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志第十一 天文中

志第十一 天文中

  明十二 章五 和三十三 殇一 安四十六 顺二十三 质三

  孝明永平元年四月丁酉,流星大如斗,起天市楼,西南行,光照地。流星为外兵,西南行为西南夷。是时益州发兵击姑复蛮夷大牟替灭陵,斩首传诣雒阳。《古今注》曰:“闰九月辛未,火在太微左执法星所,光芒相及。十一月辛未,土逆行,乘东井北轩辕第二星。二年十二月戊辰,月食火星。”《黄帝星经》曰:“出入井,为人主。一曰赐爵禄事。”

  三年六月丁卯,彗星出天船北,长二尺所,稍北行至亢南,见三十五日去。天船为水,彗出之为大水。是岁伊、雒水溢,到津城门,坏伊桥;郡七县三十二皆大水。

  四年八月辛酉,客星出梗河,西北指贯索,七十日去。梗河为胡兵。至五年十一月,北匈奴七千骑入五原塞,十二月又入云中,至原阳。贯索,贵人之牢。其十二月,陵乡侯梁松坐怨望悬飞书诽谤朝廷下狱死,妻子家属徙九真。

  七年正月戊子,流星大如杯,从织女西行,光照地。织女,天之真女,流星出之,女主忧。其月癸卯,光烈皇后崩。《古今注》曰:“三月庚戌,客星光气二尺所,在太微左执法南端门外,凡见七十五日。”

  八年六月壬午,长星出柳、张三十七度,犯轩辕,刺天船,陵太微,气至上陛,凡见五十六日去。柳,周地。是岁多雨水,郡十四伤稼。《古今注》曰:“十二月戊子,客星出东方。”

  九年正月戊申,客星出牵牛,长八尺,历建星至房南,《古今注》曰:“历斗、建、箕、房,过角、亢至翼,芒东指。”灭见至五十日。《郗萌占》曰:“客星舍房,左右群臣有吞药死者。”又占“有夺地”。牵牛主吴、越,房、心为宋。后广陵王荆与沈凉,楚王英与颜忠各谋逆,事觉,皆自杀。广陵属吴,彭城古宋地。《古今注》曰:“十年七月甲寅,月犯岁星。十一年六月壬辰,火犯土星。”

  十三年闰月丁亥,火犯舆鬼,为大丧,质星为大臣诛戮。晋灼曰:“鬼五星,其中白者为质。”其十二月,楚王英与颜忠等造作妖书谋反,事觉,英自杀,忠等皆伏诛。《古今注》曰:“十一月,客星出轩辕四十八日。十二月戊午,月犯木星。”

  十四年正月戊子,客星出昴,六十日,在轩辕右角稍灭。昴主边兵。后一年,汉遣奉车都尉显亲侯窦固、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耿忠、开阳城门候秦彭、太仆祭肜,将兵击匈奴。一曰,轩辕右角为贵相,昴为狱事,客星守之为大狱。是时考楚事未讫,司徒虞延与楚王英党与黄初、公孙弘等交通,皆自杀,或下狱伏诛。

  十五年十一月乙丑,太白入月中,为大将戮,人主亡,不出三年。后三年,孝明帝崩。

  十六年正月丁丑,岁星犯房右骖,北第一星不见,辛巳乃见。《石氏星经》曰:“岁星守房,良马出厩。”《古今注》曰:“正月丁未,月犯房。”房右骖为贵臣,岁星犯之为见诛。是后司徒邢穆,坐与阜陵王延交通知逆谋自杀。四月癸未,太白犯毕。毕为边兵。后北匈奴寇边,入云中,至渔阳。使者高弘发三郡兵追讨,无所得。太仆祭肜坐不进下狱。

  十八年六月己未,彗星出张,长三尺,转在郎将,南入太微,皆属张。张,周地,为东都。太微,天子廷。彗星犯之为兵丧。其八月壬子,孝明帝崩。

  孝章建初元年,正月丁巳,太白在昴西一尺。八月庚寅,彗星出天市,长二尺所,稍行入牵牛三度,积四十日稍灭。太白在昴为边兵,彗星出天市为外军,牵牛为吴、越。是时蛮夷陈纵等及哀牢王类牢反,攻嶲唐城。永昌太守王寻走奔楪榆,安夷长宋延为羌所杀。以武威太守傅育领护羌校尉,马防行车骑将军,征西羌。又阜陵王延与子男鲂谋反,大逆无道,得不诛。废为侯。

  二年九月《古今注》曰:“甲申,金入斗魁。”甲寅,流星过紫宫中,长数丈,散为三,灭。十二月戊寅,彗星出娄三度,长八九尺,稍入紫宫中,百六日稍灭。流星过,入紫宫,皆大人忌。后四年六月癸丑,明德皇后崩。《古今注》曰:“五年二月戊辰,木、火俱在参,五月戊寅,木、水在东井。六年七月丁酉,夜有流星起轩辕,大如拳,历文昌,余气正白句曲,西如文昌,久久乃灭。”《黄帝星经》曰:“木守东井,有土功之事。一曰大水。”郗萌曰:“岁星守参,后当之。荧惑守,大人当之。”

  元和二年四月丁巳,客星晨出东方,在胃八度,长三尺,历阁道入紫宫,留四十日灭。阁道、柴宫,天子之宫也。客星犯入留久为大丧。后四年,孝章帝崩。

  孝和永元元年正月辛卯,有流星起参,长四丈,《古今注》曰:“大如拳,起参东南。”有光,色黄白。《古今注》曰:“癸亥,镇在参。又有流星大如桃,色赤,起太微东蕃。”石氏曰:“镇守参,有土功事。”二月,流星起天棓,东北行三丈所灭,色青白。壬申,夜有流星起太微东蕃,长三丈。三月《古今注》曰:“戊子,土在参。”丙辰,流星起天津。《古今注》曰:“星大如桃,起天津,东至斗,黄白频有光。”壬戌,有流星起天将军,东北行。《古今注》曰:“色黄,无光。”参为边兵,天棓为兵,太微天廷,天津为水,天将军为兵,流星起之皆为兵。其六月,汉遣车骑将军窦宪、执金吾耿秉,与度辽将军邓鸿出朔方,并进兵临私渠北鞮海,斩虏首万余级,获生口牛马羊百万头。日逐王等八十一部降,凡三十余万人。追单于至西海。是岁七月,又雨水漂人民,是其应。《古今注》曰:“十一月壬申,镇星在东井。”石氏曰:“天下水,其大出,流杀人。”

  二年正月乙卯,金、木俱在奎,丙寅,水又在奎。巫咸曰:“辰守奎,多水火灾,亦为旱。”《古今注》曰:“土在东井。”奎主武库兵,三星会又为兵丧。辛未,水、金、木在娄,亦为兵,又为匿谋。郗萌曰:“辰守娄,有兵兵罢,无兵兵起。”巫咸、石氏云:“多火灾。”《古今注》曰:“丙寅,水在奎,土在东井,金在娄,木、火在昴。”二月丁酉,有流星大如桃,起紫宫东蕃,西北行五丈稍灭。《古今注》曰:“三月甲子,火在亢南端门第一星南。乙亥,金在东井。”四月丙辰,有流星大如瓜,起文昌东北,西南行至少微西灭。有顷音如雷声,已而金在轩辕大星东北二尺所。《古今注》曰:“丁丑,火在氐东南星东南。”八月丁未,有流星如鸡子,起太微西,东南行四丈所消。十月癸未,有流星大如桃,起天津,西行六丈所消。十一月辛酉,有流星大如拳,起紫宫,西行到胃消。

  三年九月丁卯,有流星大如鸡子,起紫宫,西南至北斗柄闲消。《星紫宫占》曰:“有流星出紫宫,天子使也。色赤言兵,色白言丧,色黄言吉,色青言忧,色黑言水。出皆以所之野命东、西、南、北。”紫宫天子宫,文昌、少微为贵臣,天津为水,北斗主杀。流星起,历紫宫、文昌、少微、天津,文昌为天子使,出有兵诛也。窦宪为大将军,宪弟笃、景等皆卿、校尉,宪女弟婿郭举为侍中、射声校尉,与卫尉邓叠母元俱出入宫中,谋为不轨。至四年六月丙辰发觉,和帝幸北宫,诏执金吾、五校勒兵屯南、北宫,闭城门,捕举。举父长乐少府璜及叠,叠弟步兵校尉磊,母元,皆下狱诛。宪弟笃、景等皆自杀。金犯轩辕,女主失势。窦氏被诛,太后失势。

  五年《古今注》曰:“正月甲戌,月乘岁星。”四月癸巳,太白、荧惑、辰星俱在东井。巫咸曰:“太白守井,五谷不成。”《黄帝经》曰:“五星及客星守井,皆为水。”石氏曰:“为旱。”又曰:“太白入东井,留一日以上乃占,大臣当之,期三月,若一年,远五年。”《古今注》曰:“木在舆鬼。”七月壬午,岁星犯轩辕大星。九月,金在南斗魁中。为水。石氏曰:“为旱。”火犯房北第一星。东井,秦地,为法。三星合,内外有兵,又为法令及水。金入斗口中,为大将将死。火犯房北第一星,为将相。其六年正月,司徒丁鸿薨。《古今注》曰:“六年六月丁亥,金在东井。闰月己丑,流星大如桃,起参北,西至参肩南,稍有光。”七月水,大漂杀人民,伤五谷。许侯马光有罪自杀。九月,行车骑将军事邓鸿、越骑校尉冯柱发左右羽林、北军五校士及八郡迹射、乌桓、鲜卑,合四万骑,与度辽将军朱征、护乌桓校尉任尚、中郎将杜崇征叛胡。十二月,车骑将军鸿坐追虏失利,下狱死;度辽将军征、中郎将崇皆抵罪。

  七年正月丁未,有流星起天津,入紫宫中灭。色青黄,有光。二月癸酉,金、火俱在参。《巫咸占》曰:“荧惑守参,多火灾。”《海中占》曰:“为旱。太白守参,国有反臣。”郗萌曰“有攻战伐国”也。戊寅,金、火俱在东井。郗萌曰:“荧惑守井,百川皆满。太白又从舍,盖二十日流国。”又曰:“杂籴贵。又将相死。”八月甲寅,水、土、金俱在轸。《春秋纬》曰:“五星有入轸者,皆为兵大起。”《巫咸占》曰:“五星入轸者,司其出日而数之,期二十日皆为兵发。司始入处之率一日期,十日军罢。”《石氏星经》曰:“辰星守轸,岁水。”郗萌曰:“镇星出入留舍轸六十日不下,必有大丧。”《春秋纬》曰:“太白入轸,兵大起。”郗萌曰:“太白守轸,必有死王。”十一月甲戌,金、火俱在心。《雒书》曰:“太白守心,后九年大饥。”十二月己卯,有流星起文昌,入紫宫消。丙辰,火、金、水俱在斗。流星入紫宫,金、火在心,皆为大丧。三星合轸为白衣之会,金、火俱在参、东井,皆为外兵,有死将。三星俱在斗,有戮将,若有死相。八年四月乐成王党,七月乐成王宗皆薨。将兵长史吴棽坐事征下狱诛。《古今注》曰:“八年九月辛丑,夜有流星,大如拳,起娄。”十月,北海王威自杀。十二月,陈王羡薨。其九年闰月,皇太后窦氏崩。辽东鲜卑反,太守祭参不追虏,征下狱诛。九月,司徒刘方坐事免官,自杀。陇西羌反,遣执金吾刘尚行征西将军事,越骑校尉节乡侯赵世发北军五校、黎阳、雍营及边胡兵三万骑,征西羌。

  十一年五月丙午,流星大如瓜,起氐,西南行,稍有光,白色。《古今注》曰:“六月庚辰,月入毕中。”占曰:“流星白,为有使客,大为大使,小亦小使。疾期疾,迟亦迟。大如瓜为近小,行稍有光为迟也。又正王日,边方有受王命者也。”明年二月,蜀郡旄牛徼外夷白狼楼薄种王唐缯等率种人口十七万归义内属,赐金印紫绶钱帛。

  十二年十一月癸酉,夜有苍白气,长三丈,起天园,东北指军市,见积十日。占曰:“兵起,十日期岁。”明年十一月,辽东鲜卑二千余骑寇右北平。

  十三年《古今注》曰:“正月辛未,水乘舆鬼。十二月癸巳,犯轩辕大星。”十一月乙丑,轩辕第四星闲有小客星,色青黄。轩辕为后宫,星出之,为失势。其十四年六月辛卯,阴皇后废。《古今注》曰:“十四年正月乙卯,月犯轩辕,在太微中。二月十日丁酉,水入太微西门。十一月丁丑,有流星大如拳,起北斗魁中,北至阁道,稍有光,色赤黄,须臾西北有雷声。”

  十六年四月丁未,紫宫中生白气如粉絮。戊午,客星出紫宫西行至昂,五月壬申灭。七月庚午,水在舆鬼中。黄帝占》曰:“辰星犯鬼,大臣诛,国有忧。”郗萌曰:“多蝗虫。”十月辛亥,流星起钩陈,北行三丈,有光,色黄。白气生紫宫中为丧。客星从紫宫西行至昴为赵。舆鬼为死丧。钩陈为皇后,流星出之为中使。后一年,元兴元年十二,和帝崩,殇帝即位一年又崩,无嗣,邓太后遣使者迎清河孝王子即位,是为孝安皇帝,是其应也。清河,赵地也。

  元兴元年二月庚辰,有流星起角、亢五丈所。四月辛亥,有流星起斗,东北行到须女。七月己巳,有流星起天市五丈所,光色赤。闰月辛亥,水、金俱在氐。巫咸曰:“辰星守氐,多水灾。”《海中占》曰:“天下大旱,所在不收。”《荆州星占》曰:“太白守氐,国君大哭。”流星起斗,东北行至须女。须女,燕地。天市为外军。水、金会为兵诛。其年,辽东貊人反,钞六县,发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乌桓讨之。

  孝殇帝延平元年正月丁酉,金、火在娄。金、火合为烁,为大人忧。《古今注》曰:“七月甲申,月在南斗中。”是岁八月辛亥,孝殇帝崩。

  孝安永初元年五月戊寅,荧惑逆行守心前星。《韩杨占》曰:“多火灾。一曰地震。”检其年十八郡地震,明年汉阳火。八月戊申,客星在东井、弧星西南。心为天子明堂,荧惑逆行守之,为反臣。《雒书》曰:“荧惑守心,逆臣起。”《黄帝占》曰:“逆行守心二十日,大臣乱。”客星在东井,为大水。《荆州经》曰:“客星干犯东井,则大臣诛。”是时,安帝未临朝,邓太后摄政,邓骘为车骑将军,弟弘、悝、阊皆以校尉封侯,秉国势。司空周章意不平,与王尊、叔元茂等谋,欲闭宫门,捕将军兄弟,诛常侍郑众、蔡伦,劫刺尚书,废皇太后,封皇帝为远国王。事觉,章自杀。东井、弧皆秦地。是时羌反,断陇道,汉遣骘将左右羽林、北军五校及诸郡兵征之。是岁郡国四十一县三百一十五雨水。四渎溢,伤秋稼,坏城郭,杀人民,是其应也。

  二年正月戊子,太白昼见。《古今注》曰:“四月乙亥,月入南斗魁中。八月己亥,荧惑出入太微端门。”

  三年正月庚戌,月犯心后星。《河图》曰:“乱臣在旁。”己亥,太白入斗中。《古今注》曰:“三月壬寅,荧惑入舆鬼中。五月丙寅,太白入毕中。”《石氏经》曰;“太白守毕,国多任刑也。”十二月,彗星起天菀南,东北指,长六七尺,色苍白。太白昼见,为强臣。《前志》曰:“太白昼见,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是时邓氏方盛,月犯心后星,不利子。心为宋。五月丁酉,沛王正薨。太白入斗中,为贵相凶。臣昭案:杨厚对曰“以为诸王子多在京师,容有非常,宜亟发遣还本国”,太后从之,星寻灭不见。以斯而言,太白入之,灾在贵相。天菀为外军,彗星出其南为外兵。是后使羌、氐讨贼李贵,又使乌桓击鲜卑,又使中郎将任尚、护羌校尉马贤击羌,皆降。

  四年《古今注》曰:“二月丙寅,月犯轩辕大星。”六月甲子,客星大如李,苍白,芒气长二尺,西南指上阶星。癸酉,太白入舆鬼。指上阶,为三公。后太尉张禹、司空张敏皆免官。太白入舆鬼,为将凶。后中郎将任尚坐赃千万,槛车征,弃市。《韩扬占》曰:“太白入舆鬼,乱臣在内。”臣昭以占为明堂,岂任尚所能感也。

  五年六月辛丑,太白昼见,经天。《春秋汉含孳》曰:“阳弱,辰逆,太白经天。”注云:“阳弱,君柔不堪。”《钩命决》曰:“天失仁,太白经天。”元初元年三月癸酉,荧惑入舆鬼。二年九月辛酉,荧惑入舆鬼中。三年三月,荧惑入舆鬼中。五月丙寅,太白入毕口。《黄帝占》曰:“火攻,近期十五日,远期四十日。”又曰:“大臣当之,乱国易主。”七月甲寅,岁星入舆鬼。闰月己未,太白犯太微左执法。十一月甲午,客星见西方,己亥在虚、危,南至胃、昴。郗萌曰:“客星入虚,大人当之。”又曰:“客星守危,强臣执国命,在后族。又且大风,有危败。”《黄帝星经》曰:“客星入守若出危,大饥,民食贵。”四年正月丙戌,岁星留舆鬼中。《石氏经》曰:“岁星入留舆鬼五十日不下,民有大丧;百日不下,民半死。”《黄帝经》曰:“守鬼十日,金钱散诸侯。”郗萌曰:“五谷多伤,民以饥死者无数。”乙未,太白昼见丙上。四月壬戌,太白入舆鬼中。《石氏占》:“太白入鬼,一曰病在女主,一曰将戮死。”己巳,辰星入舆鬼中。郗萌曰:“以罪诛大臣。一曰后疾。一曰大人忧。”五月己卯,辰星犯岁星。六月丙申,荧惑入舆鬼中,戊戌,犯舆鬼大星。九月辛巳,太白入南斗口中。《黄帝经》曰:“大人当之,国易政。”五年三月丙申,镇星犯东井钺星。五月庚午,辰星犯舆鬼质星。丙戌,太白犯钺星。六年四月癸丑,太白入舆鬼。郗萌曰:“太白守舆鬼,疾在女主。”六月丙戌,荧惑在舆鬼中。《黄帝经》曰:“荧惑犯守鬼,国有大丧,有女丧,大将有死者。”《荆州星占》曰:“荧惑犯鬼,忠臣戮死,不出一年中。”丁卯,镇星在舆鬼中。《黄帝经》曰:“镇入鬼中,大臣诛。”《海中》、石氏曰:“大人忧。”辛巳,太白犯左执法。自永初五年到永宁,十年之中,太白一昼见经天,再入舆鬼,一守毕,再犯左执法,入南斗,犯钺星。荧惑五入舆鬼。镇星一犯东井钺星,一入舆鬼。岁星、辰星再入舆鬼。凡五星入舆鬼中,皆为死丧。荧惑、太白甚犯钺、质星为诛戮。斗为贵将。执法为近臣。客星在虚、危为丧,为哭泣。《星占》曰:“不一年,远期二年。”昴、毕为边兵,又为狱事。至建光元年三月癸巳,邓太后崩;五月庚辰,太后兄车骑将军骘等七侯皆免官,自杀,是其应也。

  延光《古今注》曰:“元年四月丙午,太白昼见。”二年八月己亥,荧惑出太微端门。三年二月辛未,太白犯昴。《石氏星占》:“太白守昴,兵从门阙入,主人走。”郗萌曰:“不有亡国,必有谋主。”又云:“入昴,大赦。”五月癸丑,太白入毕。郗萌曰:“太白入毕口,马驰人走。”又曰:“有中丧。”九月壬寅,镇星犯左执法。四年,太白入舆鬼中。《古今注》曰:“四月甲辰入。”六月壬辰,太白出太微。九月甲子,太白入斗口中。十一月,客星见天市。荧惑出太微,为乱臣。太白犯昴、毕,为边兵,一曰大人当之。镇星犯左执法,有诛臣。太白入舆鬼中,为大丧。太白出太微,为中宫有兵;入斗口,为贵将相有诛者。客星见天市中,为贵丧。是时大将军耿宝、中常侍江京、樊丰、小黄门刘安与阿母王圣、圣子女永等并构谮太子保,并恶太子乳母男、厨监邴吉。三年九月丁酉,废太子为济阴王,以北乡侯懿代。杀男、吉,徙其父母妻子日南。四年三月丁卯,安帝巡狩,从南阳还,道寝疾,至叶崩,阎后与兄卫尉显、中常侍江京等共隐匿,不令群臣知上崩,遣司徒刘喜等分诣郊庙,告天请命,载入北宫。庚午夕发丧,尊阎氏为太后。北乡侯懿病薨,京等又不欲立保,白太后,更征诸王子择所立。中黄门孙程、王国、王康等十九人,共合谋诛显、京等,立保为天子,是为孝顺皇帝。皆奸人强臣狂乱王室,其于死亡诛戮,兵起宫中,是其应。《古今注》曰:“永建元年二月甲午,客星入太微。五月甲子,月入斗。”《李氏家书》曰:“时天有变气,李郃上书谏曰:‘臣闻天不言,县象以示吉凶,挺灾变异以为谴诫。昔齐桓公遭虹贯牛、斗之变,纳管仲之谋,令齐去妇,无近妃宫。桓公听用,齐以大安。赵有尹史,见月生齿,龁毕大星,占有兵变。赵君曰:“天下共一毕,知为何国也?”下史于狱。其后公子牙谋弑君,血书端门,如史所言。乃月十三日,有客星气象彗孛,历天市、梗河、招摇、枪、棓,十六日入紫宫,迫北辰,十七日复过文昌、泰陵,至天船、积水闲,稍微不见。客星一占曰:“鲁星历天市者为谷贵,梗河三星备非常,泰陵八星为凶丧,紫宫、北辰为至尊。”如占,恐宫庐之内有兵丧之变,千里之外有非常暴逆之忧。鲁星不得过历尊宿,行度从疾,应非一端,恐复有如王阿母母子贱妾之欲居帝旁耗乱政事者。诚令有之,宜当抑远,饶足以财。王者权柄及爵禄,人天所重慎,诚非阿妾所宜干豫,天故挺变,明以示人。如不承慎,祸至变成,悔之靡及也。’”

  孝顺永建二年二月癸未,太白昼见三十九日。《古今注》曰:“丁巳,月犯心,七月丁酉,犯昴。”闰月乙酉,太白昼见东南维四十一日。八月乙巳,荧惑入舆鬼。太白昼见,为强臣。荧惑为凶。舆鬼为死丧。质星为诛戮。是时中常侍高梵、张防、将作大匠翟酺、尚书令高堂芝、仆射张敦、尚书尹就、郎姜述、杨凤等,及兖州刺史鲍就、使匈奴中郎将张国、金城太守张笃、敦煌太守张朗,相与交通,漏泄,就、述弃市,梵、防、酺、芝、敦、凤、就、国皆抵罪。又定远侯班始尚阴城公主坚得,斗争杀坚得,坐要斩马市,同产皆弃市。《古今注》曰:“其年九月戊寅,有白气,广三尺,长十余丈,从北落师门南至斗。三年二月癸未,月犯心后星。六月甲子,太白昼见。四年二月癸丑,月犯心后星。五年闰月庚子,太白昼见。六年,彗星出于斗、牵牛,灭于虚、危。虚、危为齐,牵牛吴、越,故海贼浮于会稽,山贼捷于济南。五年夏,荧惑守氐,诸侯有斩者,是冬班始{要月}斩马市。”

  六年四月,荧惑入太微中,犯左、右执法西北方六寸所。十月乙卯,太白昼见。十二月壬申,客星芒气长二尺余,西南指,色苍白,在牵牛六度。客星芒气白为兵。牵牛为吴、越。后一年,会稽海贼曾于等千余人烧句章,杀长吏,又杀鄞、鄮长,取官兵,拘杀吏民,攻东部都尉;扬州六郡逆贼章何等称将军,犯四十九县,大攻略吏民。

  阳嘉元年闰月戊子,臣昭案:郎顗表云“十七日己丑”。客星气白,广二尺,长五丈,起天菀西南。主马牛,为外军,色白为兵。是时,敦煌太守徐白使疏勒王盘等兵二万人入于窴界,虏掠斩首三百余级。乌桓校尉耿哗使乌桓亲汉都尉戎末瘣等出塞,钞鲜卑,斩首,获生口财物;鲜卑怨恨,钞辽东、代郡,杀伤吏民。是后,西戎、北狄为寇害,以马牛起兵,马牛亦死伤于兵中,至十余年乃息。臣昭案:《郎顗传》,阳嘉元年,太白与岁星合于房、心。二年,荧惑失度,盈缩往来,涉历舆鬼,环绕轩辕。《古今注》曰:“二年四月壬寅,太白昼见,五月癸巳,又昼见,十一月辛未,又昼见。十二月壬寅,月犯太白。三年十二月辛未,太白昼见。四月乙卯,太白、荧惑入舆鬼。永和元年正月丁卯,太白犯牵牛大星。”

  永和二年五月戊申,太白昼见。八月庚子,荧惑犯南斗。斗为吴。《黄帝经》曰:“不期年,国有乱,有忧。”《海中占》:“为多火灾。一曰旱。”《古今注》曰:“九月壬午,月入毕口中。”明年五月,吴郡太守行丞事羊珍与越兵弟叶、吏民吴铜等二百余人起兵反,杀吏民,烧官亭民舍,攻太守府。太守王衡距守,吏兵格杀珍等。又九江贼蔡伯流等数百人攻广陵、九江,烧城郭,杀江都长。

  三年二月辛巳,太白昼见,戊子,在荧惑西南,光芒相犯。辛丑,有流星大如斗,从西北东行,长八九尺,色赤黄,有声隆隆如雷。三月壬子,太白昼见。六月丙午,太白昼见。八月《古今注》曰:“己酉,荧惑入太微。”乙卯,太白昼见。闰月甲寅,辰星入舆鬼。己酉,荧惑入太微。乙卯,太白昼见。《古今注》曰:“十二月丁卯,月犯轩辕大星。”太白者,将军之官,又为西州。昼见,阴盛,与君争明。荧惑与太白相犯,为兵丧。流星为使,声隆隆,怒之象也。辰星入舆鬼,为大臣有死者。荧惑入太微,乱臣在廷中。是时,大将军梁商父子秉势,故太白常昼见也。其四年正月,祀南郊,夕牲,中常侍张逵、蘧政、杨定、内者令石光、尚方令傅福等与中常侍曹腾、孟贲争权,白帝言腾、贲与商谋反,矫诏命收腾、贲,贲自解说,顺帝寤,解腾、贲缚。逵等自知事不从,各奔走,或自刺,解貂蝉投草中逃亡,皆得免。其六年,征西将军马贤击西羌于北地射姑山下,父子为羌所没杀,是其应也。

  四年七月壬午,荧惑入南斗犯第三星。五年四月戊午,太白昼见。八月己酉,荧惑入太微。斗为贵相,为扬州,荧惑犯入之为兵丧。其六年,大将军商薨。九江、丹阳贼周生、马勉等起兵攻没郡县。梁氏又专权于天廷中。

  六年二月丁巳,彗星见东方,长六七尺,色青白,西南指营室及坟墓星。《郗萌占》曰:“彗星出而中营室,天下乱,易政,以五色占之吉凶。”丁丑,彗星在奎一度,长六尺,癸未昏见,《河图》曰:“彗星出贯奎,库兵悉出,祸在强侯、外夷,胡应逆首谋也。”西北历昴、毕,甲申,在东井,遂历舆鬼、柳、七星、张,光炎及三台,至轩辕中灭。《古今注》曰:“五月庚寅,太白昼见。十一月甲午,太白昼见。”营室者,天子常宫。坟墓主死。彗星起而在营室、坟墓,不出五年,天下有大丧。后四年,孝顺帝崩。昴为边兵,又为赵。羌周马父子后遂为寇。又刘文劫清河相射皓,欲立王蒜为天子,皓不听,杀皓,王闭门距文,官兵捕诛文,蒜以恶人所劫,废为尉氏侯,又徙为犍阳都乡侯,薨,国绝。历东井、舆鬼为秦,皆羌所攻钞。炎及三台,为三公。是时,太尉杜乔及故太尉李固为梁翼所陷入,坐文书死。及至注、张为周,灭于轩辕中为后宫。其后懿献后以忧死,梁氏被诛,是其应也。

  汉安《古今注》曰:“元年二月壬午,岁星在太微中。八月癸丑,月犯南斗,入魁中。”二年,正月己亥,太白昼见。五月丁亥,辰星犯舆鬼。《古今注》曰:“丙辰,月入斗中。”六月乙丑,荧惑光芒犯镇星。七月甲申,太白昼见。辰星犯舆鬼为大丧。荧惑犯镇星为大人忌。明年八月,孝顺帝崩,孝冲《古今注》曰:“建康元年九月己亥,太白昼见。”《韩扬占》曰:“天下有丧。一曰有白衣之会。”明年正月又崩。

  孝质本初元年,《古今注》曰:“二月丁丑,月入南斗。”三月癸丑,荧惑入舆鬼,四月辛巳,太白入舆鬼,皆为大丧。五月庚戌,太白犯荧惑,为逆谋。闰月一日,孝质帝为梁冀所鸩,崩。

《后汉书 李贤注》 相关内容:

《后汉书 李贤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