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志第三 律历下

志第三 律历下

  历法

  昔者圣人之作历也,观琁玑之运,三光之行,道之发敛,景之长短,斗纲所建,青龙所躔,参伍以变,错综其数,而制术焉。

  天之动也,一昼一夜而运过周,星从天而西,日违天而东。日之所行与运周,在天成度,在历成日。居以列宿,终于四七,受以甲乙,终于六旬。日月相推,日舒月速,当其同所,谓之合朔。舒先速后,近一远三,谓之弦。相与为衡,分天之中,谓之望。以速及舒,光尽体伏,谓之晦。晦朔合离,斗建移辰,谓之月。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冬夏之闲,则有春有秋。是故日行北陆谓之冬,西陆谓之春,南陆谓之夏,东陆谓之秋。日道发南,去极弥远,其景弥长,远长乃极,冬乃至焉。日道敛北,去极弥近,其景弥短,近短乃极,夏乃至焉。二至之中,道齐景正,春秋分焉。

  日周于天,一寒一暑,四时备成,万物毕改,摄提迁次,青龙移辰,谓之岁。岁首至也,月首朔也。至朔同日谓之章,同在日首谓之蔀,蔀终六旬谓之纪,岁朔又复谓之元。是故日以实之,月以闰之,时以分之,岁以周之,章以明之,蔀以部之,纪以记之,元以原之。然后虽有变化万殊,赢朒无方,莫不结系于此而禀正焉。

  极建其中,道营于外,琁衡追日,以察发敛,光道生焉。孔壶为漏,浮箭为刻,下漏数刻,以考中星,昏明生焉。日有光道,月有九行,九行出入而交生焉。朔会望衡,邻于所交,亏薄生焉。月有晦朔,星有合见,月有弦望,星有留逆,其归一也,步术生焉。金、水承阳,先后日下,速则先日,迟而后留,留而后逆,逆与日违,违而后速,速与日竞,竞又先日,迟速顺逆,晨夕生焉。日、月、五纬各有终原,而七元生焉。见伏有日,留行有度,而率数生焉。参差齐之,多少均之,会终生焉。引而伸之,触而长之,探赜索隐,钩深致远,无幽辟潜伏,而不以其精者然。故阴阳有分,寒暑有节,天地贞观,日月贞明。

  若夫祐术开业,淳耀天光,重黎其上也。颛顼曰重黎。承圣帝之命若昊天,典历象三辰,以授民事,立闰定时,以成岁功,羲和其隆也。唐、虞、夏、商曰羲和。取象金火,革命创制,治历明时,应天顺民,汤、武其盛也。《月令章句》曰:“帝舜叶时月正日,汤、武革命,治历明时。言承平者叶之,承乱者革之。”及王德之衰也,无道之君乱之于上,顽愚之史失之于下。夏后之时,羲和淫湎,废时乱日,胤乃征之。纣作淫虐,丧其甲子,武王诛之。夫能贞而明之者,其兴也勃焉;回而败之者,其亡也忽焉。巍巍乎若道天地之纲纪,帝王之壮事,是以圣人宝焉,君子勤之。

  夫历有圣人之德六焉:以本气者尚其体,以综数者尚其文,以考类者尚其象,以作事者尚其时,以占往者尚其源,以知来者尚其流。大业载之,吉凶生焉,是以君子将有兴焉,咨焉而以从事,受命而莫之违也。若夫用天因地,揆时施教,颁诸明堂,以为民极者,莫大乎月令。帝王之大司备矣,天下之能事毕矣。过此而往,群忌苟禁,君子未之或知也。

  斗之二十一度,去极至远也,日在焉而冬至,群物于是乎生。故律首黄钟,历始冬至,月先建子,时平夜半。当汉高皇帝受命四十有五岁,阳在上章,阴在执徐,冬十有一月甲子夜半朔旦冬至,日月闰积之数皆自此始,立元正朔,谓之《汉历》。又上两元,而月食五星之元,并发端焉。

  历数之生也,乃立仪、表,以校日景。景长则日远,天度之端也。日发其端,周而为岁,然其景不复,四周千四百六十一日,而景复初,是则日行之终。以周除日,得三百六十五四分度之一,为岁之日数。日日行一度,亦为天度。察日月俱发度端,即是起舍合朔。日行十九周,月行二百五十四周,复会于端,是则月行之终也。以日周除月周,得一岁周天之数。以日一周减之,余十二十九分之七,则月行过周及日行之数也,为一岁之月。以除一岁日,为一月之数。月之余分积满其法,得一月,月成则其岁大。月四时推移,故置十二中以定月位。有朔而无中者为闰月。中之始曰节,与中为二十四气。以除一岁日,为一气之日数也。其分积而成日为没,并岁气之分,如法为一岁没。没分于终中,中终于冬至,冬至之分积如其法得一日,四岁而终。月分成闰,闰七而尽,其岁十九,名之曰章。章首分尽,四之俱终,名之曰蔀。以一岁日乘之,为蔀之日数也。以甲子命之,二十而复其初,是以二十蔀为纪。纪岁青龙未终,三终岁后复青龙为元。

  元法,四千五百六十。《乐叶图征》曰:“天元以甲子朔旦冬至,日月起于牵牛之初,右行二十八宿,以考王者终始。或尽一,其历数或不能尽一,以四千五百六十为纪,甲寅穷。”宋均曰:“纪即元也。四千五百六十者,五行相代,一终之大数也。王者即位,或遇其统,或不尽其数,故一元以四千五百六十为甲寅之终也。王者起,必易元,故不复沿前而终言之也。”韩子曰:“四千五百六十岁为一元,元中有厄,故圣人有九岁之畜以备之也。”

  纪法,千五百二十。《月令章句》曰:“纪,还复故历。”

  纪月,万八千八百。

  蔀法,七十六。《月令章句》曰:“七十六岁为蔀首。”

  蔀月,九百四十。

  章法,十九。

  章月,二百三十五。《月令章句》曰:“十九岁七闰月为一章。”

  周天,千四百六十一。

  日法,四。

  蔀日,二万七千七百五十九。

  没数,二十一。

  通法,四百八十七。

  没法,七,因为章闰。

  日余,百六十八。

  中法,三十二。

  大周,三十四万三千三百三十五。

  月周千一十六。

  月食数之生也,乃记月食之既者。率二十三食而复既,其月百三十五,率之相除,得五月二十三之二十而一食。以除一岁之月,得岁有再食五百一十三分之五十五也。分终其法,因以与蔀相约,得四与二十七,互之,会二千五十二,二十而与元会。

  元会,四万一千四十。

  蔀会,二千五十二。

  岁数,五百一十三。

  食数,千八十一。

  月数,百三十五。

  食法,二十三。

  推入蔀术曰:以元法除去上元,其余以纪法除之,所得数从天纪,算外则所入纪也。不满纪法者,入纪年数也。以蔀法除之,所得数从甲子蔀起,算外,所入纪岁名命之,算上,即所求年太岁所在。

  推月食所入蔀会年,以元会除去上元,其余以蔀会除之,所得以二十七乘之,满六十除去之,余以二十除所得数,从天纪,算外,所入纪,不满二十者,数从甲子蔀起,算外,所入蔀会也。其初不满蔀会者,入蔀会年数也,各以所入纪岁名命之,算上,即所求年太岁所在。

  ——————————————————

  天纪岁名│地纪岁名│人纪岁名│ 蔀  首

  ——————————————————

  庚辰  │ 庚子  │ 庚申  │ 甲子一

  丙申  │ 丙辰  │ 丙子  │ 癸卯二

  壬子  │ 壬申  │ 壬辰  │ 壬午三

  戊辰  │ 戊子  │ 戊申  │ 辛酉四

  甲申  │ 甲辰  │ 甲子  │ 庚子五

  庚子  │ 庚申  │ 庚辰  │ 己卯六

  丙辰  │ 丙子  │ 丙申  │ 戊午七

  壬申  │ 壬辰  │ 壬子  │ 丁酉八

  戊子  │ 戊申  │ 戊辰  │ 丙子九

  甲辰  │ 甲子  │ 甲申  │ 乙卯十

  庚申  │ 庚辰  │ 庚子  │ 甲午十一

  丙子  │ 丙申  │ 丙辰  │ 癸酉十二

  壬辰  │ 壬子  │ 壬申  │ 壬子十三

  戊申  │ 戊辰  │ 戊子  │ 辛卯十四

  甲子  │ 甲申  │ 甲辰  │ 庚午十五

  庚辰  │ 庚子  │ 庚申  │ 己酉十六

  丙申  │ 丙辰  │ 丙子  │ 戊子十七

  壬子  │ 壬申  │ 壬辰  │ 丁卯十八

  戊辰  │ 戊子  │ 戊申  │ 丙午十九

  甲申  │ 甲辰  │ 甲子  │ 乙酉二十

  ——————————————————

  推天正术,置入蔀年减一,以章月乘之,满章法得一,名为积月,不满为闰余,十二以上,其岁有闰。

  推天正朔日,置入蔀积月,以蔀日乘之,满蔀月得一,名为积日,不满为小余,积日以六十除去之,其余为大余,以所入蔀名命之,算尽之外,则前年天正十一月朔日也。小余四百四十一以上,其月大。求后月朔,加大余二十九,小余四百九十九,小余满蔀月得一,上加大余,命之如前。

  一术,以大周乘年,周天乘闰余减之,余满蔀月,则天正朔日也。

  推二十四气术曰:置入蔀年减一,以日余乘之,满中法得一,名曰大余,不满为小余,大余满六十除去之,其余以蔀名命之,算尽之外,则前年冬至之日也。

  求次气,加大余十五,小余七,除命之如前,小寒日也。

  推闰月所在,以闰余减章法,余以十二乘之,满章闰数得一,满四以上亦得一算之数,从前年十一月起,算尽之外,闰月也。或进退,以中气定之。

  推弦、望日,因其月朔大小余之数,皆加大余七,小余三百五十九四分三,小余满蔀月得一,加大余,大余命如法,得上弦。又加得望,次下弦,又后月朔。其弦、望小余二百六十以下,每以百刻乘之,满蔀月得一刻,不满其所近节气夜漏之半者,以算上为日。

  推没灭术,置入蔀年减一,以没数乘之,满日法得一,名为积没,不尽为没余。以通法乘积没,满没法得一,名为大余,不尽为小余。大余满六十除去之,其余以蔀名命之,算尽之外,前年冬至前没日也。求后没,加大余六十九,小余四,小余满没法,从大余,命之如前,无分为灭。

  一术,以十五乘冬至小余,以减通法,余满没法得一,则天正后没也。

  推合朔所在度,置入蔀积日以蔀月乘之,满大周除去之,其余满蔀月得一,名为积度,不尽为余分。积度加斗二十一度,加二百三十五分,以宿次除之,不满宿,则日月合朔所在星度也。求后合朔,加度二十九,加分四百九十九,分满蔀月得一度,经斗除二百三十五分。

  一术,以闰余乘周天,以减大周余,满蔀月得一,合以斗二十一度四分一,则天正合朔日月所在度。

  推日所在度,置入蔀积日之数,以蔀法乘之,满蔀日除去之,其余满蔀法得一,为积度,不尽为余分。积度加斗二十一度,加十九分,以宿次除去之,则夜半日所在宿度也。

  求次日,加一度。求次月,大加三十度,小加二十九度,经斗除十九分。

  一术,以朔小余减合朔度分,即日夜半所在。其分二百三十五约之,十九乘之。

  推月所在度,置入蔀积日之数,以月周乘之,满蔀日除去之,其余满蔀法得一,为积度,不尽为余分。积度加斗二十一十九分,除如上法,则所求之日夜半月所在宿度也。

  求次日,加十三度二十八分。求次月,大加三十五度六十一分,月小二十二度三十三分,分满法得一度,经斗除十九分。其冬下旬月在张、心署之,谓昼漏分后尽漏尽也。

  一术,以蔀法除朔小余,所得以减日半度也。余以减分,即月夜半所在度也。

  推日明所入度分术曰:置其月节气夜漏之数,以蔀法乘之,二百除之,得一分,即夜半到明所行分也。以增夜半日所在度分,为明所在度分也。

  求昏日所入度,以夜半到明日所行分减蔀法,其余即夜半到昏所行分也。以加夜半所在度分,为昏日所在度也。

  推月明所入度分术曰:置其节气夜漏之数,以月周乘之,以二百除之,为积分。积分满蔀法得一,以增夜半度,即月明所在度也。

  求昏月所入度:以明积分减月周,其余满蔀法得一度,加夜半,则昏月所在度也。

  推弦、望日所入星度术曰:置合朔度分之数,加七度三百五十九分四分三,以宿次除之,即得上弦日所入宿度分也。

  求望、下弦,加除如前法,小分满四从大分,大分满蔀月从度。

  推弦、望月所入星度术曰:置月合朔度分之数,加度九十八,加分六百五十三半,以宿次除之,即上弦月所入宿度分也。

  求望、下弦,加除如前分,满蔀月从度。

  推月食术曰:置入蔀会年数,减一,以食数乘之,满岁数得一,名曰积食,不满为食余。以月数乘积食,满食法得一,名为积月,不满为月余分。积月以章月除去之,其余为入章月数。当先除入章闰,乃以十二除去之,不满者命以十一月,算尽之外,则前年十一月前食月也。求入章闰者,置入章月,以章闰乘之,满章月得一,则入章闰数也。余分满二百二十四以上至二百三十一,为食在闰月。闰或进退,以朔日定之。求后食,加五月二十分,满法得一月数,命之如法,其分尽食算上。

  推月食朔日术曰:置食积月之数,以二十九乘之,为积日。又以四百九十九乘积月,满蔀月得一,以并积日,以六十除之,其余以所会蔀名命之,算尽之外,则前年天正前食月朔日也。

  求食日,加大余十四,小余七百一十九半,小余满蔀月为大余,大余命如前,则食日也。

  求后食朔及日,皆加大余二十七,小余六百一十五。其月余分不满二十者,又加大余二十九,小余四百九十九。其食小余者,当以漏刻课之,夜漏未尽,以算上为日。

  一术,以岁数去上元,余以为积月,以百一十二乘之,满月数去之,余满食法得一,则天正后食。

  推诸加时,以十二乘小余,先减如法之半,得一时,其余乃以法除之,所得算之数从夜半子起,算尽之外,则所加时也。

  推诸上水漏刻:以百乘其小余,满其法得一刻;不满法什之,满法得一分。积刻先减所入节气夜漏之半,其余为昼上水之数。过昼漏去之,余为夜上水数。其刻不满夜漏半者,乃减之,余为昨夜未尽,其弦望其日。

  五星数之生也,各记于日,与周天度相约而为率。以章法乘周率为月法,章月乘日率,如月法,为积月月余。以月之日乘积月,为朔大小余。乘为入月日余。以日法乘周率为日度法,以周率去日率,余以乘周天,如日度法,为积度度余也。日率相约取之,得二千九百九十万一千六百二十一亿五十八万二千三百,而五星终,如蔀之数,与元通。

  木,周率,四千三百二十七。日率,四千七百二十五。合积月,十三。月余,四万一千六百六。月法,八万二千二百一十三。大余,二十三。小余,八百四十七。虚分,九十三。入月日,十五。日余,万四千六百四十一。日度法,万七千三百八。积度,三十三。度余,万三百一十四。

  火,周率,八百七十九。日率,千八百七十六。合积月,二十六。月余,六千六百三十四。月法,万六千七百一。大余,四十七。小余,七百五十四。虚分,一百八十六。入月日,十二。日余,千八百七十二。日度法,三千五百一十六。积度,四十九。度余,一百一十四。

  土,周率,九千九十六。日率,九千四百一十五。合积月,十二。月余,十三万八千六百三十七。月法,十七万二千八百二十四。大余,五十四。小余,三百四十八。虚分,五百九十二。入月日,二十四。日余,二千一百六十三。日度法,三万六千三百八十四。积度,十二。度余,二万九千四百五十一。

  金,周率,五千八百三十。日率,四千六百六十一。合积月,九。月余,九万八千四百五。月法,十一万七百七十。大余,二十五。小余,七百三十一。虚分,二百九。入月日,二十六。日余,二百八十一。日度法,二万三千三百二十。积度,二百九十二。度余,二百八十一。

  水,周率,万一千九百八。日率,千八百八十九。合积月,一。月余,二十一万七千六百六十三。月法,二十二万六千二百五十二。大余,二十九。小余,四百九十九。虚分,四百四十一。入月日,二十八。日余,四万四千八百五。日度法,四万七千六百三十二。积度,五十七。度余四万四千八百五。

  推五星术,置上元以来,尽所求年,以周率乘之,满日率得一,名为积合;不尽名为合余。合余以周率除之,不得焉退岁;无所得,星合其年,得一合前年,二合前二年。金、水积合奇为晨,偶为夕。其不满周率者反减之,余为度分。

  推星合月,以合积月乘积合为小积,又以月余乘积合,满其月法得一,从小积为积月,不尽为月余。积月满纪月去之,余为入纪月。每以章闰乘之,满章月得一为闰;不尽为闰余。以闰减入纪月,其余以十二去之,余为入岁月数,从天正十一月起,算外,星合所在之月也。其闰余满二百二十四以上至二百三十一星合闰月。闰或进退,以朔制之。

  推朔日,以蔀日乘入纪月,满蔀月得一为积日,不尽为小余。积日满六十去之,余为大余,命以甲子,算外,星合月朔日。

  推入月日,以蔀日乘月余,以其月法乘朔小余,从之,以四千四百六十五约之,所得满日度法得一,为入月日,不尽为日余。以朔命入月日,算外,星合日也。

  推合度,以周天乘度分,满日度法得一为积度,不尽为度余。以斗二十一四分之一命度,算外,星合所在度也。

  一术,加退岁一,以减上元,满八十除去之,余以没数乘之,满日法得一,为大余,不尽为小余。以甲子命大余,则星合岁天正冬至日也。以周率乘小余,并度余,余满日度法从度,即至后星合日数也,命以冬至。求后合月,加合积月于入岁月,加月余于月余,满其月法得一,从入岁月。入岁月满十二去之,有闰计焉,余命如前,算外,后合月也。金、水加晨得夕,加夕得晨。

  求朔日,以大小余加今所得,其月余得一月者,又加大余二十九,小余四百九十九,小饰满蔀月得一,加大余,大余命如前。

  求入月日,以入月日日余加今所得,余满日度法得一,从日。其前合月朔小余满其虚分者,空加一日。日满月先去二十九,其后合月朔小余不满四百九十九,又减一日,其余命如前。

  求合度,以积度度余加今所得,余满日度法得一从度,命如前,经斗除如周率矣。

  木,晨伏,十六日七千三百二十分半,行二度万三千八百一十一分,在日后十三度有奇,而见东方。见顺,日行五十八分度之十一,五十八日行十一度,微迟,日行九分,五十八日行九度。留不行,二十五日。旋逆,日行七分度之一,八十四日退十二度。复留,二十五日。复顺,五十八日行九度,又五十八日行十一度,在日前十三度有奇,而夕伏西方。除伏逆,一见三百六十六日,行二十八度。伏复十六日七千三百二十分半,行二度万三千八百一十一分,而与日合。凡一终,三百九十八日有万四千六百四十一分,行星三十三度与万三百一十四分,通率日行四千七百二十五分之三百九十八。

  火,晨伏,七十一日二千六百九十四分,行五十五度二千二百五十四分半,在日后十六度有奇,而见东方。见顺,日行二十三分度之十四,百八十四日行百一十二度。微迟,日行十二分,九十二日行四十八度。留不行,十一日。旋逆,日行六十二分度之十七,六十二日退十七度。复留,十一日。复顺,九十二日,行四十八度,又百八十四日行百一十二度,在日前十六度有奇,而夕伏西方。除伏逆,一见六百三十六日,行三百三度。伏复,七十一日二千六百九十四分,行五十五度二千二百五十四分半,而与日合。凡一终,七百七十九日有千八百七十二分,行星四百一十四度与九百九十三分。通率日行千八百七十六分之九百九十七。

  土,晨伏,十九日千八十一分半,行三度万四千七百二十五分半,在日后十五度有奇,而见东方。见顺,日行四十三分度之三,八十六日行六度。留不行,三十三日。旋逆,日行十七分度之一百二,日退六度。复留,三十三日。复顺,八十六日,行六度,在日前十五度有奇,而夕伏西方。除伏逆,一见三百四十日,行六度。伏复,十九日千八十一分半,行三度万四千七百二十五分半,与日合。凡一终,三百七十八日有二千一百六十三分,行星十二度与二万九千四百五十一分。通率日行九千四百一十五分之三百一十九。

  金,晨伏,五日,退四度,在日后九度,而见东方。见逆,日行五分度之三,十日,退六度。留不行,八日。旋顺,日行四十六分度之三十三,四十六日行三十三度。而疾,日行一度九十一分度之十五,九十一日行百六度。益疾,日行一度二十二分,九十一日行百一十三度,在日后九度,而晨伏东方。除伏逆,一见二百四十六日,行二百四十六度。伏四十一日二百八十一分,行五十度二百八十一分,而与日合。一合二百九十二日二百八十一分,行星如之。

  金,夕伏,四十一日二百八十一分,行五十度二百八十一分,在日前九度,而见西方。见顺,疾,日行一度九十一分度之二十二,九十一日行百一十三度。微迟,日行一度十五分,九十一日行百六度。而迟,日行四十六分度之三十三,四十六日行三十三度。留不行,八日。旋逆,日行五分度之三,十日退六度,在日前九度,而夕伏西方。除伏逆,一见二百四十六日,行二百四十六度,伏五日,退四度而复合。凡再合一终,五百八十四日有五百六十二分,行星如之。通率日行一度。

  水,晨伏,九日,退七度,在日后十六度,而见东方。见逆,一日退一度。留不得,二日。旋顺,日行九分度之八,九日行八度。而疾,日行一度四分度之一,二十日行二十五度,在日后十六度,而晨伏东方。除伏逆,一见,三十二日,行三十二度,伏十六日四万四千八百五分,行三十二度四万四千八百五分,而与日合。一合五十七日有四万四千八百五分,行星如之。

  水,夕伏,十六日四万四千八百五分,行三十二度四万四千八百五分,在日前十六度,而见西方。见顺,疾,日行一度四分度之一,二十日行二十五度。而迟,日行九分度之八,九日行八度。留不行,二日。旋逆,一日退一度,在日前十六度,而夕伏西方。除伏逆,一见三十二日,行三十二度,伏九日,退七度而复合。凡再合一终,百一十五日有四万一千九百七十八分,行星如之。通率日行一度。

  步术,以步法伏日度分,加星合日度余,命之如前,得星见日度也。行分母乘之,分如日度法而一,分不尽如半法以上,亦得一,而日加所行分,满其母得一度。逆顺母不同,以当行之母乘故分,如故母,如一也。留者承前,逆则减之,伏不书度。经斗除如行母,四分具一。其分有损益,前后相放。其以赤道命度,进加退减之。其步以黄道。

    月名

  天正十一月:冬至

  十二月:大寒

  正月:雨水

  二月:春分

  三月:谷雨

  四月:小满

  五月:夏至

  六月:大暑

  七月:处暑

  八月:秋分

  九月:霜降

  十月:小雪《月令章句》:“孟春以立春为节,惊蛰为中。中必在其月,节不必在其月。据孟春之惊蛰在十六日以后,立春在正月;惊蛰在十五日以前,立春在往年十二月。”

  斗二十六四分一退二 牛八 女十二进一 虚十进二

  危十七进二 室十六进三 壁九进一

  北方九十八度四分一

  奎十六 娄十二退一 胃十四退一 昴十一退二

  毕十六退三 觜二退三 参九退四

  西方八十度

  井三十三退三 鬼四 柳十五 星七进一

  张十八进一 翼十八进二 轸十七进一

  南方百一十二度

  角十二 亢九退一 氐十五退二 房五退三

  心五退三 尾十八退三 箕十一退三

  东方七十五度

  右赤道度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一

  斗二十四四分一 牛七 女十一 虚十

  危十六 室十八 壁十

  北方九十六度四分一

  奎十七 娄十二 胃十五 昴十二

  毕十六 觜三 参八

  西方八十三度

  井三十 鬼四 柳十四 星七

  张十七 翼十九 轸十八

  南方百九度

  角十三 亢十 氐十六 房五

  心五 尾十八 箕十

  东方七十七度

  右黄道度三百六十五四分一

  黄道去极,日景之生,据仪、表也。漏刻之生,以去极远近差乘节气之差。如远近而差一刻,以相增损。昏明之生,以天度乘昼漏,夜漏减之,二百而一,为定度。以减天度,余为明;加定度一为昏。其余四之,如法为少。二为半,三为太,不尽,三之,如法为强,余半法以上以成强。强三为少,少四为度,其强二为少弱也。又以日度余为少强,而各加焉。张衡《浑仪》曰:“赤道横带浑天之腹,去极九十一度十分之五。黄道斜带其腹,出赤道表里各二十四度。故夏至去极六十七度而强,冬至去极百一十五度亦强也。然则黄道斜截赤道者,则春分、秋分之去极也。今此春分去极九十少,秋分去极九十一少者,就夏历景去极之法以为率也。上头横行第一行者,黄道进退之数也。本当以铜仪日月度之,则可知也。以仪一岁乃竟,而中闲又有阴雨,难卒成也。是以作小浑,尽赤道黄道,乃各调赋三百六十五度四分之一,从冬至所在始起,令之相当值也。取北极及衡各针?之为轴,取薄竹篾,穿其两端,令两穿中闲与浑半等,以贯之,令察之与浑相切摩也。乃从减半起,以为百八十二度八分之五,尽衡减之半焉。又中分其篾,拗去其半,令其半之际正直,与两端减半相直,令篾半之际从冬至起,一度一移之,视篾之半际多少黄赤道几也。其所多少,则进退之数也。从北极数之,则去极之度也。各分赤道黄道为二十四气,一气相去十五度十六分之七,每一气者,黄道退一度焉。所以然者,黄道直时,去南北极近,其处地小,而横行与赤道且等,故以篾度之,于赤道多也。设一气令十六日者,皆常率四日差少半也。令一气十五日不能半耳,故使中道三日之中差少半也。三气一节,故四十六日而差今三度也。至于差三之时,而五日同率者一,其实节之闲不能四十六日也。今残日居其策,故五日同率也。其率虽同,先之皆强,后之皆弱,不可胜计。取至于三而复有进退者,黄道稍斜,于横行不得度故也。春分、秋分所以退者,黄道始起更斜矣,于横行不得度故也。亦每一气一度焉,三气一节,亦差三度也。至三气之后,稍远而直,故横行得度而稍进也。立春、立秋横行稍退矣,而度犹云进者,以其所退减其所进,犹有盈余,未尽故也。立夏、立冬横行稍进矣,而度犹云退者,以其所进,增其所退,犹有不足,未毕故也。以此论之,日行非有进退,而以赤道量度黄道使之然也。本二十八宿相去度数,以赤道为距耳,故于黄道亦有进退也。冬至在斗二十一度少半,最远时也,而此历斗二十度,俱百一十五,强矣,冬至宜与之同率焉。夏至在井二十一度半强,最近时也,而此历井二十三度,俱六十七度,强矣,夏至宜与之同率焉。”

    二十四气

  ◇冬至《月令章句》曰:“冬至之为极有三意焉:昼漏极短,去极极远,晷景极长。极者,至而还之辞也。”

  日所在:斗二十一度八分退二 黄道去极:百一十五度 晷景:丈三尺

  昼漏刻:四十五 夜漏刻:五十五 昏中星:奎六弱

  旦中星:亢二少强退一《月令章句》曰:“中星当中而不中,日行迟也。未当中而中,日行疾也。”

  ◇小寒

  日所在:女二度七分进一 黄道去极:百一十三强 晷景:丈二尺三寸

  昼漏刻:四十五八分 夜漏刻:五十四二分 昏中星:娄六半强退一

  旦中星:氐七少弱退二

  ◇大寒

  日所在:虚五度十四分进二 黄道去极:百一十大弱 晷景:丈一尺

  昼漏刻:四十六八分 夜漏刻:五十三八分 昏中星:胃十一半强退一

  旦中星:心半退三

  ◇立春

  日所在:危十度二十一分进二 黄道去极:百六少强 晷景:九尺六寸

  昼漏刻:四十八六分 夜漏刻:五十一四分 昏中星:毕五少弱退三

  旦中星:尾七半弱退三

  ◇雨水

  日所在:室八度二十八分进三 黄道去极:百一强 晷景:七尺九寸五分

  昼漏刻:五十八分 夜漏刻:四十九二分昏中星:参六半弱退四

  旦中星:箕大弱退三

  ◇惊蛰

  日所在:壁八度三分进一 黄道去极:九十五强 晷景:六尺五寸

  昼漏刻:五十三三分 夜漏刻:四十六七分 昏中星:井十七少弱退三

  旦中星:斗少退二

  ◇春分

  日所在:奎十四度十分 黄道去极:八十九强 晷景:五尺二寸五分

  昼漏刻:五十五八分 夜漏刻:四十四二分

  昏中星 鬼四 旦中星:斗十一弱退二

  ◇清明

  日所在:胃一度十七分退一 黄道去极:八十三少弱 晷景:四尺一寸五分

  昼漏刻:五十八三分 夜漏刻:四十一七分 昏中星:星四大进一

  旦中星:斗二十一半退二

  ◇谷雨

  日所在:昴二度二十四分退二 黄道去极:七十七大强 晷影:三尺二寸

  昼漏刻:六十五分 夜漏刻:三十九五分 昏中星:张十七进一

  旦中星:牛六半

  ◇立夏

  日所在:毕六度三十一分退三 黄道去极:七十三少弱 晷景:二尺五寸二分

  昼漏刻:六十二四分 夜漏刻:三十七六分 昏中星:翼十七大进三

  旦中星:女十少进一

  ◇小满

  日所在:参四度六分退四 黄道去极:六十九大弱 晷景:尺九寸八分

  昼漏刻:六十三九分 夜漏刻:三十六一分 昏中星:角大弱

  旦中星:危大弱进二

  ◇芒种

  日所在:井十度十三分退三 黄道去极:六十七少弱 晷景:尺六寸八分

  昼漏刻:六十四九分 夜漏刻:三十五一分 昏中星:亢五大退一

  旦中星:危十四强进二

  ◇夏至《月令章句》曰:“夏至之为极有三意焉:昼漏极长,去极极近,晷景极短。”

  日所在:井二十五度二十分退三 黄道去极:六十七强 晷景:尺五寸

  昼漏刻:六十五 夜漏刻:三十五 昏中星:氐十二少弱退二

  旦中星:室十二少弱进三

  ◇小暑

  日所在:柳三度二十七分 黄道去极:六十七大强 晷景:尺七寸

  昼漏刻:六十四七分 夜漏刻:三十五三分 昏中星:尾一大强退三

  旦中星:奎二大强

  ◇大暑

  日所在:星四度二分进一 黄道去极:七十晷景:二尺昼漏刻:六十三八分

  夜漏刻:三十六二分 昏中星:尾十五半弱退三

  旦中星:娄三大退一

  ◇立秋

  日所在:张十二度九分进一 黄道去极:七十三半强 晷景:二尺五寸五分

  昼漏刻:六十二三分 夜漏刻:三十七七分 昏中星:箕九大强退三

  旦中星:胃九大弱退一

  ◇处暑

  日所在:翼九度十六分进二 黄道去极:七十八半强 晷景:三尺三寸三分

  昼漏刻:六十二分 夜漏刻:三十九八分 昏中星:斗十少退二

  旦中星:毕三大退三

  ◇白露

  日所在:轸六度二十三分进一 黄道去极:八十四少强 晷景:四尺三寸五分

  昼漏刻:五十七八分 夜漏刻:四十二二分 昏中星:斗二十一强退二

  旦中星:参五半弱退四

  ◇秋分

  日所在:角四度三十分 黄道去极:九十半强 晷景:五尺五寸

  昼漏刻:五十五二分 夜漏刻:四十四八分 昏中星:牛五少

  旦中星:井十六少强退三

  ◇寒露

  日所在:亢八度五分退一 黄道去极;九十六大强 晷景:六尺八寸五分

  昼漏刻:五十二六分 夜漏刻:四十七四分 昏中星:女七大进一

  旦中星:鬼三少强

  ◇霜降

  日所在:氐十四度十二分退二 黄道去极:百二少强 晷景:八尺四寸

  昼漏刻:五十三分 夜漏刻:四十九七分 昏中星:虚六大进二

  旦中星:星三大强进一

  ◇立冬

  日所在:尾四度十九分退三 黄道去极:百七少强晷景:丈

  昼漏刻:四十八二分 夜漏刻:五十一八分 昏中星:危八强进二

  旦中星:张十五大强进一

  ◇小雪

  日所在:箕一度二十六分退三 黄道去极:百一十一弱 晷景:丈一尺四寸

  昼漏刻:四十六七分 夜漏刻:五十三三分 昏中星:室三半强进三

  旦中星:翼十五大强进二

  ◇大雪

  日所在:斗六度一分退二 黄道去极:百一十三大强 晷景:《易纬》所称晷景长短,不与相应,今列之于后,并至与不至各有所候,以参广异同。冬至,晷长一丈三尺。当至不至,则旱,多温病。未当至而至,则多病暴逆心痛,应在夏至。小寒,晷长一丈二尺四分。当至不至,先小旱,后小水,丈夫多病喉痹。未当至而至,多病身热,来年麻不为耳。大寒,晷长一丈一尺八分。当至不至,则先大旱,后大水,麦不成,病厥逆。未当至而至,多病上气、嗌肿。立春,晷长一丈一寸六分。当至不至,兵起,麦不成,民疲瘵。未当至而至,多病熛、疾疫。雨水,晷长九尺一寸六分。当至不至,早麦不成,多病心痛。未当至而至,多病苏区{廿/四/戈目}。惊蛰,晷长八尺二寸。当至不至,则雾,稚禾不成,老人多病嚏。未当至而至,多病癕疽、胫肿。春分,晷长七尺二寸四分。当至不至,先旱后水,岁恶,米不成,多病耳痒。清明,晷长六尺二寸八分。当至不至,菽豆不熟,多病嚏、振寒洞泄。未当至而至,多温病、暴死。谷雨,晷长五尺三寸六分。当至不至,水物杂稻等不为,多病疾疟、振寒、霍乱。未当至而至,老人多病气肿。立夏,晷长四尺三寸六分。当至不至,旱,五谷伤,牛畜疾。未当至而至,多病头痛、肿嗌、喉痹。小满,晷长三尺四寸。当至不至,凶言,国有大丧,先水后旱,多病筋急、痹痛。未当至而至,多熛、嗌肿。芒种,晷长二尺四寸四分。当至不至,凶言,国有狂令。未当至而至,多病厥眩、头痛。夏至,晷长一尺四寸八分。当至不至,国有大殃,旱,阴阳并伤,草木夏落,有大寒。未当至而至,病眉肿。小暑,晷长二尺四寸四分。当至不至,前小水,后小旱,有兵,多病泄注、腹痛。未当至而至,病胪肿。大暑,晷长三尺四寸。当至不至,外兵作,来年饥,多病筋痹、胸痛。未当至而至,多病胫痛、恶气。立秋,晷长四尺三寸六分。当至不至,暴风为灾,来年黍不为。未当至而至,多病咳上气、咽肿。处暑,晷长五尺三寸二分。当至不至,国多浮令,兵起,来年麦不为。未当至而至,病胀,耳热不出行。白灵,晷长六尺二寸八分。当至不至,多病痤、疽、泄。未当至而至,多病水、腹闭疝瘕。秋分,晷长七尺二寸四分。当至不至,草木复荣,多病温,悲心痛。未当至而至,多病胸鬲痛。寒露,晷长八尺二寸。当至不至,来年谷不成,六畜鸟兽被殃,多病疝瘕、腰痛。未当至而至,多病疢热中。霜降,晷长九尺一寸六分。当至不至,万物大耗,年多大风,人病腰痛。未当至而至,多病胸胁支满。立冬,晷长丈一寸二分。当至不至,地气不藏,来年立夏反寒,早旱,晚水,万物不成。未当至而至,多病臂掌痛。小雪,晷长一丈一尺八分。当至不至,来年蚕麦不成,多病脚腕痛。未当至而至,亦为多肘腋痛。大雪,晷长一丈二尺四分。当至不至,温气泄,夏蝗虫生,大水,多病少气、五疸、水肿。未当至而至,多病癕疽痛,应在芒种。《月令章句》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分为十二次,日月之所躔也。地有十二分,王侯之所国也。每次三十度三十二分之十四,日至其初为节,至其中为中气。自危十度至壁九度谓之豕韦之次,立春、惊蛰居之,卫之分野。自壁九度至胃一度,谓之降娄之次,雨水、春分居之,鲁之分野。自胃一度至毕六度,谓之大梁之次,清明、谷雨居之,赵之分野。自毕六度至井十度,谓之实沈之次,立夏、小满居之,晋之分野。自井十度至柳三度,谓之鹑首之次,芒种、夏至居之,秦之分野。自柳三度至张十二度,谓之鹑火之次,小暑、大暑居之,周之分野。自张十二度至轸六度,谓之鹑尾之次,立秋、处暑居之,楚之分野。自轸六度至亢八度,谓之寿星之次,白露、秋分居之,郑之分野。自亢八度至尾四度,谓之大火之次,寒露、霜降居之,宋之分野。自尾四度至斗六度,谓之析木之次,立冬、小雪居之,燕之分野。自斗六度至须女二度,谓之星纪之次,大雪、冬至居之,越之分野。自须女二度至危十度,谓之玄枵之次,小寒、大寒居之,齐之分野。”蔡邕分星次度数与皇甫谧不同,兼明气节所在,故载焉。谧所列在《郡国志》。二尺五寸六分

  昼漏刻:四十五五分 夜漏刻:五十四五分 昏中星:壁半强进一

  旦中星:轸十五弱进一

  中星以日所在为正,日行四岁乃终,置所求年二十四气小余四之,如法为少、大,余不尽,三之,如法为强、弱,以减节气昏明中星,而各定矣。强,正;弱,负也。其强弱相减,同名相去,异名从之。从强进少为弱,从弱退少而强。从上元太岁在庚辰以来,尽熹平三年,岁在甲寅,积九千四百五十五岁也。宋世治历何承天曰:“历数之术,若心所不达,虽复通人前识,无救其弊。是以多历年岁,犹未能有定。《四分》于天,出三百年而盈一日,积世不悟,徒云建历之本必先立元,假托谶纬,遂开治乱。此之为弊,亦以甚矣。刘歆《三统法》尤复疏阔,方于《四分》,六千余年又益一日。杨雄心惑其说,采为《太玄》,班固谓之最密,著于《汉志》。司马彪曰:‘自太初元年始用《三统历》,施行百有余年。’曾不忆刘歆之生不逮太初,二三君子为历,几乎不知而妄言者欤!元和中谷城门候刘洪始悟《四分》于天疏阔,更以五百八十九为纪法,百四十五为斗分,而造《乾象法》,又制迟疾历以步月行,方于《太初》、《四分》,转精密矣。”

  论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之分尚矣,乃有皇牺。皇牺之有天下也,未有书计。历载弥久,暨于黄帝,班示文章,重黎记注,象应著名,始终相验,准度追元,乃立历数。天难谌斯,是以五、三迄于来今,各有改作,不通用。故黄帝造历,元起辛卯,而颛顼用乙卯,虞用戊午,夏用丙寅,殷用甲寅,周用丁巳,鲁用庚子。汉兴承秦,初用乙卯,至武帝元封,不与天合,乃会术士作《太初历》,元以丁丑。王莽之际,刘歆作《三统》,追《太初》前卅一元,得五星会庚戌之岁,以为上元。《太初》历到章帝元和,旋复疏阔,征能术者课校诸历,定朔稽元,追汉四十五年庚辰之岁,追朔一日,乃与天合,以为四分历元。加六百五元一纪,上得庚申。有近于纬,而岁不摄提,以辨历者得开其说,而其元鲜与纬同,同则或不得于天。然历之兴废,以疏密课,固不主于元。光和元年中,议郎蔡邕、郎中刘洪补续《律历志》,邕能著文,清浊钟律,洪能为算,述叙三光。今考论其业,义指博通,术数略举,是以集录为上下篇,放续《前志》,以备一家。蔡邕戍边上章曰:“朔方髡钳徒臣邕稽首再拜上书皇帝陛下:臣邕被受陛下尤异大恩,初由宰府备数典城,以叔父故卫尉质时为尚书,召拜郎中,受诏诣东观著作,遂与群儒并拜议郎。沐浴恩泽,承答圣问,前后六年。质奉机密,趋走目下,遂竟端右,出相好藩,还尹辇毂,旬日之中,登蹑上列。父子一门兼受恩宠,不能输写心力,以效丝发之功,一旦被章,陷没辜戮。陛下天地之德,不忍刀锯截臣首领,得就平罪,父子家属徙充边方,完全躯命,喘息相随。非无状所敢复望,非臣罪恶所当复蒙,非臣辞笔所能复陈。臣初决罪雒阳诏狱,生出牢户,顾念元初中故尚书郎张俊,坐漏泄事,当伏重刑,已出谷门,复听读鞠,诏书驰救,减罪一等,输作左校。俊上书谢恩,遂以转徙。邕为郡县促遣,遍于吏手,不得顷息,含辞抱悲,无由上达。既到徙所,乘塞守烽,职在候望,忧怖焦灼,无心复能操笔成草,致章阙庭。诚知圣朝不责臣谢,但怀愚心,有所不竟。臣自在布衣,常以为《汉书》十志,下尽王莽,而世祖以来,唯有纪传,无续志者。臣所师事故太傅胡广,知臣颇识其门户,略以所有旧事与臣,虽未备悉,粗见首尾,积累思惟,二十余年。不在其位,非外吏庶人所得擅述。天诱其衷,得备著作郎,建言十志皆当撰录,遂与议郎张华等分受之,其难者皆以付臣。先治律历,以筹算为本,天文为验,请太史旧注,考校连年,往往颇有差舛,当有增损,乃可施行,为无穷法。道至深微,不敢独议。郎中刘洪,密于用算,故臣表上洪,与共参思图牒。寻绎适有头角,会臣被罪,逐放边野。臣窃自痛,一为不善,使史籍所阙,胡广所校,二十年之思,中道废绝,不得究竟。慺慺之情,犹以结心,不能违望。臣初欲须刑竟,乃因县道,具以状闻。今年七月九日,匈奴始攻郡盐池县,其时鲜卑连犯云中、五原,一月之中,烽火不绝。不意西夷相与合谋,所图广远,恐遂为变,不知所济。郡县咸惧,不守朝旦。臣所在孤危,悬命锋镝,湮灭土灰,呼吸无期。诚恐所怀随躯腐朽,抱恨黄泉,遂不设施,谨先颠踣。科条诸志,臣欲删定者一,所当接续者四,《前志》所无,臣欲著者五,及经典群书所宜捃摭,本奏诏书所当依据,分别首目,并书章左。臣初被考,妻子迸窜,亡失文书,无所案请。加以惶怖愁恐,思念荒散,十分不得识一,所识者又恐谬误。触冒死罪,披沥愚情,愿下东观,推求诸奏,参以玺书,以补缀遗阙,昭明国体。章闻之后,虽肝脑流离,白骨剖破,无所复恨。惟陛下省察。谨因临戎长霍圉封上。臣顿首死罪稽首再拜以闻。”其所论志,志家未以成书,如有异同,今随事注之于本志也。

  赞曰:象因物生,数本杪曶。律均前起,准调后发。该核衡琁,检会日月。

《后汉书 李贤注》 相关内容:

《后汉书 李贤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