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三十九

卷三十九

  ○智门(光)祚禅师语录(门人住明州雪窦山资圣寺明觉大师赐紫重显述)

  上堂良久。师顾视左右云:“莫有作家战将出来。虽然如是。风不来树不动。”时有僧问:“十地菩萨见性如隔罗噻。败如初地菩萨。又隔什么?”师云:“须弥山。”进云:“如何透得?”师云:“三生六十劫。”

  僧问:“一机未发。如何辨其语脉?”师云:“大众可验。”僧云:“学人如何进向?”师云:“退后三步。”  僧问:“格外称提请师举唱。”师云:“你合作么生?”进云:“与么则承指示也。”师云:“莫妄想。”

  问:“曹溪路上。还有俗谈也无?”师云:“六祖是卢行者。”

  问:“一切智智清净。还有地狱也无?”师云:“阎罗王是鬼做。”  问:“如何是佛?”师云:“踏破草鞋赤脚走。”进云:“如何是佛向上事?”师云:“拄杖头上挑日月。”

  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云:“莲华。”进云:“出水后如何?”师云:“荷叶。”

  师乃云:“一法若有。毗卢堕在凡夫。万法若无。普贤夫其境界。正当与么时。文殊向什么处出头。若也出头不得。金毛师子腰折。”又云:“正好一盘饭。莫待糁椒涢。”便下座。

  因举僧问香林:“云门亲的旨。今夜嘱何人?”林云:“《涅槃经》。”僧云:“与么则亲的。”林云:“末后品。”时有僧问师:“‘《涅槃经》’意旨如何?”师云:“大喻八百小喻三千。”进云:“‘末后品’意旨如何?”师云:“鸡足三峰头倒卓。”又云:“会么?”僧云:“不会。”师云:“直待弥勒下生来。”

  问:“师子返踯即不问,虎头生角时如何?”师云:“生得几个。”进云:“恁么则学人退身三步。”师云:“龙头蛇尾。”  问:“如何是大乘修行?”师云:“担枷带锁。”

  问:“既是龙居。未审龙在什么处?”师云:“眼下一带青。”僧云:“学人未晓此意如何?”师云:“瞎。”

  上堂云:“汝若进一步。即迷其理。若退一步。又失其事。若也寂然地。又同无性。作么生免得此过。所以古人道。明知与么故合不犯。正当与么时。切忌倾倒着。”便下座。

  问:“古人拈起拄杖意旨如何?”师云:“看楼打楼。”进云:“放下拄杖意旨如何?”师云:“百杂碎。”

  问:“圣僧为什么被大虫咬?”师云:“不错。”

  问:“如何是离却药忌一句?”师云:“口是祸门。”又云:“叉手当胸。”

  问:“鱼游陆地时如何?”师云:“取死不迟。”进云:“却下碧潭时如何?”师云:“钻泥剌土。”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天宽地窄。”进云:“见后如何?”师云:“地窄天宽。”

  上堂云:“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你且道山僧者里用个什么?还有人委悉么?不如归堂向火。珍重。”  上堂云:“三两日来好春雨。可谓滂沱。凡夫人见水是水。天人见水是琉璃。鱼龙见水是窟宅。饿鬼见水是火。你衲僧家。唤作什么?你若唤作水。又同凡夫见。若唤作琉璃。又同天人见。若唤作窟宅。又同鱼龙见。若唤作火。又同饿鬼见。是你寻常。还作么生?所以道。若是得底人。道火不烧口。道水不溺身。你每日吃饭。还少得一粒么?又古人云:终日着衣吃饭。未曾咬着一粒米。未曾豹着一缕线。虽然如此。又须实到者里始得。若未到者田地。且莫掠虚。”

  问:“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时如何?”师云:“好个问头。”进云:“恁么则匝地普天。”师云:“更是一堆。”

  问:“如何是无缝塔?”师云:“四楞着地。”进云:“如何是塔中人?”师云:“鼻孔三斤称不起。”

  问:“威音王以前。是什么人先悟?”师云:“何不问露柱。”僧云:“便恁么会时如何?”师云:“二头三手。”  问:“威音一响妙色已彰时如何?”师云:“两重公案。”

  问:“既是普眼。为什么不见普贤?”师云:“弄巧成拙。”

  问:“学人有龟毛拂子。将奉师时如何?”师云:“老僧有兔角拄杖。与庠黎。”进云:“与么则进贡得赏也?”师云:“三十年后此话大行。”

  上堂云:“诸上座。且得秋凉。正好进道决择。还有疑情。出来对众。大家共你商量。理长处就。所以赵州八十尚自行脚。败是要饱丛林。又且不担板。若有作者。但请对众施呈。忽有骑墙察辨。呈中藏锋。忽棒忽喝。或施圆相。忽象王回旋。忽师子返踯。忽作大师子吼。忽拗折拄杖。忽掀倒禅床。但请施设。还有么?”众无对。又云:“若是宗门中儿孙。须瞻祖师机。方可是祖师苗裔。不可吃却祖师饭。着却祖师衣。趁謴过日便道。我是行脚僧。者个败唤作名字比丘。徒消信施。阎罗王久后征你草鞋钱有日在。莫道我得便宜。忽然一日眼光落地。入地狱如箭射。又图个什么?各自着便宜。又不是憨汉也。久立。”

  因岁朝上堂云:“斩新日月特地乾坤。人人尽加一岁。你道。露柱年多少。还有人道得么?对众道看。若道不得。山僧与你注破也。败是甲子会。”时有僧问:“大用现前不存轨则时如何?”师云:“你为什么缈破脚指头。”

  问:“日用而不知。常用事如何?”师云:“两重公案。”进云:“恁么则更不运步也?”师云:“草鞋底穿。”

  问:“金刚眼中着得个什么?”师云:“一把沙。”进云:“为什么如此?”师云:“非公境界。”

  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问底是谁?”僧云:“学人请益。”师云:“也是作贼人心虚。”  问:“绝功勋处如何履践?”师云:“更买两塍草鞋。”进云:“恁么则退步也?”师云:“太少在。”  问:“如何是如来禅?”师云:“横担拄杖紧系草鞋。”

  问:“如何是祖师禅?”师云:“上大人。”又云:“会么?”僧云:“不会。”师云:“不会且顺朱。”

  上堂云:“是你诸人横担拄杖。出一丛林入一丛林。你道丛林有几种。或有啃檀丛林啃檀围绕。或有荆棘丛林荆棘围绕。或有荆棘丛林啃檀围绕。或有啃檀丛林荆棘围绕。败如四种丛林。是你诸人在阿那个丛林里安身立命。若无安身立命处。虚踏破草鞋。阎罗王久后征你钱有日在。”

  问:“众生有难。炭库里藏身。诸佛有难。火焰里藏身。衲僧有难。甚处藏身?”师云:“你不是衲僧。”

  问:“既是龙居。为什么不降甘雨?”师云:“疏田不贮水。”进云:“恁么则众生无赖也。”师云:“悲龙争柰何。”  问:“国师三唤侍者。意旨如何?”师云:“怜儿不觉丑。”进云:“国师辜负侍者。意旨如何?”师云:“美食不中饱人餐。”进云:“侍者辜负国师。意旨如何?”师云:“粉骨碎身未足酬。”  问:“三身中那身说法?”师云:“庠黎鼻孔塌。”进云:“因什么如此?”师云:“谤斯经故获罪如是。”

  问:“既是诸法寂灭相。为什么却有真说?”师云:“话堕也。”进云:“寂灭相又何在?”师云:“不在你口里。”

  问:“如何是一大事因缘?”师云:“问取目连。”进云:“学人不会。乞师再指。”师云:“舍利弗当知。”进云:“未审如何领会?”师云:“大似不斋来。”

  问:“作么生是和尚歇人一句?”师云:“待庠黎不恁么来即得。”僧云:“败如恁么来。还得休歇也未?”师云:“驴年。”

  问:“尽大地人各置一问,问问各别。未审和尚如何只对?”师禅指一下。进云:“未审还副得他问也无?”师云:“隋州纸贵。”  问:“如何是一合相?”师云:“明镜当台。”进云:“如何是贪着底事?”师云:“胡是胡汉是汉。”

  问:“従上古德。以何酬效于师承?”师云:“验在目前。”进云:“恁么则心不负人。面无惭色。”师云:“你为什么辜负我。”僧云:“和尚也须领话。”师云:“放你三十棒。”

  问:“承教中有言。譬如摩尼宝殿。三角常隐。一角常现。如何是常现底一角?”师云:“险。”

  上堂云:“数日好雨。且道雨従什么处来?若道従天降。那个是天。若道従地出。唤什么作地。若更不会。所以古人道。天地之前径。时人莫强移。个中生解会。眼上更安锥。”又云:“赫日里我人。云雾里慈悲。霜雪里假褐。雹子里藏身。还藏得身么?若藏不得。却被雹子打破你髑髅。”

  上堂云:“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且道男儿与丈夫。是同是别。所以古人道。佛法无多子。其中难得人。且道难得什么人。败是难得不会佛法底人。众中还有不会佛法人么?若有吐露个消息来看。所以黄梅七百众。却被行者传衣得法去。且道行者还会佛法么?故知筹盈石室。童子悟道。又何关多口衲僧之事。”

  上堂云:“雪峰辊球罗汉书字。归宗斩蛇大随烧畲。且道明什么边事。还有人明得么?试道看。若明不得。所以道。斩蛇须是斩蛇手。烧畲须是烧畲人。瞥起情尘生妄见。眼里无筋一世贫。”

  问:“如何是大通智胜佛?”师云:“言无再响。”进云:“如何是十劫坐道场?”师云:“祸不单行。”进云:“如何是佛法不现前?”师云:“金屑虽贵。”进云:“如何是不得成佛道?”师云:“眼里着不得。”

  问:“久雨不晴时如何?”师云:“萝亶不生根。”进云:“既是久雨。为什么不生根?”师云:“一任叫皇天。”

  问:“如何是形山宝?”师云:“你有几条袈裟。”进云:“请师指示。”师云:“一任乱走。”  问:“如何是不变异句?”师云:“变也。”进云:“毕竟如何?”师云:“凫脚长鹤脚短。”

  上堂云:“若欲多求。恐妨于道。败如诸上座。还得道业成办也未。若也未办。千般巧说不益其心。万种思量是何道理。所以古人道。你若无心我也休。晴乾不肯去。须待雨霖头。”

  问:“如何是般若体?”师云:“蚌含明月。”进云:“如何是般若用?”师云:“兔子怀胎。”  问:“三春已去九夏又临。学人未明乞师直指?”师云:“打你头破作七分。”僧云:“也知师为迷徒切。争柰学人未晓何?”师云:“非日月咎。”  问:“经有方便学人情。学人上来乞师直指。”师云:“见成公案。”进云:“未审学人过在什么处?”师云:“放你三十棒。”

  问:“未有世界时。还有佛法也无?”师云:“少一时不生。剩一时不死。”

  问:“拈槌竖拂扬眉瞬目即不问,向上一路请师举唱。”师云:“你为什么担枷过状。”进云:“与么则谢师方便。”师云:“罪不重科。”

  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重叠关山路。”进云:“今日一会又奚为?”师云:“对牛弹琴。”

  问:“真源无耪兆。如何话祖宗?”师云:“句里明人。”进云:“恁么则南山起云。北山下雨。”师云:“杨花得暖风。”

  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猢狲系露柱。”  上堂云:“千人排门。不如一人拔关。”僧便问:“如何是千人排门?”师云:“守株待兔。”进云:“如何是一人拔关?”师云:“你不是者手脚。”  问:“如何是禅?”师云:“最苦是黄连。”进云:“如何是道?”师云:“甜底是甘草。”

  上堂云:“鼓声才罢罕遇作家。”僧出礼拜,师云:“打鼓为三军。”僧云:“长蛇偃月休施展。匹马单衬谩立功。”师云:“冰消瓦解。”僧云:“诺。”师云:“苏噜苏噜。”

  问:“空王殿中以何为侍者?”师云:“楼至佛。”

  上堂云:“南泉道。自小养一头水牯牛。拟向溪东放。不免食他国王水草。拟向溪西放。不免食他国王水草。不如随处纳些些。他总不见。所以云门大师道。平地上死人无数。过得荆棘林是好手。只饶你截断凡圣。及尽有无也败是老鼠入饭瓮。未知有向上一窍在。”便有僧问:“如何是向上一窍?”师便打云:“我早是将一块屎蓦口抹了。你更来咬我手作么?”僧拟议。师便趁。

  上堂云:“神方秘术子父不传。山僧有个药方。黑豆好合酱。”便下座。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满眼是埃尘。”

  问:“如何是色空?”师云:“芨园里卖糙。”

  问:“应化非真佛。亦非说法者。未审是什么人说?”师云:“露柱口唇缺。”

  问:“如何是无底钵盂?”师云:“挂向壁上。”进云:“未审将何斋粥?”师云:“瓦碗竹箸。”问:“如何是佛?”师云:“抱赃叫屈。”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山云野雉。”

  问:“如何是然灯前?”师云:“空劫无闲人。”僧云:“如何是正然灯?”师云:“火星入牛斗。”进云:“如何是然灯后?”师云:“衲僧天下走。”

  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也败是个铜片。”进云:“磨后如何?”师云:“且收取。”  问:“学人有一问,未审师还答也无?”师云:“南地鹄北地狐。”进云:“意旨如何?”师云:“三月里看。”

  问:“善财入楼阁。是何时节?”师云:“末后殷勤。”进云:“毕竟如何折倒?”师云:“不如退后三步。”僧云:“恁么则古人不先,今人不后。”师云:“秦王击缶。”  问:“终日切切。败为庭前残雪。如何得雪消去?”师云:“相次春来。”进云:“恁么则红轮起处底穿荡尽。”师云:“雪上更加霜。”  问:“闭门造车时如何?”师云:“还得成就也未。”进云:“出门合辙时如何?”师云:“鲁般门下。”

  问:“承教有言。一人发真归源。十虚方空悉皆销殒。既是虚空。云何销殒?”师云:“归源者合知。”进云:“恁么则一沤生处众波同?”师云:“细看前话。”

  因李都尉奏师紫衣。到日上堂,僧问:“皇恩远降紫服新披。未审师今将何报答?”师云:“头载天脚踏地。”进云:“恁么则知恩报恩也。”师云:“你也是老鼠吃盐。”

  问:“照日丝纶自天而降。皇恩极大师将何报?”师云:“大好天凉。”进云:“与么则云龙会合日月重明。”师云:“闲言语。”师乃云:“问话且止。斯日皇恩。且道自何而降。老僧本志弊衣遮幻质。纟食补饥疮。无何都尉闻天荣颁紫服。着即又违本志。不着又负天心。挂不挂且致。你道。祖师挂什么衣。若也委悉。许上座终日着衣。未曾挂着一缕丝。终日吃饭。未曾咬着一粒米若不委悉看。老僧今日披衣去也。遂乃披衣。”

  师示众云:“智门记得。在母胎中时有一则语。今日举似大众。诸人又不得作道理商量。还有人商量得么?若商量不得。三十年后不得错举。或云登天不假梯。遍地无行路。正当恁么时。向什么处安身立命?或云‘千人排门。不如一人拔关。’还有人拔得关么?试对众道看。若道不得。且在门外。或云:‘日来月往疮痍转多。’你将什么医得。你若医不得。作么生柰者疮痍何。或云:‘三十年前即不问你。三十年后不用将来。’正当即今还道得么?若道不得。一处不通两处失功。或云:‘荆棘丛林则不问你。出身一句作么生道。’或云:‘头上霹雳则不问,你云开雨散道将一句来。’或云:‘天下行脚道。我参禅。你道禅。是什么义。’或云:‘日里来往总不疑着。半夜里道将一句来。’或云:‘横担拄杖则不问你。针个鼻孔里道将一句来。’或云:‘钵盂无底。成得个什么?’或云:‘狂象无钩。将何制勒。若制勒不住。莫教犯他苗稼。’或云:‘天降时雨。为什么枯木不生花。’或云:‘天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作么生是透脱一句。’或云:‘出身一句则不问你。三家村里道将一句来。’或云:‘衲僧须是透得名身句身。方可具得衲僧一只眼。还有道得底么?’或云:‘满口道不着底句。还道得么?’或云:‘仰面看天。为什么不识月。’或云:‘低头拾芥。为什么不见地。’或云:‘初秋夏末游山玩水且従你。蓦衷一问快道将来。’或云:‘出门一句不问你。万里无云道将一句来。’或云:‘险峻路上则不问你。平田庄里道将一句来。’或云:‘黄卷赤轴则不问你。衲僧分上一句作么生道。’或云:‘直得凡圣情尽。未是衲僧本分事。’且作么生是衲僧本分事。试通个洎息来。若也道不得。莫道龙居相埋没好。”

  △纲宗歌昆明池里失却剑。曲江池内捞得锯。====硗硗且过时。莽莽卤卤河沙数。纟竭节,拽路布,伶利衲僧通一路。师子不捉麒麟儿。猛兽那堪床下顾。摩斯吒,入水去。者回休吐黑云雾。俊鹰俊鹞抟天飞。钝鸟篱根捱不去。佛祖言,休更举。直饶格外犹未许。见成公案早多端。那堪更涉他门户。夜乌鸡,谁捉去。天明戴雪遭指注。胡蜂不恋旧时窠。猛将那肯家中死。

  三巴鼻。

  座主巴鼻。休夸不二。维摩一默。文殊失利。

  衲僧巴鼻。高原陆地。不生莲华。岂容香气。

  禅师巴鼻。师子游戏。水涨船高。爪牢鸹笪。

  示众。

  何物苦求而不得。何物不求而自来。何物铁槌打不破。何物夜合而昼开。若人不会山僧意。琉琉宝殿生青苔。  因事二首。

  左转复右转。身被摩诃衍。放下彪深泉。不论深与浅。猛焰炉中看月轮。急须着眼莫因循。若未垂得劳生手。如何出得焰光身。  世尊一日升座。大众云集。文殊従座而起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文殊白槌报众知。法王法令合如斯。会中若有仙陀客。不待眉间毫相辉。

  汾州莫妄想颂。  马祖出得一汾州。妄想如雷播九州。参禅若无衲子眼。多于海上觅浮沤。

  雪峰示众云:“南山有一条鳖鼻蛇。你等诸人切须好看。”

  鳖鼻事难提。当阳荐者迷。举头错入草。岭上鹧鸪啼。  雪峰辊球颂。

  象骨辊球孰辨机。一千五百几人知。眨起眉毛千万里。须是吾门师子儿。  僧问云门。如何是吹毛剑。门云祖颂。

  吹毛宝剑问云门。来者投机岂更存。路逢剑客如何也。叟人携首向南奔。

  僧问云门:“如何是和尚家风?”门云:“有读书人来报。”

  在处丛林有家风。且与云门事不同。门外若有读书者。任是颜回亦不通。

  僧问云门。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门云:“日里看山。”颂。

  日里看山也是常。西来祖意谩商量。金毛师子稀逢有。多是狐狸唤作狼。  云门抽顾颂。  云门抽顾笑咦咦。拟议遭他顾鉴咦。任是张良多计策。到头于此亦难施。

  僧问大随:“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者个还坏也无?”随云:“坏。”僧云:“与么则随他去也。”随云:“随他去。”颂。  切忌随他不会他。大随此语播天涯。真净性中才一念。早是千差与万差。

  大随和尚。看乌龟在陆地。僧便问:“一切众生皮里骨。者个众生为什么骨里皮?”随脱一只鞋。葢却乌龟便去。

  如龟藏六已彰名。休向人前弄眼睛。一只皮鞋都葢却。直至如今犹未惺。

  僧问洞山。如何是佛。山云:“麻三斤。”

  麻皮三斤不用秤。秤头那肯坐于蝇。一念才生筋骨露。徒劳更觅定盘星。

  僧问云门。如何是沙门行。门云:“会不得。”僧云:“为什么会不得?”门云:“败守会不得。”

  君问沙门行。沙门行最高。若教人会得。业性卒难逃。

  僧问赵州:“久向赵州石桥。到来败见掠豹。不见。”“你败见掠豹。不见石桥。”僧云:“如何是石桥?”州云:“渡驴渡马。”

  赵州石桥本无星。水急游鱼不易停。桥上败观驴马迹。谁人敢向御街行。

  赵州问南泉:“离四句绝百非。请师道。”泉便归方丈。州云:“者老汉寻常口吧吧地。不消一问。”

  离却四句绝百非。作者相谙识得伊。跳下禅床便归去。従他鹞子抟天飞。

  同光帝。命诸禅师坐次云:“朕收得中原之宝。败是无人酬价。”兴化云:“如何是陛下中原之宝?”帝以两手展啜头脚。化云:“君王之宝谁敢酬价。”

  君王之宝实难酬。兴化形言下一筹。两手展开啜头脚。敕书挂在凤皇楼。

  南泉斋次。自将生盘去首座前云:“出生。”杉山时为首座云:“无生。”泉云:“无生犹是未便过。”杉山乃召长老长老。泉回首云:“作么?”杉云:“莫道是未?”颂。

  古老巡堂亲掠生。渡水行舟不易耕。莫道无生犹是未。纤毫不了乱纵横。

  僧问长庆:“有问有答宾主历然。不问不答时如何?”庆云:“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颂。

  人人尽道我心休。问着何曾有地头。口说心违瞒自已。业河迅速任漂流。

  僧问长庆:“众手淘金谁是得者?”庆云:“有伎俩者得。”僧云:“学人还得也无?”庆云:“大远在。”颂。

  众手淘金得者谁。纤尘窒碍岂能为。洪波浩渺黄金远。一事无成空手归。  ○智门祚禅师语录序利生机要。舍悲智无以立言。畅道轨围。存中下无以臻极。苟非旷发群动越绝孤应。则何以焰续千灯芳腾五叶。师韶阳的孙。香林嗣子。辟天人之深域。振今古之洪谟。建化度门高运寰海。既编联而互出。致流落以交参。敢议窥班辄形删定。但贵其简略而已。于戏祖胄之来。星布攸广。或局一方一师之解。玷渎先知。蕴半禅半律之宜。加诸后进。起异端于笔舌。固狂狷于辞锋。讥圆明有三句接人。指净慧列三聚之语。既非摭实颇共传虚。启惑见闻盗求声利。葢丛室之巨蠹也。岂堪忍乎。夫欲抑其宗。必先入其奥。傥未甄别。徒自伤残。鲁语所谓。君子非诗书不言。非礼乐不动。故昔贤人。三缄其口。以诫于心。况吾徒萌一意立一事。得不务于弘济。而恣销金销骨之毁说。宁不畏慎灭身之斧耶。可为龟鉴矣。庶知我者。观斯文而绝其谤。阅于集而味其道。则凛凛慧风。无远不及。时辛未岁。爻宾月之五日。门人住明州雪窦山资圣寺。明觉大师赐紫重显序。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