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三十七

卷三十七

  ○鼓山先兴圣国师(神晏)和尚法堂玄要广集上堂,大众已集。时有学人才礼拜,师云:“高声。”问:“学人咨和尚。”师便喝出。

  问:“従上宗乘如何体会。”师叱之。

  问:“攒坎将来皆不相似。单刀直入时如何?”师云:“失命汉。”

  问:“如何是学人自已亲躬事?”师云:“还返仄么?”学云:“即今事如何?”师云:“不可瞎去也。”

  问:“如何是本参底事。”师云:“因什么得到与么地?”师云:“若是猛利底。撩着便休去。大虫着角相似。有什么近处。更有一格人。脚不跨石门。怪他得么?不可事须踏前踏后。纳个如何醉人相似。且宗门中事作么生?降兹已卜根性迟回。事须従人决择方定纪纲。且作么生决。下可问一句答一句唤作决也。若与么驴年去。到这里也须是个汉始得。大不容易。兄弟决择之次。如履轻冰。将为等闲。句里相斗道。我解问话。贵转数多合杀。成得个什么边事。只是个识路中人。且无自由分。兄弟。事本因人。因人立事。人达即事浑。事浑即无成。无成须得无成句。有人道得么?出来。无事莫立。珍重。”

  师有时上堂云:“实不敢欺兄弟。亦不敢昧兄弟。然且没人辨。”时有学人问:“和尚与么道。还尽师本意也未。”师云:“放汝残生。”

  问:“従上宗乘如何举唱。”师以拂蓦口打。学人礼拜起。才问:“有问有答……”师云:“老兄不是这脚手。”

  问:“承师有言。従门入者非实。黄梅行者传何事。”师云:“道什么?”学人再问,师云:“去不为汝。”  有僧才礼拜起。师云:“道什么?”学云:“佛未出世时如何?”师云:“合取口。”

  问:“如何是従上来不昧底事?”师云:“是什么?”

  问:“才施方便葢为今时。向上宗乘复何言论?”师云:“拽出着。”

  问:“如何是正宗?”师云:“别日来商量。”  问:“若将寂默为宗。维摩一生受屈。如何道即得不屈于维摩?”师云:“合取臀着。”师云:“诸和尚尽道。向诸方参学。未委参什么学什么?还有参得者无。有即出来对众验看。诸和尚为复参禅参道参佛参法。参毗卢师法身主。参佛向上事涅槃后句。若溶参此句。得为大妄。唤作望上心不息。与诸和尚了无交涉。”时有学人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吐却着。”

  问:“凡有言句尽是触犯宗风。未审如何是宗门中事?”师云:“合取口。”  问:“众星攒萤时如何?”师云:“觅什么?”师云:“大事未办宗脉不通。切忌记持言句。意识里作活计。不见道。意为贼识为浪。尽被漂沦没溺去。无自由分。诸和尚必若大事未通。不如休去。大歇去。身心纯静去好。时中莫驻着事。却易得露这个。是事不得已。相劝之言。古人唤作死马医。若是个汉。向他与么道。如同卩语一般。且诸人分上作么生?十二分教还用得一字么?诸方老宿语还用得一句么?若十二分教是。兄弟在阿那教中。若诸方老宿语当得兄弟。兄弟在阿那句中。所以道。十二分教唱不得。凡圣摄不得。今古流不得。言句该不得。与么话。葢为剌头入在教门里。且与伊拆开。若有个汉。总未通这个消息。向他与么道。被伊蓦口掴?沸作么?不可怪得他也。兄弟大须甄别。莫吉凶不辨。有辨者出来对众验看。时寒久立珍重。”

  师别时上堂云:“兄弟有什么近前商量。若待这里说无好事。及兄弟牵经引论得么?若有人问,但向宗乘中致一问来。待今日与兄弟答宗乘中话。”时有学人才礼拜,师云:“大众看有与么不识羞汉。”其僧罔措。师便喝出。

  师云:“若也宗脉未露。记着一字。如饮毒药丧身失命。为什么故如此。都来是不具眼。如今更有一般底。大作群队聚头。念经念论。说圆说顿。披这衣服。作个与么语话。还羞么?还返仄么?还有些些子衲僧气息么?且问圆为什么人施。顿为什么人设。还辨得端由么?相共鲁论。不识好恶。还知道十二分教唱不起么?且唱什么不起。不可只与么道便休去也。岂不见。古来丹霞石巩石室高僧。痛天炙地登时端由。众皆具委。道他在什么经里披寻。于阿那论中讨得。古人道。西天一段事。总被今时人埋没。却觅个出头处不得。更有老宿道。大唐国内尽是一队灭胡种贼。即者便是人家男女。乍入丛林。何处会得。闻举经举论。便剌头入里许。念言念句。便过着这般底。便是杀人贼。是汝一人半人犹可在。惑赚他多少人家男女。千生累劫披枷带锁于自己事转疏转远。如今奉劝诸兄弟。大丈夫汉一等是离乡涉井。访道寻师。为自己事。也须眨上眉毛着些子精彩。于亲躬事有辨明处。确乎不拔。莫受人谩。莫受人惑。如今且不受谩不受惑底事作么生?到这里也须是个恶汉杀人不眨眼汉没意智汉始得。切不得掠虚乱呈解。数被向脚跟下寻着,就已筑着没去处。二十楖?栗棒擗脊扌岂。鼓山打这般掠虚底,寻常人难得吃。别处即放过。鼓山即不得。若放过到处转见虚头。曾打着一两个乱与底。声钟集众。勘过一下。下交到所在。不是行棒图逞威风。同这行户有什么恶心。悲他僧相圆备。只是事持掠虚业次。轻慢上流。与他整顿。插脊梁骨。图他改悔。别换身心。遇着鼓山。与么锤锻。也须庆幸始得。有一两处。将向头顶上擎着。敢把指头指着。怕伊发去。无如是理。不是立兄弟说这葛藤。然且理要区分。事须甄别。莫灭胡种。各归堂。珍重。”

  师上堂,大众云集。众人尽皆罔测于师。师乃云:“南泉在日。亦有人举南泉时事。要且不识南泉。还有识者么,试出来验看。”时有学人才礼拜起,师云:“作么生?”“学人咨和尚。”师云:“不才谨退。”

  师云:“若是灵利底。撩着便休去。似这般汉。千里万里去。也有什么救处。进前退后。纳个如何醉人相似。有什么衲僧气息。既然如此。且宗门中事作么生?诸和尚到这里也须是个汉始得。大不容易。兄弟。鼓山不惜口业。向汝诸人道。不假记一字。亦不用一功。亦不用眨眼。亦不用呵气。大坐着便绍却去。诸和尚且道绍什么?为复绍佛绍法绍禅绍道。绍佛向上事涅槃后句。若绍此句。得为大妄。唤作望上心不息。与诸兄弟了无交涉。于诸人分上作么生绍。普请验看。是什么?为复是凡是圣。是毗卢师法身主。在什么处居住。什么年月有渠。方圆阔狭长短大小。试道看。还有丝发大物解葢覆得么?还有分毫许间隔得么?向阿那里抄。向阿那里写。诸和尚与么显露。与么节要。何不直下便承当取。又更剌头入他言句里意识中学。有什么交涉。不见道。意为贼识为浪。走作驰求终无歇分。若自不具眼。就人拣辨。卷子里抄。册子里写。假饶百千万句。龙宫海藏。一时吞纳。尽是他人。不干自已。亦唤作识学依通。犹如水母借虾为眼。无自由分。亦如盲者辨色依他语故实不能辨色之正相。若是学经律论。他自有人在。所以鼓山寻常道。经有经师。律有律师。论有论师。有函有号。有部有帙。白日明窗。夜附灯烛。自有人传持在。禅师作么生?还有人道得么?试出来道看。”

  时有学人问:“如何是目前显现底机?”师云:“道什么?”学人再问,师喝出。

  问:“四十九年前即不问,四十九年后事如何?”师云:“句超方外千圣难追。”

  问:“常办无念者如何?”师云:“关庠黎什么事。”学云:“常办于此。”师云:“莫受屈。”学云:“不屈者如何?”师云:“有什么救处。”

  问:“拟心即差。不拟心如何体会?”师云:“待汝好心问。”

  问:“如何是向上一路?”师云:“即今是什么路。”学人无对。师云:“去。看汝不是这脚手。”

  问:“如何得不辜负于师?”师云:“汝有什么罪过?”师云:“诸和尚与么问,还会么?还识辨缁素么?鼓山向前见一两个长老。被人问着维摩意作么生?他便眼孔定动地。恰似个泥捏圣僧相似。有什么交涉。还当得本参底事么?若言当去。何不立取维摩傅大士为祖师。问取露柱圣僧即休。何故更用达磨与么来。所以鼓山道。凡圣不到今古那追。不唱言前宁谈句后。他家诸圣兴来。葢为人心不等。遂展多门。为病不同。处方各异。在有斥有。居空破空。二患既除。中道须遣。直道释迦掩室居士毗耶。大士梁时童子。当日一问二问三问尽有。也是衲僧分上事。作么生?还有人道得么?试出来道看。不可说君说臣说父说子得么?诸和尚。古人是事不得已。立个君臣父子外进内绍。是功绍得了非功。合是功合得了非功。葢为中下之流。权施此句。所以鼓山道。君臣父子葢为成特立事立功以明缁素。既堕中下。须合须同。得合得同。无人辨识。当与么时。还有肯重者么?有当荷者么?有这边那边么?若有还是托开去也。更有一句作么生?敢道托开么?莫错会好。到这里须是个没意智汉杀人不眨眼汉始得。若是钝根底。只向言句上脱去。争能会得。”

  时有学人问:“得句忘言时如何?”师云:“即今得什么句。”学云:“不是西来亦非自已。”师云:“吐却着。”

  问:“己事未明。以何为验。”师云:“嗄。”学人再问,师曰:“一点随流食咸不重。”

  问:“如何是包尽乾坤底句?”师云:“近前来。”学人便近前,师云:“是什么?”学云:“不会。乞师指示。”师云:“去。钝置人作么?”

  问:“峭绝无依时如何?”师云:“病鸟栖芦。”学云:“直得醒醒。还有绍处也无?”师云:“亦不关庠黎事。”  问:“如何是真实人体。”师云:“因什么得到与么地。”

  问:“未到玄源。如何究理?”师云:“相去多少?”师云:“更有作家解问者出来。”良久无人。师云:“入到石门。何处得如许多疑来。归堂珍重。”  师别日上堂云:“诸和尚,古人道,佛之与法,是建立化仪。禅道两名,是止啼之说。名不干事,事不干名,依执滞名,于他玄隔。所以鼓山曾向兄弟说,句不当机,言非展事;承言者丧,滞句者迷。得鱼忘筌,得意忘言。借网求鱼,鱼非网也。所以道,教排不到,祖不西来。尽乾坤人口到这里百杂碎。直道十二分教唱不得,凡圣摄不得,今古流不得,言句该不得。与么道,也只为他向化门里作活计。事须与伊拆开,若是个汉,总未通这消息。向伊与么道,被伊蓦口掴?沸作么?不可怪他也。虽然如此,据什么道理?所以鼓山道,更有一人不跨石门。不跨石门事作么生?诸和尚,众中亦有江西湖南,幽燕魏府。三千五千一万里地盘山涉岭,既到这里高山顶上,终不为看山玩水,无非决择万劫千生事。故委万劫千生事,也只在如今。如今安,即如今便安;彻,只如今便彻。忽若众中有一人,大肯去,大安乐去,是不虚食人之施。不辜于已,不负于彼。去住自由,出入无难,尽乾坤无敌,宗风不坠,后进有依。所以古圣道,若有一人悟道,地神报虚空神。虚空神报非想非非想天。递相告报云:下界有人得道有济人之分。天上人间递相庆贺。尽是诸和尚分上。更弱于阿谁。既然。未得如此。便须兢兢惕惕。如临深泉如履薄冰。时不可延。命不可待。似个当风烛子,地脱去也。如今且不如休去歇去。身心淳垇去。似一亘长空去。时中莫间。但且与么去。鼓山所以道。明道为之传。不间为之行。德行俱备。今时称断。称断是今时。更有一人作么生到这里。也须自有来由始得。莫记他人言句就人拣辨。终无自由分。于诸和尚作么生出来商量。”

  时有学人才礼拜起云:“某甲咨和尚。”师云:“吔。”学人云:“轮中不转时如何?”师云:“珍重。”师云:“诸和尚。更有什么事出来问。”良久无人。师乃云:“总不出来。葢为把他稍紧。不相共扶持。致令如此。有江西湖南诸处参学师僧。好织造底出来。莫道鼓山口似担。只虑埋没宗风。走作兄弟。但出来待与捏些子。”

  时有学人问:“心珠不晓己事未明,请师一照。”师云:“乾坤不掩,尔自徒迷。”

  问:“作何方便,得绍师宗。”师云:“岸谷无风,徒劳展掌。”学云:“如何即是?”师云:“错也。”  问:“万机不凑,本事何来。”师云:“伤机之患,千圣难除。”

  问:“四面松林,如何是直路。”师云:“岳秀千枝盲龙不辨。”

  问:“即今如何唱?”师云:“洪雷一震,茌户无私,仁者作么生?”

  问:“己事未明,如何明得。”师云:“镜中无影,演若自迷。”

  问:“如何是鼓山?”师云:“众岳难偕。”学云:“还许学人蹑也无?”师云:“汝试下足看。”  问:“如何是谛实一路?”师云:“一句迢然古今难辩。”

  问:“彼无消息如何知音?”师云:“汝自罪过,我不将来。”学云:“还有为人处也无?”师云:“与么即戒鼓无击。”

  问:“巨海骊珠如何取得?”师云:“来言虽重不赏锋邦。”  问:“十二时中不涉缘尘。如何据验?”师云:“浪息千江孤轮不坠。”

  问:“如何是鼓山正主?”师云:“岳不明根。迷人自重。”

  问:“如何是目前一路?”师云:“耶合掌不得。”  问:“如何合得诸圣位?”师云:“玄直渠不践,千圣位在什么处?”

  问:“步步进前。如何得达祖意?”师云:“鼻地人难举。”

  问:“古人卸臂,当为何事?”师云:“方外之说仁者难知?”师云:“诸和尚。鼓山与么东道西道。亦不辜兄弟。只是教缓。然即如此。奉劝诸和尚。莫学言句。走作兄弟。昧却兄弟。直饶通得。也只是个识路中人。不见古人唤作食疮脓鬼吃涕唾鬼吃不净鬼。未唤作人在。诸和尚。莫与切不得乱呈解。数若乱与。被鼓山声钟集众。向脚跟下寻着勘着无去处。二十木?栗棒擗脊扌岂;。莫道不道。更有什么事出来。无事各归堂。珍重。”

  师上堂云:“诸和尚。上来为什么?有什么苦屈底事。有什么不了处。还有疑者么?若有即出来。与兄弟定当。”时有学人问:“承古人有言。横说竖说未知有向上一重关捩。如何是向上关捩。”师便打一棒。

  问:“如何是宗门中事。”师便侧掌。  问:“如何是鼓山一路?”师云:“即今是什么路。”

  问:“承古人有言。妙旨迅速。”师侧掌云:“住住。”学云:“和尚为什么不道?”师云:“且行脚去。”

  问:“目前一句如何晓得?”师云:“什么处不晓。”学云:“争柰这个何?”师云:“这个是什么?”

  问:“如何得成道去?”师云:“害颠作么。”学云:“不害颠如何得成道?”师云:“这钝汉。”

  问:“根性迟回如何用功?”师云:“功即不得。”学云:“为什么不得?”师云:“向什么处功。”

  问:“従上宗乘以何为的?”师云:“无的。”

  问:“学者凭何。”师云:“汝曾学得多少来。”学云:“与么即不従今日去?”师云:“従什么处去。”学云:“待有去处即咨和尚?”师云:“有什么交涉。”

  问:“如一灯然百千灯。如何是一灯?”师云:“是什么?”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莫少去就。”

  问:“古路无晨如何进步?”师云:“不是途中客进什么?”学云:“向去者如何?”师云:“无庠黎下足处。”学云:“总不与么时如何?”师云:“莫自耻。”

  问:“自古相传穷其际。即今妙旨示何人?”师云:“岳秀灵芝异。”学云:“异底事如何?”师云:“过也。”

  问:“如何是直下事?”师云:“莫自欺。”学云:“不自欺事如何?”师云:“还返仄么?”师云:“诸和尚还会么?此事不露。葢为尘沙劫来多游异径。所以于自己事却成违背。如今若欲得易会么?但是従前记持食薪之事。一时泻却着。身心纯静去。一片去。忽被道伴触拨着。此事便发明去。所以鼓山曾向兄弟道。譬如一池沼众人共临。但把杖搅其水。觅见形影了不可得。转浑转浊。所以傍边有一人便问:‘汝与么搅作么?’云:‘我要见形影。’便被与一咄。这痴汉。汝与么搅。驴年去。任经尘沙劫。无有见期。汝但一时放下杖着。各自休歇去。良久中间波澄浪静。沙土自沉。非但形影。森罗万象悉现其中。这里便须问得这水始得。咄这水还照也无。若道照。亦是汝与么道。若道不照。亦是汝与么道。水道什么?虽然如此。须问得水有水句。若问不得。问者无功。这个便是验兄弟处。还有人道得么?出来。”良久无人。师乃云:“今日说这多多。无事久立珍重。”

  师上堂,大众已集。时有学人问:“承古人有言。寂是法王根。动是法王苗。如何是法王?”师云:“是什么?”

  问:“承和尚有言。直下犹难会。寻言转更赊。如何是直下事。”师云:“赊也。”学云:“还许学人进步也无。”师便喝出。  问:“学人在尘。还有出身处也无?”师云:“汝即今在什么处?”学云:“与么即任运随流也。”师云:“莫寐语。”

  问:“进者不明。请师一拨。”师云:“近前来与汝拨。”学云:“谢和尚指示。”师云:“碗鸣声作么?”

  问:“如何是大悟底人?”师云:“不嘱。”学云:“为什么不嘱?”师云:“不向悟中取。”

  问:“不起于座。请师掣电之机。”师云:“醉作么?”

  问:“如何是无价珍?”师云:“莫妄想。”

  问:“如何是不假言说第一义?”师云:“放汝残生。”  问:“不辩古机如何建立?”师云:“不立。”学云:“如何即是?”师云:“是即非。”学云:“为什么如此?”师云:“亏庠黎什么处?”

  问:“生死海广。如何得渡?”师云:“汝即今在阿那边。”

  问:“如何是妙旨?”师云:“如何不妙旨。”

  问:“如何是径截一路?”师云:“这瞎汉。”学云:“与么即学人得问力。”师云:“画裔不曾呈。”

  师云:“汝莫一向于途路上走。无有了时。一等行脚。直须身心淳垇。日夜恳苦救取彻始得。莫只是问得一言半句。便将当自已胸襟赚汝。只如兄弟行脚来。还曾遇什么老宿发觉。因什么道伴得入。还得喷地大省也未。若有出来。便定得兄弟虚之与实。向这里下得一句。尽乾坤撼不动。这个便是诸兄弟不虚行脚底事。只如尽乾坤撼不动句。作么生下。试出来道看。若也未得如此。奉劝兄弟。直不得念言念语。明朝后日觅个歇处不得。有事近前。无事归堂。珍重。”

  师有时上堂云:“当人分上各有与么事。为什么不承当取。又更上来觅什么?近日多见师僧入丛林。只是举经举论。于自己事。有什么交涉。”时有学人问:“既不许看经。又不许读外书。如何是大晓一句。”师便打一棒。  问:“己事不明乞师指示?”师云:“什么劫中曾昧。”

  问:“目前一路如何指的?”师云:“目前是什么?”

  问:“如何是大道之源?”师云:“不嘱。”学云:“为什么不嘱?”师云:“不是源中事。”

  问:“古人道。但得本不愁末。如何是本?”师云:“是什么?”

  问:“波澄浪息。为什么摩尼不现?”师云:“汝且唤什么作摩尼。”学云:“与么学人退一步。”师云:“汝无端进前退后作么。”

  问:“凡有言句。尽是与蛇画足。如何是不画足?”师云:“放汝二十棒。”学云:“今日得遇和尚?”师云:“莫寐语。”

  问:“风不鸣条雨不破块时如何?”师云:“庠黎分上作么生?”学云:“却请和尚道。”师云:“屈汝什么处?”

  问:“如何得不徇诸有?”师云:“关汝什么事。”

  问:“欲出轮回如何得出?”师云:“即今在什么处?”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佛法大意即且置。”

  问:“如何是本来心?”师云:“如今是什么心。”

  问:“如何是直下事?”师云:“寻言转更赊。”  问:“寂是法王根。动是法王苗。如何是法王?”师云:“关庠黎什么事。”学云:“为什么不关?”师云:“根苗俱不得。”  问:“无风为什么往往波生。”师云:“什么处得来。”学云:“即今有?”师云:“把将来。”

  问:“十二时中如何行履即得决定?”师云:“我道乾坤不跨足。”学云:“如何进向?”师云:“若进向即跨足。”学云:“毕竟事如何?”师云:“咽中不践。”

  师云:“诸和尚问得百千句。亦不干自已。只如仁者自己事作么生?莫只向这边那边经冬过夏。因循度日无有了时。尘沙劫来流浪生死。如汲井轮略无停息。今生既得人身。又是男子。又得出家。僧相圆备。不穷讲肆。拥毳入丛林。这个便是升腾之时。除疑殄惑之时。得大无畏之时。得大自在之时。各自清白取。更弱阿谁。各自努力。归堂珍重。”

  师别日上堂云:“诸和尚。有什么病败。什么处欠少。亘古亘今,恒然如是。何须向长连床上痴兀兀地便当得去。汝但于一切处验。还出得汝去处么?不见古圣道。如人在空。如鱼在水。或行或坐不离于空。逆流顺流不离于水。既然如此。且合作么生?兄弟。莫自受屈。莫自沦自溺。既到这里。不柰何也。只成一场妄想。有什么事出来。”

  时有学人问:“如何学即得不昧真机。”师云:“什么劫中曾昧。”

  问:“己事未明请师直指?”师云:“瞎却汝得么?”

  问:“生死沉轮如何得出?”师云:“在里许多少时。”

  问:“尽令提纲犹是野干鸣。如何是师子吼。”师便植口打。”  问:“六国不宁如何整?”师云:“古殿不曾坐。什么处不宁。”学云:“如何领会?”师云:“是汝不会。”

  问:“如何是大圆镜?”师云:“不曾照。”学云:“辨者如何?”师曰:“不曾照辨什么?”

  问:“于当人分上如何发言?”师云:“不是途中客。发什么言。”学云:“还与么道也无?”师云:“是汝与么道。”

  问:“此座高广吾不能升。未审什么人升得?”师云:“得此病来多少时。”学云:“便请和尚药?”师云:“这钝汉。”

  问:“己事未明如何明得?”师云:“彼常不隐镜指颜开。”

  问:“従上诸圣还有不依师者无?”师云:“庠黎因什么人?”师云:“兄弟。诸圣兴来。葢为人多错会。言佛演法祖唱玄微。只为夙昧天机。致使迷倒。所以教排不到。祖不西来。仁者分上作么生?各自有与么事。莫自退屈。莫只踏步向前觅。若觅即失。若亲即疏。尘沙劫来未曾有一捻土解葢覆得。兄弟各自努力。归堂珍重。”

  师于佛殿前上堂,大众云集。师登座顾视大众。乃却起立。顷间。便归法堂。僧従师到法堂后。师问僧:“投机不辨隔岸难明。仁者作么生?”其僧无对。便问:“如何是不假言说第一义?”师云:“驴年会得么?”

  问:“强弱即不问,如何是平常之道?”师云:“因什么得到与么地。”学云:“还得平常也无?”师云:“莫碗鸣声。”  问:“宗乘中事。乞和尚提撕。”师云:“是什么?”师却唤近前:“这个是提撕。汝唤作宗乘中事即不得。”学云:“未审宗乘中事如何?”师便打一棒。

  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石人笔下看。”

  问:“如何是作家?”师云:“你行脚为什么?”学云:“与么即某甲不疑?”师云:“何处得作家。”

  问:“如何是最初一句?”师云:“什么处收拾得来。”

  问:“如何是末后一句?”师云:“自钝致作么?”  问:“临行之际乞师一言?”师云:“终不敢钝致汝。”

  问:“千年松树尚有偃枝。学人虽披入众衣。未晓出尘路。乞师方便。”师云:“九霄虽异世。毕竟杳难同。”

  问:“堂堂地来时如何?”师云:“堂堂不柰何。”

  问:“己事未明如何为验?”师云:“乾坤不掩时人自迷。”

  问:“如何是学人立足处?”师云:“不従诸圣得。”云:“便与么去时如何?”师云:“犹是时人进向处。”学云:“不落进向事如何?”师云:“还反仄么?诸和尚。大凡行脚须识辨宗风。莫只是寻言逐句无有了时。雪峰和尚道。三世诸佛不能唱。十二分教载不起。所以鼓山道。有一人与么来。总未曾通这个消息。向伊与么道。被伊把黄泥蓦口塞。还怪得他也无。恐人乱塞人口。所以道。鼓山有不跨石门句。作么生道。到这里须是其人。莫乱道。”

  时有学人问:“如何是不跨底事。”师以拂子蓦口打。师却问:“还会么?”学云不会。师便咄云:“不是者脚手。”

  师云:“若己事未露就人拣得。卷子里抄册子里写。有什么用处。不如明取自己事。明道为之德。不间为之行。德行俱备。今时称断。更有一人作么生?诸和尚。也莫泥水不分清浊不辨。末法时代天下交驰。兄弟。得共林泉与道伴一处啮嚼。此事也须庆幸始得。直须晓夜恳苦。莫虚度光阴。各归珍重。”  师于三门前上堂,问僧:“有一人従水塘头来便转去。汝作么生?”学云:“和尚也须许他始得。”师云:“便植脊棒。汝作么生?”学无对。师云:“不才谨退。也是掠虚汉。”

  问:“如何是不假言说第一句?”师云:“放汝三十棒。”

  问:“不起于座。如何是掣电之机?”师云:“醉作么?”

  问:“凡有言句尽落标指。如何是月?”师云:“还识羞么?”  问:“据何眼目。消得人天应供?”师云:“瞎汉。”

  问:“未达本源如何履践?”师云:“相去多少。”云:“争柰学人疑何?”师云:“阿谁罪过。”

  问:“只在途中请师指示。”师云:“在途中多少时。”云:“谢和尚指示。”师云:“莫涂污人好。”  问:“苦涩处请师道?”师云:“收取好。”

  问:“十二时中如何履践。即得不辜于自已?”师云:“直须不辜于自已。”

  问:“澄源浪静。为什么真形不现?”师云:“什么处收拾得。”云:“究竟如何?”师云:“非究竟不与庠黎通。”云:“岂无方便?”师云:“方便是什么人分上。”

  问:“承和尚有言。不许学人拣话。又不许择话。如何行履即得不违和尚所嘱?”师云:“还自耻么?”

  问:“九霄峰外月。室内一轮灯。如何是一轮灯?”师云:“岸谷无风徒劳瞪目。”问:“名言妙句教网所诠。不涉三科请师直道。”师云:“肘后不曾传。”问:“十二时中如何究竟生死?”师云:“将生死来。”学云:“与么即无究竟处。”师云:“似你与么语话。”  问:“参弹学道须是其人。学人与么来。请师直道。”师云:“瞎颠作么?”学云:“谢和尚指示。”师云:“放你二十棒。”  问:“人人尽言请益。未审师如何拯济?”师云:“鼻地人难肯。”

  问:“作何准则。即得不背于古?”师云:“不可讳去也。”学云:“谢师指示。”师云:“便被吃棒。”  问:“千手千眼。阿那个是正眼?”师云:“用正眼作么?”  问:“如何是目前机?”师云:“即今是什么机?”学云:“不会。乞师指示。”师云:“壳地人不践。”

  问:“二边不立中道不存是如何?”师云:“即今在什么处?”学云:“岂无和尚为人处?”师云:“教我为阿谁。”学云:“屈什么处?”师乃与杖。

  问:“古人道。相逢不擎出。举意便知有。如何是举意便知有?”师云:“阿谁举。”  问:“如何是学人最亲最切处?”师云:“妄想作什么?”学云:“还得当也无?”师云:“收取好什么语话。”

  问:“作么生是木马石人骑。不背空王印?”师云:“泥牛步处盲者徒施。”

  问:“作么生是动容扬古路?”师云:“不欲得商量。”

  问:“作么生是别传底事?”师云:“收取虾蟆口不得。”师云:“诸和尚。各自有与么事莫受屈。未曾欠少。未曾有寸土解葢覆得。汝为什么却不会去。更踏步向前。觅途中践土不晓室中。且室中事作么生?只欲得人说。是汝自己事。为什么却不会。唯是他人屋里事。总会得。只是傍家。吃老师涕唾。向意识里作解。有什么交涉。行脚不遇其人。所以道。苦屈在初记着一字。历劫作野狐精。若灵利底。不假老师多多。久立各自努力。珍重。”

  师有时上堂云:“时时与么打钟打鼓。上来觅什么?有什么苦屈底事。不见古人道。总是一队吃酒糟汉。把棒一时趁下。鼓山如今直下老婆心。有疑者出来问。”时有学人问:“近入丛林不会。乞和尚慈悲指示?”师云:“我不敢诳喑汝。”学云:“不诳喑事作么生?”师打一棒。

  问:“如何是径截之言?”师云:“最径。”学云:“如何是不假言诠。”师云:“即今有多少。”

  问:“承古人有言。有相身中无相身。如何是有相身中无相身?”师云:“即今是什么身。”学云:“如何是无明路上无生路?”师云:“即今是什么路。”问:“学人单贫请师拯济?”师云:“有什么事。”学云:“争柰单贫何。”师云:“论劫受苦。”问:“承古人有言。巧说不得只用心传。如何是心传?”师云:“道什么?”学云不会。师便喝出。

  问:“投机便转是如何?”师云:“作么生转。”学人才进前。师便喝出。”

  问:“大事未办。时中以何为验?”师云:“时中不得步。”学云:“如何得相应?”师云:“不相应。”学云:“为什么不相应。”师云:“不为汝。”

  问:“急切处。乞师一言。”师云:“调达不得肯。”

  问:“承古人有言。大体宽无际。小心尘不容。如何是大体宽无际?”师云:“大小。”学云:“如何是小心尘不容?”师云:“因什么到与么地。”  问:“承古人有言。一切众生日用而不知。如何是日用事?”师云:“这个是什么人语。

  问:“二龙争珠谁是得者?”师云:“珠在什么处?”  问:“承古人有言。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如何是自然成底果?”师云:“即今是什么?”

  问:“従上宗乘请师直示。师乃叱之。”  问:“诸圣未兴以何为眼?”师云:“庠黎眼在什么处?”

  问:“和尚慈悲如何体会。”师打一棒。”  问:“只如僧问洞山云:‘三身中阿那身不堕于诸数。’洞山云:‘吾常于此切。’只如洞山云吾常于此切。是堕是不堕?”师云:“汝又向这里弄性命也。”

  问:“终日动静。为什么不明自已?”师云:“只为终日动静。所以不明。”学云:“不动静时如何?”师云:“是什么?”

  问:“山中和尚才见师僧礼拜,便吃棒意作么?”师云:“因什么不行脚去。”

  问:“南泉以手打膝云:‘这里即易。’又云‘这里即难。’”僧问云:“只如却手。岂不是举唱宗乘。”师便以手打膝云:“此不是举唱宗乘作么?”学云:“只如却手意作么生?”师云:“汝自看。”

  问:“如何是第一句。”师便把杖作蓦口剌势。

  问:“深深无底浅浅无源时如何?”师云:“得此病来多少时也?”师云:“近来师僧。只爱举经举论说圆说顿。所以道。经有经师。论有论师。律有律师。有函有号。有部有帙。白日明窗。夜附灯烛。自有人传持在。关汝衲僧什么事。汝且道圆为什么人施。顿为什么人设。因偏说圆得成圆顿。本自圆成。不因偏说这个是圆顿教。于衲僧分上作么生?各有区分。莫灭胡种。各归堂珍重。”

  △师勘僧语问:“古人道:‘尬镞拟开口。驴年亦不会。’”师云:“古人与道有损有益。”  师问新罗僧:“上山来作什么?”对云:“礼拜和尚。”师云:“尽世不标。向什么处礼。”对云:“向不标处礼。”师云:“念汝是新罗人。放汝三十棒。”

  问:“径山小师云:‘径山偈道‘回首还家不得归’。”师云:“归是时人归。岂不是?”对云:“是。”师云:“他不得你个归。岂不是?”对云:“是。”师唤云:“严庠黎。”对云:“吔!”师云:“是归是不归?”

  有僧制得雪峰实录云:“师每至上堂,良久顾视大众。遂云:‘是什么?’”师云:“雪峰只有此语。为当别更有?”僧云:“别更有。”师云:“案圆也。下山去。”

  问:“学人才施三拜。便知有二十下铁棒。未审従上宗乘谛当不谬本参。乞师方便愿垂决择。”师便与一下棒。其僧归堂不肯,师云:“令打钟唤上勘。”师云:“汝道才施三拜。便知有二十下铁棒。岂不是汝与么道?”对云:“是。”师云:“还有过否。”对云:“有过。”师云:“有过不打作么?”便与棒趁下山。

  师问修讷维摩座主云:“文殊赞净名。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名真入不二法门。与么赞。还合得维摩意也无?”对云:“作么不得?”师云:“维摩意作么生?”对云:“语默平等。”师云:“这个是座主与么道。维摩意作么生?”座主道不得。方乃礼拜。

  问茝上座:“従什么处来?”对云:“従西院来。”师云:“西院还接上座也无。”对云:“接。”师云:“西院作么生接上座?”对云:“问某甲道是什么。”师云:“西院与么问上座?”对云:“是。”师云:“识得上座也。”对云:“与么即不得。未审西院意作么生?”师云:“是什么?”  问净道者云:“古人道。这里即易这里即难。这里即不问,这里事作么生?”对云:“还有这里那里也无?”师云:“此犹是这里事。也道不得。吃棒趁下山。”师云:“这汉向后觅个死处不得。”

  △审问诸院老宿语师与粉山上雪峰。粉山问:“共和尚斗行?”师云:“输也归时下船。”问:“共和尚斗船?”师云:“若道斗船。也是轮也。”粉山云:“重重失利。”

  师与长庆入佛殿。见佛前钵盂,拈起云:“家常。”师云:“何得又更无厌?”师却拈起问长庆。长庆云:“饭未熟。”师云:“太吝惜生。”长庆云:“稳便即收取。”师云:“恰是。”

  师问保福:“古人道。是不是非不非。是即龙女顿成佛。非即善星生陷坠。与么道。还留是非不留是非?”保福云:“未却是非。”师云:“与么是非有什么了时。”

  师见保福共僧在茶堂说话,师云:“莫葛藤。”保福云:“葛藤即不得。商量佛法还得也无。”师作掴势。保福云:“过在什么处?”师又行一掴。

  问东使:“只如仰山只对沩山于面前与一画。意作么生?”东使云:“作家么。”师云:“兄真个与么作么生?”东使云:“日可冷月可热。”被师拦胸与一托。

  问翠岩:“古人道。无端起佛见闻法想。被佛威神力故左降二铁围间。作么生是二铁围?”翠岩云:“起佛见闻法想。”师云:“起什么佛见。闻什么法想。”无对。

  问大普云:“于万像中还有自已否?”老宿云:“有。”师云:“这个岂不是灯笼。”云:“是。”师云:“识得老兄也。”

  师共长庆粉山在道场院。见托真郎君来。长庆问:“见说郎君是中塔还是否。”郎君只在面前立。长庆云:“何曾是中塔?”师云:“正是中塔。”粉山云:“不是中塔。”

  保福指雪峰上院。主山问长庆:“教中云妙峰顶。莫只这便是否?”长庆云:“是即是。可惜许。”问师:“只如长庆与么道意作么生?”师云:“若不与么,红旗遍野白骨连山。”

  △前后帝王问讯语忠懿王入万岁寺。见佛像指问师云:“是什么佛?”师云:“请大王鉴。”王云:“鉴即不是佛。”师云:“鉴即不是佛。是什么?”

  惠宗见师不安。问:“莫是时节至否?”师云:“即今是什么时?”惠宗云:“与么即无来去也。”师云:“亦是圣躬与么道。”

  又因志上座说云:“昨夜见天王面前现。惠宗问因师。什么不向某甲面前现。”云:“却是陛下见。”少帝遣内臣送书上山。只乃封题而已。师览而神之。寻内臣拜辞师云:“圣人若问,如何只对?”师云:“但道尽乾坤有所依赖。”  师在雪峰日。往泉州问盘龙侍中疾。其时尹司徒闻到。司徒令传语云:“数日四大不安风劳发动。”师传语云:“此是司徒句。即今司徒在阿那。”侍中无对。

  清源王太尉问:“安国了院主云:‘劫火洞然向什么处回避。’院主云:‘这里回避。’”太尉不肯。自代云:“不回避。”进云:“为什么不回避?”太尉云:“他不出头。回避什么?”师云:“什么处见他道不出头。”

  师因与清源王太尉说话云:“但是世间一切杂学底事尽是网。”太尉云:“只如今还网得也无?”师云:“太尉?尔。”太尉乃展手云:“即今有什么?”师云:“只这一网亦不少。”

  太尉举南阳唤侍者事。赵州云:“如空中书字。虽然不成。而文彩已彰。”师云:“只如与么道。是宗国师不宗国师?”太尉云:“宗与不宗俱是彰也。”师云:“只如赵州意旨作么生?”太尉云:“不辜负赵州。”师云:“此是句也。赵州意作么生?”太尉云:“作么?”师云:“彰也。赵州意作么生?”太尉无对。  △偈颂七首直下犹难会。寻言转更赊。拟论佛与祖。特地隔天涯。

  有曲无弦索。宫商调不同。若人才和得。拍拍尽为龙。

  采笔除装色更浓。针挑疮患理难同。维摩昔日称何事。迷従西土却还东。

  何事最堪依。岩中独坐时。路险人难到。峦高鸟不飞。白云长满洞。论劫未曾亏。不话曹溪旨。焉干道者机。

  石室周圆庆已多。有人不到复如何?待封此样呈诸友。开时只好笑呵呵。

  十八郎殿下送采球上于方丈顶豹便请偈。

  众采裁成已。工多妙最殊。收归方丈里。长玩一明珠。

  十八郎殿下又送偈上国师兼请和师乃。答之。  建化开遮假立名。无名之说亦难停。其中荐得非关识。朗月当空不自明。北京秀长称为泽。南派传宗祖讳能。黄卷暂诠呼作性。教外须参有别行。  △附十八郎下原偈无形无本亦无名。日用驱驱不暂停。对面向人多不识。纵横自在转分明。权时来寄君家宅。万种千般是事能。认取当来真本性。一时抛弃事皆行。

  ○瓯闽鼓山先兴圣国师和尚法堂玄要广集序夫释迦西现。张教网于多门。达磨东来。指人心于径路。不由名相。顿悟真乘。靡历化城。直之宝所。而自少室之花开六叶。漕溪之胤布诸方。爰出石头。号纯金铺。葢以格高调古言险理幽。厥后子孙従宗。行步阔狭。毫厘弗差矣。即有先兴圣国师。法嗣雪峰。乃石头五叶也。师坐道场。则三十二年。拥毳侣则一千余众。或百牾学者。提唱宗乘。机锋迅而金翅取龙。格致高而般孪匠物。言如雷火。搓之而一点随游。事比蟾辉。唱之而孤轮不坠。破空有而旋敲中道。话君臣而匪称当人。排净名而未是本参。斥圆常而非为极则。往前所集。漏落者多。渐迈金乌。恐成水鹤。今以了宗大师。昔推入室。今契传衣。凡于枢要之言。并蕴胸襟之内。写瓶传器。分灯散明。卢有抛遗。再従编录。总一十六会。偈颂次之。自量浅识之徒。获睹未闻之教。挥毫承命。聊述端由。时乾德三年乙丑。角黍后五日。绍文序。

  ○书鼓山国师玄要广集后广辩兴圣国师语录一小编。唱高和寡。后世禅学。或不能知。旧本差大。难入包囊中带行。今禅者守嗫僧挺。重刊小本。以广流通。禅衲有自江西湖南来者。知南方雪峰宗旨则复少。挫锋锐行□□矩。卷波澜于性海也。绍兴戊午三月晦日住鼓山老禅士邦书。

  鼓山国师和尚。名神晏。大梁人。姓李氏。卫州白鹿山受业。得法于雪峰存和尚。寿七十七。腊五十八。石头第六世。五代晋天福中示寂。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