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四十一

卷四十一

  ○云峰(文)悦禅师初住翠岩语录△室中举古师一日谓侍者曰:“汝问讯了一边立地。是什么道理。”答云:“不会。”师云:“过这边立。”侍者便过。师云:“无端无端。  举僧问雪峰:“如何是佛。”峰云:“寐语作什么?”师云:“古人与么道。唤作应病与药。放过即不可。若不放过。你这里下得什么语。”僧拟议。师以拂子蓦口打。

  举法灯禅师初开堂日。示众云:“山僧本欲跧栖岩窦随众过时。又缘清凉老人有不了底公案。今日出来为他分析。”时有僧问:“如何是不了底公案?”灯便打云:“祖祢不了殃及儿孙。”僧云:“过在什么处?”灯云:“过在我殃及你。”师云:“这汉一期与夺。也似光前绝后。及乎拶着。又却龙头蛇尾。如今莫有为清凉作主底么?

  ”举教中道:“法身流转于五道。是故众生现时。法身不现。”乃竖起拂子云:“这个是拂子。那个是法身?”又云:“这个是法身。那个是拂子。会么?法身吞却拂子。拂子吞却法身。于此若不会。十月仲阳春。”  举黄檗一日问百丈云:“従上相承底事。和尚如何指示于人?”百丈据坐。檗云:“后代儿孙将何传受?”百丈云:“我将谓你是个人。”便归方丈。师云:“怜儿不觉丑。然虽如是。尽法无民。”

  举玄沙和尚一日见长生。乃作一圆相。生云:“一切人出此不得。”沙云:“情知你向鬼窟里作活计。”生云:“某甲只恁么。和尚作么生?”沙云:“一切人出此不得。”生云:“某甲适来与么道。为什么不得。和尚便道得。”沙云:“我道得。你道不得。”师云:“道得道不得。总在玄沙圈嘘里。如今还有出得底么?”

  举僧问赵州:“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赵州云:“你吃粥了也未?”僧云:“吃粥了也。”州云:“洗钵盂去。”其僧大悟。后云门拈云:“且道有指示无指示。若道有指示。向伊道什么?若道无指示。其僧因什么悟去?”师云:“云门不识好恶。恁么说话。大似为蛇画足。与黄门[C093]须。翠岩则不然。这僧与么悟去。入地狱如箭射。”  举雪峰示众云:“尽乾坤大地。撮来如一粒粟米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师云:“虽然匹上不足。翠岩更与葛藤。”拈拄杖云:“还见雪峰么?”

  举黄檗在南泉会里为首座。一日捧钵盂向南泉位上坐。南泉入堂。见乃问:“长老什么年中行道?”檗云:“威音王已前。”泉云:“犹是王老师儿孙在。下去。”檗便过第二位坐。泉便休。师云:“従来丛林极有商量。或有道。须知黄檗有陷虎之机。又道。须知南泉有杀虎之威。若据与么说话。诚实苦哉。殊不知。这般老贼有年无德。一个吃饭坐处。也不依本分。若在翠岩门下。说什么威音王已前。王老师更大直须吃棒了趁出。”

  举云门大师示众云:“佛法也大有。只是舌头短。”师云:“云门大师与么道。也是秦州来。”僧云:“和尚作么生?”师便打。

  举祖师道:“泡幻同无碍。云何不了悟。达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师蓦拈拄杖云:“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天下衲僧鼻孔。总在这里。”又打香台一下云:“南赡部洲北郁单越。”

  举汾州和尚示众云:“识得拄杖子。行脚事毕。”师拈起拄杖云:“这个岂不是拄杖子。阿那个是你行脚事?”复云:“榔标横担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

  举古者道:“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且道是什么物?”又云:“水长船高。”

  举古者道:“过去诸如来。斯门已成就。现在诸菩萨。今各入圆明。未来修学人。当依如是法。”师云:“停囚长智。养病丧躯。”蓦拈拄杖云:“什么处去也?”

  举古者道:“禅非意想。道绝功勋。汝等诸人作么生参?”

  举祖师道:“如来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止宿草庵且居门外。若信不及。长连床上有粥有饭。”

  举肇法师道:“智有穷幽之鉴。而无知焉。神有应会之用。而无虑焉。古人与么道。也大杀费力。争如诸上座寒即围炉向火。热即竹林溪畔坐。然虽如是。我且问你。毕竟事作么生?”

  举祖师道:“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你道。这汉还自救得也未。”又道:“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一人传虚万人传实。”

  举古者道:“剃发着袈裟。宜应行圣道。自余闲杂事。俱为生死因。”师云:“你等诸人。横檐拄杖拨草瞻风。绕天下行脚。且道还曾踏着田地也无?”僧无对。师云:“虚生浪死汉。”

  举瑞岩空寂禅师。寻常方丈内自召主人公。自云:“喏。”又云:“惺惺着。”师云:“鬼窟里作活计。”却问傍僧云:“你还识瑞岩老汉么?”僧无对。师云:“苍天苍天。”

  举教中云:“有智若闻则能信解。无智疑悔则为永失。”师云:“释迦老子压良为贱。你还甘么?若甘去。行脚眼在什么处?若不甘。转身一句作么生道?”  举智门和尚道:“何物苦求而不得。何物不求而自来。何物铁椎打不破。何物昼合而夜开。若人会得山僧意。琉璃殿上长青苔。”师云:“会么?穿破你髑髅。拶破你鼻孔。”

  师一日僧侍立次。师忽召云:“某甲。”僧应诺。师云:“过去诸佛也与么,未来诸佛也与么。”僧云:“和尚又作么生?”师便打。复云:“来来。”僧近前。师云:“我早是无端入屎坑里。是你屎臭气也不知。”

  举盘山和尚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师云:“这老汉。生来莽卤。学处颟顸。似地擎山。如石含玉。什么处得这消息来。”

  举教中道:“此见及缘。元是菩提妙净明体。”祖师亦云:“六尘不恶还同正觉。”师云:“会么?直饶你向这里参见祖师了。更买草鞋行脚。三千里外。也被翠岩换却眼睛了也。还有不甘底么?”  举睦州见僧来云:“见成公案放你三十棒。”师云:“作贼人心虚。”  举古者道:“虚堂菀寂夏修持。闭户疏人怪亦知。侬家自有同风事。千里无来却肯伊。”师云:“说什么千里无来。直得万里无来。鼻孔也在翠岩手里。”僧云:“和尚只见锥头利。不见凿头方。”师呵呵大笑云:“道什么?”僧拟议。师以拄杖趁出。

  举盘山道:“心若无事万法不生。”师云:“会么?”僧云:“不会。”师云:“赖遇你不会。山僧拾得口吃饭。”

  举睦州示众云:“放开也在我。捏聚也在我。”师云:“负入不负出。”

  举古人道:“山河石壁不碍眼光。”师云:“作么生是眼?”又拈起拄杖打禅床一下云:“须弥山百杂碎即不问,你且道娑竭罗龙王年多少?”

  举舍利弗问须菩提:“梦中说般若波罗蜜。与觉时是同是别?”师遂喝云:“当时若下这一喝。免见落三落四。”须菩提云:“此义幽深吾不能说。此会有弥勒大士。当往问之。”师云:“果然。”舍利弗遂回首问弥勒。弥勒云:“谁名弥勒?谁是弥勒者?”师云:“什么处去也?”

  举五泄初参石头。才到门便问:“一言相契即住。一言不契即去。”石头据坐。五泄拂袖便行。石头遂召:“庠黎庠黎。”五泄回首。石头云:“従生至死。只是这个。回头转脑作什么?”五泄因而有省。师云:“石头老坐不定把不住。似这般担板汉教去便休。又唤回头来。却被他涂糊一上道。我向这里有个悟处。驴年未梦见在。”

  举古德云:“拟将心意学玄宗。状似西行却向东。徒经累劫终难会。会得还归六道中。”僧云:“某甲不会。”师云:“苦瓠连根苦。甜瓜彻蒂甜。”

  举木平参洛浦问:“一沤未发时如何?”浦云:“移舟谙水脉。举棹别波澜。”木平不契。后参盘龙。亦如前问,龙云:“移舟不别水。举棹即迷源。”木平于是大省。师云:“这汉当初于洛浦言下悟去。犹较些子。却向盘龙死水里淹杀。”后来有人问:“如何是木平?”答云:“不劳斤斧。”师云:“果然只在这里。诸禅德。大凡发足超方。也须甄别邪正识辨真伪。带些眼筋始得。然虽如是。贼过后张弓。”

  举赵州问南泉:“知有底人向什么处去?”泉云:“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去。”州云:“谢和尚指示。”泉云:“昨夜三更月到窗。”师云:“若不是南泉。洎乎打破蔡州。”

  举法眼示众云:“识得凳子。周匝有余。”云门云:“识得凳子。天地悬殊。”师云:“官不容针私通车马。”

  举僧问叶县省和尚:“诸余即不问,如何是当今施设?”省云:“有你这驴汉问。”僧云:“恁么则打鼓弄琵琶去也。”省云:“捺稗放庇声。”师云:“然则倚势欺人。争柰事不孤起。叶县失却一只眼。还有点检得出么?若也点检得出。翠岩分坐与你。若检点不出。横按莫耶全正令。太平寰宇斩痴顽。”

  举祖师云:“众云吾有一物。非青黄赤白男女等相。汝等诸人还识么?”师云:“当时忽有个汉出来。为众竭力。不惜身命。便与掀倒禅床。喝散大众。子孙也未到断绝。却有沙弥出来道:‘某甲识。’祖云:‘你既识,唤作什么?’云:‘是诸佛之本源。神会之佛性。’祖便打云:‘吾唤作一物尚不中。你更唤做本源佛性。此子已后设有把茅葢头。只成得个知解宗徒。’”师便喝云:“祖祢不了殃及儿孙。如今还有不甘底么?”

  举僧问汾州:“如何是接初机句。州云:“你是行脚僧。”“如何是验衲僧句?”州云:“西方日出卯。”“如何是正令行底句?”州云:“千里驰来呈旧面。”“如何是定乾坤底句?”州云:“北俱卢洲长粳米饭。食者无贪亦无瞋。”州云:“将此四转语。验天下衲僧?”师云:“将此四转语。被天下衲僧勘破。”

  举保寿开堂。三圣为请主。才升座。圣推出一僧。保寿便打。圣云:“似恁么为人。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寿掷下拄杖便归方丈。师云:“临济一宗扫地而尽。因什么到这里?”蓦拈起拄杖云:“什么处去也?”

  举兴化一日与同光帝坐次。帝云:“朕收下中原获得一宝。只是无人酬价。”兴化云:“略借陛下宝看。”帝以两手舒开啜头脚。化云:“君王之宝谁敢酬价?”师云:“会么?”真不掩伪。曲不藏直。有眼者辨取。”

  举睦州问僧:“什么处来?”僧云:“那边衷。”州云:“老僧屈。”僧云:“和尚即得。”州云:“担枷过状。”植脊便打。师云:“睦州何用繁词。那边衷植脊便打。”

  举先地藏问修山主:“甚处来?”主云:“南方来。”藏云:“南方近日佛法如何?”主云:“商量浩浩地。”藏云:“争如我这里插田博饭吃。”师云:“会么?插田博饭吃。言中谁辨的。午后打斋钟。金刚曾失色。”

  举睦州示众云:“裂开也在我。捏聚也在我。”时有僧问:“如何是裂开?”州云:“三九二十七。菩提涅槃真如解脱即心即佛。我且恁么道。你又作么生?”僧云:“某甲不恁么道。”州云:“盏子落地。楪子成七片。”师云:“会麽?相骂饶你接嘴。相唾饶你泼水。”

  举雪窦示众云:“要知真实相为。但以上无攀仰下绝已躬。自然常光现前。个个壁立千仞。”师云:“雪窦与么为人。入地狱如箭。”

  举五通仙人问佛:“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佛召仙人。仙人应喏。佛云:“那一通你问我?”师云:“大小瞿昙。被这外道勘破了也。有傍不肯的出来。我要问你。如何是那一通?”

  举古人道:“牵牛向水东。不免官中徭役。牵牛向水西。不免官中徭役。不如随分纳些子。”师云:“说什么纳些子。尽乾坤大地色空明暗情与无情。总在翠岩这里。放行则随缘有地。把住则逃窜无门。且道放行好把住好?”

  举僧参南院。才入方丈以手指云:“败也。”院乃拈起拄杖度与僧。僧才接。院便打。师云:“这僧虽然顶上有光。争柰脚下似漆。直饶十字纵横。朝打三千暮打八百。”  举古人道:“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师云:“手擎日月背负须弥即不问你。新罗国里一句作么生道。”  举古人道:“闹市里识取天子。百草头上荐取老僧。”云门道:“虾蟆入你鼻孔里。毒蛇穿你眼睛中。且向葛藤处会取?”师云:“云门大师恁么道。大似和泥脱墼。若无后语。疑杀天下人。翠岩今日因行不妨掉臂。”乃竖起拂子云:“还见云门么?”  举世尊一日于涅槃会上。人天普集。以手摩胸告大众云:“汝等善当观我紫磨黄金身。瞻仰令足。莫令后悔。若言吾灭。非吾弟子。若言吾不灭。亦非吾弟子。”于时百千万众一时悟道。师云:“然则膏肓之门。不足以发药。翠岩且作死马医。你等诸人皮下还有血么?”

  举南泉一日问黄檗:“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檗云:“十二时中不依倚一物始得。”泉云:“莫是长老见处。”云:“不敢。”泉云:“浆水钱且致。草鞋钱教什么人还?”檗便休。师云:“若不同床卧。焉知被里穿。”

  举古者道:“露裸裸赤洒洒。四维无遮障。上下没可把。”师云:“朝游罗浮暮归檀特即不问你。脚跟下一句作么生道?”

  举庞居士问马祖:“不昧本来人。请师高着眼。”祖直上觑。士云:“一等无弦琴。唯师弹得妙。”祖直下觑。士礼拜。祖便归方丈。士随后云:“今日弄巧成拙。”师云:“且道宾家弄巧成拙。主家弄巧成拙。还有人拣得出么?若拣得出。三十棒一榛也较不得。若拣不出。来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举教中云:“有诤则生死。无诤则涅槃。”师云:“直得风行草偃响顺声和。不求诸圣不重已灵。无纤芥可留。犹是争诤法。且作么生是无诤底法?”

  举古者道:“三世诸佛不知有。”师云:“如虫蚀木。”“狸奴白牯却知有。”师云:“雪上加霜。”

  举德山问龙潭:“久向龙潭。及乎到来。潭又不见龙又不现。”潭云:“子亲到龙潭。”山便休。师云:“你识龙潭老么?”僧拟议。师以拂子蓦口打。

  僧入室举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所。”师便喝。僧茫然。师却问:“赵州道什么?”僧拟议。师以拂子蓦口打。  举僧问智门祚和尚:“如何是佛。”门云:“踏破草鞋赤脚走。”“如何是佛向上事?”门云:“拄杖头上挑日月。”师乃问僧:“会么?”僧云:“不会。”师乃以颈示之:“鞋穿赤脚走。衲僧休大口。日月杖头挑。面南看北斗。”僧便礼拜出。师云:“来来。”僧乃回头,师云:“莫教撞着露柱。”  举沩山绑和尚方丈颂云:“沩山方丈。峭峻难上。若人踏着。气如樊将。”师云:“作家宗师天然有在。”僧云:“和尚作么生?”师有颂示之:“翠岩方丈。曾无遮障。衲子入来。便见和尚。”僧便礼拜起。师云:“还见翠岩这个老汉么?”僧拟议。师以拂子蓦口枣。  举僧问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林云:“腊月火烧山。”师乃问僧:“会么?”僧云:“不会。”师云:“你为什么谩老僧?”其僧良久云:“某甲也有个会处。”师云:“香林亦须吃棒。  小参,举先百丈因岁暮示众云:“你一队后生。经律论固是不知也。入众参禅禅又不会。腊月三十日。且作么生折合去?”师云:“灼然诸禅德。去圣时遥。人心淡薄。看却今之丛林。更是不得也。所在之处。或聚徒三百五百浩浩地。只以饭食丰浓寮舍稳便。为旺化也。中间孜孜为道者无一人。设有十个五个。走上走下。半青半黄。会即总道我会。各各自谓。握灵蛇之宝。孰肯知非。洎乎挨拶鞭逼将来。直是万中无一。苦哉苦哉。所谓般若丛林岁岁凋。无明荒草年年长。就中今时后生。才入众来。便自端然拱手。受他别人供养。到处菜不择一茎。柴不般一束。十指不沾水。百事不干怀。虽则一朝快意。争柰三涂累身。岂不见教中道。宁以热铁缠身。不受信心人衣。宁以洋铜灌口。不受信心人食。上座若是去。直饶变大地作黄金。搅长河为酥酪。供养上座。也未为分外。若也未是。至于滴水寸丝。便须披毛戴角牵梨拽杷。偿他始得。不见祖师道。入道不通理。复身还信施。此是决定底事。终不虚也。诸上座。光阴可惜。时不待人。莫待一朝眼光落地。塘田无一篑之功。铁围陷百刑之痛。莫言不道。珍重。”

  △偈颂原居〔二首〕。

  挂锡西原上。玄徒苦问津。千峰消积雪。万木自回春。谷暖泉声远。林幽鸟语新。翻思遗只履。深笑洛阳人。

  挂锡西原上。谁同振此风。卷帘千嶂日。坐石一枝艘。雪岭书无说。衡阳信不通。回观清景外。云鸟自憧憧。

  三印。  一印印泥。贤愚共知。裂转鼻孔。顶上金槌。一印印水。徒张唇嘴。未涉流沙。洪涛竞起。一印印空。明月清风。烁迦罗眼。斋后之钟。  春日闲居〔四首〕。

  林下春时节。融融万物新。睠兹和煦力。孰不谓通津。

  林下春时节。幽居境倍清。晓云分岳色。流水带莺声。  林下春时节。迟迟日渐暄。不知歌有道。泉石自相便。

  林下春时节。谁同狎此心。野花开不尽。岩桧冷森森。

  布袋和尚〔五首〕。

  散诞不拘仪轨。终日拖泥带水。茫茫竟未知归。教伊従谁雪耻。

  困来抱囊无语。傍观尽生疑虑。未免开献诸人。是甚闲家破具。

  贫道本无遮护。举目知君罔措。可怜二月三月。是处蜂狂蝶舞。

  莫讶衣裳破碎。入廛且无忌讳。横身要道等人。那个便知圈嘘。

  日暮爱游贫里。岂是图他小利。分明报你诸人。腊水冰霜满地。

  和泥合水〔五首〕。

  余有一道。千圣不到。北走南奔。相头买帽。是何之道。云横碧羞。  余有一辨。风生岳面。举目千差。知君不荐。是何之辨。僧堂佛殿。

  余有一说。善知时节。若人会得。眼里添榍。是何之说。春寒秋热。  余有一剑。寒光若练。虎啸风生。飞霞走电。是何之剑。灰头土面。

  余有一机。圣凡共知。拈却鼻孔。举起须弥。是何之机。渊明皱眉。

  示学者〔三首〕。

  赫日光中谁不了。底事堂堂入荒草。担吲负笈苦劳心。従门入者非家宝。

  演宗乘,提祖教。千年枯骨何堪咬。南北东西归去来。拈得鼻孔失却口。  经不看,禅不会。终日拥炉长瞌睡。五湖禅子竞头来。眨上眉毛三门外。  翠岩不会禅。仰面看青天。打破大唐国。笑杀老南泉。

  因雪示众〔二首〕。

  雪,雪,片片交飞无暂歇。万里江山一样平。要津把断底时节。

  文殊印普贤诀。杲日当空还漏泄。无言童子念摩诃。僮梵钵提长吐舌。

  宗本义。

  宗本才彰义已赊。徒将心识话周遮。渔人夜唱归烟岛。樵父春行踏落花。

  六相义。

  成坏总别同异。帝网交参六义。拈起大地山河。透出过现未世。文殊梦里扬眉。普贤空中弹指。三十年后自看。且恁和泥合水。

  颂古十二首。  灌水不满卮。运雪不填井。吁哉碧眼人。迢迢涉糙岭。绝粒既无功。负舂宁有省。一花五叶开。猿啸诸峰顶。

  入门何必辨来机。潦倒禅和不自知。柏树庭前刚指注。翻令平地下针锥。

  抱拙少林已九年。赵州忽长庭前柏。可怜无限守株人。寥寥坐对千峰色。

  平常心是道。举步入荒草。翻嗟王老师。到底不能晓。

  玉兔金乌任飞走。桃花见后谓无疑。壮志由来本是伊。若问玄沙言未彻。  现前赃物自家知。赵州有语吃茶去。明眼衲僧皆赚举。不赚举,未相许。堪笑禾山解打鼓。  杖林山下竹筋鞭。头尾拈来总一般。莫怪玄沙不出岭。他家元是钓鱼船。

  言中辨的老禅和。蓦直台山路不蹉。勘破却回人莫问,岳阳船子洞庭波。

  踏着秤槌硬似铁。阇矄禅和犹未瞥。三冬岭上火云生。六月长天降大雪。

  杜禅和杜禅和。一个胡饼无柰何。礼拜任君头着地。海东船子过新罗。

  洞山有语麻三斤。衲子擎拳要问津。因忆旧年看草字。张颠颠后更无人。

  休问藏身北斗。撩他露柱烦恼。孛跳撞入灯笼。穿却湖南长老。

  因僧举泐潭颂乃有颂示之。

  北斗藏身事不孤。韶阳犹是丧残躯。而今泽国垂纶者。犹把腥膻诳懵夫。

  留僧。

  侍余函丈二三秋。日损由来道未酬。何事解衣轻取别。钵囊犹挂树梢头。

  数珠。

  落落循环在手。茫茫未知出跳。虽然本自圆成。争柰其中一窍。放行怛萨舒光。把住毗沙匿耀。有时捉向手中。贵与衲僧取笑。

  南峰师子山。状夺西河类。雄雄镇北峰。爪牙终不露。狐兔自潜晨。

  云门上庵。  草堂危构若耶西。九夏幽居景物奇。帘卷乱烽初雨后。白云流水自相随。

  送化士〔二首〕化门舒卷岂同时。出塞还须斩万机。道泰却旋林下日。卷帘闲看岳云归。

  送文禅者。  禅人别我访南宗。吴楚山川去几重。莫谓临岐无可赠。万年松在祀融峰。  送宁首座。

  一语通诸密。开权涉化门。当机如有路。北斗坐南坤。

  送就维那。

  振锡归韶石。重来款竹扉。无言宣祖意。溢目太阳辉。

  送华禅者。

  一字不出头。十字不挑脚。可惜少林人。端坐无斟酌。孰云错金锡。高擎返故乡。清风浩浩生寥廓。  送聪山主。

  故国曾不住。他乡无暂留。肩横一枝锡。何处问晨由。

  寄慈济大师。

  凛凛冰风临晚景。环卢独坐双峰顶。茫茫六合曾未知。月写千江万江影。

  寄福严禅师〔二首〕。

  迹遁寒岩云鸟绝。阴崖流水花微发。昨夜天风扫石床。寥寥坐对三生月。

  一叶落兮天下秋。古今人事谩悠悠。皇恩三让名还大。千载真风咏未休。

  寄云葢鹏禅师。

  情忘应许道相交。肯谓川途有所遥。月皎五峰湘水白。云蒸石瘌露偏饶。

  寄南华慈济禅师。

  曹溪何幸示来书。忽忆当年在大愚。堪笑堪悲无限事。甜瓜生得苦葫芦。

  握草为金未足奇。韶阳风骨与谁知。年来老大浑无用。应对卢公独敛眉。  寄木山长老。  刊石休夸自点头。武陵法道欲谁酬。年来应是慵开眼。独坐龙门见九州。

  寄龙王进长老。

  南北山居道不殊。不殊犹未得通途。龙峰地暖花应秀。石禀云寒万仞孤。

  与李君行者。

  辞家日久慕参禅。不惮崎岖甚可怜。报汝速须归故里。阑冬耕取昔年田。

  暮冬旅怀。

  雪压怪松枝欲折。衰病畏寒长拥炉。添薪坐久眼忽瞑。偃卧不知山月晡。

  瞻木平道人。

  岳顶云披清风貌古。一沤未形万机起缕。道极致淳行敦亡矩。稽首木平不劳斤斧。

  禅人写余真固命余赞。

  顶高颊拳。祖佛之怨。唇尖鼻缺。禅庭之孽。天下人憎。这个老杰。

  十五十六天轮地轴。日面月面神号鬼哭。少室従风竹马年。而今莫问胡家曲〔咄〕。

  自贻一首。

  坏衲曾披蒙雪顶。绕轩松竹冷相侵。虚堂夜永坐将半。花落岩前知几深。

  山居四首。

  片片残红随远水。依依烟树带斜阳。横艘石上谁相问,猿啸一声天外长。

  静听凉飚绕洞溪。渐看秋色入冲微。渔人拨破湘江月。樵父踏开松子归。

  垄麦重重覆紫烟。太平时节见丰年。野云忽散孤峰出。列派横飞落涧泉。

  冻把岩根雪尚稠。暮云闲锁远峰头。地炉?骨击高烧起。石弦烹茶时一瓯。

  答云峰正大师〔二首〕溢目江山雪正深。旅庭寒色尚沉沉。尤忻象外有良契。时以嘉言慰此心。  竹斋欹枕病方回。春餤梅花忽寄来。珍重此恩何以报。矽艘时上石楼台。

  寄道友。

  散尽浮云落尽花。到头明月是生涯。天垂六幕千山外。何处清风不旧家。

  对菊。

  澹然金菊映秋光。底事无人泛玉觞。翻忆陶潜旧池上。肯教和草过重阳。

  退居寄承天偶作〔五首〕道薄常惭继祖猷。退居岩谷任春秋。斋时自有盂羹饭。六合清风卒未休。

  道薄常惭继祖天。瞬眸金色已虚传。而今犹举僧伽服。端坐鸡峰诳后贤。

  道薄常惭继祖灯。老来林下笑卢能。抱腰持石长三尺。不愧黄梅会里僧。

  道薄常惭继祖心。九年何事绝知音。到头无赖空回首。皮髓纷蝗直至今。

  道薄常惭继祖门。随家丰俭且安贫。掌间日月须弥走。把住南星对北辰。

  十二时歌。

  鸡鸣丑。耪兆之前还乱走。梦里论量几万般。天明无是虚开口。  平旦寅。山河大地掌中擎。金刚焰里空弹指。碧眼胡僧来未能。

  日出卯。扩赫威光无剩少。茫茫宇宙未知归。竞向途中斗机巧。  食时辰。南北东西谁是亲。钵里不逢香积饭。深惭枉作出家人。

  禺中已。信手拈来无不是。迷却南街走北街。草鞋踏破因谁置。

  日南午。翻出囊中无一缕。铜头铁额知未知。草偃风行立千古。

  日烩未。休话真如论实义。官家不许夜行人。谁教醉酒街头睡。

  晡时申。游子前来问要津。钵孟打破浑闲事。茶盐少了却生嗔。

  日入酉。朝参暮请何曾有。不如静坐念金刚。従他笑破衲僧口。

  黄昏戍。一点寒灯照幽室。钟鼓喧轰闹一场。摩诃般若波罗蜜。

  人定亥。啐啄之机遭哂怪。自従胡乱知几年。不曾少人一文债。

  夜半子。开眼尿床到如此。老胡犹自涉崎岖。石塔空留镇熊耳。

  师嘉绑七年七月将示寂上堂有颂。

  住世六十五年。为僧五十七夏。玄従休问指归。鼻孔大头向下。

  ○题云峰悦禅师语录悦禅师语者。青山白云。开遮自在。碧潭明月。捞方知。铁石崩崖。霜弓劈箭。不受然灯记别。自提三印正宗。假令古佛出头。也下一椎定当。前则激惠南老子。出泐潭死水。而印慈明。后则劝祖心禅师。拨大愚寒灰。而见黄檗。看侬两着。须天下棋客受。先破此一尘。与四海□宗点眼。有怀疑者是不肯山谷老人。拟欲全提且救取无为居士。黄庭坚题。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