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修身治家 > 袁氏世范 > 世范卷中 处己·与人言语,平心静气

世范卷中 处己·与人言语,平心静气

  「原文」亲戚故旧,因言语而失欢者,未必其言语之伤人,多是颜色辞气暴厉,能激人之怒。且如谏人之短,语虽切直,而能温颜下气,纵不见听,亦未必怒。若平常言语,无伤人处,而词色俱历,纵不见怒,亦须怀疑。古人谓“怒于室者色于市”,方其有怒,与他人言,必不卑逊。他人不知所自,安得不怪!故盛怒之际与人言语尤当自警。前辈有言:“诫酒后语,忌食时嗔,忍难耐事,顺自强人。”常能持此,最得便宜。

  「译述」亲朋好友,故交旧识,因为说话不当而交情破裂的,未必都是因为说了伤害别人的话。很多是因为态度、言词、语气过于粗暴,所以激起了别人的愤怒。比如规谏别人的短处,话语虽然恳切直爽,却能和言悦色,纵使不被对方听取,也不至于惹怒对方。平常说话。本没有伤人的地方,而言辞声色都很严历,即使不被对方恼怒,也会引起人家怀疑。

  古人说:“在家里生气后,难免要把怒色带到外面去,”正值他生气的时候,和别人说话,一定不会表示谦逊。别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怎么能不奇怪呢!因此在大怒的时候和别人说话更应该警惕不要伤害了别人。前辈曾经说过:喝酒后诫说话,吃饭时忌生气,能忍受难以忍受的事,不与自以为是的人争论。经常能坚持这样做,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评析」谈话也是门艺术,有些话自某些人嘴里说出,亲切婉转,使人如沐春风;自另一些人嘴里说出,暴厉生硬,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劝说别人,更要讲究方式,注重分寸,和颜悦色,循循善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样更容易达到劝说的目的。

  《战国策》上有一则故事叫“触龙说赵太后”。赵太后当政的时候,秦国攻打赵国,赵国向齐国求救,齐国要长安君到齐国做人质才肯出兵,长安君是赵太后的小儿子,深受太后宠爱,太后当然不肯让他去做人质,大臣竭力劝谏,太后仍是不肯。

  触龙拜见赵太后,太后知道他的目的,因此对他也不欢迎。触龙说:“我老了,脚上有病,走不快,因此很久没来看望您了,怕您贵体有恙,所以特来看望您。”太后说:“我还是要坐辇才能出去。”触龙说:“您每天的饮食没有减少吧?”太后说:“喝些粥罢了。”触龙说:“我现在食欲很低,尽力散步,每天走上三四里,这样能多吃些东西,对身体也有好处。”太后说:“我可做不到这样。”

  两位老人找到了共同话题,太后此时脸色渐渐缓和了。触龙接着说:“我的小儿子舒祺今年十五岁了,我最喜爱他,能不能让他做个王官卫士,他有安身之处,我死也瞑目了。”太后说:“大丈夫也爱怜小儿子吗?”触龙说:“比妇人还厉害。”太后笑着说:“还是妇人爱子更深。”触龙说:“我看您爱您女儿燕后要深于爱长安君。”太后说:“这是哪里话。”触龙说:“您每次送别燕后,都哀泣他远嫁他国。但又常常为她祈祷,祝愿她的子孙在燕国能相继为王。这不是替她作长远打算吗?

  能够替子女作长远打算,才是对子女真正的爱,您说是吗?”太后点头说:“对呀。”触龙接着说:“在赵国,公子王孙不为国家立功是站不住脚的,您现在可以赐给长安君尊贵的地位,丰厚的奉禄,可以封给他肥沃的土地,但不让他立功,一旦您百年之后,让长安君怎么办呢?不如让长安君利用目前这个机会为国立功,我认为您这样做才是对长安君真正的爱,您说对吗?”此时赵太后早已被触龙一番话说得心服口服,答应了让长安君到齐国做人质,从而解了赵国之围。

  触龙深谙谈话艺术,和颜悦色,不急不躁,一步步打动了赵太后,实现了他劝谏的目的。

《袁氏世范》 相关内容:

《袁氏世范》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