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十五

卷十五

  ○云门(文偃)匡真禅师广录上(门人明识大师赐紫守坚集)

  △对机师上堂,良久云:“夫唱道之机,固难谐剖。若也一言相契,犹是多途,况复忉忉,有何所益。然且教乘之中,各有殊分。律为戒学,经为定学,论为慧学。三藏五乘五时八教,各有所归。然一乘圆顿也大难明,直下明得,与衲僧天地悬殊。若向衲僧门下,句里呈机,徒劳伫思,门庭敲磕,千差万别。拟欲进步向前,过在寻他舌头路布。従上来事合作么生?向者里道圆道顿得么,者边那边得么?莫错会好。莫见与么道,便向不圆不顿处卜度。者里也须是个人始得。莫将依师语,相似语,测度语,到处呈,中将为自已见解,莫错会。败如今有什么事。对众决择看。”

  时有州主何公礼拜,问曰:“弟子请益。”师云:“目前无异草。”有官问:“佛法如水中月是不?”师云:“清波无透路。”进云:“和尚従何得?”师云:“再问复何来。”进云:“正与么时如何?”师云:“重叠关山路。”  有官问:“千子围绕,何者为的?”师云:“化下住持,已奉来问。”问:“今日开筵将何指教?”师云:“来风深辨。”进云:“莫败者便是么?”师云:“错。”

  问:“従上古德以心传心,今日请师将何施设?”师云:“有问有答。”进云:“与么则不虚施设也?”师云:“不问不答。”

  问:“凡有言句皆是错,如何是不错?”师云:“当风一句,起自何来。”进云:“莫败者便是也无?”师云:“莫错。”  问:“如何是啐啄之机?”师云:“响。”进云:“还应也无?”师云:“且缓缓。”

  问:“如何是学人的的事?”师云:“痛领一问。”问:“如何是教外别传一句?”师云:“对众问将来。”

  师云:“莫道今日瞒诸人好。抑不得已向诸人前作一场狼籍。忽被明眼人见成一场笑具。如今避不得也。且问汝诸人。従来有什么事。欠少什么?向汝道。无事已是相埋没也。须到这个田地始得。亦莫趁口乱。问自已心里黑漫漫地。明朝后日大有事在。你若根思迟回。且向古人建化门头。东觑西觑。看是什么道理。你欲得会么?都缘是你自家无量劫来妄想浓厚。一期闻人说着。便生疑心。问佛问法。问向上问向下。求觅解会转没交涉。拟心即差况复有言。莫是不拟心是么?更有什么事。珍重。”

  问:“如何是云门一曲?”师云:“腊月二十五。”进云:“唱者如何?”师云:“且缓缓。”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日里看山。”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久雨不晴。”进云:“如何是久雨不晴?”师云:“晒朗着。”

  问:“如何是不带耪?”师云:“天台普请南岳游山。”问:“如何是向上一路?”师云:“九九八十一。”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游山玩水。”进云:“如何是和尚自已?”师云:“赖遇维那不在。”

  问:“如何是教主?”师云:“太无礼生。”问:“如何是一代时教?”师云:“对一说。”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普。”问:“如何是端坐念实相?”师云:“河里失钱河里遭。”问:“如何是沙门行?”师云:“会不得。”进云:“为什么会不得?”师云:“败守会不得。”

  问:“如何是寻常之用?”师云:“且那里葛藤去。”问:“如何是教意?”师云:“你看什么经。”僧云:“《般若经》。”师云:“一切智智清净。还梦见未?”僧云:“一切智智清净且置。如何是教意?”师云:“心不负人面无惭色。放你三十棒。”

  问:“如何报得四恩三有去。”师云:“抱头哭苍天。”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粥饭气。”问:“如何是三昧?”师云:“到老僧一问还我一句来。”

  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东山水上行。”问:“乞师指个入路。”师云:“吃粥吃饭。”

  师示众云:“我事不获已向你诸人道。直下无事早是相埋没也。更欲蹋步向前。寻言逐句求觅解会。千差万别广设问难。赢得一场口滑。去道转远。有什么歇时。败此个事。若在言语上。三乘十二分教岂是无言语。因什么道教外别传。若従学解机智。败如十地圣人说法如云如雨。犹被诃责。见性如隔罗遵。以此故知。一切有心天地悬殊。虽然如是。若是得底人。道火何曾烧口。终日说事。未尝挂着唇齿未曾道着一字。终日着衣吃饭。未曾触着一粒米挂着一缕丝。虽然如此。犹是门庭之说。须是实得与么始得。若约衲僧门下句里呈机徒劳伫思。直饶一句下承当得。犹是瞌睡汉。”

  时有僧问:“如何是一句?”师云:“举。”问:“如何是说时默?”师云:“清机历掌。”进云:“如何是默时说?”师云:“嗄。”进云:“不默不说时如何?”师将棒趁僧。问:“如何是云门剑?”师云:“祖。”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更请一问。”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觌机无改路。”进云:“放着什么处?”师云:“再举不逾尘。”  问:“如何是尘尘三昧?”师云:“桶里水钵里饭。”问:“如何是一如体玄?”师云:“欠你一问。”问:“如何是玄中的?”师云:“{祝土}。”进云:“如何即是?”师云:“速退速退。妨他别人问。”问:“如何是非思量处?”师云:“识情难测。”问:“凿壁偷光时如何?”师云:“恰。”问:“一言道尽时如何?”师云:“裂破。”进云:“和尚作么生下手拈掇?”师云:“拈取粪箕扫帚来。”问:“如何举唱即得不负来机?”师云:“道什么?”进云:“还可来意也无?”师云:“且缓缓。”

  师云:“三乘十二分教横说竖说。天下老和尚纵横十字说。与我拈针锋许说底道理来。看与么道早是死马医。虽然如是。有几个到此境界。不敢望你。言中有响句里藏锋。瞬目千差风恬浪静。伏惟尚飨。”

  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北斗里藏身。”问:“如何是本来宗?”师云:“不问不答。”问:“如何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师云:“我今日不答话。”进云:“为什么不答话?”师云:“驴年会么?”问:“如何是吹毛剑?”师云:“骼。”又云:“缩。”问:“如何是内外光?”师云:“向什么处问。”学云:“如何明达?”师云:“忽然有人问你作么生道。”进云:“明达后如何?”师云:“明即且置。还我达来。”问:“如何是切急一句。”师云:“吃。”问:“如何是本来心?”师云:“举起分明。”问:“如何是衲僧孔窍?”师云:“放过一着。”进云:“请师道。”师云:“对牛弹琴。”问:“如何是大乘修行?”师云:“一榼在手。”问:“如何是一切智智清净?”师云:“僧堂入佛殿。”问:“如何是不挂唇吻一句?”师云:“合取狗口。”问:“如何是海印三昧?”师云:“你但礼拜。”问:“着待我东行西行。”问:“如何转动即得不落阶级?”师云:“南斗七北斗八。”

  上堂云:“诸兄弟。尽是诸方参寻知识。决择生死。到处岂无老宿垂慈方便之辞。还有透不得底句么?出来举看。待老汉与汝大家商量。有么有么?”时有僧出拟伸问次,师云:“去去西天路,迢迢十万余。”便下座。

  问:“如何是当今施设?”师云:“道即不难,鉴従何来。”问:“如何是不睡底眼?”师云:“不省。”问:“如何是不犯之令?”师云:“那个师僧还见么?”问:“如何是大人相。”师乃擎拳。问:“如何是学人急切处?”师云:“你怕我不知。”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一佛二菩萨。”问:“如何是雪岭泥牛吼?”师云:“山河走。”进云:“如何是云门木马嘶?”师云:“天地黑。”问:“如何是兄弟添十字?”师云:“我共你说葛藤。”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云:“心不负人面无惭色。速礼三拜。”问:“如何是天然之事?”师云:“蹋步向前作什么?”问:“如何是教意。”师云:“吃嘹舌头。更将一问来。”问:“如何是七纵八横。”师云:“放你一着。”

  上堂云:“举一则语。教汝直下承当。早是撒屎着你头上也。直饶拈一毛头。尽大地一时明得。也是剜肉作疮。虽然如此。也须是实到者个田地始得。若未且不得掠虚。却须退步向自已脚跟下推寻看。是什么道理。实无丝发许与汝作解会。与汝作疑惑。况汝等且各各当人。有一段事大用现前。更不烦汝一毫头气力。便与祖佛无别。自是汝诸人。信根浅薄恶业浓厚。突然起得如许多头角。担钵囊千乡万里受屈作么?且汝诸人有什么不足处。大丈夫汉阿谁无分。独自承当尚犹不着。便不可受人欺瞒取人处分。才见老和尚开口。便好把特石蓦口塞。便是屎上青蝇相似斗咂将去。三个五个聚头商量苦屈兄弟。古人一期为汝诸人不柰何。所以垂一言半句通你入路。知是般事拈放一边。自着些子筋骨。岂不是有少许相亲处。快与快与。时不待人出息不保入息。更有什么身心闲别处用。切须在意。珍重。”  上堂,良久云:“触目不会道。运足焉知路。”僧问:“如何是触目菩提?”师云:“与我拈却佛殿。”问:“如何是最初一句。”师云:“九九八十一。”僧便礼拜。师云:“近前来。”僧便近前。师便打。问:“如何是实学底事?”师云:“大好消息。”进云:“毕竟是谁家之子?”师云:“腊月二十五。”问:“承教有言。一切智智清净时如何?”师便唾之。进云:“古人方便又作么生?”师云:“来来截却汝脚跟。换却汝髑髅。钵盂里拈却匙箸。拈却鼻孔来。”进云:“甚处有许多般?”师云:“者掠虚汉。”便打。问:“如何是禅?”师云:“是。”进云:“如何是道?”师云:“得。”

  问:“如何是一切法皆是佛法?”师云:“三家村里老婆,盈衢溢路,会么?”学云:“不会。”师云:“非但汝不会,大有人不会在。”

  问:“学人簇簇地。商量个什么?”师云:“大众久立。”

  上堂云:“尽乾坤一时将来。着你眼睫上。你诸人闻与么道。不敢望汝出来性躁打老僧一掴。且缓缓子细看。是有是无。是个甚么道理。直饶你向这里明得。若遇衲僧门下。好椎脚折。若是个人。闻道什么处有老宿出世。便好蓦面唾皑我耳目。汝若不是个手脚。才闻人举便承当得。早落第二机也。汝不看他德山和尚。才见僧入门。拽拄杖便趁。睦州和尚见僧来便云现成公案。放你三十棒。自余之辈合作么生?若是一般掠虚汉。食人脓唾。记得一堆一担搕[A16A]。到处驰骋驴唇马嘴。夸我解问十转五转话。饶你従朝问至夜答到夜论劫。还梦见么?”什么处是与人着力处。似这般底有人屈衲僧斋也道得饭吃。有什么共语处。他日阎罗王面前。不取你口解说。诸兄弟。若是得底人。他家依众遣日。若未得。切莫掠虚。不得容易过时。大须子细。古人大有葛藤相为处。败如雪峰和尚道。尽大地是你。夹山和尚道。百草头上荐取老僧。闹市里识取天子。洛浦和尚云一尘才起,大地全收。一毛头师子全身总是你。把取翻覆思量看。日久岁深自然有个入路。此个事无你替代处。莫非各在当人分上。老和尚出世。败为你作个证明。你若有个入路。少许来由亦昧汝不得。若实未得。方便拨你即不可。兄弟。一等是蹋破草鞋行脚抛却师长父母。直须着些子眼睛始得。若未有个入头处。遇着本色咬猪狗手脚。不惜性命入泥入水。相为有可咬嚼。眨上眉毛高挂钵囊。十年二十年办取。出头莫愁不成办。直是今生未得。来生亦不失却人身。向此门中亦乃省力。不虚辜负平生。亦不辜负施主。师长父母直须在。意莫空过时。游州猎县横担拄杖。一千里二千里。走这边经冬那边过夏。好山好水堪取性多斋供。易得衣钵。苦屈苦屈。图他一斗米。失却半年粮。如此行脚。有什么利益。信心檀越一把菜一粒米。怎么生消得。直须自看。无人替代。时不待人。一日眼光落地。前头将何抵拟。莫一似落汤螃蟹手脚忙乱。无你掠虚说大话处。莫将等闲空过时光。一失人身万劫不复。不是小事莫据目前。俗子尚云:朝闻道夕死可矣。况我沙门。合履践何事。大须努力。珍重。”

  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佛前装香佛后合掌。”问:“十二时中。如何得不被诸境惑去?”师云:“三门头合掌。”问:“四面森森。如何是灵树?”师云:“风鸣雨息。”进云:“如何是灵树枝条?”师云:“晒朗皮草。”问:“如何是触目菩提?”师云:“拈却露柱。”学云:“露柱岂干他事?”师云:“驴年会么?”问:“醍醐上味为什么翻成毒药?”师云:“{祝土}。”问:“如何是活?”师云:“心不负人。”学云:“如何是杀?”师云:“三日后不得唱衣。”学云:“不杀不活时如何?”师以拄杖趁出。问:“学人与么来。请师实说?”师云:“知。”问:“金刚为什么倒地?”师云:“不着力。”

  问:“杀父杀母佛前忏悔。杀佛杀祖向什么处忏悔?”师云:“露。”

  问:“不起一念。还有过也无?”师云:“须弥山。”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有读书人来报。”问:“学人有疑请师不责。従上宗乘事作么生?”师云:“三拜不虚。”问:“生死到来如何排遣?”师云:“在什么处?”问:“如来唯一说无二说。如何是如来说?”师云:“那个师僧何不问。”问:“暗中如何辨主?”师云:“务原是什么人坐?”问:“学人实问:“请师实答?”师云:“你作么生辨。”进云:“正当与么时如何?”师云:“的。”问:“従上古德以何为的?”师云:“看取舌头。”

  上堂云:“诸和尚子莫妄想。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良久云:“与我拈案山来看。”便有僧问:“学人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时如何?”师云:“三门为什么従这里过?”进云:“与么则不妄想去也。”师云:“还我话头来。”

  上堂,良久云:“还有人道得么?道得底出来。”众无语。师拈拄杖云:“适来是个小屎坑。如今是个大屎坑。”下座。  问:“万法归一。一即不问,如何是万法?”师云:“你来这里说葛藤瞒我。”问:“圣僧为什么被大虫咬?”师云:“与天下人作榜样。”问:“十二时中如何用心。即得不负于上来?”师云:“省力。”进云:“省力事如何?”师云:“省取前话。”问:“万机不到处如何知有?”师云:“该得么?”进云:“日用事如何?”师云:“一箭到新罗。大汉国里说葛藤。”问:“学人拟伸一问,还许也无?”师云:“佛不夺众生所愿。”问:“如何举唱即得不负来机?”师云:“痛领一问。”问:“千圣功圆冥然时。如何击琢?”师云:“句里明人。”问:“三界中何物胜于佛?”师云:“通你一问。”问:“摘叶寻枝即不问,如何是直截根源?”师云:“速礼三拜。”问:“己事未明。如何指示?”师云:“不避来机还当得么?”问:“尽其机来。师还接也无?”师云:“一问不错。”学云:“一问且置。师还接不?”师云:“细看前话。”问:“毗卢向上即不问,虚空请师留些子。”师云:“把却汝咽喉。你作么生道?”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一带一衷。”进云:“莫便是不?”师云:“苏噜苏噜。”

  上堂云:“今日与诸人举一则语。”大众耸听良久。有僧出礼拜。拟伸问次。师以拄杖趁云:“似这般灭胡种。长连床上纳饭阿师。堪什么共语处。这般打野榸汉。”以拄杖一时趁下。

  问:“大众云集合谈何事?”师云:“向下文长付在来日。”进云:“便与么去时如何?”师云:“堕。”进云:“什么处是堕?”师云:“长连床上,饱吃饭了,脱空妄语。”问:“灵山一会,何似今日?”师云:“言中有响。”学云:“当今事作么生?”师云:“不烦再问。”问:“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审是什么字?”师云:“九九八十一。”进云:“学人不会请师指示。”师云:“我又辜你什么处?”问:“従上古德得个什么便称尊贵?”师云:“爱问不爱答。”进云:“与么则不假和尚舌头嚼去也。”师云:“熨斗煎茶弦不同。”问:“和尚为人语话。还有未道着底句也无?”师云:“说不及。”进云:“为什么如此?”师云:“败为如此。”问:“大拍盲底人来。师还接也无?”师放身倒。问:“如何是云门山?”师云:“庚峰定穴。”问:“牙齿敲磕皆落名言。如何得不落古人晨?”师云:“通机自辨。”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皮枯骨瘦。”问:“如何是道?”师云:“七颠八倒。”进云:“为什么如此?”师云:“一不得向二不得开。”问:“暗室得明时如何?”师云:“朗州此去多少。”

  上堂云:“一言才举千差同辙。该括微尘犹是化门之说。若是衲僧合作么生?若将祖意佛意这里商量。曹溪一路平沉。还有人道得么?道得底出来。”时有僧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云:“胡饼。”进云:“这个有什么交涉?”师云:“灼然有什么交涉。”师乃云:“你勿可作了见人道着祖师意。便问超佛越祖之谈。你且唤什么作佛。唤什么作祖。即说超佛越祖之谈。便问个出三界。你把将三界来。有什么见闻觉知隔碍着你。有甚声色法与汝可了。了个什么碗。以那个为差殊之见。他古圣勿柰你何。横身为物。道个举体全真物物觌体不可得。我向汝道。直下无事早是相埋没了也。你若实未得个入头处。且中独自参详。除却着衣吃饭屙屎送尿。更有什么事。无端起得如许多般妄想作什么?更有一般底。如等闲相似聚头。举得个古人话。识性记持妄想卜度道。我会佛法了也。败管说葛藤取性过日。更嫌不称意。千乡万里抛却父母师资。作这去就。这个打野榸汉。有什么死急行脚去。”以拄杖便趁下。

  问:“父母不听不得出家。如何得出家?”师云:“浅。”进云:“学人不会。”师云:“深。”问:“従上来事。请师提纲?”师云:“朝看东南暮看西北。”进云:“便与么会时如何?”师云:“东家点灯西家暗坐。”问:“当今一句请师道?”师云:“放你一线道。还我一句来。”问:“不涉廉纤。请师道?”师云:“一怕汝不问,二怕汝不举。三到老僧勃跳。四到你退后。速道速道。”僧便礼拜。师便打。”  问:“万机丧尽时如何?”师云:“与我拈佛殿来。与汝商量。”进云:“岂干他事。”师咄云:“这掠虚汉。”  问:“目前荡尽时如何?”师云:“热发作么?”其僧礼拜而退。师云:“且来且来。”僧近前。师便棒云:“这掠虚汉諕我。”

  问:“如何是法王主?”师云:“叉手着。”

  问:“盲龟值浮木孔时如何?”师云:“老僧叉手去也。”

  上堂云:“故知时运浇渤代干像季。近日师僧。北去言礼文殊。南去谓游衡岳。与么行脚名字比丘虚消信施。苦哉苦哉。”问:“着黑漆相似。败管取性过日。设有三个两个。狂学多闻记持话路。到处觅相似语句。印可老宿。轻忽上流。作薄福业。他日阎罗王钉钉之时。莫道无人向汝道。若是初心后学。直须摆动精神。莫空记说。多虚不如少实。向后败是自赚。有什么事近前。”

  问:“学人正在迷途。请师一接。”师云:“道什么?”问:“如何是教意?”师云:“答犹未了。”进云:“和尚什么处答?”师云:“将谓汝灵利。”问:“如何是衲僧正眼?”师云:“那个师僧近前来。”其僧近前。师咄云:“去。”问:“如何会得和尚一句?”师云:“腊月二十五。”问:“教中即不问,如何是宗门中事?”师云:“既有来问,速礼三拜。”问:“绝消息处如何履践?”师云:“三十年后。”进云:“败今如何?”师云:“莫乱统。”问:“性源还有语也无?”师云:“莫问。”问:“佛病祖病将何医?”师云:“审即谐。”进云:“将何医?”师云:“幸有力。”问:“百步穿杨。请师指的。”师云:“答这话去也。”问:“言诠不及处。如何体会?”师云:“对众快礼三拜。”问:“伶俜之子如何进步?”师云:“目前不辨。”进云:“岂无尊贵?”师云:“不较多。”进云:“作么生?”师云:“作么生?”问:“凡有言说皆是葛藤。如何是不葛藤?”师云:“大有人见汝问。”问:“急急相投请师指教?”师云:“作么生道。”进云:“不会。请师道。”师云:“作么?”  上堂云:“大众。汝等还有郓州针么?若有试将来看。有么有么?”众无对。师云:“若无散披衣裳去也。”便下座。

  上堂,大众集定。乃以拄杖指云:“乾坤大地微尘诸佛。总在里许。争佛法觅胜负。还有人谏得么?若无人谏得。待老僧与汝谏看。”时有僧云:“请和尚谏。”师云:“这野狐精。”问:“尽大地人来。师如何接?”师云:“提纲有路。”进云:“莫败这便是指示不?”师云:“合取狗口。”

  问:“时中不明如何得不落缘尘去?”师云:“闭门哭苍天。”

  问:“十二时中如何体悉?”师云:“不难辨。”进云:“还有学人入头处也无?”师云:“细看前话。”问:“灵山一会迦叶亲闻。未审闻个什么句?”师云:“不避来锋速道速道。”进云:“是什么句?”师云:“掣电之机徒劳伫思。”问:“千圣不传古今不历。如何是和尚接人一句?”师云:“触忤老兄得么?”进云:“如何是接人一句?”师云:“作么?”问:“有何迳要令学人心息?”师云:“放你三十棒。”问:“目前坦然时如何?”师云:“海水在汝头上。”进云:“还着得也无?”师云:“向这里脱空妄语。”问:“施主设斋将何报答?”师云:“量才补职。”进云:“不会。”师云:“不会即吃饭。”问:“如何是向上事?”师云:“截却汝肚肠。换却匙箸。拈将钵盂来看。”僧无对。师云:“这掠虚汉。”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来锋有路。”问:“如何是学人转身处?”师云:“利。”问:“一口吞尽时如何?”师云:“我在汝肚里。”进云:“和尚为什么在学人肚里?”师云:“还我话头来。”

  上堂,良久云:“败这个带累杀人。”便下座。

  上堂云:“道即道了也。”时有僧出礼拜欲伸问次。师拈拄杖便打云:“识什么好恶。这一般打野榸汉。总似这个僧。争消得施主信施。恶业众生总在这里。觅什么乾屎橛咬。”以拄杖一时趁下。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家家观世音。”进云:“见后如何?”师云:“火里蝍?尞吞大虫。”问:“如何是禅?”师云:“拈却一字得么?”问:“扶桑柯畔日轮未出时如何?”师云:“知。”问:“背楚投吴时如何?”师云:“面南看北斗。”问:“六国未宁时如何?”师云:“千里何明。”进云:“争柰不明何?”师云:“赖遇适来道了。”问:“如何是本源?”师云:“受什么人供养?”问:“如何是直截一路?”师云:“主山后。”进云:“谢师指示。”师曰:“合取皮袋。”

  问:“曹溪的旨请师垂示。”师云:“三十年后。”问:“密室玄宫时如何?”师云:“倒。”进云:“宫中事作么生?”师云:“重。”问:“万机吐不出时如何?”师云:“大众不匿。”进云:“犹是学人疑处在。”师云:“语覆前机去。”问:“要急相应唯言不二时如何?”师云:“对众举大众可不知。”进云:“如何承当?”师云:“驴年。”问:“一生积恶者不知善。一生积善者不知恶。此意如何?”师云:“烛。”问:“远远投师。师意如何?”师云:“七九六十三。”进云:“学人近离衡州。”师喝云:“是你草鞋跟断。”僧云:“珍重。”师喝云:“静处萨婆诃。”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一佛二菩萨。”

  上堂云:“汝等诸人。皆是河南海北来。各各尽有生缘。所在还自知得么?试出来举看。老汉与汝证明。有么有么?汝若不知。老汉瞒汝去也。汝欲得识么?生缘若在向北。北有赵州和尚五台文殊总在这里。生缘若在向南。南有雪峰卧龙西院鼓山。总在这里。汝欲得识么?向这里识取。若不见莫掠虚。见么见么?若不见。且看老汉骑佛殿出去也。珍重。”  问:“六国未宁时如何?”师云:“云擎雨色。”问:“上无攀仰下无已躬时如何?”师云:“藏身一句作么生道?”僧便礼拜。师云:“放过一着置将一问来。”僧无语。师云:“这死虾蟆。”

  问:“如何是色即是空?”师云:“拄杖敲汝鼻孔。”问:“如何是和尚非时为人一句?”师云:“早朝牵犁晚间拽杷。”问:“三乘五性即不问,如何是衲僧门下事?”师云:“日势稍晚。速礼三拜。”问:“久值为什么不识?”师云:“测。”问:“如何是心?”师云:“心。”进云:“不会。”师云:“不会。”进云:“究竟如何?”师咄云:“静处东行西行。”问:“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时如何?”师云:“舌根里藏身。”进云:“藏身后如何?”师云:“苏苏苏噜。”问:“如何是途中受用?”师云:“七九六十三。”进云:“如何是世谛流布?”师云:“江西湖南新罗渤海。”问:“密室不通风时如何?”师云:“响露鸣风。”进云:“如何是密室中人?”师云:“再陈难辨。”问:“直与么来时如何?”师云:“照従何立。”进云:“不去不来时如何?”师云:“前语道什么?”问:“进向无门时如何?”师云:“三千八百。”

  上堂云:“放你横说竖说。従朝至暮无人塞你口。不放你说又作么生?”  上堂,大众集良久。蓦拈拄杖云:“看看。北郁单越人见汝般柴不易。在中庭里相扑供养你。更为你念般若经云:‘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僧便问:“如何是一切智智清净?”师云:“西天斩头截臂。这里自领出去。”问:“挂锡幽岩时如何?”师云:“在什么处?”问:“如何是深中浅?”师云:“山河大地。”进云:“如何是浅中深?”师云:“大地山河。”进云:“如何是深?”师云:“朝到西天暮归唐土。”问:“迦叶入定时如何?”师云:“匿得么?”进云:“还见十方不?”师云:“妤手透不出。”问:“真如湛寂妙绝无门时如何?”师云:“自机回照。”进云:“败这里如何?”师云:“莫错。”问:“千般方便诱引归源。未审源中事如何?”师云:“有问有答速道将来。”僧应诺。师云:“迢遥也。”问:“如何是云门剑?”师云:“揭。”进云:“用者如何?”师云:“苏噜苏噜。”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没即道。”进云:“不会。”师云:“壮一问。”问:“能诠表里时如何?”师云:“风不入。”进云:“表里事如何?”师云:“错。”问:“万机俱罢时如何?”师云:“辨上生芝草。”问:“观身无已观外亦然时如何?”师云:“热发作么?”进云:“与么则冰消瓦解去也。”师便打。问:“龙门有意进水无能时如何?”师云:“来机即易再举还难。”进云:“正与么时如何?”师云:“快。”  上堂云:“我看汝诸人。二三机中尚不能构得。空披衲衣何益。你还会么?我为汝注破。久后到诸方。若见老宿举一指竖一拂子云是禅是道。拽拄杖打破头便行。若不如此。尽落天魔眷属。坏灭吾宗。汝若实不会。且向葛藤社里看。我寻常向汝道。微尘刹土中三世诸佛西天二十八祖唐土六祖。尽在拄杖头。说法神通变现声应十方。你还会么?若不会。且莫掠虚。虽然如此。且谛当实见也未。直饶到此田地。也未梦见衲僧沙弥在。三家村里不逢一人。”师蓦拈拄杖划地一下云:“总在这里。”又划一下云:“总在这里出去也。珍重。”

  问:“古人面壁意旨如何?”师云:“念七。”又云:“定。”问:“百不会底人来。师如何接?”师云:“话堕也。”进云:“什么处是话堕?”师云:“七棒对十三。”问:“承古有言。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还须偿宿债。未审二祖是了未了?”师云:“确。”问:“従上古德相传何事?”师云:“速礼三拜。”问:“如何是云门一路?”师云:“亲。”进云:“如何即是?”师云:“颠言倒语作么?”问:“承古有言。拟心即差。如何得不差?”师云:“洪机历掌。”进云:“后人再问作么生?”师云:“迟风难改。”问:“三身中阿那身说法?”师云:“要。”问:“如何是释迦身?”师云:“乾屎橛。”问:“请师提纲宗门。”师云:“南有雪峰北有赵州。”问:“大彻底人见一切法是空不?”师云:“苏噜苏噜。”问:“终日切切不得个入路。乞师指个入路?”师云:“当机有路。”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云:“蒲州麻黄益州附子。”问:“如何是教意?”师云:“撩起来作么生道。”进云:“便请师道?”师云:“对牛弹琴。”问:“玄机一路如何体会?”师云:“三十年后。”问:“参示双趺当表何事?”师云:“言。”进云:“未审师意如何?”师云:“紧峭草鞋。”问:“不是玄机。亦非目击时如何?”师云:“倒一说。”问:“劫火洞然时如何?”师云:“更梦见什么?”

  上堂云:“天亲菩萨。无端变作一条木标拄杖。”乃划地一下云:“尘沙诸佛。尽在这里说葛藤去。”便下座。

  上堂云:“我共汝平展遇人识人。与么老婆说话。尚自不会。每日饱饭吃了。上来下去觅什么碗。这野狐队仗向这里作什么?”以拄杖一时趁下。

  问:“初秋夏末。前程忽有人问,如何只对?”师云:“大众退后。”进云:“过在什么处?”师云:“还我九十日饭钱来。”

  问:“学人近到法席。未审家风事如何?”师云:“不历一问作么生道。”问:“十方国土中唯有一乘法。如何是一乘法?”师云:“何不别问。”进云:“谢师指示。”师便喝。问:“承古有言。一尘遍含一切尘。如何是一尘?”师云:“乞嘹舌头。更将一问来。”问:“学人不问,师还答也无?”师云:“将汝口挂壁上不得。”问:“一切寻常时如何?”师云:“虽然屎臭气痛我。我且问你。昼行三千夜行八百。你钵盂里什么处着?”僧无对。师云:“脱空妄语汉。”问:“如何是教眼?”师云:“速礼三拜。”问:“承古有言。牛头横说竖说不知有向上关捩子。如何是向上关捩子?”师云:“东山西岭青。”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进云:“白牛何在。”师咄之。问:“树凋叶落时如何?”师云:“体露金风。”问:“如何是布袋里真珠?”师云:“说得么?”问:“如何是祖宗的子?”师云:“言中有响。”  上堂云:“夫学般若菩萨。须识得众生病。即识得学般若菩萨病。还有人拣得么?出来对众拣看。”众无语。乃云:“若拣不得。莫妨我东行西行。”  上堂云:“我今日共汝说葛藤。屎灰尿火。泥猪疥狗。不识好恶。屎坑里作活计。所以道。尽乾坤大地三乘十二分教三世诸佛天下老师言教。一时向汝眼睫上会取去。饶汝便向这里一时明得。亦是不着便汉。无端跳入屎坑。可中于我衲僧门下过打脚折。”时有三僧出一时礼拜。师云:“一状领过。”问:“如何得速超三界去?”师云:“如何得速超三界去。”进云:“是。”师云:“是即休。”问:“终日忙忙时如何?”师云:“觌机无响路。”进云:“作么生?”师云:“说不得。”问:“一摆净尽时如何?”师云:“争奈老僧何。”进云:“此是和尚分上。”师云:“这掠虚汉。”问:“如何是道?”师云:“透出一字。”进云:“透出后如何?”师云:“千里同风。”问:“古人道知有极则事。如何是极则事?”师云:“争柰在老僧手里何。”进云:“某甲问极则事。”师便棒云:“底底。正当拨破便道请益。这般底到处但知乱统近前来。我问你寻常在长连床上。商量向上向下超佛越祖。你道水牯牛。还有超佛越祖的道理么?”僧云:“适来已有人问了也。”师云:“这个是长连床上学得底。不要有便言有无便言无。”僧云:“若有更披毛戴角作么?”师云:“将知你败是学语之流。”又云:“来来我更问:“你诸人。横担拄杖道。我参禅学道。便觅个超佛越祖底道理。我且问你。十二时中行住坐卧屙屎送尿。至于茅坑里虫子市肆卖买羊肉案头。还有超佛越祖底道理么?道得底出来。若无莫妨我东行西行。”便下座。

  师见僧人来便云:“瓦解冰消。”僧云:“学人有什么过?”师云:“七棒对十三。”

  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长连床上有粥有饭。”

  问:“承古有言。道无横径立者皆危。如何是道?”师云:“普请看。”

  问:“如何是三乘教外一句?”师云:“庠黎一问,老僧勃跳三千里。”进云:“谢师指示。”师云:“住住,你道老僧话作么生?”僧无对。师云:“三十年后来。与汝三十棒。”

  问:“大众云集合谈何事?”师云:“愈汝屋里老爷。”问:“曹溪一句阖国知闻。未审云门一句什么人得闻?”师云:“庠黎不闻。”进云:“学人亲近得不?”师云:“子细踟虮看。”

  上堂云:“如来明星现时成道。”有僧问:“如何是明星现时成道?”师云:“近前来近前来。”僧近前。师以拄杖打趁。

  上堂,有僧出礼拜云:“请师答话。”师召大众。大众举头。师便下座。

  上堂,良久有僧出礼拜,师云:“太迟生。”僧应诺。师云:“这漆桶。”

  上堂云:“有解问话者。置将一问来。”僧出礼拜云:“请师鉴。”师云:“抛钓钓濞鲸。钓得个虾蟆。”僧云:“和尚莫错。”师云:“朝走三千暮走八百作么生?”僧无语。师便打。

  上堂,僧问:“如何是本源。师拈起拄杖云:“若是提起即向上去也。”僧又问:“如何是本源?”师云:“南赡部洲北郁单越。”问:“普贤为什么骑象。文殊为什么骑师子?”师云:“我也无象也无师子。且骑佛殿出三门去也。”问:“如何是教意?”师云:“山河大地。”又云:“正好辨犹是曲说教意。若约提纲即未在。”

  问:“一切智通无障碍时如何?”师云:“扫地泼水。”  相公来问:“随流认得性时如何?”师云:“东堂月朗西堂菹。”

  问:“如何是三乘教外别传底事?”师云:“你若不问我即不答。你若问我即朝到西天暮归唐土。”僧云:“乞师指示?”师云:“一不成二不是。”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青天白日卩语作么?”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日里麒麟看北斗。”问:“学人到这里。为什么道不得?”师云:“野狐窟里坐。”

  问:“不落古今是何曲调?”师拽拄杖便下座。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面南看北斗。”

  问:“古人斩蛇意旨如何?”师便打。”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庠梨受戒太早。”

  问:“如何是宾中主?”师云:“骑一问。”进云:“如何是主中主?”师云:“义手着。”进云:“宾主相去多少?”师云:“如眼如目。”进云:“合谈何事?”师云:“三九二十七。”

  问:“自到和尚法席不会。乞师指示?”师云:“截却你头得么?”问:“乞师指示。令学人顿息昏迷。”师云:“襄州米作么价。”

  问:“二尊相见时如何?”师云:“不是偶然。”

  上堂云:“天帝释与释迦老子。在中庭里相争。佛法甚闹。”便下座。

  问:“如何是曹溪的的意?”师云:“老僧爱瞋不爱喜。”进云:“为什么如此?”师云:“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不献诗。”问:“二尊相见共谈何事?”师云:“不决即道。”问:“人天交接其意如何?”师云:“对众呈机。”

  上堂云:“和尚子。且须明取衲僧鼻孔。且作么生是衲僧鼻孔。”乃云:“摩诃般若波罗蜜。今日大普请。”便下座。

  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山河大地。”进云:“向上更有事也无?”师云:“有。”进云:“如何是向上事?”师云:“释迦老子在西天。文殊菩萨居东土。”  问:“父母俱丧时如何?”师云:“俱丧且置。那个是你父母。”僧云:“苦痛深。”师云:“灼然灼然。”

  问:“如何是大施主?”师云:“对机不辨。”问:“彻底冥闬底人来。师如何拯济?”师云:“两重公案一状领过。”  问:“说教当为何人?”师云:“近前来高声问。”僧近前问。师便打。

  问:“和尚年多少?”师云:“七九六十八。”进云:“为什么七九六十八?”师云:“我为你减却五年。”

  上堂云:“和尚子。直饶你道有什么事。犹是头上安头。雪上加霜。棺木里眨眼。灸瘢上更着艾骛。这个是一场狼籍不少也。你合作么生?各自觅个托生处好。莫空游州猎县。败欲捏闲言语。待老和尚口动。便问禅问道。向上向下。如何若何。大卷抄将去,{祝土}向皮袋里卜度。到处火炉边三个五个聚头。举口喃喃地。便道这个是公才语。这个是就处打出语。这个是事上道底语。这个是体语体。汝屋里老爷老持。鼻却饭了。败管说梦。便道我会佛法了也。将知与么行脚。驴年得休歇么?更有一般底。才闻说个休歇处。便向阴界里闭目合眼。老鼠孔里作活计。黑山下座鬼趣里体当。便道我得个入路也。还梦见么?这般底打杀万个。有什么罪过。唤作打底不遇作家。至竟败是个掠虚汉。你若实有个见处拈将来。共汝商量。莫空过不识好恶。讠忽々詷々地聚头说葛藤。莫教老僧见捉来勘不相当槌折腰。莫言不道。汝皮下还有血么?到处自欲受屈作么?这灭胡种。尽是野狐群队。总在这里作么?”以拄杖一时趁下。  问:“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如何是一路涅槃门?”师云:“我道不得。”进云:“和尚为什么道不得?”师云:“是你举话即得。”

  问:“如何是法说?”师云:“大众久立速礼三拜。”进云:“如何是随意说?”师云:“晨时有粥斋时有饭。”“如何是随宜说?”师云:“三德六味施佛及僧。”“如何是方便说?”师云:“是汝鼻孔重三斤半。”“如何是大悲说?”师云:“归依佛法僧。”

  问:“生死根源即不问,如何是目前三昧?”师云:“吃嘹舌头三千里。”进云:“今日得遇和尚也。”师云:“放你三十棒。”问:“乞师指示。”师云:“上大人丘乙已。”进云:“学人不会。”师云:“化三千,七十士。”  问:“不离三德六味。还有佛法也无?”师云:“败怕你不问。”进云:“请师道?”师云:“三德六味施佛及僧。”

  上堂云:“眼睫横亘十方。眉毛上透乾坤下透黄泉。须弥山塞却汝咽喉。还有会处么?若会得。拽取占波国。共新罗国斗额。”  上堂云:“江西即说君臣父子。湖南即说他不与么?我此间即不如此。”良久云:“汝还见壁么?”

  上堂云:“去去递相钝置。有什么了时。”却问众云:“我与么道。还有过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一不得问。”进云:“诺。”师咄云:“话也不领。”问:“今日供养罗汉。罗汉还来也无?”师云:“汝若不问我即不道。”进云:“请师道。”师云:“三门头合掌。佛殿里装香。”问:“如何是衲僧本分事?”师云:“南有雪峰北有赵州。”进云:“请和尚不繁辞?”师云:“不得失却问。”学云:“诺。”师便打。”

  问:“承古有言。会即事同一家。不会即离牙擘齿。如何得事同一家?”师云:“乱走作么?”

  上堂云:“従上来且是个什么事。如今抑不得已且向汝诸人道。尽大地有什么物与汝为对为缘。若有针锋与汝为隔为碍。与我拈将来。唤什么作佛作祖。唤什么作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将什么为四大五蕴。我与么道。唤作三家村里老婆说话。忽然遇着本色行脚汉。闻与么道。把脚拽向阶下。有什么罪过。虽然如此。据个什么道理便与么?莫趁口快向这里乱道。须是个汉始得。忽然被老汉脚跟下寻着。勿去处打脚折。有什么罪过。既与么,如今还有问宗乘中话么?待老汉答一转了东行西行。”有僧拟问次。师以拄杖劈口打。便下座。

  问:“师子曩呻时如何?”师云:“曩呻且置。试哮吼看。”僧应诺。师云:“这个是老鼠啼。”

  上堂云:“我有一句语。不敢望你会。还有人举得么?”良久云:“将谓胡须赤。更有赤须胡。”便下座。

  上堂云:“不得已且作死马医。向汝道。是个什么?是东是西是南是北。是有是无是见是闻。是向上是向下。是与么是不与么?这个唤作三家村里老婆说话。是你有几个到此境界。相当即相当。不相当静处萨婆诃。”便下座。  上堂云:“诸方老和尚道。须知有声色外一段事。似这个语话。诳愈人家男女。三间法堂里独自妄想。未曾梦见我本师宗旨在。作么生消得他信施。腊月三十日。个个须偿他始得。任汝勃跳去。是你诸人各自努力。珍重。”问:“目前无一法。还免得生死不?”师云:“你驴年未免得在。”

  问:“如何是道?”师云:“去。”进云:“学人不会。乞师道。”师云:“庠梨公验分明。何在重判。”  问:“维摩一默。还同说也无?”师云:“痛领一问。”进云:“与么则同说也?”师云:“适来道什么?”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花药栏。”进云:“便与么会时如何?”师云:“金毛师子。”

  上堂,因闻钟鸣乃云:“世界与么广阔。为什么钟声披七条?”

  上堂云:“不可雪上加霜去也。珍重。”便下座。

  上堂云:“诸方老秃奴。曲木禅床上坐地。求名求利。问佛答佛问祖答祖。屙屎送尿也。三家村里老婆传口令相似。识个什么好恶。总似这般底。水也难消。”

  上堂云:“人人自有光明在。看时不见暗昏昏。”便下座。

  师入京在受春殿。圣上问:“如何是禅?”师云:“皇帝有敕臣僧对。”

  师在文德殿赴斋。有鞠常侍问:“灵树果子熟也未?”师云:“什么年中得这道生?”

  上堂云:“你诸人无端走来这里觅什么?老僧败解吃饭屙屎。别解作什么?你诸方行脚参禅问道。我且问你诸方参得底事作么生?试举看。”又云:“中间愈汝屋里老爷得么?向老汉?屈臀后。觅得些子啼唾嚼。将为自已。便道。我解禅解道。饶你念得一大藏教。拟作么生去。古人事不得已。见你乱走。向汝道。菩提涅槃是埋没你是钉橛系却你。又见你不会。向汝道。非菩提涅槃。知是般事。早是不着便也。又更觅他注解。这般底灭胡种族。従上来总似这般。何处到今日。我向前行脚时。有一般人。与我注解。他是不恶心。被我一日觑见。是一场笑具。是我三五年不死。这般灭胡种底一斧打折脚。如今诸方大有出世纽捏。你何不去彼中。在这里觅什么乾屎橛。”师便下地。以拄杖一时打趁下去。  问:“如何是万法一决?”师云:“莫教失却。”问:“问死中得活时如何?”师云:“朝行三千夜行八百。”

  问:“大众云集合谈何事?”师云:“今日放下令行去也。”僧礼拜。师便打。

  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怕我不知。”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海晏河清。”道士问:“视听无声无形。老君说了也。云门一句请师指示?”师云:“迢然西天路。”士无语。师拟下座。士云:“再请师举扬宗旨。”师云:“道得底出来。”众无对。师云:“与么则辜负请主去也。”便下座。

  上堂,大众集定。师乃拈起拄杖云:“不得已且向这里会取。看看。三门在露柱上。”便下座。

  十二时歌。

  夜半子。愚夫说相似鸡鸣丑。痴人捧龟首。平旦寅。晓何人日出卯。韩情枯骨咬。食时辰。历历明机是误真。禺中已。去来南北子。日南午。认向途中苦。日烩未。夏逢说寒气。晡时申。张三李四会言真。日入酉。恒机何得守。黄昏戌。看见时光谁受屈。人定亥。直得分明沉苦海。

  △偈颂云门耸剔白云低,水急游鱼不敢栖。入户已知来见解,何劳更举梓中泥。

  药病相治学路医,扶篱摸壁小儿戏。幽谷不语谁人测,管解师承孰不知。

  康氏圆形滞不明,魔深虚丧击寒冰。凤羽展时超碧汉,晋锋八博拟何凭。

  是机是对对机迷,辟机机远远机栖。夕日日中谁有挂,因底底事隔情迷。

  太阳溢目极玄微,谁人说道我渠非。句中有路人皆响,觌面难遭第一机。

  传岁依山人事稀,松下相逢话道奇。锋前一句超调御,拟问如何历劫违。

  玩古松高云不齐,鸿琛鹤抱几年栖。剖{殸卵}同时殊有异。羽张腾汉碧霄低。

  万象森罗极细微,素话当人却道非。相逢相见呵呵笑,顾伫停机复是谁。

  话尽途中事,言多何省机。贵人言是妙,上士见知亏。

  大道何曾讨,无端入荒草。卷来复卷去,不觉虚生老。

  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塞却咽喉,何处出气。笑我者多,扮我者少。  丧时光,藤林荒。图人意,滞肌刁。

  举不顾,即差互。拟思量,何劫悟。  咄咄咄,力韦希。禅子讶,中眉垂。

  抽顾颂,鉴咦!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