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四十五

卷四十五

  ○宝峰云庵真净禅师偈颂(嗣法门人福深录)

  僧请问:三圣问雪峰云:透网金鳞以何为食。峰云:待你透出网来。即向你道。圣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师以颂示之。

  潦倒渔翁坐钓台。金鳞赫赫鼓波来。海门空阔才施网。霹雳一声天地开。

  雪峰云:老僧住持事大。

  放去收来得自由。不堪优处亦堪优。可怜滞句承言者。争是争非空白头。

  僧请问:丹霞骑圣僧。意旨如何?

  千变万化七颠八倒。骑却圣僧踏倒水潦。释迦起身比丘悟道。若会此意寒来着袄。

  僧请问雪峰鳖鼻蛇因缘。

  打鼓弄琵琶。相逢一会家。云门能合调。长庆解随邪。古曲非音律。南山鳖鼻蛇。何人知妙诀。的子是玄沙。

  僧问南台圆和尚大随龟话。圆以手翻覆示之。其僧不肯。乃质于师。师以颂释之。

  少室之妙诀。观根而密付。大随曾泄机。南台亦失误。翻手与覆手。脱履着龟处。明明言外传。信何有今古。掷金钟辊铁鼓。水东流日西去。

  僧请问马大师日面佛月面佛。

  日面月面。胡来汉现。一点灵光。万化千变。

  僧请益。僧问云门。如何是正法眼。门云普但无一切心。自然合大道。应用在临时。莫分妙不妙。

  僧请问云门如何是诸佛出身处。门云东山水上行。  目前有路。谁解通方。东山水上。求者茫茫。

  诸佛出身处。东山水上行。目前一弹指。遍现煞分明。  日面月面过。佛手驴脚呈。皆承此个力。言外度迷情。

  僧曰:众中多以无事商量。师复成颂。  多将无事会。无事困人心。有无俱勿念。自可剖灵音。

  落落虽殊应。寥寥不在寻。宜哉万化首。都败属于今。

  僧请问:僧问首山。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山云:楚王城畔汝水东流。

  楚王城畔水东流。树倒藤枯笑不休。好是自従投子去。更无人解道油油。

  僧举赵州庭前柏树子话。或云有此语。或云无此语。师以颂决之。

  庭前柏树子。赵州无此语。若是本色人。直下未相许。

  庭前柏树子。赵州有此语。为报同道流。觌面如何举。

  僧举云门北斗里藏身。  东涌西没。北斗藏身。法王法令。德非有邻。

  赵州勘破婆子。

  似狂不狂赵州老。或凡或圣人难晓。是非长短任君裁。老婆被伊勘破了。  婆子云:好个阿师。又与么去。  临岐有水复有火。遇贱即贵全可可。台山一路去无差。几个行人脱羁锁。

  庭前柏树子二首庭前柏树子。我道不如松。枯枝折落地。打着去年棕。

  造化无私不思力。一一青青岁寒色。长短大小在目前。可笑时人会不得。

  颂黄龙和尚垂示佛手驴脚生缘我手何似佛手。翻覆谁辨好丑。若非师子之儿。野干谩为开口。  我脚何似驴脚。隐显千差万错。欲开金刚眼睛。看取目前善恶。  人人尽有生缘处。认着依前还失路。长空云破日华开。东西南北従君去。

  鸟窠和尚吹布毛鸟窠吹布毛。红日午方高。赵王因好剑。满国人带刀。

  僧问云门。如何是啐啄之机。门云响。

  有问啐啄机。云门答云响。昨日雷轰天。夜来山水长。

  宝寿开堂三圣推出僧。  探骑飞来棒下宁。瞎人翻满镇州城。太平本是将军致。不许将军见太平。石火光中电影分。怒雷随震动乾坤。耳聋眼瞎人无数。谁是知恩解报恩。

  僧问风穴。如何是佛。穴云杖林山下竹筋鞭。

  杖林山下竹筋鞭。水在深溪月在天。良马不知何处去。阿难依旧世尊前。

  灵云见桃花悟道。  奇哉一见桃花后。万别千差更不疑。独有玄沙言未彻。子孙几个是男儿。

  昔日灵云见悟时。香苞红萼一枝枝。如今到处还开也。陌上相逢说向谁。

  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僧云上至诸佛下至蝼蚁。皆有佛性。狗子为什么无。州云:有业识在。

  言有业识在。谁云意不深。海枯终见底。人死不知心。

  僧问云门。如何是吹毛剑。门云骼。

  谁谓吹毛利。云门骼可知。一朝权在手。看取令行时。

  僧问龙牙。古人得个什么道理。便休去歇去。牙云:如贼入空室。

  买帽相头。量才补职。明眼衲僧。面前不识。

  僧问长沙。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还须偿夙债。败如二祖。是了不了。沙云空。

  临机无巧妙。得意不劳功。其如人不会。闻空便谓空。  僧问赵州:“一物不将来时如何?”州云:“放下着。”

  移高就下纵威权。解脱门开信可怜。不得空王真妙诀。动随声色被勾牵。

  僧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门云:“胡饼。”

  超佛越祖之谈。觌面相呈谁领。不知箭过新罗。动地闲争胡饼。

  云门关捩子。

  云门关捩子。消息少人知。有时一拨动。大地眼?蚩々。

  云门抽顾。  云门抽顾。自有来由。一点不到。休休休休。

  临济三度问黄檗佛法大意。三度被打。

  资粮更不着些些。岐路年深恐转赊。直下痛施三顿棒。夜来依旧宿芦花。

  临济到大愚处悟。

  便言黄檗无多法。大丈夫儿岂自乖。胁下两拳明有信。不従黄檗付将来。

  僧问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山云:“新妇骑驴阿家牵。”  张颠不似首山颠。不动毫芒百怪全。犹得黄龙再拈出。四方明眼若为传。

  新妇骑驴阿家牵。低头拈得一文钱。十字街头拍手笑。东村王老屋头穿。

  云门云:“火里蝍?尞吞大虫。”

  秦时?度轹钻头通。大施门开妙莫穷。火里蝍?尞依旧活。拈来谁解恣英雄。  火里蝍?尞吞大虫。去年不似今年穷。直得黄茅瘴气发。雪压桃花处处红。

  临济锄茶园次。见黄檗来遂。拄锄头而立。檗云:“者汉困那?”济云:“锄也未锄。困个什么?”檗以拄杖便打。济接住一送。檗便倒。叫云:“维那相救。”维那近前扶云:“争容得这风颠汉与么无礼。”檗以拄杖却打维那。济乃连锄地数下云:“诸方火葬。这里一时活埋。”

  夺旗掣鼓着精神。父子虽亲法不亲。为报四方禅者道。等闲莫作守株人。

  百丈再参马祖。

  客情步步随人转。有大威光不能现。突然一喝双耳聋。那吒眼开黄檗面。

  兴化打克宾维那。

  丈夫当断不解断。兴化为人彻底汉。已后従教眼自开。棒了罚钱趁出院。

  云门腊月二十五。

  腊月二十五。一曲超今古。镇州大萝亶。生长在深土。

  僧问云门。不起一念还有过也无。门云:“须弥山。”

  不起一念。海里须弥。把来便用。休别针锥。

  百丈野狐。

  不落藏锋不昧分。要伊従此脱狐身。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  寄百丈肩首座。

  百丈雄峰倚碧虚。其间今古道非狐。不知一句堕狐事。借问当时有也无。

  有无闻说笑吩吩。不是知音不问来。莫把祖机容易泄。待伊狐眼自醒开。

  潜能展事密投机。落草之谈信有之。言下罕逢师子子。成群作队野狐儿。  和酬运使蒋公颂古八绝句。

  仰山。

  沩仰法幢摧已久。従头提起又重新。谁知断臂传来事。光显须凭大智人。

  父子有时扬密意。神通变化不相知。唤回业识茫茫者。笑倒沩山老古锥。

  疏山。  呵呵大笑意难论。树倒藤枯问有因。纵向明招言下悟。眼开只是旧时人。  因兹自抱无弦琴。归隐疏山烟翠深。有个荆溪蒋居士。曾闻得得访知音。

  末山。

  末山不露凌云顶。今古涪休在目前。又道本无男女相。非君莫辨火中莲。

  非色非心非行业。成男成女解随缘。而今僧俗井群有。一一昭然总不偏。

  洞山。  掩耳重开眼界宽。〔金部到洞山留偈云:“眼处闻时方得知。”误作耳字。故云尔〕廓然无法不同观。山林瓦石纵横说。若到常情取信难。

  按部不妨闲访道。新丰一宿话皮肤。水声山色红尘外。轩葢重来得也无。

  寄云居长老五颂。

  绝顶云居北斗齐。云门知见便高提。莫将透脱常情解。须是当机离水泥。  绝顶云居北斗齐。藏身北斗最难提。丛林总作平常解。无限高僧没在泥。

  绝顶云居北斗齐。出群消息要人提。其中未善宗乘者。奇特商量满眼泥。

  绝顶云居北斗齐。参差光里闹中提。擎头戴角夸能解。一一重教上细泥。

  绝顶云居北斗齐。横三竖四目前提。空中鹘眼殊无碍。还笑狞蛇不离泥。

  雪朝上堂。举庞居士辞药山因缘。复颂其意。示诸禅者。

  庞翁境界滴水滴冻。药山庠黎两目定动。机不发时一场困梦。本自天真阿谁解用。

  师室中问僧云:“了也未。”僧云:“未了。”师云:“你吃粥了也未?”僧云:“了。”师云:“又道未了。”复云:“门外什么声?”僧云:“雨声。”师云:“又道未了。”复云:“面前是什么?”僧云:“屏风。”师云:“又道未了。”复云:“还会么?”僧云:“不会。”乃云:“听取一颂。”

  随缘事事了。日用何欠少。一切但寻常。自然不颠倒。  见僧来以火箸敲火炉。僧云:“不会。”师乃颂曰。  火箸敲火炉。日用更无余。开单并展钵。何处有亲疏。  僧又问:“达磨西来单传心印又如何?”复乃成颂。  火箸敲火炉。直指更无余。开单并展钵。一一晃心珠。

  师室中问僧:“如何是无文字一句。”僧无语。僧却问:“如何是无文字一句?”师云:“庐陵米作么价。”又云:“面前是屏风。”

  一一超然一一玄。莫将情计自留连。従来大道无文字。不要安排唤作禅。

  僧云:“洞山禅难参。”师乃有颂。

  洞山禅也不为难。与君时复且闲闲。木标迸开天地眼。一重山后一重山。

  示众二颂。

  了无一法。败在临时。把来便用。莫更迟疑。

  于法应自由。更莫向余求。杀活剑在手。到处得风流。  法界三观六颂。  色空无碍如意自在。万象森罗影现中外。出没去来此土他界。心印廓然融通广大。

  理事无碍如意自在。倒把须弥卓向纤芥。清净法身圆满土块。一点镜灯十方海会。

  事事无碍如意自在。不动道场十方世界。东涌西没千差万怪。火里蝍?尞,吞却螃蟹。

  事事无碍如意自在。手把猪头口诵净戒。趁出淫坊未还酒债。十字街头解开布袋。

  事事无碍如意自在。拈起一毛重重法界。一念遍入无边刹海。只在目前或显或晦。

  事事不知空色谁会。理事既休铁船下海。石火电光咄哉不快。横按莫邪魔军胆碎。

  读金刚经是法平等无所高下。佛意非傅大士颂指南。则异说者多矣。故水陆同真际。飞行体一如。则佛佛道同信斯也。因成一颂。用示诸禅者。

  平等群生类。迷为七趣因。悠悠终莫觉。扰扰但随尘。赖我従凡质。何缘获法身。神通虽未具。作佛亦天真。

  短歌寄端上人。

  鹫峰深黄檗苦。一来知味便回去。去去不回顾。大地何曾有寸土。廓然胸臆寰宇宽。东涌西没胡为难。早言云往逍遥山。又闻已在袁城间。因思孤坐雪寒夜。松风瑟瑟添萧挤。端师端师听我言。玉钥在手须牢把。  寄人。

  一二三四五。清平打鼓道吾舞。脚踏金船海月高。无根树下蹲龙虎。优钵罗花火里开。轩辕宝鉴埋粪土。为报眼川善女人。信受摩耶千佛母。

  送和禅者南雄作丐。

  见不见逢不逢。千里万里圆光中。左顾右眄华藏海。轻提重按开盲聋。此个妙穷不穷。是处园林落花红。乾坤造化有时节。莫比仁者无间风。忽释迦慢弥勒。彼既丈夫我亦尔。都来只在一毛头。也解分身千百亿。临机一一不思量。好笑时人识不识。  送清禅者石城丐〔清乃善画〕菩提数珠一百八。木标拄杖六七尺。

  象王蹴踏润无边。达磨唯留履一只。至今天下重黄金。笑杀寒山与拾得。观音慈布袋憨。维摩问疾文殊堪。千奇万怪状无尽。皎然此理谁相谙。石城人物多贤善。仁者一到皆和南。有人问着新丰老。切忌承言落二三。

  送生禅者袁州丐。  箭穿红日影。山鬼把住麒麟儿。窦八破布衫。海神捧出珊瑚枝。临济三关透不透。云门一字知不知。闲思昔日同参者。笑倒新丰老古锥。小释迦大禅佛。集云峰下有窠屈。相逢须辨是与非。莫顺人情刚负屈。鳖鼻蛇辽天鹘。遍问知音是底物。奇哉高步下层峦。好向前途恣轻忽。

  送従禅者庐陵丐〔乃闽人石霜受业〕鼓山头上云成葢。石霜霜水清如镜。新丰洞里伸脚眠。眼开起来天地迥。

  拍手呵呵笑不休。堂上老胡俗姓郑。庐陵米价高复低。兔角拄杖须亲携。  欲度门门一切境。当知密室烂如泥。

  送长上人袁州丐。  集云峰下四藤条。谁复得逍遥。祝融峰顶万年松。天下名标。新丰五位拄杖头挑。横三竖四东西南北。偏中来正中去。遇贱即贵逢低且高。撞着三家村里老婆。掣断裙腰。十字街头醉翁子。扶起来与伊系丙。或是或非胡抄乱抄。休话祖师密意。莫问世俗尘劳。道人活计举措堪褒。咄。将此深心奉尘刹。诸子于同袍。海里须弥日月高。

  送雅禅者石城丐。

  鸡不鹐无功之食。水长船高。物归乎有道之心。泥多佛大。德山呵佛骂祖。曾遭岩头僧堂前领过。台山路上老婆。有个赵州不出门勘破。独有云门古锥。有口不妨道火。火本无火。承言者纷纷。自我不然也。非言道不通。非事理不果。理事通达人。利生无不可。既然也有却解临时建立。又不善逐旋包里。但可以直用好心。殊不知返遭恶祸。末法众生知恩者能有几个。雅禅者。为尔老婆葛藤。会么?

  寄南康魏处士寄茶。

  南康有个魏处士。生来心净开莲华。莲华妙心空无物。能为佛事如尘沙。  众生佛种不自发。莫不睹相生道芽。观音势至自可仰。文殊普贤人共夸。

  岂惟慈善佛菩萨。不独忿怒恶那吒。有时人头及鬼面。有时虎豹诸龙蛇。

  一一临时能变化。一一所应曾无差。当知皆承此个力。不知处士自知耶。  此也従来最灵物。当头一着输丹霞。谁言僧俗有南北。我道圣凡同一家。

  音通不问识不识。逢人便寄赵州茶。助我日用作佛事。啜者唯嫌苦涩加。  苦也涩也益何尽。泥也水也兴无涯。人间万事即佛事。正者自正邪者邪。

  因思昔日洞山老。问佛解道三斤麻。

  寄吉州清平跨牛庵。

  庵内不知庵外事。跨牛谁识乐生缘。或舒驴脚步荒草。又把佛手开人前。

  头头应现头头别。元与跨者曾不偏。肥苗嫩稼触途秀。饱亦不餐牛可怜。

  青烟万户太和邑。白雪一曲清平禅。客来欲辨牛毛色。唯见长老庵中眠。

  世人有牛自可识。毛角分明头角全。跨行一一乘他力。莫问清平别有玄。

  送净禅者丐南康逢人便出有理但伸。一锥一衷要见通人。三头两面任起情尘。道不属诤法何有因。心既无住道乃通津。南康教化平等为人。富亦不富贫元不贫。男之与女佛也天真。贤之与愚性也法身。孰为彼我谁为疏亲。一一明妙一一精神。临事活泼应机妙陈。不自觉悟逐乐因循。従头指出无使漂沦。海净禅者莫惮苦辛。

  送言隆二禅者之南华礼六祖真曾闻菩提本无树。又云一花开五叶。是非有眼分不分。可使吾道生:晔。曹溪分派共入海。宝林人间翠相接。其中塔庙居真身。同往瞻礼不可辍。又闻彼既丈夫我亦尔。不应自当生退怯。又不见。古人已灵尚不重。况求诸祖解脱乎。大丈夫大丈夫。灵光扩赫阿谁无。当机大用脱知解。举措何曾涉道途。本非文字不属教。亦非禅道莫昧渠。明明一一离诸相。刚把迷头面糊。二禅者是不是。若是。不妨南去见老卢。

  送十一禅者往诸方缘化身是光明宝幢。心是神通法藏。多虚不如少实。千语终归一当。  欲知教外别传。便是西来鄄样。神通利物昭昭。光明到处晃晃。

  不属诸方语言。岂关森罗万象。大机大用天真。或是或非过量。

  一得永绝攀缘。无法更堪比况。唯此一事真实。其余总是虚妄。

  可使法界有情。同悟此心无上。十一禅者化行。雄雄法王大将。  后又添一人之万载缘化元是十一人。添子成十二。有利及无利。终不离行市。

  木塔老婆禅。河阳新妇子。普化解风颠。我今故直指。

  上高李居士求颂。

  李翁李翁慧性自通。知身幻妄处世皆空。尊卑贵贱暂且相逢。共若朝露总如春红。倏忽变灭谁是我侬。唯心即佛灵妙难穷。长生不死人性皆同。明明日用不自信崇。悟无彼此迷有西东。李翁李翁夙植善功。一家蒙庇吉庆常隆。儿孙乐善斋心融融。正信清净诸佛法中。或赞或毁如盲如聋。一切魔恼自然销熔。道心坚固有始有终。

  送照禅者。

  々齖々涮涮人谓我恶。是是非非我谓人莫。不莫不作不恶不乐。法喜禅悦去粘解缚。黄龙家风佛手驴脚。后代儿孙须自开拓。大启三关末后一着。虽涉语言不在糟粕。皎洁灵源此彼何若。神通光明圆满大觉。切忌思量应病与药。  方禅人求师亲书偈送字要亲手书。偈不凭人作。彼此有如意。应病即与药。闹里何妨佛手开。拟议之前出驴脚。任是碧眼胡儿。也须路头迷却。不是特地要辨清浊。活滚滚明落落。本自天然何须自缚。还乡曲调和者稀。干木逢场但戏乐。  送诸郡丐者诸郡丐者道无此彼。直截根源更何拟议。性本一源用无有二。但尽凡情别无胜义。触目遇缘无非佛事。有利无利不离行市。干木随身逢场作戏。或逆或顺或非或是。一主一宾一坐一起。照用临时纵夺有以。临济儿孙衲僧巴鼻。教化众生成就根器。家家观音门门势至。儿女大小神通活计。通人不疑法王已矣。  送德禅者丐平江平江一派东流。穿过千门万户。佛法大意分明。自是时人不顾。  直到大海方休。浩浩无今无古。滔滔自有灵源。亦似参禅大悟。

  若也心地洞然。正法眼藏发露。何妨运出家珍。所在观机救度。  明年是日归来。不尔却依位住。  南台和福严长老结夏今夏南岳南台。晚饭不通水泄。杉松空引寒风。田地莓苔不洁。又道禁足九旬。人人口中一舌。去夏腊人消尽。今后浑铸成铁。殊不知有佛有法。岂更解移凹就凸。败待置个葛衫。准备来年夏热。

  送叶道人一叶落天下秋。夕阳西去水东流。黄河澄清圣人出。三千年事何悠悠。稀复稀少复少。使我虚生几回老。如今共喜居太平。何妨学佛闲访道。归去来归去来。老卢得不在黄梅。普光心印神通藏。日用分明眼自开。  送琪道者作丐衲僧门下纵夺临时。灵蛇在手猛虎当骑。有须便捋无尾莫追。放去防渴把住知饥。宾主易见隐显难思。禅家大道法眼慈悲。

  送闲上人之黄龙觐老师闲闲。一片祥云别海山。卷舒出没自有信。岂问薄雾萦渔湾。闲闲。闲情意态西南还。黄龙久约待为雨。我今目送胡高攀。

  和黄檗老和尚送李居士踏断秤槌两截分明。为君直说黄檗苦口。多嫌三冬何处无雪。难难。翻忆庞公与儿女。不婚不娉共头活。  送吉州曾居士昆季来従山下来。去従山下去。行也晓便行。住也晚便住。在路同弟兄。到家会儿女。莫嫌言语太寻常。最是为君省要处。省要处三四五。须弥孛跳迦叶舞。  寄福严谨上人时在南台白云笼高峰。明月照浅水。谁云与日同。方曰为知已。  北岭壤边人。南台石上子。救得老卢头。失却少林齿。

  送一禅者袁州丐佛子之心丝毫不豹。无底篮子骊珠满泻。袁州城里任人着价。异日归来倒骑铁马。  送俨禅者吉州丐佛子之心大喜大舍。唤龟作鳖指鹿为马。偃溪水声庐陵米价。一一法门死蛇活把。

  送庆禅者崇阳丐佛子之心无非利乐。众生界中应病与药。或呈佛手或出驴脚。我宗赫然莫错莫错。

  送泰禅者丐米。

  佛子之心能施惠泽。山前谷熟人间米白。十升一斗大翁二伯。但尽凡情钱不露陌。  送际修造佛子之心逢场作戏。遇缘即兴常可如意。佛殿三门观音势至。弹指乃成九峰山寺。

  过义井庄猛才上人求颂古佛家风在。寻常已自知。不劳心力处。忽迸电光时。

  既作韶阳客。当为师子儿。目前凡与圣。一一莫存伊。  又满庄主求颂智者能孤立。开花自有春。不为万法侣。肯作半途人。

  快臆乾坤大。威光日月新。寻常抛掷里。谁识是天真。

  寄饶守邹几圣此身秽恶聚。无他又不得。智者知是幻。饮食聊滋益。  中有净法身。精明妙谁识。君与我无差。一得即永得。  寄叶推官二首此心难是便忘机。况属衣冠富贵时。终日素餐甘自得。浮生虚幻许谁知。

  能将悟意唯书偈。不把吟情更作诗。一种家居超俗类。西天摩诘亦如斯。

  近想道弥着。前来所得深。虚通真法性。皎洁净名心。

  王事何妨及。尘劳已不侵。妙灵居日用。谁古复谁今。

  和宜春张簿见寄万类纷然居有为。一一天真本无住。岂是明公独妙明。我亦従中获灵悟。

  情与无情及圣凡。解脱门开同一路。王也臣也自可知。此是如来亲付嘱。

  卿上人礼师乞颂有僧近従庐山来。辄然问我求禅偈。我既临时解变通。人头鬼面超言义。

  而况佛法无定机。宗门自有通人至。子应久历丛林师。潦倒所说是也不是。

  张道人寂庵离念性虚明。居此常寂照。万象圆光中。清净同一妙。

  开池养白莲。门当市井道。我无人事心。人事不相到。

  寄塘浦张道人世俗尘劳今已彻。如净琉璃含宝月。炼磨不易到如今。宝月身心莫教别。

  死生倏忽便到来。幻化身心若春雪。唯有道人明月心。日用廓然长皎洁。

  靖安令程节推。一日游山。以诸堂寮旧名猥冗。各随事易之。揭为痛修精进廓然证宗性空实际不二了义法忍妙用和集云鹤。老拙乃一一颂之。又作通人偈。共十三首寄呈。  痛修圆满菩提道。痛修乃得成。理虽顿悟胜。事要渐除轻。  镜藉重磨莹。金须再炼精。劝令先自利。然后利群生。

  精进六种波罗岸。先乘般若舟。自然无所住。何更有晨由。

  勇猛能成佛。疏慵不到头。蒙君共着力。禅者总精修。

  廓然每来常默坐。却洞廓然襟。广大乾坤量。包含日月心。

  庞公虽去世。程老复知音。别听为霖雨。当期外护深。

  证宗达佛心宗也。寸无差互时。相应存解行。瞻敬见师资。

  琢玉当成器。磨莫问伊。西来诸祖令。一一总如斯。

  性空佛及众生性。圆明体本同。见闻皆共有。取舍总非空。

  在事能潜隐。当机解变通。谈禅并治俗。一一见全功。

  实际妙湛总持际。光明觉性身。在家疑是客。别国却为亲。

  渐诱终难信。高提复倍嗔。如今法末世。教我若为人。

  不二平等观诸子。家门不二开。客程无是处。浪迹总归来。

  法宝名如意。禅朋号善财。共游华藏界。寰宇一尘该。

  了义迷头曾认影。了悟总成非。唯有道心在。更无禅病依。

  静中闻水过。闲里见蜂飞。一一天真事。何人共所归。

  法忍对境心常寂。灵源本不生。事随高下应。机逐浅深评。

  剖判彰神用。观瞻洞觉明。无非法忍力。更莫外求声。

  妙用神通并妙用。迎送及攀陪。更不假人教。自然随事来。

  幻身同草木。净性出尘埃。多谢程居士。迷头总唤回。

  和集法门元不二。所到便为家。圆顶啃檀树。方袍萏菡花。

  六和仪有伴。四摄道无涯。岂独携禅者。俱登大宝车。  云鹤旦过晚应宿。山堂任去留。孤云能自在。只鹤更优游。

  木标开青眼。袈裟伴白头。未明西祖意。萍迹谩悠悠。

  寄通人通人何拣择。一一道无偏。拟欲分优劣。还应落葢缠。

  心心同作佛。法法共谈禅。但尽常情也。东流水满川。

  禅定轩十偈摄心名净戒。禅定号波罗。到岸仍留筏。行慈复度他。

  悟怀生极乐。见性识弥陀。即此明轩下。菩提萨摩诃。

  其二虽然迷悟别。平等一禅心。莫向云门觅。休従临济寻。

  瑕销成白玉。矿尽得黄金。无比不思议。灵源最甚深。  其三本来同作佛。妄想共留连。此日不为道。何时能去缠。

  便宜归宝所。休更认空拳。一一天真性。花开火里莲。

  其四西来元不二。天下所传差。佛法无多子。门庭有几家。

  主宾分兔马。棒喝辩龙蛇。学者宜详审。如今正可嗟。  其五诸祖传心印。何曾别有禅。宗乘迷有异。佛法悟无偏。

  宝觉人人大。灵机事事圆。莫求奇特说。荒却自家田。

  其六小乘不见性。心外别有禅。妄现涅槃乐。迷遭烦恼缠。

  岂知潭底月。元在屋头天。更把古人语。将为奇特传。

  其七神通游戏力。一一本无生。菩萨能亲证。如来更妙明。

  声闻闻未信。缘觉觉犹惊。唯有大乘器。灵源发便清。

  其八佛性天真事。谁言别有师。男儿弹指处。女子出禅时。

  不费纤毫力。何曾动所思。众生总平等。日用自多疑。

  其九学道先须明有悟。法王法印印无偏。拈来事事皆过量。把出心心总离缘。

  由是众生颠倒解。不观诸祖上来传。莲花世界同游戏。主伴交参影像前。

  其十龙象朝昏禅悦处。幽深难胜此轩窗。心为游戏神通藏。身是光明智照幢。

  徇物高低虽有二。归源本末且无双。但能知见同真正。外道天魔稽首降。

  大义寮大义无文字。谁云达磨传。此心元净妙。是法本明圆。

  有据人人佛。无生念念禅。开单兼展钵。一一火中莲。

  其二大义即为寮。包容起一朝。圣凡同寂灭。主伴共逍遥。

  少语工夫大。多闻慧解饶。禅余游觉苑。朋友好相邀。

  照轩本性本明妙。如何却妄缘。常光常寂照。净智净空圆。

  举众皆平等。临机总见前。唯除不信者。教外岂虚传。

  其二西来教外传。开悟却凭言。心是神通藏。身为智照轩。

  法空平等座。善巧总持门。大义灵无尽。禅家各有源。

  法会寮兰轩晚应清凉候。花苞吐国香。谢庭家世短。孔子教风长。

  有德更谁并。无人亦自芳。兰轩禅者众。佛性戒冰霜。  其二无人亦自秀。况植梵王家。”僧众共白业。禅庭开素花。

  对谈为法会。长养壅溪沙。正似修行者。常将戒定加。  春秋皆有兰复作偈以原之鹤白兼乌黑。心为造化元。二仪虽有象。一气本无言。

  万物遂其性。四时归所存。秋花与春初。香每满兰轩。  寄荆南高司户五偈若把心无却。教谁辨主宾。不知妄想性。便是聪明人。

  败要自觉了。顿忘能所亲。但观佛与祖。一一洞天真。

  其二知见无生力。禅门已了心。不従达磨得。岂向释迦寻。

  莫被无言溺。须妨有语沈。现成常现在。唯悟始知深。

  其三小乘修小法。妄现寂寥禅。务静欣无念。嫌喧怖有缘。

  不知佛世界。即是已心田。起坐明如日。众生共皎然。

  其四学道多沙数。阿谁能自寻。二八禅悦性。千里月明心。

  莹彻同僧俗。灵通共古今。莫将闲艺解。可惜枉埋沉。  其五男儿丈夫志。开凿自家田。莫逐云门语。休依临济禅。

  人人元具足。法法本周圆。但作主中主。门门日月天。

  和开福长老送强禅者七偈逆行顺行皆青春。或是或非不动神。往往总随声色转。回头又昧本来人。  一气才和万物春。不劳功力岂劳神。非言非句非文字。快活当机有主人。  多执平常梦里春。依他妄计自伤神。更传临济云门语。奇特商量愁杀人。

  云门临济百花春。一一灵机总有神。到底不关言语事。错传错解误他人。

  直截根源教外春,阿谁不圣不通神。虽然向道离伶舍。又作无心常醉人。

  言句清新便谓春。平常为实用安神。希望成道不求悟。更把糟糠教授人。  悟来无物不为春。荆棘林中解养神。常与不常虚对实。临机提出总由人。  寄浮山岩中涣达二上人若是金毛那守窟。奋迅东西警群物。有时踞地吼一声。突然惊起辽天鹘。

  所食不食雕之残。戏来还是弄活物。翻嗟疥狗一何痴。到处荒园咬枯骨。

  送宣上人落落空门子。心空法亦空。肩横木标杖。南北与西东。

  寄肩首座时在大愚高安滩上古禅关。吾祖曾开彻困颜。经几百年真迹在。长应留待子孙还。

  和答筠守钱郎中圆相颂送住洞山未有难名。既形可措。圆满现前。群迷得路。  送荣上人往黄檗礼积翠庵老和尚了然逆顺皆方便。往往宗师昧者多。君欲决明心地印。鹫峰问取老禅和。

  到日应须次第攀。入方境界妙堪观。重重无尽重重异。一一凭君仔细看。

  和真首座施茶従苗辨地知音少。独有吾师鉴最灵。烹出异常还普施。几人于味得全醒。

  留真首座名山灵迹遍优游。赏胜心应近已休。好住新丰古洞里。共扬佛事老春秋。

  因事祖师心印铁牛机。直要当锋决是非。掣电未收轰霹雳。相逢谁是丈夫儿。

  南台石头真堂南台石上?彭々子。今古何人道可齐。昔日住庵真斧在。夜来明月落前溪。

  寄信上人时在般若台要行便行住便住。去住寻常与谁语。而今又在般若台。无钱取妻衣自补。  和香严和尚石磬乱山深处云藏久。不是知音辨也难。一日禅堂高豹着。时时响应万机寒。玎窳报晓会茶晨。直下无私唤起人。各各殷阖烹啜了。可怜幽韵又虚陈。  送道严沙弥南康丐步步登高鸟道玄。心心开发火中莲。沙弥品格沙门行。始解南康化有缘。  送则上人困鱼止擗鸟栖芦。空奋双拳大丈夫。一一尽従胸臆里。葢天葢地洒偌俸。

  送全禅者广南作丐达磨遗下一只履。老卢把住诸祖衣。家家门前赫日月。太平不用将军威。

  送文禅人之吉州丐自心随色摩尼宝。莫问庐陵米价高。更欲遍游华藏界。都归仁者一眉毛。

  州全椒塔院鉴上人邀宿草庵未能直到觉元妙。且向途中息草庵。勿谓无心便休去。前三三有后三三。

  庵内不知尘世事。此心能有几人全。黑龙山寺椒城外。路入青林隐翠烟。

  和酬运判李大夫同乡同姓通玄土。应念群迷复现身。时向庵中开旧论。还随法界在微尘。

  按行虽是江西漕。忡杖分明长者身。须信此心能自在。外官作论总非尘〔李公自言是长者之后〕又赠李运判公道生平为布施。况闻高洁到如今。利民利国何人识。元是仁慈古佛心。

  竹炬点来明有尽。智灯然去照无穷。故知般若灵光妙。行处辉华到处通。  和泐潭乾长老见寄泐潭乾老真净翁。白头彼此雪霜蒙。道人不必重相见。千里长同月下风。  长爱末山尘世外。老来无用更深藏。人间是事只如此。岩穴谁同一炷香。  答新昌簿求圆通颂何妨识取主人公。妙性虽空用不空。王事更繁皆自了。未闻裴楷独清通。  送昭禅者马驹踏处水云深。问道无非特访寻。别我又投三祖去。取鱼不在一清浔。

  和杨川秀才见别诗句清新已出尘。西来祖道更能亲。虽然头戴乌纱帽。心是莲花社里人。

  龙湫参天四面碧崔毽。中有龙湫偃石堆。往往山前为雨雹。正应従此起风雷。

  别江西漕王正言涤尽尘劳破尽疑。廓然还得本心时。荒田不拣拈来草。生杀临风自在施。

  和人岁旦剃发内惊雪满刀。年华须信不相饶。逃生脱死勤为佛。莫谓明朝与后朝。

  送华禅者此心本是法中王。南北东西岂有方。若遇风云轰霹雳。任教群雁不成行。  奇程承事老也须知不老身。同行同坐有精神。虽然无相无容貌。能为群生作主人。

  筠洪中路。有驿名大通。其傍精舍曰竹下。因投宿题之。

  有寺路傍名竹下。去洪一驿大通前。偶来投宿满窗月。伴我寥寥永夜禅。  送晓化主滕王阁上江山胜。洪井城中万事闲。祖意西来本清净。不须更要离人间。

  仙游观愚溪阁济用古今流不尽。阁中谁是不言人。此心若似愚溪水。天下悠悠总任真。

  观彭学士。会黄檗老宿觉林院颂。遂乃咏之。

  性觉莹无垢。廓然圆满心。发生功若地。长养行如林。  居士従元大。禅师复本深。相逢一家内。僧俗出殊钦。

  雪朝升座。僧问:“雪上晨由事若何?”师云:“片片色无别。”

  高僧因雪问,长老令当行。片片色无别。纷纷性共明。

  一阳曾告报。万物待生成。不独资禅悦。临机要尽情。

  吊黄龙和尚塔示灭师何速。空遗塔此中。僧闲四海巢。谁复九年风。

  鸟外千峰绕。人间一径通。寥寥朝与暮。唯有白云同。  新荷示徒浊泥终不染。况在梵宫生。洁性一池碧。幽香满座清。

  团团初映水。短短渐分茎。更待莲花出。禅心妙可明。  投老庵示众九峰山色里。拙者草庵深。投老遂疏懒。问禅徒访寻。

  欲知诸祖道。不越众人心。彼此同成佛。聊为直指吟。

  题清居柏树昔人曾指出。今古道传馨。祖意凭君悟。禅心使我惺。

  故知非俗物。还长在僧庭。凡木几回老。高标依旧青。

  呈筠守徐朝议辞有峰命二首舍家従学道。无用乐天真。岂谓至愚者。仍惭老病身。  不堪为度世。止合作闲人。乞放归山去。阉然老百春。  六十四年期。归闲已是迟。一身终有限。万事毕无时。

  学道当求静。为僧亦合宜。蜀江贤太守。外护却应知。

  张文结再任洪州洪都王者府。复镇见君臣。不责辞南越。唯佳奉老亲。

  江山千里旧。宾主一时新。曾对谈禅客。惭非下榻人。  大宁山堂禅家能自静。住处是深山。门外事虽扰。座中人亦闲。渔歌闻别浦。雁阵下前湾。即此非他物。何妨洪府间。

  散珠亭一一分龙口。当轩号散珠。若教收拾得。却恐久长无。

  合浦圆相似。隋庭夜不殊。岂惟能善利。万物有工夫。

  拟王元泽题凤凰台凤去台长在。园林别屿连。因伤故国事。愿学老卢禅。

  净练澄江地。余霞散绮天。六朝人不见。极目旧山川。

  寄西庵法眼安师不闻庵外事。此意有谁知。林壑路穷处。世途心尽时。

  钟声来旧寺。月色下新池。却笑承风者。区区老若为。

  寂轩本来心自寂。不必更论禅。我欲辞多事。谁来共少缘。

  万杉青霭里。五老碧峰边。第一幽藏处。庐山小洞天。

  留题天水居士静宴阁收心安养处。静不在山中。冬暖一炉火。夏凉三面风。  遣时缘既薄。乐道意何穷。莫问人间事。劳生总是空。

  洞山讷庵寂寂坐无语。何人知此心。别传来自昔。密付到如今。

  胡氏田园上。雷家洞府深。高僧庵舍在。谁为讷相寻。

  留题东轩佛子异行藏。开轩亦有方。故因迎夜月。仍得待朝阳。

  群木烟初暖。幽兰花正芳。坐来禅性澹。蜂蝶自轻狂。

  寄香城顺禅师灵观抛头后。名山护有神。道场千古旧。法席几翻新。

  废去何由物。兴来故在人。况师先达者。不与众同尘。

  七十六七八。时来又共新。青烟池上柳。白发镜中人。

  但逐年华转。焉知佛性真。寄言程老子。有酒且歌春。

  答靖安黄尉问疾二首书来蒙慰问。外护力何偏。槌鼓会云侣。焚香开雪曙。

  满池莲出水。迥汉月生天。又似新裁锦。文章少比肩。

  老病连绵发。宁忘苦恼萦。百骸虽朽败。一物却精明。

  古屋纵倾倒。闲心亦坦平。但知行大道。懒更问前程。

  宿彬上人房人事少相干。亦由居处遍。不随流过日。常得自安禅。  野色郊源接。鸡声市井连。此身仍老矣。风暖杏花天。

  退洞山上毛大夫名山不到处。闲欲遍追寻。拟把新丰月。将还悟本心。

  禅门无着性。仙府有知音。〔筠阳乃李八伯昔隐之地也〕闻说寒岩在。天台第一深。  游东鼓寺东鼓与西鼓。开先瀑布前。庐山围不匝。势更近南边。

  游景福访省长老人生倏忽间。春色又东还。方丈新宗匠。禅门旧竹间。

  岭云飞片片。溪水泻潺潺。总是天真物。高僧心共闲。

  寄绩溪苏子由达人居处乐。谁谓绩溪荒。但得云山在。后教尘世忙。

  文章三父子。德行二贤良。却恐新天子。无容老石房。

  苏子由辟东轩有颜子陋巷之说因而寄之。

  才淹居亦弊。道在不为贫。未挤傅岩雨。且蒙颜巷尘。  旷怀随处乐。大器任天真。半夜东轩月。劳生属几人。

  访宝云长老相见呵呵笑。园林落叶多。青松色尚在。仁者道如何。  世态期朝暮。风光逐绮罗。居山禅寂子。无术我频过。

  经宣梵院延亭积善一方人。延祥日益新。共当千百载。长若二三春。

  座客心心静。环澄物物真。院颁宣梵号。天子福黎民。

  寄无为居士世俗事无尽。养高心自闲。蔬园通绿野。林坞带青山。

  丹胺慵添火。云庵懒着关。别应修有术。七十见朱颜。

  快亭门径松杉老。悠悠日月闲。法王真境界。禅者旧家山。

  祖意传来久。人情自别攀。如何快我臆。满座水声还。

  清凉轩夏间逃暑处。轩户对岩阿。溪水漱无尽。竹风来更多。

  百骸烦既谢。诸祖意如何?坐久闻鱼戏。时时动渌波。

  师在双岭。清旦维那问讯。乃曰寂寞。师曰:“寂寞僧家事。”遂成其偈。

  迥然生计别。趣向少知音。寂寞僧家事。儇骋世俗心。

  长遭儿女累。莫厌水云深。但乐西来意。尘劳久自沉。

  途中逢建州三秀才桃红兼柳绿。天地雨初澄。琴剑三才子。瓶盂一老僧。

  文章投北阙。道业继南能。邂逅征途上。生平识未曾。

  送周道士归去灵溪观。匡庐碧深。涧松多偃葢。岩溜尽鸣琴。  不死徒餐药。长生可练心。他年如有道。飞巢一相寻。

  送张判游开先步入青松里。迢迢一径通。渐分华藏界。深隐法王宫。  道与神仙别。人非世俗同。欲知西祖意。庭柏老春风。

  谢新昌权宰见访。  秋试举人回。峨峨将相材。过桥分路处。勒马入山来。

  邑佐闲空望。林僧静可陪。何当布霖雨。天下活枯了。

  送然上人化导。

  曾听新丰曲。澄头雨滴声。还吹无孔笛。用度有缘生。

  欲破他迷暗。当开已悟明。春风活万物。天道美何评。

  清公默庵久息游方念。庵居道可亲。依依虽有主。寂寂似无人。

  池里莲従老。门前事自新。此心谁会得。庭柏对长春。

  留题肩公寂照轩幽轩名寂照。四海坐中闲。景物有迁色。主人无异颜。  野泉澄槛外。香霭起澄间。凉夜谁相问。寥寥月满山。

  送人之南岳境幽南岳寺。一一碧岩分。远近松相接。高低钟共闻。

  灵禽时奏乐。香石日笼云。想到经行处。昭然趣不群。  雷秀才显阁静彪南池上。群芳益我曹。兰仍沾雨露。松下隐蓬蒿。

  环坐山川秀。开怀意气豪。为儒斯有业。何虑桂枝高。  上蓝清凉轩观机唯说法。一听一清凉。欲尽众生病。当开甘露场。

  幽深方丈后。掩映府门傍。有问西来意。城头角韵长。

  游桃源赠刘君实宛若神仙府。疑无世俗风。人家山色里。门径水声中。

  柳绵共垂绿。桃花相映红。烟光正和暖。游乐意何穷。

  与道士话长生悠悠人共老。谁复解追寻。岂信长生道。分明不灭心。  魂飞瑶阙远。梦役海山深。语此迷方者。无劳竞寸阴。

  书道士壁仙学迷多说。当依柱史评。无心归大道。有得失长生。

  物我同真宰。亲疏岂可名。良哉众妙本。一一在忘情。  留赠香城淳长老帘卷西山色。禅心共月华。香城深处寺。灵观上人家。  绝顶坛犹在。盈头乳已赊。而今淳道者。经诵白莲华。

  题矮鸡冠洁白异众卉。阶前莎草齐。晓来和露看。只欠一声啼。

  再游永固院悠悠尘世外。居者少关心。是事有迁谢。斯门无古今。

  乾坤同永久。山水共幽深。我愧重来此。诸方懒去寻。

  净头端上人求洗涤之说因而成偈段食共滋养。皆名有漏身。焉知大小事。不昧往来人。  历历随闻见。惺惺应屈伸。变通元自在。鉴照本天真。

  由逐江湖客。耻为尧舜臣。所依投旅舍。妄计困风尘。

  病故嫌王膳。饥仍预国民。既能分皂白。须解别疏亲。

  朽宅伶蛇会。浮泡屎尿陈。何妨观秽恶。却要灭贪瞋。

  除垢超凡果。谈空入圣因。迦文教虽旧。释子道应新。  革屣排朱户。禅衣豹绿筠。摄心彰戒定。弹指觉坑神。

  吐唾防涂壁。抛筹怕动邻。为僧当异俗。学佛便行仁。

  伏忍冤憎尽。兴悲鸟兽驯。汲汤宜让伴。盥手忌淋垠。  受用生惭愧。供承识苦辛。阶砖同镜面。瓦宇若鱼鳞。

  狼籍欣欢少。光明赞叹频。桶盆还次第。灰土最精淳。

  塞鼻奢红枣。迎宾炽绛唇。去骄终远害。习慢必遭哈。

  匾器易盈满。旷怀忘贱贫。沙门修慧命。菩萨振慈纶。  总具如莲性。谁偏可意珍。莫迷臭皮袋。苦海枉沉沦。

  石笕二十韵。

  带月眠霜磨复琢。南康匠者好规模。引回鹿野灵源水。泻入梵宫香积厨。宜作奇祥当圣代。永为盛事在元符。〔年号〕依依数里松萝下。往往诸方佛刹无。左摺右盘何缭绕。高来低去更萦纡。屈伸宛若苍锅活。裁剪分明碧玉俱。解逐方圆称上善。能随甜苦任殊途。既成蔬饭鸣椎。还奉林僧洗钵盂。及物泠冷离洞府。宛湍瑟瑟近帘隅。禅堂客喜滋茶味。祖席人传美画图。澄湛池塘荣菡萏。清凉肺腑饮偌俸。调和口腹功非小。荡涤尘埃德不孤。遐迩溪山同掩映。朝昏鸟兽共欢呼。屯云坳里龙抬首。贮雪岩前虎踞躯。夹道[C093]杉根渐着。傍垠种竹叶微庇。桥横深涧优游也。亭起危峦悦望乎。佛手开时惭潦倒。马蹄踏处疏愚。贤将世子勤其力。则与清师忘所劬。〔清则贤世四十人共成笕事〕千载石门凭沃润。万家檀越赖沾濡。辄将长句伽陀赞。谁谓江河壮帝都。

  题双岭昙显法师影堂雨花台下真身在。便是梁朝显法师。南岳早传思大道。北齐曾挫陆修词。

  沙门既悟神通妙。道士休夸咒术奇。举一无人能举二。至今佛日圣明时。

  秋夜宿景德院荷满秋塘菊满篱。凄凉轩槛冷风吹。西来祖意堪任处。方丈禅心正寂时。

  岸住何妨停棹子。车行须是打牛儿。通人闻说呵呵笑。带水拖泥老古锥。

  和积翠庵老和尚送李二十归袁州深入灵山罢问禅。还家林径步苔钱。悟怀此去须知幸。付偈谁来得有缘。  隐俗但忘憎爱见。同尘宁畏是非迁。时时好味庵中旨。若遇如君始可传。

  和扬川秀才同是浮泡幻化身。鬓边白发但惊春。坠星湾里曾分旧。卷呗山中又话新。

  君把诗篇多适性。我将佛法独怡神。虽然禅悦吟情别。得意逍遥总要津。  谢毛大夫见留山野欣逢太守贤。故伸鄙臆下云巅。莫嫌苦死辞幽隐。却为劳生属晚年。

  多病况惭非道德。疏慵虚占好林泉。片云飘逸情无限。不用羁留重爱怜。  次韵郡锦李朝散留题洞山凌空叠翠岚光里。一簇楼台释子宫。谁谓道场无事到。自须莲社有缘通。

  曾迎彩旆长松下。得奉冰颜累日同。従此承恩何以报。悠悠心在白云中。  悟本道场三百载。至今香火盛玄关。未游长谓于人外。及到分明在世间。  境属化风林壑静。僧依胜迹巢瓶闲。讼庭无事民情乐。洞寺何妨一再还。

  寄苏子由遍因访祖参禅后。拙直寻常见爱稀。有道却従人事得。无心应与世情违。

  时光易变谁惊老。真趣难穷自觉微。尤荷多才深此意。儇骋声里共忘机。

  与会胜禅老。同坐夏琅琊。至秋作偈相别。以叙一时之事。

  凉秋时节诸禅子。去去杨朱路任差。到处有山容驻巢。何方无寺不为家。

  万缘脱去轻浮世。一性常来看落花。我亦与师虽老大。更寻幽隐过年华。

  送祥长老住云门曾学云门自在禅。而今归去岂无缘。南山下雨机虽妙。北斗藏身语更玄。

  衣到老卢长把住。法従少室广流传。诸方彼此休分别。唯佛功深见处圆。

  退居彭判官以诗见留次韵奉答胜刹当年偶重栖。老来犹占自知非。欲凭别选僧中德。可使重拈石上衣。

  法付王臣千古振。道期高下一心归。何妨免我羁留事。闲为君通佛祖机。  和饶守周开祖见赠休话东西北与南。群生佛性妙相参。诗书未必无夫子。道德何妨有老聃。

  不二灵源谁共觉。以三真教自殊探。山间老也为遗物。多谢通人顾草庵。  写怀寄五峰长老。

  此寄欲抛抛未得。长思来伴老嵩丘。道因无念殊途会。人到有年诸事休。

  闲径草深方禁足。碧林蝉叫又惊秋。世情追逐何时尽。览镜那堪更白头。

  送西安丐者禅性天真莲出水。等慈及物别岩阿。供投野老门门到。饭谒林僧寺寺过。  独木溪桥人户少。孤村草店路头多。风寒日晚宿归处。犹隔畲园五里坡。

  别洪师张左司归泐潭自笑年来七十三。碎盂又汲石门潭。偶迎府师一时意。抛却云山几处庵。

  大道也知无固必。通人应亦重相谙。翻思恩德何由报。潦倒扶持强指南。

  寄洪师张天觉云赖德风轻举力。飘然又寄宝山中。龙蛇每用春雷觉。草木时将法雨蒙。

  马祖妙心传不尽。泐潭灵派泻无穷。回头为报张居士。岂独今生外护功。闻说当年蛇虎穴。法王居后杳无晨。庭幽寂寂深深处。山好千千万万重。

  张氏腴田围大岭。马师灵塔萤长松。胜游轮却君先到。还属南昌一化封。

  楞严偈寄抚守许朝散十卷楞严万行林。法门开辟备机深。八还四就且除矿。三渐七征犹炼金。  见见见时当见性。闻闻闻处要闻心。使君为物延僧讲。付嘱无忘佛正音。  留题佚老庵。

  劳生唯有僧无事。若悟真乘老更闲。三径园林禅性在。一庵风月道心还。

  傍栏碧涧长来水。隔岸青岑不买山。却顾群情尘土里。名牵利役自忘艰。

  送僧游南岳住亦无求去亦闲。飘然到处是家山。偶栖龙羞重岩寺。又忆融峰绝顶关。  禅性谁同秋月皎。吟情自得古风还。平生聚散三回也。知向何时更会颜。

  送黄州丐者东西南北齐安道。舜日高高照不偏。千里江山称佛国。万家香火祝尧天。

  麻城长者思闻道。柏子真身尚坐禅。机但大悲平等化。无人无我智为先。

  和仙上人秋夜对月。

  香残火冷漏将沉。孤坐寥寥对碧岑。万井共当门有月。几人同在道无心。

  风传乔木时时雨。泉泻幽岩夜夜琴。为报参玄诸子道。西来消息好追寻。

  ○大丞相请疏(观文殿大学士司空上柱国荆国公王安石)

  伏以。肇置仁祠。永延睿筭。归诚善导。开迹胜缘文公长老。独受正传。历排戏论。求心之所祈向。发趣之所归宗。俯惟慈哀晚徇勤企谨疏。

  元丰八年三月日。

  ○判府左丞请疏(资政殿学士太中大夫魏郡开国侯王安礼)

  伏以施绿野之林园,蔚然华构;立青莲之场地,宠以嘉名。申祝寿祺,推明美报,必资达识,为觉迷情。文公长老夙悟真乘,久临清众。若心数法,非外假于虚名;由闻思修,可内观于实相。举扬密义,和会胜缘。谨疏。

  元丰八年三月日。

  ○宝峰云庵真净禅师语录序(眉山苏辙述)

  水流于地。发为草木。咸酸甘苦皆水也。火传于薪。化为饮食。饭饼羹唆皆火也。心藏于人。见于百骸。视听言动皆心也。古之达人。推而通之。大而天地山河。细而秋毫微尘。此心无所不在。无所不见。是以小中见大。大中见小。一为千万。千万为一。皆心尔法然。而非有所造也。故其指心法以示人也。有以光明相好化人。有以饮食卧具衣服。有以园林台观虚空。有以寂默无说无示。葢事无非法者。然有闻思修法门。众生由之以入。如大衢路既径且易。自达磨西来。诸祖相承。皆因言以晓人。心地既明。出语皆法。譬如古木生气。调达华叶无数。颠倒向背。郴纤长短。无一不可。譬如大海。湿性融溢。随风舒卷。波涛流转。充遍洲浦无一不到。观者眩耀。莫测其故。然至于循流返源。识其终始。可以拊手而笑。有禅师文公。幼治儒业。弱冠出家求道。得法于黄龙南公。说法于高安诸山。晚居洞山。实继悟本。辩博无碍。徒众自达而至。元丰三年。辙以罪来南。一见如旧相识。既而其徒以语录相示。读之纵横放肆。为之茫然自失。葢余虽不能诘。然知其为证正法眼藏。得游戏三昧者也。故题其篇首。  ○宝峰云庵真净禅师语录后序(鄱阳任轩程衮述)

  真净文老。以华严海藏无量珍奇。放大光明照四天下。高安闹处妙应化城。赫日现时最初一句。新丰古洞悟本家风。路迳依然七凹八凸。开山建业宰辅檀那。再拊清音天然气格。斩蛇机峻祖令重行。鹘眼龙睛亦遭禀。石门壁立宴坐宝山。云隐西堂潭澄秋月。绪余珠雾流落人间。衲子允平贯穿收拾。揭为标鉴豹向丛林。自性天真。此味元无差别。百千三昧。诸方各任招提。崇宁改元季春望日靖安日舒轩序。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