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修身治家 > 袁氏世范 > 世范卷中 处己·待人不可轻慢嫉妒

世范卷中 处己·待人不可轻慢嫉妒

  「原文」处己接物,而常怀慢心、伪心、妒心、疑心者,皆自取轻辱于人,盛德君子所不为也。慢心之人自不如人,而好轻薄人。见敌己以下之人,及有求于我者,面前既不加礼,背后又窃讥笑。若能回省其身,则愧汗浃背矣。伪心之人言语委曲,若甚相厚,而中心乃大不然。一时之间人所信慕,用之再三则踪迹露见,为人所唾去矣。妒心之人常欲我之高出于人,故闻有称道人之美者,则忿然不平,以为不然;闻人有不如人者,则欣然笑快,此何加损于人,只厚怨耳。疑心之人,人之出言,未尝有心,而反复思绎曰:“此讥我何事?此笑我何事?”则与人缔怨,常萌于此。贤者闻人讥笑,若不闻焉,此岂不省事!

  「译述」待人接物时,如果总是怀着傲慢、虚伪、嫉妒、怀疑之心,那么这是自己向人讨取轻蔑与侮辱。品德高尚的君子是不会这么干的。有傲慢之心的人,自己明明不如人,却喜欢轻薄别人。见到地位低于自己,以及有求于己的人,不仅当面不以礼相待,并且在背后暗地里讥笑人家。

  这种人如果能反省一下自身,则可能会惭愧得汗流浃背。怀有虚伪之心的人,言语十分委婉动听,好像对待别人很厚道,可心里则大相径庭。

  这种人可能一时之间还被人相信仰慕,可是与他打上二三次交道,他的真面目就暴露无遗了。最终被人唾弃。怀有嫉妒之心的人常常想把自己放于高出别人的地位,所以听到有赞美别人什么什么好时,就忿忿然觉得不平,以为这种赞美是错误的;听到别人有什么地方不如人,有缺陷,就感到欣慰,从心底发笑。其实这种行为对别人又有什么损害,只不过徒增别人对你的怨恨而已。怀有疑心的人,人们说的话,可能是随口说说,他却反反复复地想:“这到底在讥讽我什么事?那又到底在嘲笑我什么事?”这种人与人结怨,往往就是从此开始的。贤明的人听到别人对自己的讥讽嘲笑,就像没听见一般,如此不是省却了许多烦恼事!  「评析」人说《三国演义》是一部奇书。即以合于情理来说,也不算错。如怀慢心之孙权失庞统,怀疑心之曹操杀伯奢,怀伪心之刘备摔阿斗,而怀妒心之袁术、周喻均各为天下人所笑。此处单说怀妒心之袁术、周瑜以戒后尤。

  当日董卓专权杀了汉灵帝,群雄孟津集会共推袁绍为盟主,誓伐董卓。袁绍命弟袁术总督粮草,应付诸营,无使有缺。使孙坚为先锋,直抵汜水挑战。孙坚带程普、韩当、董盖、祖茂四人杀华雄副将胡轸,报捷袁绍,就于袁术处催粮。或有人劝袁术说:“孙坚乃江东猛虎,若打破洛阳,杀了董卓,正是除狼而得虎也。今不与军粮,彼军心散。”袁术听罢,心内活动盘算,随听从之。至令孙坚脱帻,狼狈而逃,又损一大将祖茂。

  周瑜用计骗蒋干后,对鲁肃说:“吾料诸将不知此计,独有诸葛亮识见胜我,想此谋亦不能瞒也。子敬试以言挑之,看他知也不知,便当回报。”谁知孔明竟一语道破,并嘱曰:“望子敬在公瑾面前勿言亮知此事。”鲁肃回去,把上述事实说了,周瑜大惊曰:“此人决不可留,吾决意斩之!”肃劝说恐怕惹曹操笑话。瑜曰:“吾自有公道斩之,教他死而无怨。”于是生出草船借箭的故事。事后孔明对鲁肃说:“。。公瑾教我十日完办,工匠料物,都不应手,将一件风流罪过,明白要杀我。我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我哉!”周瑜慨叹曰:“孔明神机妙算,吾不如也。”不得不服。然而后面又数次想要杀害孔明。

  周瑜用黄盖苦肉计、阚泽投诈书,又令庞士元献连环计,可谓火攻曹操一事,万事俱备。他心中踌躇满志。不料一阵风过,刮起旗角于他脸上拂过,瑜猛然想起一事在心,欲用火攻,必须借助风势,此时隆冬只刮西北风,哪有东南风?那时火不但不烧曹营,反烧孙营。大叫一声,往后便倒,口吐鲜血,不省人事。孔明探病时周瑜说:人有旦夕祸福,难保无虞。孔明答:“天有不测风云。”道破周瑜心事。周瑜遂请孔明借东南风。十一月二十日夜三更,风声响动,旗幡转动,周瑜出帐看时,旗脚竟飘西北,霎时间东南风大起,周瑜骇然曰:“此人有夺天地造化之法,鬼神不测之术!若留此人,乃东吴祸根也,乃早杀却,免生他日之忧。”遂令丁奉、徐盛二将带人到南屏山七星坛前,休问长短,拿住诸葛亮便行斩首,将首级请功。如非孔明识人高明,便以有功之身做了刀下冤鬼了。周瑜说:“此人如此多谋,使我晓夜不安矣!”后来周瑜进兵西川,讨女婿,取荆州,件件事都落诸葛亮之后。箭疮复裂,仰天长叹“既生瑜,何生亮”。连叫数声而亡,年仅三十六岁。连鲁肃都不得不说:“孔明自是多情,乃公谨量窄,自取死耳。”

《袁氏世范》 相关内容:

《袁氏世范》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