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志第二十九 舆服上

志第二十九 舆服上

  玉辂 乘舆 金根 安车 立车 耕车 戎车 猎车 軿车 青盖车 绿车 皂盖车 夫人安车 大驾 法驾 小驾 轻车 大使车 小使车 载车 导从车 车马饰

  《书》曰:“明试以功,孔安国曰:“效试其居国为政,以差其功。”车服以庸。”孔安国曰:“赐以车服,以旌其德,用所任也。”又一通:“诸侯四朝,各使陈进治化之言,明试其言,以要其功。功成则锡车服,以表显其能用。”言昔者圣人兴天下之大利,除天下之大害,躬亲其事,身履其勤,忧之劳之,不避寒暑,使天下之民物,各得安其性命,无夭昏暴陵之灾。是以天下之民,敬而爱之,若亲父母;则而养之,若仰日月。夫爱之者欲其长久,不惮力役,相与起作宫室,上栋下宇,以雍覆之,欲其长久也;敬之者欲其尊严,不惮劳烦,相与起作舆轮旌旗章表,以尊严之。斯爱之至,敬之极也。苟心爱敬,虽报之至,情由未尽。或杀身以为之,尽其情也;弈世以祀之,明其功也。是以流光与天地比长。后世圣人,知恤民之忧思深大者,必飨其乐;勤仁毓物使不夭折者,必受其福。故为之制礼以节之,使夫上仁继天统物,不伐其功,民物安逸,若道自然,莫知所谢。《老子》曰:“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此之谓也。

  夫礼服之兴也,所以报功章德,尊仁尚贤。故礼尊尊贵贵,不得相逾,所以为礼也。非其人不得服其服,所以顺礼也。顺则上下有序,德薄者退,德盛者缛。故圣人处乎天子之位,服玉藻邃延,日月升龙,山车金根饰,黄屋左纛,所以副其德,章其功也。贤仁佐圣,封国受民,黼黻文绣,降龙路车,所以显其仁,光其能也。及其季末,圣人不得其位,贤者隐伏,是以天子微弱,诸侯胁矣。于此相贵以等,相讟以货,相赂以利,天下之礼乱矣。至周夷王下堂而迎诸侯,此天子失礼,微弱之始也。自是诸侯宫县乐食,祭以白牡,击玉磬,朱干设钖,冕而儛《大武》。郑玄注《礼记》曰:“此皆天子之礼也。宫县,四面县也。干,盾也。钖,傅其背如龟也。《武》,《万舞》也。白牡,大路,殷天子之礼也。白牡,殷牲。”大夫台门旅树反坫,绣黼丹朱中衣,镂簋朱纮,此大夫之僭诸侯礼也。郑玄曰:“此皆诸侯之礼也。旅,道也。屏谓之树,树所以蔽行道。管氏树塞门,塞犹蔽也。《礼》,天子外屏,诸侯内屏,大夫以帘,士以帷。反坫,反爵之坫也,盖在樽南。两君相见,主君既献,于此反爵焉。绣黼丹朱以为中衣领缘也。绣读为绡。绡,缯名也。《诗》云:‘素衣朱绡。’又曰:‘素衣朱襮。’襮,黼领也。镂簋谓刻而饰之也。大夫刻之为龟耳,诸侯饰以象,天子饰以玉。朱纮,天子冕之纮也。诸侯青组,大夫士当缁组,纮纁边。”《诗》刺“彼己之子,不称其服”,伤其败化。《易》讥“负且乘,致寇至”,言小人乘君子器,盗思夺之矣。自是礼制大乱,兵革并作;上下无法,诸侯陪臣,山楶藻棁。降及战国,奢僭益炽,削灭礼籍,盖恶有害己之语。竞修奇丽之服,饰以舆马,文罽玉缨,象镳金鞍,以相夸上。争锥刀之利,杀人若刈草然,其宗祀亦旋夷灭。荣利在己,虽死不悔。及秦并天下,揽其舆服,上选以供御,其次以锡百官。汉兴,文学既缺,时亦草创,承秦之制,后稍改定,参稽《六经》,近于雅正。孔子曰:“其或继周者,行夏之正,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故撰《舆服》著之于篇,以观古今损益之义云。

  上古圣人,见转蓬始知为轮。轮行可载,因物知生,复为之舆。舆轮相乘,流运罔极,任重致远,天下获其利。后世圣人观于天,视斗周旋,魁方杓曲,《春秋纬》曰:“瑶光第一至第四为魁,第五至第七为杓合为斗。”以携龙、角为帝车,于是乃曲其辀,乘牛驾马,登险赴难,周览八极。故《易震》乘干,谓之大壮,言器莫能有上之者也。《孝经援神契》曰:“斗曲杓桡,象成车。房为龙马,华盖覆钩。天理入魁,神不独居,故骖驾陪乘,以道踟蹰。”宋均注曰:“房星既体苍龙,又象驾驷马,故兼言之也。覆钩,既覆且钩曲似盖也。天理入魁,又似御陪乘。”自是以来,世加其饰。至奚仲为夏车正,建其斿旐,尊卑上下,各有等级。《世本》云:“奚仲始作车。”《古史考》曰:“黄帝作车,引重致远,其后少昊时驾牛,禹时奚仲驾马。”臣昭案:服牛乘马,以利天下,其所起远矣,岂奚仲为始?《世本》之误,《史考》所说是也。周室大备,官有六职,百工与居一焉。《周礼》曰:“审曲面势,以饬五材,以辨民器,谓之百工。”一器而群工致巧者,车最多,是故具物以时,六材皆良。郑玄曰:“取干以冬,取角以秋,丝漆以夏,筋胶未闻。”自此至弧旌枉矢,皆出《周礼》,“郑玄曰”即是《周礼》注。舆方法地,盖圆象天;三十辐以象日月;郑玄曰:“轮象日月者,以其运行也。日月三十日而合宿。”盖弓二十八以象列星;龙旗九斿,七仞齐轸,郑玄曰:“轸谓车后横木。”以象大火;郑玄曰:“交龙为旗,诸侯之所建也。大火,苍龙宿之心,其属有尾,尾九星。”鸟旟七斿,五仞齐较,郑玄曰:“较者,车高槛木也。”以象鹑火;郑玄曰:“鸟隼为旟,州里之所建。鹑火,朱鸟宿之柳,其属有七星。”熊旗六斿,五仞齐肩,以象参、伐;郑玄曰:“熊虎为旗,师都之所建。伐属白虎宿,与参连体而六星。”龟旐四斿,四仞齐首,以象营室;郑玄曰:“龟蛇为旐,县鄙之所建。营室,玄武宿,与东壁连体而四星。”弧旌枉矢,以象弧也:郑玄曰:“《觐礼》曰‘侯氏载龙旗弧韣’,则旌旗之属皆有弧也。弧以张縿之幅,有衣谓之韣,又为设矢,象弧星有矢也。妖星有枉矢者,蛇行有尾,因此云枉矢,盖画之。”玄注《礼含文嘉》曰:“盖旗有九名:日月为常,交龙为旗,通帛为旃,杂帛为物,熊虎为旗,鸟隼为旟,龟蛇为旐,全羽为旞,析羽为旌”卢植注《礼记》曰:“有铃曰旗。”干宝注《周礼》曰:“枉矢象妖星非其义也。枉盖应为枉直,谓枉矢于弧。”此诸侯以下之所建者也。《白虎通》曰:“居车中,不内顾也。仰即观天,俯即察地,前闻和鸾之声,旁见四方之运,此车教之道。《论语》曰:‘升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所以有和鸾以正威仪,节行舒疾也。鸾者在衡,和者在轼,马动则鸾鸣,鸾鸣则和应。其声鸣曰和敬。舒则不鸣,疾则失音,明得其和也。故《诗》云‘和鸾雍雍,万福攸同’。《鲁训》曰:‘和,设轼者也。鸾,设衡者也。’”许慎曰“《诗》云八鸾枪枪”,则一马二鸾也。又曰“輶车鸾镳”,知非衡也。《毛诗传》曰:“在轼曰和,在镳曰鸾。”杜预注《左传》亦云“鸾在镳,和在衡”。傅玄《乘舆马赋注》曰:“鸾在马勒镳。”干宝《周礼》注曰:“和鸾皆以金为铃。”《史记》曰:“前有错衡,所以养目也。步中《武象》,骤中《韶濩》,所以养耳也。龙旗九斿,所以养信也。寝兕持虎,蛟韅弥龙,所以养威也。故大路之马,必信至教顺然后乘之,所以养安也。”

  天子玉路,《周礼》王之五路,一曰玉路,二曰金路,三曰象路,四曰革路,五曰木路。《释名》曰:“天子所乘曰路,路亦军事也,谓之路,言行路也。”以玉为饰,《古文尚书》曰:“大路在宾陛面,缀路在阼陛面。”孔安国曰:“大路,玉;缀路,金也。”服虔曰:“大路,总名也,如今驾驷高车矣。尊卑俱乘之,其采饰有差。”郑玄曰:“王在焉曰路,以玉饰诸末也。”傅玄《乘舆马赋》注曰:“玉路,重较也。”《韵集》曰:“轭前横木曰辂。”钖樊缨十有再就,郑玄曰:“钖面当卢刻金为之,所谓镂钖也。樊读如鞶带之鞶,谓今马大带也。”郑众曰:“缨谓当胸。《士丧礼》曰:‘马缨三就,以削革为之。’三就,三重三澘也。”郑玄曰:“缨,今马鞅。玉路之樊及缨,皆以五采罽饰之。十二就,就,成也。”杜预曰:“缨在马膺前,如索营。”《乘舆马赋》注曰:“繁缨饰以旄尾,金涂十二重。”建太常,十有二斿,九仞曳地,郑众曰:“太常九旗之画日月者。”郑玄曰:“七尺为仞,天子之旗高六丈三尺。”日月升龙,象天明也。崔骃《东巡颂》曰:“登天灵之威路,驾太一之象车。”夷王以下,周室衰弱,诸侯大路。秦并天下,阅三代之礼,或曰殷瑞山车,金根之色。殷人以为大路,于是始皇作金根之车。殷曰桑根,秦改曰金根。《乘舆马赋》注曰:“金根,以金为饰。”汉承秦制,御为乘舆,所谓孔子乘殷之路者也。

  乘舆、金根、安车、立车,蔡邕曰:“五安五立。”徐广曰:“立乘曰高车,坐乘曰安车。”轮皆朱班重牙,《周礼》曰:“牙也者,以为固抱也。”郑众曰:“牙谓轮輮也,世闲或谓之辋。”贰毂两辖,蔡邕曰:“毂外复有一毂抱辖,其外乃复设辖,抱铜置其中。”《东京赋》曰:“重轮贰辖,疏毂飞軨。”金薄缪龙,为舆倚较,徐广曰:“缪,交错之形也。较在箱上。”《说文》曰:“{木虡}文画蕃。”蕃,箱也。《通俗文》曰:“车箱为较。”文虎伏轼,《魏都赋》注曰:“轼,车横覆膝,人所冯止者也。”龙首衔轭,左右吉阳筒,鸾雀立衡,徐广曰:“置金鸟于衡上。”{木虡}文画辀,羽盖华蚤,徐广曰:“翠羽盖黄里,所谓黄屋车也。金华施橑末,有二十八枚,即盖弓也。”《东京赋》曰:“树翠羽之高盖。”薛综曰:“树翠羽为盖,如云龙矣。金作华形,茎皆低曲。”建大旗,十有二斿,画日月升龙,驾六马,《东京赋》曰:“六玄虬之奕奕。”象镳镂钖,金錽方釳,插翟尾,《独断》曰:“金錽者,马冠也。高广各五寸,上如玉华形,在马髦前。方釳,铁也。广数寸,在马錽后。后有三孔,插翟尾其中。”薛综曰:“釳中央低,两头高,如山形,而贯中翟尾结著之。”颜延之《幼诰》曰:“釳,乘舆马头上防釳,角所以防罔罗,釳以翟尾铁翮象之也。”徐广曰:“金为马文髦。”朱兼樊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左纛以牦牛尾为之,在左騑马轭上,大如斗,徐广曰:“马在中曰服,在外曰騑。”騑亦名骖。蔡邕曰:“在最后左騑马头上。”是为德车。五时车,安、立亦皆如之,各如方色,马亦如之。白马者,朱其髦尾为朱鬣云。所御驾六,余皆驾四,后从为副车。《古文尚书》曰:“予临兆民,懔乎若朽索之驭六马。”《逸礼王度记》曰:“天子驾六马,诸侯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周礼》四马为乘。《毛诗》天子至大夫同驾四,士驾二。《易》京氏、《春秋》公羊说皆云天子驾六。许慎以为天子驾六,诸侯及卿驾四,大夫驾三,士驾二,庶人驾一。《史记》曰,秦始皇以水数制乘六马。郑玄以为天子四马,《周礼》乘马有四圉,各养一马也。诸侯亦四马,《顾命》,时诸侯皆献乘黄朱,乘亦四马也。今帝者驾六,此自汉制,与古异耳。蔡邕《表志》曰:“以文义不著之故,俗人多失其名。五时副车曰五帝车,鸾旗曰鸡翘,耕根曰三盖,其比非一也。”

  耕车,其饰皆如之。有三盖。一曰芝车,置{辐车}耒耜之箙,上亲耕所乘也。《新论》桓谭谓扬雄曰:“君之为黄门郎,居殿中,数见舆辇,玉蚤、华芝及凤皇、三盖之属,皆玄黄五色,饰以金玉、翠羽、珠络、锦绣、茵席者也。”《东京赋》曰:“立戈迤戛,农舆路木。”薛综曰:“戈,句孑戟。戛,长矛。置车上者邪柱之。迤,邪也。是谓戈路。农舆三盖,所谓耕根车也。东耕于藉,乘马无饰,故称木也。”贺循曰:“汉仪,亲耕青衣帻。”《东京赋》说亲耕,亦云“鸾路苍龙。”贺循曰:“车必有鸾,而春独鸾路者,鸾凤类而色青,故以名春路也。”赋又曰:“介御闲以剡耜。”薛综曰:“耜,耒金也。广五寸,著耒耜而载之。天子车参乘,帝在左,御在中,介处右,以耒置御之右。”

  戎车,其饰皆如之。蕃以矛麾金鼓羽析幢翳,{辐车}胄甲弩之箙。《汉制度》曰:“戎,立车,以征伐。”《周官》“其矢箙”。《通俗文》曰:“箭箙谓之步义。”干宝亦曰:“今谓之步义。”郑玄注《既夕》曰:“服,车箱也。”颜延之《幼诰》云:“弩,矢也。”

  猎车,其饰皆如之。重辋缦轮,缪龙绕之。一曰闟猪车,亲校猎乘之。魏文帝改曰闟虎车。

  太皇太后、皇太后法驾,皆御金根,重翟羽盖者也。加交络帐裳。徐广曰:“青交络,青帷裳。”非法驾,则乘紫罽軿车,《字林》曰:“軿车有衣蔽,无后辕者谓之辎也。”《释名》:“軿,屏也。四屏蔽,妇人乘牛车也。有邸曰辎,无邸曰軿。”《傅子》曰:“周曰辎车,即辇也。”云{木虡}文画辀,黄金涂五末、徐广曰:“未详。疑谓前一辕及衡端毂头也。”盖蚤。左右騑,驾三马。长公主赤罽軿车。大贵人、贵人、公主、王妃、封君油画軿车。大贵人加节画辀。皆右騑而已。

  皇太子、皇子皆安车,朱班轮,青盖,金华蚤,黑{木虡}文,画轓文辀,金涂五末。皇子为王,锡以乘之,故曰王青盖车。徐广曰:“旗旗九旒,画降龙。”魏武帝令问东平王:“有金路何意?为是特赐非?”侍中郑称对曰:“天子五路,金以封同姓,诸侯得乘金路,与天子同。此自得有,非特赐也。”皇孙则绿车以从。皆左右騑,驾三。《独断》曰:“绿车名曰皇孙车,天子有孙乘之。”公、列侯安车,朱班轮,倚鹿较,伏熊轼,皂缯盖,黑轓,右騑。车有轓者谓之轩。

  中二千石、二千石皆皂盖,朱两轓。其千石、六百石,朱左轓。轓长六尺,下屈广八寸,上业广尺二寸,九文,十二初,后谦一寸,若月初生,示不敢自满也。案本传,旧典,传车骖驾乘赤帷裳,唯郭贺为荆州,来去襜帷。《谢承书》曰:“孔恂字巨卿,新淦人。州别驾从事车前旧有屏星,如刺史车曲翳仪式。是时刺史行部,发去日晏,刺史怒,欲去别驾车屏星。恂谏曰:‘明使君传车自发晚,而欲彻去屏星,毁国旧仪,此不可行。别驾可去,屏星不可省。’即投传去。刺史追辞谢请,不肯还,于是遂不去屏星。”《说文》曰:“车当谓之屏星。”景帝中元五年,始诏六百石以上施车轓,得铜五末,轭有吉阳筒。中二千石以上右騑,三百石以上皂布盖,千石以上皂缯覆盖,二百石以下白布盖,皆有四维杠衣。贾人不得乘马车。除吏赤画杠,其余皆青云。《古今注》曰:“武帝天汉四年,令诸侯王大国朱轮,特虎居前,左兕右麋。小国朱轮画,特熊居前,寝麋居左右,卿车者也。”

  公、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夫人,会朝若蚕,各乘其夫之安车,右騑,加交络帷裳,皆皂。非公会,不得乘朝车,得乘漆布辎軿车,铜五末。

  乘舆大驾,公卿奉引,太仆御,大将军参乘。属车八十一乘,薛综曰:“属之言相连属也,皆在后,为三行。”备千乘万骑。西都行祠天郊,甘泉备之。官有其注,名曰甘泉卤簿。蔡邕《表志》曰:“国家旧章,而幽僻藏蔽,莫之得见。”东都唯大行乃大驾。大驾,太仆校驾;法驾,黄门令校驾。

  乘舆法驾,公卿不在卤簿中。河南尹、执金吾、雒阳令奉引,奉车郎御,侍中参乘。属车三十六乘。前驱有九斿云罕,徐广曰:“斿车有九乘。”前史不记形也。武王克纣,百夫荷罕旗以先驱。《东京赋》曰:“云罕九斿。”薛综曰:“旌旗名。”凤皇闟戟,薛综曰:“闟之言函也,取四戟函车边。”皮轩鸾旗,应劭《汉官卤簿图》曰:“乘舆大驾,则御凤皇车,以金根为列。”皆大夫载。胡广曰:“皮轩,以虎皮为轩。”郭璞曰:“皮轩革车”,或曰即《曲礼》“前有士师,则载虎皮。”鸾旗者,编羽旄,列系幢旁。胡广曰:“建盖在中。”民或谓之鸡翘,非也。胡广曰:“鸾旗,以铜作鸾鸟车衡上。”与本志不同。后有金钲黄钺,《说文》曰:“钺,大斧也。”《司马法》曰:“夏执玄钺,殷执白钺,周杖黄钺。”黄门鼓车。

  古者诸侯贰车九乘。秦灭九国,兼其车服,故大驾属车八十一乘,法驾半之。属车皆皂盖赤里,朱轓,戈矛弩箙,尚书、御史所载。最后一车悬豹尾,薛综曰:“侍御史载之。”豹尾以前比省中。《小学汉官篇》曰:“豹尾过后,罢屯解围。”胡广曰:“施于道路,豹尾之内为省中,故须过后,屯围乃得解,皆所以戒不虞也。《淮南子》曰‘军正执豹皮,所以制正其众’,《礼记》‘前载虎皮’,亦此之义类。”

  行祠天郊以法驾,祠地、明堂省什三,祠宗庙尤省,谓之小驾。每出,太仆奉驾上卤簿,中常侍、小黄门副;尚书主者,郎令史副;侍御史,兰台令史副。皆执注,以督整车骑,谓之护驾。春秋上陵,尤省于小驾,直事尚书一人从,其余令以下,皆先行后罢。

  轻车,古之战车也。洞朱轮舆,不巾不盖,建矛戟幢麾,辐辄弩服。徐广曰:“置弩于轼上,驾两马也。”藏在武库。大驾、法驾出,射声校尉、司马吏士载,以次属车,在卤簿中。诸车有矛戟,其饰幡斿旗帜皆五采,制度从《周礼》。吴孙《兵法》云:“有巾有盖,谓之武刚车。”武刚车者,为先驱。又为属车轻车,为后殿焉。

  大使车,立乘,驾驷,赤帷。持节者,重导从:贼曹车、斧车、督车、功曹车皆两;大车,伍伯璅弩十二人;辟车四人;《周礼涤狼氏》干宝注曰:“今卒辟车之属。”从车四乘。无节,单导从,减半。

  小使车,不立乘,有騑,赤屏泥油,重绛帷。导无斧车。

  近小使车,兰舆赤毂,白盖赤帷。从驺骑四十人。此谓追捕考案,有所来取者之所乘也。

  诸使车皆朱班轮,四辐,赤衡轭。其送葬,白垩已下,洒车而后还。公、卿、中二千石、二千石,郊庙、明堂、祠陵,法出,皆大车,立乘,驾驷。他出,乘安车。

  大行载车,其饰如金根车,加施组连璧交络四角,金龙首衔璧,垂五采,析羽流苏前后,云气画帷裳,{木虡}文画曲轓,长悬车等。太仆御,驾六布施马。布施马者,淳白骆马也,以黑药灼其身为虎文。既下,马斥卖,车藏城北秘宫,皆不得入城门。当用,太仆考工乃内饰治,礼吉凶不相干也。

  公卿以下至县三百石长导从,置门下五吏、贼曹、督盗贼功曹,皆带剑,三车导;主簿、主记,两车为从。县令以上,加导斧车。公乘安车,则前后并马立乘。长安、雒阳令及王国都县加前后兵车,亭长,《纂要》,雒阳亭长,车前吹管。设右騑,驾两。璅弩车前伍伯,公八人,中二千石、二千石、六百石皆四人,自四百石以下至二百石皆二人。黄绶,武官伍伯,文官辟车。铃下、侍合、门兰、部署、街里走卒,皆有程品,多少随所典领。驿马三十里一置,臣昭案:东晋犹有邮驿共置,承受傍郡县文书。有邮有驿,行传以相付。县置屋二区。有承驿吏,皆条所受书,每月言上州郡。《风俗通》曰:“今吏邮书掾、府督邮,职掌此。”卒皆赤帻绛韝云。

  古者军出,师旅皆从;秦省其卒,取其师旅之名焉。公以下至二千石,骑吏四人,千石以下至三百石,县长二人,皆带剑,持棨戟为前列,揵弓韣九鞬。《通俗文》曰:“弓韔谓之鞬。”诸侯王法驾,官属傅相以下,皆备卤簿,似京都官骑,张弓带鞬,遮迾出入称促。列侯,家丞、庶子导从。若会耕祠,主县假给辟车鲜明卒,备其威仪。导从事毕,皆罢所假。

  诸车之文:乘舆,倚龙伏虎,{木虡}文画辀,龙首鸾衡,重牙班轮,升龙飞軨。薛综曰:“飞軨,以缇油广八寸,长注地,画左苍龙右白虎,系轴头。二千石亦然,但无画耳。”卢植《礼记》注曰:“軨,辖头靼也。”《楚辞》云“倚结軨兮太息”,王逸注曰“重较也”。李尤《小车铭》曰:“軨之嗛虚,疏达开通。”案二家之言,不如综注所记。皇太子、诸侯王,倚虎伏鹿,{木虡}文画辀轓,吉阳筒,朱班轮,鹿文飞軨,旗旗九斿降龙。公、列侯,倚鹿伏熊,黑轓,朱班轮,鹿文飞軨,九斿降龙。卿,朱两轓,五斿降龙。二千石以下各从科品。诸轓车以上,轭皆有吉阳筒。

  诸马之文:案乘舆,金錽方釳,插翟象镳,《尔雅注》曰:“镳,马勒旁铁也。”此用象牙。龙画总,沫升龙,赤扇汗,《诗》云:“朱幩镳镳。”《毛传》曰:“人君以朱缠镳扇汗,且以为镳饰。”青两翅,燕尾。驸马,左右赤珥流苏,飞鸟节,赤膺兼。皇太子或亦如之。王、公、列侯,镂钖文髦,朱镳朱鹿,朱文,绛扇汗,青翅燕尾。卿以下有騑者,缇扇汗,青翅尾,当卢文髦,上下皆通。中二千石以上及使者,乃有騑驾云。

《后汉书 李贤注》 相关内容:

《后汉书 李贤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