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十一

卷十一

  ○(石霜楚圆)慈明禅师语录师讳楚圆。族出全州清湘李氏。少为书生。年二十二。依城南湘山隐静寺得度。其母有贤行。使之游方。师连眉秀目:然丰硕。然忽绳墨。所至为老宿所呵。以为少丛林。师笑曰:“龙象蹴踏非驴所堪。”尝橐骨董箱。以竹杖荷之。游襄沔间。与守芝谷泉俱结伴入洛中。闻汾阳昭禅师道望为天下第一。决志亲依。时朝廷方问罪河东。泽诛皆屯重兵。多劝其无行。师不顾。渡大河登太行。易衣类厮养。窜名火队中。露眠草宿至龙州。遂造汾阳。

  先是汾阳预语首座。非久有异僧至。传持吾道。一日忽率首座游山。首座云:“何往?”汾州云:“接侍者去。”首座云:“和尚颠倒作什么?”汾州云:“但去。”果逢师至。即与同归。经二年未许入室。

  师每诣方丈。汾州揣其志。必骂诟使令者。或毁诋诸方。及有所训皆流俗鄙事。一夕诉曰:“自至法席不蒙指示。念岁月飘忽。己事未明。有失出家之利。”语未卒,汾阳叱曰:“是恶知识。敢裨贩我。”举杖逐之。师拟伸救。汾阳忽掩其口。乃大悟曰:“是知临济道出常情。”乃服役七稔。去谒唐明嵩神鼎徕洞山聪。暨登杨大年李都尉之门。机语契投。于是法道大振。宜春守黄公宗旦。请开法南源。次迁道吾、石霜、福严、兴化。都尉李侯遵碑奏赐命服徽号。

  僧问:“如何是道?”曰:“踏着不瞋。”云:“如何是道中人?”曰:“胸驮背负。”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曰:“浑家送上渡头船。”问:“如何是异类中人?”曰:“头长脚短。”云:“谢师指示。”曰:“半幅全封。”云:“直恁么去也。”曰:“庠黎鼻孔为甚么在山僧手里。”僧无语。师便打。

  问:“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曰:“水深葢不得。”云:“出水后如何?”曰:“不碍往来看。”云:“花开后如何?”曰:“南北馨香。”云:“结子后如何?”曰:“馁鱼忮鳖。”

  问:“如何是禅。”曰:“鼻孔入地。”

  师同大愚数辈辞汾阳。相让不肯作参头。汾阳云:“此行不可以戒臈推。听吾偈曰:‘天无头。吉州城外起戈矛。将军疋马林下过。员州城里闹啾啾。’”师遽出班云:“楚圆何人。敢受和尚如此记别。”即领众作礼。汾复祝之曰:“吾在先师处亲证三昧。汝今已得。宜往南方大兴吾道。”即造洞山宝禅师席。终日面壁。宝问:“达磨九年面壁意旨如何?”师云:“空腹高心。”宝翌日升堂。请师充第一座。

  师住南源。开堂日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乃云:“大众会么?宜阳秀水南岳石桥。若也不会。谩你诸人去也。所以道。达磨西来教外别传一句。且道别传个什么?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败如诸人尽是祖师指出底人。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与祖佛同参。若信不及。可谓自生退屈。此日一会不是小缘。将一瓣香为我无得禅师。且道诸人还识无得禅师么?若也不识。有疑请问。”僧问:“世尊出世梵王前引帝释后随。今日和尚出世。请师说法。”师云:“好。”僧云:“恁么则粉骨碎身去也。”师云:“三月野花铺地锦。九秋黄叶以为阴。”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亩地三蛇九鼠。”

  上堂云:“若论此事绝有言诠。侍者拈香早成多事。所以释迦掩室已涉繁词。居士默然却成多说。何故。彼彼出家彼彼行脚。且问诸人。作么生是出家行脚底事。莫是着衣吃饭行住坐卧广学多闻无言无说么?若恁么会。大似掉棒打月。既不许恁么会。又作么生会。众中还有识好恶者么?有即出来对众证明。若也未能如是。有疑请问。”僧问:“鼓声才罢大众云臻。祖意西来请师举唱。”师云:“汝従甚处来?”僧云:“汾阳一句师亲唱。南源今日事如何?”师云:“汝见南源。”问:“有言有说皆是世谛之谈。无言无说未是衲僧行履处。幸对人天请师垂示。”师云:“放山僧一线道。与庠黎葛藤。”僧云:“恁么则专为流通。”师云:“一片白云横世界。个中谁是出头人?”

  师入州。崇胜和尚请。上堂云:“者里崇胜法堂。不可向者里说佛说法去也。然虽如是。官不容针私通车马。恁么大似担水河头卖。众中还有检点得底么?试出来检点看。有么有么?”时有僧问:“诸法已闻今日响。请师方便演真乘。”师云:“天不高地不远。”僧云:“孤峰出群岳。万里百花新。”师云:“不是直钩客。徒劳到海谠。”

  问:“昔日灵山分半座。二师相见意如何?”师云:“来风可鉴。”进云:“恁么则大众侧聆学人礼拜。”师云:“伶俐人难得。”

  问:“如何是古佛家风?”师云:“金蟾初出海。何处不分明。”进云:“还许学人请益否?”师云:“大海无边际。不宿水云人。”乃云:“若向言中取则。埋没宗风。直饶句下精通。敢保此人未悟。所以道。山青水绿雀噪鸦鸣。万派同源海云自异。未来诸佛口似灯笼。过去诸佛应病施方。现在诸佛堕坑落堑。不落凡圣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矢上更加尖。”便下座。  师至仰山请上堂云:“宝镜当台森罗自显。太阿在手杀活临时。且道还有该不着者么?有即倒道将一句来。如无。后学初心有疑请问。”时有僧问:“知师久卧深潭里。大仰升堂事若何?”师云:“雨来山里暗。云出洞中明。”进云:“学人不会再伸请益。”师云:“拈取幡竿别处舂。”僧无语。师云:“弄潮须是弄潮人。”

  问:“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一场懡忄罗。”进云:“败如大通智胜佛又如何?”师云:“八十翁翁若少年。”进云:“学人耳顺之年。乞师再垂方便。”师云:“众人伏事。”问:“如何是佛?”师云:“莲花捧足。”

  上堂,僧问:“油尽灯灭时如何?”师云:“养子不及父。”问:“海上云游时如何?”师云:“苦。”问:“如何是和尚受用处?”师云:“困。”僧拟进语。师便打。问:“失前忘后时如何?”师云:“不上堂。”竖起拄杖云:“过去诸佛现在诸佛未来诸佛。西天二十八祖唐土六祖天下老和尚。总变成南源拄杖子去也。汝诸人向什么处安身立命。看看。拄杖子穿过你诸人髑髅去也。还有识痛痒者么?有即出来对众孛跳看。若无。南源今日失利。”喝一喝。卓拄杖一下。下座。

  示众云:“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诸仁者。若也信得去。不妨省力。可谓善财入弥勒楼阁。无边法门悉皆周遍。得大无碍悟法无生。是谓无生法忍。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且问诸人。阿那个是当念。只如诸人无明之性。即汝本觉妙明之性。葢为不了生死根源。执妄为实随妄所转。致堕轮回受种种苦。若能回光反照。自悟本来真性不生不灭。故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只如四大五蕴不净之身。即无实义。如梦如幻如影如响。従无量劫来流浪生死。贪爱所使无暂休歇。出此入彼。积骨如毗富罗山。饮乳如四大海水。何故。为无智慧不能了知五蕴本空。都无所实。逐妄所生。贪欲所拘不能自在。所以世尊云:诸苦所因。贪欲为本。若灭贪欲。无所依止。汝等若能了知幻身虚假。本来空寂。诸见不生。无我人众生寿者。法皆如故。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觉了无一物。唯有听法说法。虚玄大道无着真宗。故云本源自性天真佛。又云:五阴浮云空去来。三毒水泡虚出没。若如是者。为度一切苦厄。乃至无量无边烦恼知解。悉皆清净。是为清净法身。若到这个田地。便能出此入彼。舍身受身。地狱天堂。此界他方。纵横自在。任意浮沉。应物舒光。随机逗教。唤作千百亿化身。恁么说话。可谓无梦说梦和泥合水。撒屎撒尿不识好恶。”乃呵呵大笑云:“若向衲僧门下。十万八千。未梦见他汗臭气在。虽然如是。事无一向。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喝一喝。

  示众云:“马大师即心即佛。当人未悟。盘山非心非佛。只成戏论之谈。雪峰辊球诳愈小儿之作。云门顾鉴笑杀傍观。小室自伤一场大错。德山入门便棒。未遇奇人。临济入门便喝。太杀轻薄。黄梅呈颂。人我未忘。更言祖祖相传递相诽谤。到这里须是个人始得。所以道。鹰生鹰子鹘生鹘儿。然虽如此。也是巩县茶瓶。”乃弹指一下。  示众云:“上来也步步登高。下去也通身无碍。所以道。有时先敲后唱。有时先唱后敲。有时敲唱同时。有时敲唱不同时。所以王登宝殿野老讴歌。如今还有讴歌者么?”良久云:“木人虽举手。石女不抬头。”喝一喝。

  示众云:“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义总在心源。无三界可出。无菩提可求。人与非人性相平等。既然如是。为甚么那吒扑帝锺?”良久云:“波斯鼻孔长又长。”

  示众:“说佛说祖合泥合水。向上向下衲僧破草鞋。总不与么无绳自缚。且独脱一句作么生道,还有人道得么?试对众倒道将一句来。有么有么?”良久云:“辨上更加泥。”喝一喝。

  师问僧:“名甚么?”僧云:“海满。”师云:“海无增减。为甚么却满?”云:“和尚莫谩海满。”师云:“南源罪过。”

  师问僧:“近离什么处?”云:“云过千山碧。”师云:“着忙作甚么?”云:“雁去水声倍。”师便喝。僧亦喝。师便打。僧亦打。师云:“你这瞎汉。本分打出三门外。念汝是新到。且坐吃茶。”

  师问僧:“行脚人须知有行脚事。作么生是行脚事?”云:“知。”师云:“知底事作么生?”云:“山高水深。”师云:“念汝远来且坐吃茶。”僧云:“诺诺。”

  师问显英首座:“近离甚处?”云:“金銮。”师云:“夏在甚处?”云:“金銮。”云:“前后夏在甚处?”云:“金銮。”师云:“先前夏甚处?”云:“和尚何不领话?”师云:“我也不能勘得你。教库下供过奴子来勘。且点一碗茶与你湿口。”

  师问僧:“近离甚处?”僧以手面前一划。师云:“是何言欤?”僧便喝。师云:“作甚么?”僧抚掌一下,便打。师云:“瞎汉乱做作么?”以坐具直打出法堂。

  师道过琅琊。时觉禅师住焉。先是举道者。到琅琊造方丈。觉问:“近离甚处?”云:“两浙。”觉云:“船来陆来?”云:“船来。”觉云:“船在甚处?”云:“步下。”觉云:“不涉程途一句作么生道?”举以坐具枣一枣云:“杜撰长老如麻似粟。”拂袖便出。觉问侍者:“此是甚人?”云:“举上座。”觉遂亲下旦过堂问:“莫是举上座么?勿怪适来相触忤。”举便喝云:“我在浙江早闻你名。元来见解只如此。何得名播寰宇!”觉遂作礼云:“慧觉罪过。”及师至琅琊。觉留之。师为逗遛数日。因夜话及之。师笑曰:“举见处才能自了。”觉默然。师为作《牧童歌》曰:“牧牛童,实快活,跣足披蓑双角撮。横眠牛上向天歌,人问如何牛未渴。回首看,平田阔,四方放去休栏遏。八面无拘任意游,要收只在索头拨。小牛儿,顺毛捋,角力未充难提掇。且従放在小平坡,虑上高峰四蹄脱。日已高,休吃草,担定鼻头无少老。一时牵向圈中眠,和泥看伊东西倒。笑呵呵,好不好,又将横笛顺风吹,震动五湖山海岛。倒骑牛,脱布袄,知音休向途中讨。若问牧童何处居,鞭指东西无一宝。”觉默得其游戏三昧。

  僧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礼拜更殷勤。”“如何是宾中主?”师云:“拄杖常在手。”“如何是主中宾?”师云:“拄杖掇乾坤。”“如何是主中主?”师云:“剑握甑人手。”问:“如何是佛?”师云:“潇湘斑竹杖。”问:“祖佛不立时如何?”师云:“口上生茅。”问:“才见便回时如何?”师云:“湖南镇主。”进云:“末后殷勤请师道。”师云:“多少分明。”进云:“大众侧聆。”师云:“未敢相许。”问:“进前不得时如何?”师云:“截断众疑。”问:“步步登高时如何?”师云:“云生足下。”问:“如何是南源狗?”师云:“觜。”问:“如何是禅?”师云:“鼻孔入地。”问:“如何是佛?”师云:“石打不入。”  上堂云:“诸佛放光明。助发实相义。”乃竖起拄杖子云:“者个是南源拄杖子。阿那个是实相义。你若见去。被见闻所转也。若不见。行脚眼在什么处?”喝一喝。下座。

  上堂云:“一尘才举大地全收。一毛头师子百亿毛头现。百亿毛头师子一毛头现。千头万头但识取一头。”乃竖起拄杖子云:“者个是南源拄杖子。那个是一头?”喝一喝。卓拄杖一下下座。  问:“如何是佛?”师云:“人老病生。”问:“如何是接初机底句?”师云:“一刀两段。”问:“如何是验衲僧底句?”师云:“寒山拾得。”问:“如何是正令行底句?”师云:“来千去万。”问:“如何是立乾坤句?”师云:“天高海阔。”问:“与师并坐时如何?”师云:“线穿黄叶。”  上堂云:“天地与我同根。万法与我一体。”乃竖起拄杖子云:“者个是南源拄杖子。那个是体?”良久云:“渡河须用筏。到岸不须船。”喝一喝。卓拄杖一下。下座。  上堂,竖起拄杖云:“河沙诸佛河沙国土。总被南源拄杖子一口吞却。其中众生不觉不知。你衲僧鼻孔在什么处?若知去处。横担拄杖目视云霄。若也不知。长连床上有粥有饭。”喝一喝下座。

  俗官问:“如何是南源境?”师云:“凿池秋待月。种竹夏遮阳。”“如何是境中人?”师云:“城中公子般般贵。林下道人事事贫。”问:“久昧衣珠请师指示。”师云:“草贼大败。”僧云:“透走无路。”师云:“脚踏不动。”座主问:“承教有言。因缘自然即不问。如何是因缘?师云:“记来多少时也?”进云:“如何是自然?”师云:“速退速退。妨他别人问。”

  师住道吾。上堂,僧问:“达磨西来曲为今时。不屈宗乘。请师举唱。”师云:“云雨洒长空。花开遍地春。”进云:“涧松清冷澹。晓月照长川。”师云:“一言既流通。今古谁言异。”进云:“云生岭上花发岩前。”师云:“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进云:“今日遭逢和尚。”师便喝。

  上堂云:“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且道昼行夜卧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以拄杖卓一下云:“德山证明。下座。”  问:“獬豸当轩。学人拟议。如何得入?”师云:“还觉头痛么?”  上堂云:“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复无忧。”拈起拄杖子云:“者个是道吾拄杖子。那个是诸人心。河沙国土河沙诸佛。西天二十八祖唐土六祖。尽在道吾拄杖子上。转大法轮。诸人还见么?若见朝游西天暮归东土。若也不见。晨朝有粥斋时有饭。”卓拄戴一下。下座。

  上堂云:“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像主。不逐四时凋。”拈拄杖云:“者个是道吾拄杖。那个是万像主?”良久云:“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喝一喝。卓拄杖一下。下座。

  上堂云:“有时先照后用。有时先用后照。有时照用同时。有时照用不同时。所以道。有明有暗有起有倒。”乃喝一喝云:“且道是照是用。缁素辨得么?试出来呈丑拙看。若无。道吾今日失利。”喝一喝。下座。

  上堂,僧出礼拜起便喝。师云:“作么生?”僧又喝。师云:“瞎。”僧礼拜。师云:“三十棒且待别时来与你吃。”

  问:“古人面壁意旨如何?”师云:“有年无德。”  师住石霜。开堂日。”僧问:“维摩一默未称师宗。棒喝齐施中流罔措。今日一会请师方便。”师云:“石敝逢春长。霜花向日开。”进云:“与么则阳鸟喃喃语。雨过百花新。”师云:“不因渔父引。焉知水浅深。”僧云:“峻水随流急。云开照碧天。”师云:“我行荒草里。你又入深村。”僧应诺云:“官不容姒更借一问。师意如何?”师云:“放你三十棒。三十年后方始知痛痒。”僧舞袖而退。师云:“梦见。”问:“方木调弦时如何?”师云:“幡竿一尺二。”进云:“恁么则和尚手出今时也。”师云:“脚拨不动。”僧云:“莫道不知音。”师云:“三十年后悟去不定。”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新罗打鼓。”进云:“磨后如何?”师云:“西天作舞。”

  上堂云:“青莲视瞬已多繁。迦叶微微笑自谩。少室坐羞痴截臂。黄梅呈解颂多般。入门棒喝重重错。向上宗乘肉自剜。公案现成谁懡忄罗。鉴咦啐啄哂傍观。一宿觉来知是误。不言师范更无端。丈夫皆有冲天志。北斗南星背面看。

  △偈颂因僧请益三玄三要颂。

  第一玄。三世诸佛拟何宣。垂慈梦里生轻薄。端坐还成落断边。

  第二玄。伶俐衲僧眼未明。石火电光知是钝。扬眉瞬目涉关山。  第三玄。万象森罗宇宙宽。云散洞空山岳静。落花流水满长川。

  第一要。岂话圣凡妙。拟议涉长途。抬眸七颠倒。

  第二要。峰顶敲召。神通自在来。多闻门外叫。

  第三要。起倒令人笑。掌内握乾坤。千差都一照。

  报你通玄士。棒喝要临时。若明亲的旨。半夜太阳辉。

  因僧请益临济两堂首座齐下喝颂啐啄之机箭拄锋。瞥然宾主当时分。宗师悯物垂缁素。北地黄河彻底浑。

  因人请益慧超佛话有颂。

  僧问如何是佛。师云汝是慧超。礼拜进前叉手。思量十万迢迢。

  因僧请益云门超佛越祖之谈超佛越祖若何宣。充斋胡饼恣情餐。湖南展钵新罗咬。大石波斯索渡船。  因僧请益乃述三诀颂第一诀。大地山河泄。维摩才默然。文殊便饶舌。

  第二诀。展拓看时节。语默岂相干。夜半秋天月。

  第三诀。远路难登涉。陆地弄舟船。眼中藏日月。

  三句颂第一句。天上他方皆罔措。俱轮颠倒论多端。巍巍未到尼俱树。

  第二句。临济德山涉路布。未过新罗棒便挥。达者途中乱指注。

  第三句。维摩示疾文殊去。对谈一默震乾坤。直至如今作笑具。

  因僧请益五位有颂。  正中偏。半夜乌鸡室里鸣。海底然灯光世界。石上栽花长枝灵。

  偏中正。日落西山观异影。分明影像显宗乘。休把眉头窥月井。

  正中来。木马生儿遍九垓。进退任行通鸟道。岂并巢居界内。

  兼中至。彼彼丈夫全意气。矛盾交互不伤锋。展拓纵横不相离。

  兼中到。黑白已前休作造。须明露柱未生儿。莫认狂辞途路走。

  都一颂。  偏中归正极幽玄。正去偏来理事全。须知正立非言说。朕兆依涵属有缘。

  兼至去来兴妙用。到兼何更逐言诠。出没岂能该世界。荡荡无依鸟道玄。

  因僧请益风穴佛话。

  杖林山下竹筋鞭。南北禅人万万千。莫怪相逢不下马。东西各自有前程。  寄李驸马分身千百亿。悲智愿难穷。在俗还随俗。居宫即顺宫。

  头头皆巨护。处处现神通。珍重吾宗幸。多能立古风。

  仰观天畔一论日。几度清光四上出。大士蓬头问志公。摩诃般若波罗蜜。

  注杜顺和尚颂。

  怀州牛吃禾〔河沙世界〕益州马腹胀〔匾衔碗送〕天下召医人〔驴头马角〕灸猪左膊上〔画虎成狸〕。

  冬不人事颂一首示众云东山林木高。几岁几回雨。南岭松枝瘦。石生石畔土。金色见瞿昙。二三七八五。

  僧请益古人十二时歌乃颂之鸡鸣丑。梦里逢人莽莽卤。平旦寅。觉来路上弄精魂。

  日出卯。赫赫光明影里坐。食时辰。食饱还知是病因。

  禺中已。买卖论量入市肆。日南午。万像分明作笑具。

  日烩未。张公吃酒李公醉。晡时申。省来端坐醉醺醺。

  日入酉。茅蓬竹户硬撑拄。黄昏戍。日落西山狐魅出。

  夜半子。一轮明月苏诨哩。人定亥。老鼠床头作队队。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