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修身治家 > 袁氏世范 > 世范卷下 治家·贪生乃人之本性

世范卷下 治家·贪生乃人之本性

  「原文」飞禽走兽之与人,形性虽殊,而喜聚恶散,贪生畏死,其情则与人同。故离群则向人悲鸣,临庖则向人哀号。为人者既忍而不之顾,反怒其鸣号者有矣。胡不反己以思之?物之有望于人,犹人有望于天也。物之鸣号有诉于人,而人不之恤,则人之处患难、死亡、困苦之际,乃欲仰首叫号,求天之恤耶!大抵人居病患不能支持之时,及处囹圄不能脱去之时,未尝不反复究省平日所为,某者为恶,某者为不是,其所以改悔自新者,指天誓日可表。至病患平宁及脱去罪戾,则不复记省,造罪作恶无异往日。余前所言,若言于经历患难之人,必以为然。犹恐痛定之后不复记省,彼不知患难者,安知不以吾言为迂?

  「译述」飞禽走兽与人相比,形状、性情虽然不同,但是喜欢相聚而讨厌离散,贪生怕死却与人一样。所以,离群的飞禽走兽就会向人悲鸣,被人宰杀时,就会向人哀号。作为人不但容忍这种情况,反而厌烦飞禽、走禽的哀鸣。人们为什么不反过来想一想,动物在危难时对人寄予了希望,犹如人在危急时刻寄希望于上苍一样。动物哀鸣着,有求于人,而人却不怜悯它,那么当人处于患难、死亡、困苦的时候,却要仰头呼号,祁求上苍的可怜呢!大概人生重病不能支持的时候,当人身陷囹圄不能逃脱的时候,总是要反复追究、反省自己平日的所作所为,哪些是坏的,哪些是错的。这时,他们会指天发誓,要痛改前非,改过自新。但是,一旦病情好转,病痛解除,或者是安然逃脱囹圄,就忘记了发过的誓言,无恶不作又同往日没有什么两样。我上面所说的话,假如是说给经历过磨难的人,一定认为是正确的。但是我还是担心有些人好了伤疤忘了疼。那些没有经历过磨难的人,怎么能知道他们不以为我说的话迂腐呢?

  「评析」人与飞禽、走兽等动物同属自然界的一部分,关系本来就非常密切,用“唇亡齿寒”来形容比喻一点也不过分。但是人有许多时候却并不明此理。比如,当动物面临危亡关头,人们并不能以己心体恤“动物的心”,而给予帮助,不但如此,人们反而大肆捕杀动物。君不见人们常说的“好吃不过天上的飞禽,地上的走兽,”飞禽走兽成了人们解馋的美味佳肴,这种作法人们无异是在自杀。因为人与动物同属一个食物链中,一定动物的灭绝,必然导致整个食物链的中断,所以,灭绝动物,也就是灭绝人类自身。对此,凡有理性的人都应保护动物。

《袁氏世范》 相关内容:

《袁氏世范》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