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修身治家 > 袁氏世范 > 世范卷中 处己·人不可迷途情欲

世范卷中 处己·人不可迷途情欲

  「原文」子弟有耽于情欲,迷而忘返,至于破家而不悔者,盖始于试为之,由其中无所见,不能识破,则遂至于不可回。  「译述」子弟中有人沉迷于情欲之中,迷途忘返,以至于败坏家业而不知悔改。这些人开始时都是想尝试一下,由于心中没有见识,不能看透这样做的后果,于是就发展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评析」冯梦龙《警世通言》中有一则著名的故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流传很广。杜十娘虽然出身妓女,但她有情有义,有胆有识,早已厌倦了妓女生活。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情人李甲,几经周折,终于逃出了烟花巷,和李甲坐船南下回家。然而杜十娘托付终身的这个李甲并不是一个忠诚可靠的人。他本来就是一个浪荡公子哥,家住浙江绍兴,也是官宦人家的子弟。万历年间朝廷准许官宦子弟交纳粮米到京城入大学,科举时容易考中。李甲也借机来到京城入太学作了监生。但他并不专心学业,寻花问柳,认识了京城名妓杜十娘。李甲本是风流公子,杜十娘又堪称才色无双,两人一见倾心,情投意合。从此李甲不惜破费巨金,长住于妓院之中,与杜十娘朝欢暮乐,终日厮守,形影相从,虽是嫖客与妓女,但也如同夫妇一般,海誓山盟,永不变心。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一年有余,李甲哪经得起这样花费,手头银钱渐少,妓院老鸨对他也逐渐冷淡,他父亲李布政在家听说儿子耽迷于妓院,几次写信,唤他回去,但他迷恋杜十娘美色,只在妓院里拖延,后来听说父亲发怒,更不敢回去了。以至于后来李甲不名分文,妓院老鸨只想赶他出去,知道他没钱,所以答应他拿三百两银子替杜十娘赎身。李甲和杜十娘筹借到了银钱,交与老鸨,杜十娘重获自由。于是二人搭船打算回江南老家,泊船瓜洲渡口时,遇到一个富家子弟孙富。这孙富一见杜十娘生得国色天香,不觉魂摇魄荡。起了不良之心。请李甲到岸上喝酒,逐渐问清了李甲和十娘的来龙去脉,抓住李甲携妓回家,恐怕不被家人所容的心理,装出一副真诚肯切的模样向李甲陈说利害,指出携妓回家的严重后果,并且愿以千金换取十娘。李甲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轻薄浪子,听了孙富一席话,不觉心动,见利忘义,卖了十娘。

  十娘久历烟花,积攒下价值万金的金银珠宝,秘藏匣中,本想到家后替李甲润色行装,博取父母欢心,现在闻听到李甲忘情负义,转卖了自己,真是痛不欲生,无奈自己所遇非人。将匣中珠宝,当着围观人群和李甲,孙富的面,一件件投入江中,痛斥李甲负心薄幸。骂道:“妾椟中有玉,恨郎眼内无珠。妾不负郎君,郎君自负妾耳!”抱持宝匣,投江而死。  杜十娘的悲剧令人同情、令人惋惜。而那个薄情公子李甲耽于美色,无情无义,几百年来一直遭人唾骂。

《袁氏世范》 相关内容:

《袁氏世范》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