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修身治家 > 袁氏世范 > 世范卷上 睦亲·收养亲戚当得法

世范卷上 睦亲·收养亲戚当得法

  「原文」人之姑、姨、姊、妹及亲戚妇人,年老而子孙不肖,不能供养者,不可不收养。然又须关防,恐其身故之后,其不肖子孙却妄经官司,称其人因饥寒而死,或称其人有遗下囊箧之物。官中受其牒,必为追证,不免有扰。须于生前令白之于众,质之于官,称身外无余物,则免他患。大抵要为高义之事,须令无后患。  「译述」人的姑母、姨母、姐姐、妹妹等女性亲属中,有些年老而子孙又不孝顺,以至得不到赡养的,应该把她接到家中奉养起来。但同时又要谨慎,因为怕她死后,她的那些不肖子孙胡搅蛮缠而与你打官司,说什么被你收养的人是因为你不给衣食,受饥挨饿死去的,或者说死者留下些财物被你占去。官府接到状纸,必定会调查取证,免不了闹得你家中鸡犬不宁。所以,必须让被你收养的亲戚在生前就把情况向大家说清楚,并在官府备案,讲清自己并无财产,以免今后产生祸患。一般来说,要做一些高尚的事情,事先必须考虑周全,以免留下后患。  「评析」曹操借王允宝刀刺杀董卓未遂,被董卓识破,画影图形,悬以重赏,行文大下,揖拿曹操。在中牟县,县令陈宫感激曹操忠义,便弃官与操同行。三日后曹操与陈宫到父亲的结义兄弟吕伯奢家探问消息。《三国演义》有一极精彩的描述:操告以前事,曰:“若非陈县令,已粉身碎骨矣。”伯奢拜陈宫曰:“小侄若非使君,曹氏灭门矣。使君宽怀安坐,今晚便可下榻草舍。”

  说罢,起身入内。良久乃出,谓陈宫曰:“老夫家无好酒,容往西村沽一樽来相待。”言讫,匆匆上驴而去。操与宫久坐,忽闻庄后有磨刀之声。操曰:“吕伯奢非吾至亲,此去可疑,当窃听之。”二人潜步入草堂后,但闻人语曰:“缚而杀人,何如?”操曰:“是矣!今若不先下手,必遭擒获!遂与宫拔剑直入,不问男女,皆杀之,一连杀死八口。

  搜至厨下,却见缚一猪欲杀。宫曰:“孟德心多,误杀好人矣!”急出庄上马而行。行不到二里,只见伯奢驴鞍前鞒悬酒二瓶,手携果菜而来,叫曰:“贤侄与使君何故便去”操曰:“被罪之人,不敢久住。”伯奢曰:“吾已分咐家人宰一猪相款,贤侄、使君何憎一宿?速请转骑。”  操不顾,策马便行,行不数步,忽拔剑复回,叫伯奢曰:“此来者何人!”伯奢回头看时,操挥剑斩伯奢于驴下。宫大惊曰:“适才误耳,今何为也?”操曰:“伯奢到家,见杀死多人,安肯干休?若率众来追,必遭祸矣。”宫曰:“知而故杀,大不义也!”操曰:“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陈宫默然。袁氏防所收养之人不肖子孙的论述可谓备至,但“智者千虑,终有一失”。终无只字论及所养之人如何如何,不是他之所失?

《袁氏世范》 相关内容:

《袁氏世范》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