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南齊書 > 南齊書卷二十九 列傳第十

南齊書卷二十九 列傳第十

  呂安國全景文 周山圖 周盤龍 王廣之

  呂安國,廣陵廣陵人也。宋大明末,安國以將領見任,隱重有幹局,為劉勉所稱。泰始二年,勉征殷琰於壽春,安國以建威將軍為勉軍副。眾軍擊破琰長史杜叔寶軍於橫塘,安國抄斷賊糧道,燒其運車,多所傷殺。琰眾奔退,勉遣安國追之,先至壽春。琰閉門自守,安國與輔國將軍垣閎屯據城南,於是眾軍繼至。安國勳第一,封彭澤縣男,未拜,明年,改封鍾武縣,加邑為四百戶。累至寧朔將軍、義陽太守。四年,又改封湘南縣男。虜陷汝南,司州失守,以安國為督司州諸軍事、寧朔將軍、司州刺史。六年,義陽立州治,仍領義陽太守。稍遷右軍將軍,假輔師將軍。元徽二年,為晉熙王征虜司馬,輔師將軍如故。轉游擊將軍。三年,出為持節、都督青兗冀三州緣淮前鋒諸軍事、輔師將軍、兗州刺史。明年,進號冠軍將軍,還為游擊將軍,加散騎常侍、征虜將軍。

  沈攸之事起,太祖以安國為湘州刺史,征虜將軍如故。先是王蘊罷州,南中郎將南陽王翽未之鎮,蘊寧朔長史庾佩玉權行州事,朝廷先遣南中郎將中兵參軍臨湘令韓幼宗領軍防州。沈攸之〔之〕難〔一〕,二人各相疑阻,佩玉輒殺幼宗。平西將軍黃回至郢州,遣軍主任候伯行湘州事,又殺佩玉。候伯與回同〔衛將〕軍袁粲謀石頭事〔二〕,回令候伯水軍乘舸往赴,會眾軍已至,不得入。太祖令安國至鎮,收候伯誅之。尋進號前將軍。(太)〔建〕元元年,〔三〕進爵,〔四〕增邑六百戶。轉右衛將軍,加給事中。

  二年,虜寇邊,上遣安國出司州,安集民戶。詔曰:「郢、司之閒,流雜繁廣,宜並加區判,定其隸屬。參詳兩州,事無專任,安國可蹔往經理。」以本官使持節、總荊郢諸軍北討事,屯義陽西關。虜未至,安國移屯沔口以俟應接。改封湘鄉。世祖即位,授使持節、散騎常侍、平西將軍、司州刺史,領義陽太守。永明二年,徙都督南兗兗徐青冀五州諸軍事、平北將軍、南兗州刺史,仍為都督、湘州刺史。四年,湘川蠻動,安國督州兵討之。

  有疾,徵為光祿大夫,加散騎常侍。安國欣有文授,謂其子曰:「汝後勿作袴褶驅使,單衣猶恨不稱,當為朱衣官也。」上遣中書舍人茹法亮敕安國曰:「吾恒憂卿疾病,應有所須,勿致難也。」明年,遷都官尚書,領太子左率。六年,遷領軍將軍。安國累居將率,在朝以宿舊見遇。尋遷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兗州中正,給扶。上又敕茹法亮曰:「吾見呂安國疾狀,自不宜勞,且腳中既恒惡,扶人至吾前,於禮望殊成有虧,吾難敕之。其人甚諱病,卿可作私意向,其若好差不復須扶人,依例入,幸勿牽勉。」八年,卒,年六十四。贈使持節、鎮北將軍、南兗州刺史,常侍如故。給鼓吹一部。諡肅侯。

  時舊將帥又有吳郡全景文,字弘達。少有氣力,與沈攸之同載出都,到奔牛埭,於岸上息,有人相之:「君等皆方伯人,行當富貴也。」景文謂攸之曰:「富貴或可一人耳,今言皆然,此殆妄言也。」景文仍得將領為軍主。孝建初,為竟陵王驃騎行參軍,以功封漢水侯。除員外郎,積射將軍。

  泰始二年,為假節、寧朔將軍、冗從僕射、軍主。隨前將軍劉亮討破東賊於晉陵,除長水校尉,假輔國將軍。北討薛索兒於破釜,領水軍斷賊糧運。仍隨太祖於葛冢石梁,再戰皆有功。南賊相持未決,敕景文隸劉亮拒劉胡,攻圍力戰,身被數十創,除前軍將軍,封孝寧縣侯,邑六百戶。除寧朔將軍,游擊將軍,假輔師將軍,高平太守,鎮軍、安西二府司馬,驍騎將軍。元徽末,出為南豫州刺史、歷陽太守,輔國將軍如故。遷征虜將軍、南琅邪濟陰二郡太守、軍主,尋加散騎常侍。

  建元元年,以不預佐命,國除,授南琅邪太守,常侍、將軍如故。遷光祿大夫,征虜將軍、臨川王征西司馬、南郡太守。還,累遷為給事中,光祿大夫。永明九年,卒。

  周山圖字季寂,義興義鄉人也。少貧微,傭書自業。有氣幹〔五〕,為吳郡晉陵防郡隊主。宋孝武伐太初,山圖豫勳,賜爵關中侯。兗州刺史沈僧榮鎮瑕丘,與山圖有舊,以為己建武府參軍。竟陵王誕據廣陵反,僧榮遣山圖領二百人詣沈慶之受節度,事平論勳,為中書舍人戴明寶所抑。泰始初,為殿中將軍。四方反叛,僕射王彧舉山圖將領,呼與語,甚悅,使領百舸為前驅。(舉)〔與〕軍主佼長生等攻破賊湖白、赭圻二城。〔六〕除員外郎,加振武將軍。豫平濃湖,追賊至西陽還,明帝賞之,賜苑西宅一區。

  鎮軍將軍張永征薛安都於彭城,山圖領二千人迎運至武原,〔七〕為虜騎所追,合戰,多所傷殺。虜圍轉急,山圖據城自固,然後更結陣死戰,突圍出,虜披靡不能禁。眾稱其勇,呼為「武原將」。及永軍大敗,山圖收散卒得千餘人,守下邳城。還除給事中、冗從僕射、直閤將軍。

  山圖好酒多失,明帝數加怒誚,後遂自改。出為錢唐新城戍。是時豫州淮西地新沒虜,更於歷陽立鎮,五年,以山圖為龍驤將軍、歷陽令,領兵守城。

  初,臨海亡命田流,自號「東海王」,逃竄會稽鄞縣邊海山谷中,立屯營,分布要害,官軍不能討。明帝遣直後聞人襲說降之,授流龍驤將軍,流受命,將黨與出,行達海鹽,放兵大掠而反。是冬,殺鄞令耿猷,東境大震。六年,敕山圖將兵東屯浹口,廣設購募。流為其副暨挐所殺,別帥杜連、梅洛生各擁眾自守。〔八〕至明年,山圖分兵掩討,皆平之。

  豫章賊張鳳,聚眾康樂山,斷江劫抄。臺軍主李雙、蔡保數遣軍攻之,連年不禽。至是軍主毛寄生與鳳戰於豫章江,大敗。明帝復遣山圖討之。山圖至,先羸兵偃眾,遣幢主龐嗣厚遺鳳,要出會聚,聽以兵自衛,鳳信之。行至望蔡,山圖設伏兵於水側,擊斬鳳首,眾百餘人束首降。〔九〕除寧朔將軍、漣口戍主。山圖遏漣水築西城,斷虜騎路,并以溉田。

  元徽三年,遷步兵校尉,加建武將軍。轉督高平下邳淮陽淮西四郡諸軍事、寧朔將軍、淮南太守。盜發桓溫塜,大獲寶物。客竊取以遺山圖,山圖不受,簿以還官。遷左中郎將。

  太祖輔政,山圖密啟曰:「沈攸之久有異圖,公宜深為之備。」太祖笑而納之。武陵王贊為郢州,太祖令山圖領兵衛送。世祖與晉熙王燮自郢下,以山圖為後防。攸之事起,世祖為西討都督,啟山圖為軍副。世祖留據盆城,眾議以盆城城小難固,不如還都。山圖曰:「今據中流,為四方勢援,大眾致力,川岳可為。城隍小事,不足難也。」世祖使城局參軍劉皆、陳淵委山圖以處分事。山圖斷取行旅船板,以造樓櫓,立水柵,旬日皆辦。世祖甚嘉之。授前軍將軍,加寧朔將軍,進號輔國將軍。

  攸之攻郢城,世祖令山圖量其形勢。山圖曰:「攸之見與鄰鄉,亟同征伐,悉其為人。性度險刻,無以結固士心。如頓兵堅城之下,適所以為離散之漸耳。」攸之既敗,平西將軍黃回乘輕舸從白服百餘人在軍前下緣流叫,盆城中恐,須臾知是回凱歸,乃安。世祖謂山圖曰:「周公前言,可謂明於見事矣。」還都,太祖遣山圖領部曲,鎮京城,鎮戍諸軍,悉受節度。遷游擊將軍,輔國如故。建元元年,封廣晉縣男,邑三百戶。

  出為假節、督兗青冀三州徐州東海朐山軍事、寧朔將軍、兗州刺史。百姓附之。二年,進號輔國將軍。其秋,虜動,上策虜必不出淮陰,乃敕山圖曰:「知卿綏邊撫戎,甚有次第,應變算略,悉以相委。恐列醜未必能送死,卿丈夫無可藉手耳。」虜果寇朐山,為玄元度、盧紹之所破。〔一0〕虜於淮陽。〔一一〕是時淮北四州起義,上使山圖自淮入清,倍道應赴。敕山圖曰:「卿當盡相帥馭理,每存全重,天下事,唯同心力,山岳可摧。然用兵當使背後無憂慮;若後冷然無橫來處,閉目痛打,無不摧碎。吾政應鑄金,待卿成勳耳。若不藉此平四州,非丈夫也。努力自運,勿令他人得上功。」會義眾已為虜所沒,山圖拔三百家還淮陰。表移東海郡治漣口,又於石鱉立陽平郡,皆見納。

  世祖踐阼,遷竟陵王鎮北司馬,帶南平昌太守,將軍如故。以盆城之舊,出入殿省,甚見親信。義鄉縣長風廟神姓鄧,先經為縣令,死遂發靈。山圖啟乞加神位輔國將軍。上答曰:「足狗肉便了事,何用階級為?」轉黃門郎,領羽林四廂直衛。山圖於新林立墅舍,晨夜往還。上謂之曰:「卿罷萬人都督,而輕行郊外。自今往墅,可以仗身自隨,以備不虞。」及疾,上手敕參問,遣醫給藥。永明元年,卒,年六十四。詔賜朝服一具,衣一襲。

  周盤龍,北蘭陵蘭陵人也。宋世土斷,屬東平郡。〔一二〕盤龍膽氣過人,尤便弓馬。泰始初,隨軍討赭圻賊,躬自鬥戰,陷陣先登。累至龍驤將軍,積射將軍,封晉安縣子,邑四百戶。元徽二年,桂陽賊起,盤龍時為冗從僕射、騎官主、領馬軍主,隨太祖頓新亭,與屯(驤)〔騎〕校尉黃回出城南,〔一三〕與賊對陣,尋引還城中,合力拒戰。事寧,除南東莞太守,加前軍將軍,稍至驍騎將軍。昇明元年,出為假節、督交廣二州軍事、征虜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未之官,預平石頭。二年,沈攸之平,司州刺史姚道和懷貳被徵,以盤龍督司州軍事、司州刺史、假節,〔一四〕將軍如故。改封沌陽縣。太祖即位,進號右將軍。〔一五〕

  建元二年,虜寇壽春,以盤龍為軍主、假節,助豫州刺史垣崇祖決水漂漬。〔一六〕盤龍率輔國將軍張倪馬步軍於西澤中奮擊,殺傷數萬人,獲牛馬輜重。上聞之喜,詔曰:「醜虜送死,敢寇壽春,崇祖、盤龍正勒義勇,乘機電奮,水陸斬擊,填川蔽野。師不淹晨,西蕃剋定。斯實將率用命之功,文武爭伐之力。〔一七〕凡厥勳勤,宜時銓序,可符列(言)〔上〕。」〔一八〕盤龍愛妾杜氏,上送金釵鑷二十枚,手敕曰「餉周公阿杜」。轉太子左率。改授持節,軍主如故。

  明年,虜寇淮陽,圍(南)〔角〕城。〔一九〕先是上遣軍主成買戍(甬)〔角〕城,〔二0〕謂人曰:「我今作(甬)〔角〕城戍,我兒當得一子。」或問其故?買曰「:(甬)〔角〕城與虜同岸,危險具多,我豈能使虜不敢南向。我若不沒虜,則應破虜。兒不作孝子,便當作世子也。」至虜圍買數重,上遣領軍將軍李安民為都督救之。敕盤龍曰:「(甬)〔角〕城漣口,賊始復進,〔二一〕西道便是無賊,卿可率馬步下淮陰就李領軍。〔二二〕鍾離船少,政可致衣仗數日糧,軍人扶淮步下也。」買與虜拒戰,手所傷殺無數。晨朝早起,手中忽見有數升血,其日遂戰死。

  盤龍子奉叔單馬率二百餘人陷陣,虜萬餘騎張左右翼圍繞之,一騎走還,報奉叔已沒,盤龍方食,棄箸,馳馬奮槊,直奔〔虜陣,自稱「周公來!」〕〔二三〕虜素畏盤龍驍名,即時披靡。時奉叔已大殺虜,得出在外,盤龍不知,乃衝東擊西,奔南突北,賊眾莫敢當。奉叔見其父久不出,復躍馬入陣。父子兩匹騎,縈攪數萬人,虜眾大敗。盤龍父子由是名播北國。形甚羸訥,而臨軍勇果,諸將莫逮。

  永明元年,遷征虜將軍、南琅邪太守。三年,遷右衛將軍,加給事中。五年,轉大司馬,〔二四〕加征虜將軍、濟陽太守。世祖數講武,(帝)〔常〕令盤龍領〔馬〕軍,校(尉)騎騁槊。〔二五〕後以疾為光祿大夫。尋出為持節、都督兗州緣淮諸軍事、平北將軍、兗州刺史。進爵〔為〕侯。〔二六〕

  (甬)〔角〕城戍將張蒲,〔二七〕與虜潛相構結,因大霧乘船入清中採樵,載虜二十餘人,藏仗纖下,〔二八〕直向城東門,防門不禁,仍登岸拔白爭門。戍主皇甫仲賢率軍主孟靈寶等三十餘人於門拒戰,斬三人,賊眾被創赴水,而虜軍馬步至城外已三千餘人,阻塹不得進。淮陰軍主王僧(虔)〔慶〕等領五百人赴救,〔二九〕虜眾乃退。坐為有司所奏,詔白衣領職。八座尋奏復位。加領東平太守。

  盤龍表年老才弱,不可鎮邊,求解職,見許,還為散騎常侍、光祿大夫。世祖戲之曰:「卿著貂蟬,何如兜鍪?」盤龍曰:「此貂蟬從兜鍪中出耳。」十一年,病卒,年七十九。贈安北將軍、兗州刺史。

  子奉叔,勇力絕人,隨盤龍征討,所在為暴掠。世祖使領軍東討唐宇之,奉叔畏上威嚴,檢勒部下,不敢侵斥。為東宮直閤。鬱林在西州,奉叔密得自進。及即位,與直閤將軍曹道剛為心膂。道剛驍騎將軍,加冠軍將軍;奉叔游擊將軍,加輔國將軍:並監殿內直衛。少日,仍遷道剛為黃門郎,高宗固諫不納。奉叔善騎馬,帝從其學騎射,尤見親寵,得入後宮。尋加領淮陵太守、兗州中正。道剛加南濮陽太守。隆昌元年,除黃門郎,未拜,仍出為持節、都督青冀二州軍事、冠軍將軍、青州刺史。時帝謀誅宰輔,故出奉叔為外援,除道剛中軍司馬、青冀二州中正,本官如故。

  奉叔就帝求千戶侯,許之。高宗輔政,以為不可,封曲江縣男,三百戶,奉叔大怒,於眾中攘刀厲目,高宗說喻之,乃受。奉叔辭畢將之鎮,部伍已出。高宗慮其一出不可復制,與蕭諶謀,稱敕召奉叔於省內殺之,勇士數人拳擊久之乃死。啟帝云:「奉叔慢朝廷。」帝不獲已,可其奏。高宗廢帝之日,道剛直閤省,蕭諶先入戶,若欲論事,兵人隨後奄進,以刀刺之,洞胸死,(同)〔因〕進宮內廢帝。〔三0〕

  奉叔弟世雄,永元中,為西江督護。陳顯達事後,世雄殺廣州刺史蕭季敞,稱季敞同逆,送首京師。廣州刺史顏飜討殺之。

  王廣之字林之,沛郡相人也。少好弓馬,便捷有勇力。初為馬隊主。宋大明中,以功補本縣令,殿中,龍驤,強弩將軍,驃騎中兵,南譙太守。

  泰始初,除寧朔將軍、軍主,隸寧朔將軍劉懷珍征殷琰於壽春。琰將劉從築壘拒守,臺軍相守移日。〔三一〕琰遣長史杜叔寶領五千人運車五百乘援從。懷珍遣廣之及軍主辛慶祖、黃回、千道連等要擊於橫塘。寶結營拒戰,廣之等肉薄攻營,自晡至日沒,大敗之,殺傷千餘人,遂退,燒其運車。從聞之,棄壘奔走。時合肥城反,官軍前後受敵,都督劉勉召諸軍主會議。廣之曰:「請得將軍所乘馬往平之。」勉以馬與廣之,廣之去三日,攻剋合肥賊。

  仍隨懷珍討淮北。時明帝遣青州刺史明僧暠北征至三城,為沈文秀所攻。廣之將步騎三千餘人,緣海救之,俱引退。廣之又進軍襲文秀所置長廣太守劉桃根,桃根棄城走。軍還,封安蠻縣子,三百戶。尋改蒲圻。除建威將軍、南陽太守,不之官。除越騎校尉,龍驤將軍、鍾離太守。遷為左軍將軍,加寧朔將軍、高平太守。又除游擊將軍,寧朔如故。加給事中,冠軍將軍。討宋建平,先登京口,改封寧都縣子,五百戶。太祖廢蒼梧,出廣之為假節、督徐州軍事、徐州刺史、鍾離太守,冠軍如故。

  沈攸之事起,廣之留京師,豫平石頭,仍從太祖頓新亭,進號征虜將軍。太祖誅黃回。回弟駟及從弟馬、兄子奴亡逸。太祖與廣之書曰:「黃回雖有微勳,而罪過轉不可容。近遂啟請御大小二輿為刺史服飾。吾乃不惜為其啟聞,政恐得輿,復求畫輪車。此外罪不可勝數,弟自悉之。今啟依法。」令廣之於江西搜捕駟等。建元元年,〔進〕爵〔為〕侯,食邑(為)千戶。〔三二〕轉散騎常侍、左軍將軍。

  北虜動,明年,詔假廣之節,出淮上。廣之家在彭、沛,啟上求招誘鄉里部曲,北取彭城,上許之。以廣之為使持節、都督淮北軍事、平北將軍、徐州刺史。廣之引軍過淮,無所剋獲,坐免官。尋除征虜將軍,加散騎常侍、太子右率。世祖即位,遷長沙王鎮軍司馬,南東海太守,司徒司馬,尋陽相,〔三三〕南新蔡太守,安陸王北中郎左軍司馬、廣陵太守,將軍如故。出為持節、都督徐州諸軍事、徐州刺史,將軍如故。還為光祿大夫、左將軍、司徒司馬。遷右衛將軍,轉散騎常侍,前將軍。〔三四〕

  世祖見廣之子珍國應堪大用,謂廣之曰:「卿可謂老蚌也。」廣之曰:「臣不敢辭。」上大笑。除游擊將軍,不拜。

  十一年,虜動,假廣之節,招募。隆昌元年,遷給事中、左衛將軍。時豫州刺史崔慧景密與虜通,有異志。延興元年,以廣之為持節、督豫州郢州之西陽司州之汝南二郡軍事、平西將軍、豫州刺史。預廢鬱林勳,增封三百戶。高宗誅害諸王,遣廣之征安陸王子敬於江陽,給鼓吹一部。事平,仍改授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江州諸軍事、鎮南將軍、江州刺史。進封應城縣公,食邑二千戶。建武二年,虜圍司州,遣廣之持節督司州征討,解圍。廣之未至百餘里,虜退,乃還。明年,遷侍中、鎮軍將軍,給扶。四年,卒。年七十三。追贈散騎常侍、車騎將軍,諡曰莊公。〔三五〕

  史臣曰:公侯扞城,守國之所資也。必須久習兵事,非一戰之力。安國等致效累朝,聲勤克舉,並識時變,咸知附託。盤龍驍勇,獨冠三軍,匈奴之憚飛將,曾不若也。壯矣哉!

  贊曰:安國舊將,協同遷社,同裨九江,翊從中夏。盤龍殺敵,洞開胡馬。廣之末年,旌旄驟把。

  校勘記

  〔一〕 沈攸之〔之〕難 張森楷校勘記云:「『難』字上奪『之』字。」按元龜四百四十九疊「之」字,今據補。

  〔二〕 候伯與回同〔衛將〕軍袁粲謀石頭事 據元龜四百四十七補。按時袁粲為尚書令、衛將軍。

  〔三〕 (太)〔建〕元元年 據南史及元龜三百七十九改。

  〔四〕 進爵 南史下有「為侯」二字。按安國前封鍾武縣男,進爵則為侯矣,無「為侯」二字,義亦自明。

  〔五〕 有氣幹 「氣」毛本、局本作「器」。

  〔六〕 (舉)〔與〕軍主佼長生等攻破賊湖白赭圻二城 據元龜三百五十一改。

  〔七〕 山圖領二千人迎運至武原 「運」御覽四百三十五引作「軍」,元龜三百九十二、三百九十五亦作「軍」。疑作「軍」是。

  〔八〕 別帥杜連梅洛生各擁眾自守 「杜連」毛本、局本作「杜運」。

  〔九〕 眾百餘人束首降 「束首」南監本、局本作「束手」。

  〔一0〕為玄元度盧紹之所破 「玄元度」原訛「元玄度」,各本同訛,今據魏虜傳及魏書蕭道成傳乙正。按通鑑齊高帝建元二年「朐山戍主玄元度嬰城固守」,胡注引孫愐曰「玄,姓也」。

  〔一一〕虜於淮陽 按下有脫文。

  〔一二〕北蘭陵蘭陵人也宋世土斷屬東平郡 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按史稱南蘭陵者,南徐州之蘭陵也;稱北蘭陵者,徐州之蘭陵也。宋志徐州蘭陵郡領昌慮、承、合鄉三縣,不見蘭陵縣,疑志有脫漏矣。宋泰始以後,淮北陷沒,僑立淮南,土斷改屬東平,故齊志無北蘭陵之名也。」

  〔一三〕與屯(驤)〔騎〕校尉黃回出城南 殿本考證云:「百官志無屯驤校尉,南史黃回傳作『屯騎校尉』,當從之。」今據改。

  〔一四〕假節 「假」字原闕,據各本補。

  〔一五〕進號右將軍 「右」字原闕,據各本補。

  〔一六〕助豫州刺史垣崇祖決水漂漬 「漬」局本及元龜三百五十一並作「潰」。

  〔一七〕文武爭伐之力 「伐」原訛「乏」,各本不訛,今改正。

  〔一八〕可符列(言)〔上〕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改。

  〔一九〕圍(南)〔角〕城 據南史及元龜三百九十五、四百二十五、八百四十七、九百五十一改。

  〔二0〕上遣軍主成買戍(甬)〔角〕城 「甬城」南史及元龜並作「角城」,通鑑胡注亦云「甬城」當作「角城」,今據改。下同。

  〔二一〕(甬)〔角〕城漣口賊始復進 「賊始復」三字原闕,據各本補。

  〔二二〕卿可率馬步下淮陰就李領軍 「淮陰」南史作「淮陽」。「就李領」三字原闕,據元龜四百二十五補。按李安民為領軍將軍,故稱李領軍,各本作「就安民軍」,恐非子顯原文,今從元龜。

  〔二三〕馳馬奮槊直奔〔虜陣自稱周公來〕 據御覽四百三十五引補。

  〔二四〕轉大司馬 南史云「為大司馬」。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此時豫章王嶷為大司馬,盤龍何以得代之,蓋為嶷府之僚佐,史脫其文耳。」

  〔二五〕(帝)〔常〕令盤龍領〔馬〕軍校(尉)騎騁槊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改。

  〔二六〕進爵〔為〕侯  據局本、南史補。

  〔二七〕(甬)〔角〕城戍將張蒲 據元龜四百五十改。

  〔二八〕藏仗纖下 「仗」南監本、殿本作「伏」。殿本考證云:「『伏』汲古閣本作『仗』。按字書,纖是竹器,但可藏仗,未可藏人,似當以仗為是。」

  〔二九〕淮陰軍主王僧(虔)〔慶〕等領五百人赴救 據局本及元龜四百五十改。

  〔三0〕(同)〔因〕進宮內廢帝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改。

  〔三一〕臺軍相守移日 「守」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作「拒」。

  〔三二〕〔進〕爵〔為〕侯食邑(為)千戶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改。

  〔三三〕尋陽相 「相」原訛「柏」,各本並訛,今改正。按王敬則封尋陽郡公,故改太守為相。曹虎傳「領尋陽相」,垣榮祖傳「為尋陽相」,丘靈鞠傳「出為鎮南長史、尋陽相」,皆是也。

  〔三四〕轉散騎常侍前將軍 「前將軍」南史作「前軍將軍」。

  〔三五〕諡曰莊公 「莊公」南監本、殿本、局本作「壯公」。

《南齊書》 相关内容:

《南齊書》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