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南齊書 > 南齊書卷五十六 列傳第三十七

南齊書卷五十六 列傳第三十七

  倖臣    紀僧真 劉係宗 茹法亮 呂文顯 呂文度

  有天象,必有人事焉。倖臣一星,列于帝座。經禮立教,亦著近臣之服。親倖之義,其來已久。爰自衰周,侯伯專命,桓、文霸主,至于戰國,寵用近習,不乏於時矣。漢文幸鄧通,雖錢遍天下,位止郎中。孝武韓嫣、霍去病,遂至侍中大司馬。迄于魏、晉,世任權重,才位稍爽,而信倖唯均。

  中書之職,舊掌機務。漢元以令僕用事,魏明以監令專權,及在中朝,猶為重寄。陳准歸任上司,〔一〕荀勗恨於失職。晉令舍人位居九品,江左置通事郎,管司詔誥。其後郎還為侍郎,而舍人亦稱通事。元帝用琅邪劉超,以謹慎居職。宋文世,秋當、周糾並出寒門。孝武以來,士庶雜選,如東海鮑照,以才學知名。又用魯郡巢尚之,江夏王義恭以為非選。帝遣尚書二十餘牒,〔二〕宣敕論辯,義恭乃歎曰:「人主誠知人。」及明帝世,胡母顥、阮佃夫之徒,專為佞倖矣。

  齊初亦用久勞,及以親信。關讞表啟,發署詔敕。頗涉辭翰者,亦為詔文,侍郎之局,復見侵矣。建武世,詔命殆不關中書,〔三〕專出舍人。省內舍人四人,所(置)〔直〕四省,〔四〕其下有主書令史,舊用武官,宋改文吏,人數無員。莫非左右要密,天下文簿板籍,入副其省,萬機嚴祕,有如尚書外司。領武官,有制局監,(內)〔領〕器仗兵役,〔五〕亦用寒人被恩幸者。今立倖臣篇,以繼前史之末云。

  紀僧真,丹陽建康人也。僧真少隨逐征西將軍蕭思話及子惠開,皆被賞遇。惠開性苛,僧真以微過見罰,既而委任如舊。及罷益州還都,不得志,僧真事之愈謹。惠開臨終歎曰:「紀僧真方當富貴,我不見也。」乃以僧真託劉秉、周顒。初,惠開在益州,土反,被圍危急,有道人謂之曰:「城圍尋解。檀越貴門後方大興,無憂外賊也。」惠開密謂僧真曰:「我子弟見在者,並無異才。政是道成耳。〔六〕」僧真憶其言,乃請事太祖。隨從在淮陰,以閑書題,令荅遠近書疏。自寒官歷至太祖冠軍府參軍、主簿。僧真夢蒿艾生滿江,驚而白之。太祖曰:「詩人採蕭,蕭即艾也。蕭生斷流,卿勿廣言。」其見親如此。

  元徽初,從太祖頓新亭,拒桂陽賊。蕭惠朗突入東門,僧真與左右共拒戰。賊退,太祖命僧真領親兵,遊邏城中。事寧,除南臺御史、太祖領軍功曹。上將廢立,謀之袁粲、褚淵,僧真啟上曰:「今朝廷猖狂,人不自保,天下之望,不在袁、褚。明公豈得默己,坐受夷滅。存亡之機,仰希熟慮。」太祖納之。

  太祖欲度廣陵起兵,僧真又啟曰:「主上雖復狂釁,虐加萬民,而累世皇基,猶固盤石。今百口北度,何必得俱。縱得廣陵城,天子居深宮施號令,目明公為逆,何以避此?如其不勝,則應北走胡中,竊謂此非萬全策也。」上曰:「卿顧家,豈能逐我行耶。」僧真頓首稱無貳。昇明元年,除員外郎,帶東武城令。尋除給事中、邵陵王參軍。

  太祖坐東府高樓,望石頭城,僧真在側。上曰:「諸將勸我誅袁、劉,我意不欲便爾。」〔七〕及沈攸之事起,從太祖入朝堂。石頭反夜,太祖遣眾軍掩討。宮城中望石頭火光及叫聲甚盛,人懷不測。僧真謂眾曰:「叫聲不絕,是必官軍所攻。火光起者,賊不容自燒其城,此必官軍勝也。」尋而啟石頭平。上出頓新亭,使僧真領千人在帳內。初,上在領軍府,令僧真學上手跡下名,至是報荅書疏,皆付僧真,上觀之,笑曰:「我亦不復能別也。」初,上在淮陰治城,得一錫(槨)〔趺〕,大數尺,〔八〕下有篆文,莫能識者。僧真曰:「何須辨此文字,此自久遠之物,九錫之徵也。」太祖曰:「卿勿妄言。」及上將拜齊公,已剋日,有楊袓之謀於臨軒作難。僧真更請上選吉辰,尋而祖之事覺。上曰:「無卿言,亦當致小狼狽,此亦何異呼遝之冰。」轉齊國中書舍人。

  建元初,帶東燕令,封新陽縣男,三百戶。轉羽林監,加建威將軍,遷尚書主客郎,太尉中兵參軍,令如故。復以本官兼中書舍人。太祖疾甚,令僧真典遺詔。永明元年,寧喪,〔九〕起為建威將軍,尋除南泰山太守,又為舍人,本官如故。領諸王第事。

  僧真容貌言吐,雅有士風。世祖嘗目送之,笑曰:「人何必計門戶,紀僧真常貴人所不及。」諸權要中,最被盻遇。除越騎校尉,餘官如故。出為建武將軍,建康令。還除左右郎將,泰山太守。加先驅使。尋除前軍將軍。遭母喪,開冢得五色兩頭蛇。世祖崩,僧真號泣思慕。明帝以僧真歷朝驅使,建武元年,除游擊將軍,兼司農,待之如舊。欲令僧真治郡,僧真啟進其弟僧猛為鎮蠻護軍、晉熙太守。永泰元年,除司農卿。明帝崩,掌山陵事。出為廬陵(長)〔內〕史,〔一0〕年五十五,卒。

  宋世道人楊法持,與太祖有舊。元徽末,宣傳密謀。昇明中,以為僧正。建元初,罷道,為寧朔將軍,封州陵縣男,三百戶。二年,虜圍朐山,遣法持為〔軍〕主,〔一一〕領支軍救援。永明四年,坐役使將客,奪其鮭稟,削封。卒。

  劉係宗,丹陽人也。少便書畫,為宋竟陵王誕子景粹侍書。誕舉兵廣陵,城內皆死,敕沈慶之赦係宗,以為東宮侍書。泰始中,為主書。以寒官累遷至勳品。元徽初,為奉朝請,兼中書通事舍人,員外郎。封始興南亭侯,食邑三百七十戶。帶秣陵令。

  太祖廢蒼梧,明(日)〔旦〕,〔一二〕呼正直舍人虞整,醉不能起,係宗歡喜奉命。太祖曰:「今天地重開,是卿盡力之日。」使寫諸處分敕令,及四方書疏。使主書(七)〔十〕人書吏二十人配之,〔一三〕事皆稱旨。除羽林監,轉步兵校尉。仍除龍驤將軍,出為海鹽令。太祖即位,除龍驤將軍、建康令。永明元年,除寧朔將軍,令如故。尋轉右軍將軍、淮陵太守,兼中書通事舍人。母喪自解,起為寧朔將軍,復本職。

  四年,白賊唐宇之起,宿衛兵東討,遣係宗隨軍慰勞,遍至遭賊郡縣。百姓被驅逼者,悉無所問,還復民伍。係宗還,上曰:「此段有征無戰,以時平蕩,百姓安怗,甚快也。」賜係宗錢帛。上欲脩治白下城,難於動役。係宗啟謫役東民丁隨宇之為逆者,上從之。後車駕講武,上履行白下城,曰:「劉係宗為國家得此一城。」

  永明中,虜使書常令係宗題答,祕書書局皆隸之。再為少府,遷游擊將軍、魯郡太守。鬱林即位,除驍騎將軍,仍除寧朔將軍、宣城太守。係宗久在朝省,閑於職事。明帝曰:〔一四〕「學士不堪治國,〔一五〕唯大讀書耳。一劉係宗足持如此輩五百人。」〔一六〕其重吏事如此。建武二年,卒官,年七十七。

  茹法亮,吳興武康人也。宋大明世,〔一七〕出身為小史,〔一八〕歷齋幹扶。〔一九〕孝武末年,作酒法,鞭罰過度,校獵江右,選白衣左右百八十人,皆面首富室,從至南州,得鞭者過半。法亮憂懼,因緣啟出家得為道人。明帝初,罷道,結事阮佃夫,用為兗州刺史孟(吹)〔次〕陽典籤。〔二0〕累至太祖冠軍府行參軍。元徽初,除殿中將軍,為晉熙王郢州典籤,除長兼殿中御史。

  世祖鎮盆城,須舊驅使人,法亮求留為上江州典籤,除南臺御史,帶松滋令。法亮便辟解事,善於承奉,稍見委信。從還石頭。建元初,度東宮主書。除奉朝請,補東宮通事舍人。世祖即位,仍為中書通事舍人。除員外郎,帶南濟陰太守。永明元年,除龍驤將軍。明年,詔曰:「茹法亮近在盆城,頻使銜命,內宣朝旨,外慰三軍。義勇齊奮,人百其氣。險阻艱難,心力俱盡。宜沾茅土,以甄忠績。」封望蔡縣男,食邑三百戶。轉給事中,羽林監。七年,除臨淮太守,轉竟陵王司徒中兵參軍。

  巴東王子響於荊州殺僚佐,上遣軍西上,使法亮宣旨慰勞,安撫子響。法亮至江津,子響呼法亮,法亮疑畏不肯往。又求見傳詔,法亮又不遣。故子響怒,遣兵破尹略軍。事平,法亮至江陵,刑賞處分,皆稱敕斷決。軍還,上悔誅子響,法亮被責。少時,親任如舊。

  鬱林即位,除步兵校尉。延興元年,為前軍將軍。延昌殿為世祖陰室,藏諸御服。二少帝並居西殿,高宗即位住東齋,開陰室出世祖白紗帽防身刀,法亮歔欷流涕。除游擊將軍。(建)〔高〕武舊人鮮有存者,〔二一〕法亮以主署文事,故不見疑,位任如故。永泰元年,王敬則事平,法亮復受敕宣慰。出法亮為大司農,中書勢利之職,法亮不樂去,固辭不受,既而代人已致,〔二二〕法亮垂涕而出。年六十四,卒官。

  呂文顯,臨海人也。初為宋孝武齋幹直長。昇明初,為太祖錄尚書省事,累位至殿中侍御史,羽林監,帶蘭陵丞、令,龍驤將軍,秣陵令。封劉陽縣男。永明元年,除寧朔將軍,中書通事舍人,本官如故。

  文顯治事以刻覈被知。三年,帶南清河太守。與茹法亮等迭出入為舍人,並見親倖。四方餉遺,歲各數百萬,並造大宅,聚山開池。五年,為建康令,轉長水校尉,歷帶南泰山、南譙太守,尋為司徒中兵參軍,淮南太守,直舍人省。累遷左中郎將,南東莞太守,右軍將軍。高宗輔政,以文顯守少府,見任使。歷建武、永元之世,尚書右丞,少府卿。卒。

  呂文度,會稽人。宋世為細作金銀庫吏,竹局匠。元徽中,為射雉典事,隨監莫脩宗上郢。世祖鎮盆城拒沈攸之,文度仍留伏事,知軍隊雜役,以此見親。從還都,為石頭城監,仍度東宮。世祖即位,為制局監,位至員外郎,帶南濮陽太守。殿內軍隊及發遣外鎮人,悉關之,甚有要勢。故世傳越州嘗缺,上覓一直事人往越州,文度啟其所知費延宗合旨,上即以為刺史。永明中,敕親近不得輒有申薦,人士免官,寒人鞭一百。

  上性尊嚴,呂文顯嘗在殿側咳聲高,上使茹法亮訓詰之,以為不敬,故左右畏威承意,非所隸莫敢有言也。時茹法亮掌雜驅使簿,及宣通密敕;呂文顯掌穀帛事;其餘舍人無別任。虎賁中郎將潘敞掌監功作。上使造禪靈寺新成,車駕臨視,甚悅。敞喜,要呂文顯私登寺南門樓,上知之,繫敞上方,而出文顯為南譙郡,久之乃復。

  濟陽江瞿曇、吳興沈徽孚等,以士流舍人通事而已,無權利。徽孚粗有筆札。建武中文詔,多其辭也。官至黃門郎。

  史臣曰:中世已來,宰御天下,萬機碎密,不關外司。尚書八座五曹,各有恒任,係以九卿六府,事存副職。咸皆冠冕搢紳,任疏人貴,伏奏之務既寢,趨走之勞亦息。關宣所寄,屬當有歸,通驛內外,切自音旨。若夫環纓斂笏,俯仰晨昏,贍幄座而竦躬,(位)〔陪〕蘭檻而高眄,〔二三〕探求恩色,習睹威顏,遷蘭變鮑,久而彌信,因城社之固,執開壅之機。長主君世,振裘持領,賞罰事殷,能不踰漏,宮省咳唾,義必先知。故能窺盈縮於望景,獲驪珠於龍睡。坐歸聲勢,臥震都鄙。賄賂日積,苞苴歲通,富擬公侯,威行州郡。制局小司,專典兵力,雲陛天居,亙設蘭錡,羽林精卒,重屯廣衛。至于元戎啟轍,式候還麾,遮迾清道,神行案轡,督察來往,馳騖輦轂,驅役分部,親承几案,領護所攝,示總成規。若徵兵動眾,大興民役,行留之儀,請託在手,斷割牢稟,賣弄文符,捕叛追亡,長戍遠謪,軍有千齡之壽,室無百年之鬼,害政傷民,於此為蠹。況乎主幼時昏,其為讒慝,亦何可勝紀也!

  贊曰:恩澤而侯,親倖為舊。便煩左右,既貴且富。

  校勘記

  〔一〕 陳准歸任上司 按此即晉書庾兗、嵇紹傳之廣陵公陳準也,以避宋順帝諱,故改「準」為「准」。南監本、毛本、局本作「陳淮」,則因准淮形近而訛。

  〔二〕 帝遣尚書二十餘牒 按南史云「帝遣尚之送尚書四十餘牒」。

  〔三〕 詔命殆不關中書 「殆」南監本、局本及南史作「始」。

  〔四〕 所(置)〔直〕四省 據南監本及南史改。

  〔五〕 有制局監(內)〔領〕器仗兵役 據各本及南史改。按南史「監」下有「外監」二字。

  〔六〕 政是道成耳 「道成」二字原作「諱」,子顯原文如此。殿本改「蕭道成」三字,「蕭」字不應有,今改為「道成」二字。

  〔七〕 我意不欲便爾 「爾」原訛「耳」,各本不訛,今改正。

  〔八〕 得一錫(槨)〔趺〕大數尺 南監本作「得古錫趺九枚」,南史同。毛本、局本作「得古錫鈇大數尺」,殿本作「得古錫鐵大數尺」。今按字書無「槨」字,亦無「鈇」字。北監本亦作「鈇」,殿本據北監本刻,殆以「鈇」為「铁」字之訛,故改為「鐵」耳。御覽六百九十二服章部玦門引又作「玦」。案顏師古匡謬正俗云:「蕭子顯齊書云,『太祖在淮,修理城,得一錫趺,大數尺,趺下有篆文,莫能識者。』而顧野王撰符瑞圖,據子顯齊書,錄此一條,錫趺謂錫玦,亦具寫子顯書語,但易趺字為玦字,乃畫作玦形。案此趺者,謂若{筍大}簨之趺,今之鐘鼓格下並有之耳。故其大數尺而有篆文。安有論玦大小,直云數尺,為道廣狹,為舉麤細乎?又玦之體狀若半環,以何為上?以何為下?此之疏謬,不近人情。野王之於子顯,年載近接,非為遼敻,且又趺之與玦,形用不同,若別據他書,容有異說,蕭氏乖戾,則失不在顧矣。豈書本乎?」據顏氏此說,則南齊書唐初寫本,字本作「趺」。御覽繫之玦門,蓋宋初寫本已有據顧野王符瑞圖改作玦者。今據南監本、南史及顏師古說改正。又案南監本同南史作「九枚」,下云「九錫之徵也」,南史又云「錫而有九,九錫之徵也」,則作「九枚」是。

  〔九〕 寧喪 南監本、殿本及南史並作「丁父喪」。張元濟校勘記云:「按寧喪猶言居父母喪,『予寧三年』見漢書哀帝紀。」案文學丘巨源傳亦有「寧喪還家」語。

  〔一0〕出為廬陵(長)〔內〕史 張森楷校勘記云:「『長史』南史作『內史』,是。」今據改。按廬陵郡為王國,其太守稱內史。

  〔一一〕遣法持為〔軍〕主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及南史補。

  〔一二〕明(日)〔旦〕 據南監本、毛本、局本及南史改。〔一三〕使主書(七)〔十〕人書吏二十人配之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及南史、元龜五百五十一改。

  〔一四〕明帝曰 南史作「武帝常云」。

  〔一五〕學士不堪治國 「學士」下南監本及南史並有「輩」字。

  〔一六〕一劉係宗足持如此輩五百人 文有訛脫。南監本作「一劉係宗足恃,如此輩數人,於事何用」。南史作「一劉係宗足矣,沈約、王融數百人,於事何用」。「持」當依南監本改「恃」,「五百人」當依南史作「數百人」,「五百人」下當依南監本、南史補「於事何用」四字,文義乃順。

  〔一七〕宋大明世 「世」各本及南史並作「中」。

  〔一八〕出身為小史 「小史」南監本作「小吏」。

  〔一九〕歷齋幹扶 「扶」下各本有「侍」字,南史同。

  〔二0〕用為兗州刺史孟(吹)〔次〕陽典籤 張森楷校勘記云:「『吹陽』當作『次陽』,宋書阮佃夫、殷琰傳可證。」今據改。

  〔二一〕(建)〔高〕武舊人鮮有存者 張森楷校勘記云:「時建武年,而曰建武舊人,疑當作『高武』。」按南史正作「高武」,今據改。

  〔二二〕既而代人已致 「致」毛本、殿本、局本作「至」,致至同。南監本及南史、元龜四百八十一作「到」。

  〔二三〕(位)〔陪〕蘭檻而高眄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及南史改。

《南齊書》 相关内容:

《南齊書》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