於一人,信矣。夫文士懷溫恭之操,其弊也懦弱;武夫稟剛烈之資,其弊也敢悍。故有使酒不遜之禍,拔劍爭功之尤,大則莫全其生,小則僅而獲免。耿豪、王勇不其然乎!

  李延孫、韋祐、陳欣、魏玄等以勇略之姿,受扞城之委。灌瓜贈藥,雖有愧於昔賢;禦侮折衝,足方駕於前烈。用能觀兵伊、洛,保據崤、函,齊人阻西路之謀,周朝緩東貢之慮,〔二二〕皆其力也。

  泉仚長自山谷,素無月旦之譽,而臨難慷慨,無失人臣之節,豈非蹈仁義之徒歟!元禮、仲遵,聿遵其志,卒成功業,庶乎克負荷矣。

  李遵哲、楊乾運、席固之徒,屬方隅擾攘,咸知委質,遂享爵位,以保終始。觀遷哲之對周文,有尚義之氣。乾運受任武陵,乖事人之道。若乃校其優劣,固不可同年而語。陽雄任兼文武,聲著土內,〔二三〕抑亦志能之士也。

  舊史有代人宇文盛,字保興,以武毅顯,盛弟丘,字胡奴,盛子述,位柱國,並有傳。然事無足可紀。盛見子述傳首,丘略之云。

  校勘記

  〔一〕 後與隨公楊忠自漠北伐齊 諸本「漠」作「漢」。按王傑隸楊忠進攻北齊,事見周書卷一九楊忠傳。當時是取道武川,與突厥會師入并州,與漢北無關。「漢」乃「漠」之訛,今據改。

  〔二〕 大軍不利 錢氏考異卷四0云:「『大軍』上脫『芒山之戰』四字。」按周書卷二九、通志卷一五八王勇傳,此上有「邙山之戰,勇率敢死之士三百人,大呼直進,出入衝擊,殺傷甚多,敵人無敢當者。是役也」三十四字。這裏必有脫文。

  〔三〕 文令探籌取之 通志無「文」字,周書作「又」。疑「文」是「又」之訛,或「文」上脫「周」字。

  〔四〕 帝朝已革 周書卷二九李和傳作「市朝已革」。按「帝」當是「市」之訛。

  〔五〕 若伊尹阿衡於殷 「若」,周書卷二九、通志卷一五八伊婁穆傳都作「昔」,疑「若」是「昔」之訛。

  〔六〕 卒於刺史 按周書卷二九達奚寔傳云:「出為文州刺史,卒於官。」此當脫「文州」二字。

  〔七〕 後拜中大夫 周書卷二九劉雄傳作「中散大夫」。按當時無單稱中大夫之官,疑此脫「散」字。

  〔八〕 賜姓侯伏侯氏 諸本「伏」下脫「侯」字,據周書卷二九侯植傳補。

  〔九〕 侵掠闕南 北、殿二本及周書卷四三、通志卷一五八李延孫傳「闕」作「關」。按本卷韋祐傳、魏玄傳並見「闕南」,周書韋祐、魏玄傳也都作「關」。魏書卷四四費穆傳,言李洪於陽城起兵反魏,穆往鎮壓,「破於關口之南」。據魏書地形志中,洛州陽城郡有陽城關,則所謂「關南」,當即指陽城關之南。疑周書是。

  〔一0〕後為廣州刺史 諸本「廣」作「黃」,周書、通志作「廣」。按西魏無「黃州」,廣州見魏書地形志中,州治魯陽,即在陽城關之南。下文言延孫亦官廣州刺史,蓋父子並以當地土豪,先後繼任。「黃」乃「廣」之訛,今據改。

  〔一一〕配兵數百以援延孫 諸本「援」訛作「授」,據周書卷四三韋祐傳改。

  〔一二〕泉仚字思道 周書卷四四「仚」作「企」,未知孰是。本書統一作「仚」。

  〔一三〕其弟猛略與拒陽人杜窋等謀翻洛州以應東魏 諸本「拒」作「順」,周書三朝本作「拒」。按魏書地形志下,順陽郡順陽縣屬荊州,上洛縣、拒陽縣並屬洛州上洛郡。本傳說杜窋與上洛人泉岳等「謀翻洛州」。又說泉、杜二姓是上洛豪族,則窋當是拒陽人。若作「順陽」,則是荊州屬縣,安能「謀翻洛州」?今據周書改。

  〔一四〕起家文德主帥 諸本「帥」訛作「師」,據周書卷四四李遷哲傳改。文德主帥又見周書卷四七姚僧垣傳、梁書卷三二陳慶之傳。

  〔一五〕洋州人黃國等連結為亂 周書「人」下有「田越金州人」五字,此當是誤脫。但通鑑卷一六五及通志卷一五八李遷哲傳亦無此五字,今不補。

  〔一六〕梁巴州刺史牟安人開門請降 周書「人」作「民」,北史避唐諱改。

  〔一七〕田烏唐 周書作「田都唐」。按周書卷四九蠻傳亦作「田都唐」,本書卷九五蠻傳省作「田唐」。疑作「田唐」是,「烏」是涉「田烏度」之「烏」而誤。

  〔一八〕位至開府儀同三司大將軍 周書卷四四楊乾運傳附見兄子略,云:「建德末,位至開府儀同大將軍。」按周武帝建德四年改開府儀同三司為開府儀同大將軍(見周書卷六武帝紀),則建德末無開府儀同三司。此「三司」二字衍文。

  〔一九〕以軍功封安平縣侯得子孫相襲拜邑陽郡守 周書卷四四陽雄傳作「世襲邑陽郡守」。按封爵世襲乃慣例,何必特書?蓋陽雄是地方豪族,故得世襲郡守,猶如泉仚之世襲本縣令。這是當時對朝廷控制不到的地方勢力的羈縻辦法,故書之。北史誤,今於「侯」字下斷句。

  〔二0〕歷京兆尹戶部中大夫 諸本脫「尹」字,據周書補。

  〔二一〕進爵樂安郡公 周書卷四四任果傳「樂安」作「安樂」。按隋書地理志上普安郡注云:「梁置南梁州,後改為安州。西魏改為始州。」普安縣下注云:「舊曰南安,西魏改曰普安,置普安郡。」任果先為南安縣公,即其本縣。又為始州刺史,即其本州。此「樂安」疑是「普安」之訛。任果當是由南安縣公進為普安郡公,仍是本郡。周書作「安樂」,更誤。

  〔二二〕齊人阻西路之謀周朝緩東貢之慮 周書卷四三史臣論「路」作「略」,「貢」作「顧」。疑是。

  〔二三〕聲著土內 按陽雄本傳云:「故任兼出內,保全爵祿。」此「土內」當為「出內」之訛。周書卷四四史臣論作「聲著中外」。「出內」即「中外」之意。本書卷六一竇毅傳亦有「任兼出內」語,可証。

《北史》 相关内容:

《北史》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