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语录 > 潜夫论笺校正 > 明闇第六

明闇第六

  国之所以治者君明也,其所以乱者君闇也。君之所以明者兼听也〔二〕,其〔三〕所以闇者偏信也〔四〕。是故人君通必兼听〔五〕,则圣日广矣;庸说偏信〔六〕,则愚日甚矣〔七〕。诗云:“先民有言,询于刍荛〔八〕。”

  〔一〕○铎按:为国者兼听则明,偏信则闇,为此文大旨。而援古立论,要在惩秦二世之所以亡,故推原明之所起,闇之所生而为篇。

  〔二〕管子明法解云:“明主者兼听独断。”汉书梅福传云:“博览兼听,谋及疏贱,令深者不隐,远者不塞,所谓辟四门,明四目也。”

  〔三〕“其”字旧脱,据治要补。  〔四〕荀子不苟篇云:“公生明,偏生闇。”

  〔五〕“必”疑当作“心”。僖二年谷梁传云:“宫之奇达心而懦”,新序善谋篇作“通心”。王先生云:‘“必”疑“聪”,以下“通四聪”证之。’○铎按:王说近是。盖“聪”字漫漶,惟存右旁之“心”,又误为“必”耳。

  〔六〕赵策:‘冯忌曰:“言而不称师,是庸说也。”’王先生云:‘“说”疑“谗”,以下“靖言庸回”证之。’○铎按:“说”字似不误。潜叹篇:“反徒信乱臣之说。”“说”即“谗言”也。

  〔七〕“愚”旧作“过”,据治要改。管子君臣上篇云:“夫民别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圣。”史记袁盎传:‘盎谓申屠嘉曰:“上日闻所不闻,明所不知,日益圣智。君今自闭钳天下之口,而日益愚。”’亦圣、愚并举之证。  〔八〕板。○铎按:荀子大略篇、说苑尊贤篇并引此诗以证博问博谋。

  夫尧、舜之治,辟四门,明四目,通四聪〔一〕,是以天下辐凑而圣无不照〔二〕;故共、鲧之徒弗能塞也,靖言庸回弗能惑也〔三〕。秦之二世,务隐藏己〔四〕,而断百僚〔五〕,隔捐〔六〕疏贱〔七〕而信赵高,是以听塞于贵重之臣〔八〕,明蔽于骄妒之人〔九〕,故天下溃叛,弗得闻也〔一0〕。皆高所杀〔一一〕,莫敢言之。周章至戏乃始骇,阎乐进劝乃后悔,不亦晚矣〔一二〕!故人君〔

  一三〕兼听纳下,则贵臣不得诬,而远人不得欺也〔一四〕;慢贱信贵,则朝廷谠言无以至〔一五〕,而洁士奉身伏罪于野矣〔一六〕。

  〔一〕书尧典。“通”旧作“达”,据治要改。史记五帝纪述尚书作“通”,汉书王莽传同。韩诗外传六亦云:“牧者所以开四目,通四聪。”汉书晁错传云:“近者献其明,远者通厥聪。”亦用尚书文。

  〔二〕管子九守主明云:“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以天下之目视,则无不见也;以天下之耳听,则无不闻也;以天下之心虑,则无不知也。辐凑并进,则明不塞矣。”“照”旧作“昭”,据治要改。独断云:“皇者煌也;盛德煌煌,无所不照。”

  〔三〕并见书尧典。“靖”今书作“静”。汉书王尊传、论衡恢国篇并与此同。○铎按:吴志陆抗传亦作“靖”,靖、静同声通用。

  〔四〕邓析子无厚篇云:“君者藏形匿影,群下无私。”

  〔五〕书皋陶谟云:“百僚师师。”

  〔六〕“捐”旧作“损”。○俞樾云:‘“隔”之与“捐”,义亦不伦。疑当作“限”。思贤篇曰:“限隔九州”,此云“隔限”,彼云“限隔”,其义一也。“限”与“损”字形微似,因而致误。’

  〔七〕管子明法解云:“疏远鬲闭而不得闻。”“鬲”即“隔”之省。

  〔八〕韩非子孤愤篇云:“智术能法之士用,则贵重之臣必在绳之外矣。”

  〔九〕汉书谷永传云:“抑远骄妒之宠。”

  〔一0〕汉书贾捐之传云:“天下溃畔,祸卒在于二世之末。”贾山传云:“天下已溃,而莫之告。”  〔一一〕治要作“皆知高杀”,并有脱误。

  〔一二〕“矣”治要作“乎”。事见史记秦始皇纪。

  〔一三〕“故人君”三字旧脱,据治要补。

  〔一四〕管子明法解云:“明主者兼听独断,多其门户,群臣之道,下得明上,贱得言贵,故奸人不敢欺。”

  〔一五〕“言”字旧空,据程本补。孟子:“禹闻善言则拜”,赵岐注引尚书曰:“禹拜谠言。”今书皋陶谟作“昌言”。汉书叙传:“今日复闻谠言”,颜师古注:“谠言,善言也。”○铎按:“谠”即“昌”之后出形声字。

  〔一六〕“矣”字旧空,据程本补。襄廿六年左传云:“义则进,否则奉身而退。”

  夫朝臣所以统理〔一〕,而多比周则法乱〔二〕;贤人所〔三〕以奉己,而隐遯伏野则君孤。法乱君孤〔四〕而能存者,未之尝有也〔五〕。是故明君莅众〔六〕,务下言以昭外,敬纳卑贱以诱贤也。〔七〕其无讵言,未必言者之尽可用也,乃惧距无用而让有用也〔八〕;其无慢贱,未必其人尽贤也,乃惧慢不肖而绝贤望也。是故圣王表小以厉大〔九〕,赏鄙以招贤,然后良士集于朝〔一0〕,下情达于君也〔一一〕。故上无遗失之策〔一二〕,官无乱法之臣。此君民之所利,而奸佞之所患也。

  〔一〕汉书孔光传策云:“丞相者,朕之股肱,所与共承宗庙,统理海内。”薛宣传云:“御史大夫,内承本朝之风化,外佐丞相统理天下。”

  〔二〕旧无“法”字,按文义当有,下云“官无乱法之臣”可证。管子任法篇云:“群党比周以立其私,请谒任举以乱公法。”王先生云:‘“多”当是“朋”字之误,下脱“党”字。’○铎按:实贡篇:“是以举世多党而用私。”“多”亦“朋”字之误。隶书“朋”字作“●”,故与“多”相乱。

  〔三〕“所”字旧空,据程本。○铎按:述古堂景宋写本亦有“所”字。

  〔四〕以上四字旧脱。

  〔五〕管子明法解云:“法废而私行,则人主孤特而独立,人臣群党而成朋,如此则主弱而臣强,此之谓乱国。”

  〔六〕易明夷象曰:“君子以莅众。”

  〔七〕治要“言”上有“之”字,“昭外”下有“也”字,疑衍。“昭”当作“照”。王先生云:‘“纳”字当在“务”字下,“昭”当作“招”,观下“无距言”、“无慢贱”平列可见。’○铎按:下文又言“赏鄙以招贤”,王说是。

  〔八〕晏子春秋谏下云:“天下者,非用一士之言也。固有受而不用,恶有拒而不受者哉?”“距”与“拒”通。新书大政下篇云:“古圣王君子不素距人。”“乃惧”以下十字旧脱,据治要补。“让”与“攘”通。曲礼:“左右攘辟”,郑注:“攘,却也。”

  〔九〕“表”旧作“责”,据治要改。新书大政下篇云:“圣王选举也,以为表也。”

  〔一0〕书秦誓云:“番番良士。”

  〔一一〕管子明法篇云:“下情求不上通,谓之塞。”

  〔一二〕文子自然篇云:“因循任下,责成而不劳,谋无失策,举无过事。”史记主父偃传云:“谋无遗策。”  昔张禄一见而穰侯免〔一〕,袁丝进说而周
黜〔二〕。是以当涂之人〔三〕,恒嫉正直之士〔四〕,得一介言于君〔五〕以矫其邪也〔六〕,故上〔七〕饰伪辞以障〔八〕主心〔九〕,下设威权以固士民〔一0〕。赵高乱政,恐恶闻上,乃豫要二世曰:“屡见群臣众议政事则黩,黩且示短,不若藏己独断,神且尊严。天子称朕,固但闻名〔一一〕。”二世于是乃深自幽隐,独进赵高。赵高入称好言以说主,出倚诏令以自尊。天下鱼烂〔一二〕,相帅叛秦。赵高恐惧,归恶于君,乃使阎乐责而杀〔一三〕,愿一见高不能而死〔一四〕。

  〔一〕见史记范睢传。○铎按:张禄,魏辩士范睢所更名。穰侯即魏冉,秦昭王母宣太后异母弟,相秦。昭王四十一年,听范睢说而逐穰侯。事亦详秦策三。

  〔二〕见史记袁盎传。“
”与“勃”同。  〔三〕“当涂之人”见韩非子孤愤篇。孟子:“当路于齐”,赵注云:“得当仕路。”“当涂”犹言“当路”。

  〔四〕诗小明云:“正直是与。”

  〔五〕春秋繁露楚庄王篇云:“介以一言曰:王者必改制。”按“介”之言“间”也。汉书杜周后钦传云:“毋使范睢之徒得间其说。”

  〔六〕文选长笛赋李善注引苍颉篇云:“矫,正也。”

  〔七〕“上”字旧脱。  〔八〕“障”旧作“彰”。  〔九〕汉书董仲舒传云:“百官皆饰空言虚辞。”  〔一0〕秦策:‘范睢曰:“臣闻善为国者,内固其威,而外重其权。”’  〔一一〕○铎按:“固”亦“但”也。言但闻名,不使人见也。史记秦始皇纪作“固不闻声”。索隐云:‘一作“固闻声”,言天子常居禁中,闻其声耳,不见其形也。’李斯传记高之言曰:“天子所以贵者,但以闻声,群臣莫得见其面。”是“固”即“但”也。汉书王尊传:“天下皆言王勇,顾但负贵,安能勇?”“固但”与“顾但”同。参读书杂志王念孙说。

  〔一二〕史记秦始皇纪后班固论云:“何决不可复壅,鱼烂不可复全。”按“鱼烂”本僖十九年公羊传。

  〔一三〕“杀”下当脱“之”字。

  〔一四〕见史记秦始皇纪及李斯传。

  夫田常囚简公〔一〕,踔齿悬泯王〔二〕,二世亦既闻之矣。然犹复袭其败迹者〔三〕何也?过在于不纳卿士之箴规〔四〕,不受民氓之谣言〔五〕,自以己贤于简、愍,而赵高贤〔六〕于二臣也。故国已乱而上不知,祸既作而下不救〔七〕。此非众共弃君,乃君以众命系赵高,病自绝于民也〔八〕。

  〔一〕田常即陈恒。事见哀十四年左传。○铎按:贤难篇:“齐侯之以夺国”,即此事。亦见史记齐世家、田完世家。

  〔二〕秦策:‘范睢曰:“淖齿管齐之权,缩闵王之筋,悬之庙梁,宿昔而死。”’事详齐策。踔、淖,愍、闵古字俱通用。史记田完世家作愍王。

  〔三〕韩非子南面篇云:“袭乱之迹。”  〔四〕周语云:“师箴,近臣尽规。”  〔五〕晋语云:“风听胪言于市,辨祅祥于谣。”后汉书蔡邕传云:“令三公谣言奏事”,章怀注引汉官仪曰:“三公听采长吏臧否,人所疾苦,条奏之,是为举谣言者也。”刘陶传云:“听民庶之谣吟。”

  〔六〕以上三字旧脱。

  〔七〕“救”旧作“杀”。

  〔八〕书西伯戡黎云:“惟王淫戏用自绝。”

  后末世之君危何知之哉〔一〕?舜曰:“予违,汝弼。汝无面从,退有后言〔二〕。”故治〔三〕国之道,劝之使谏,宣之使言〔四〕,然后君明察而治情通矣。

  〔一〕文有脱误。○铎按:此句与贤难篇“且闾阎凡品何独识哉?”同为更端以起下之辞,疑当作“后末世之君何危之知哉?”言末世之君何知拒谏之危也。传写误倒,遂不可读。

  〔二〕书皋陶谟。

  〔三〕“治”字旧脱,据治要补。

  〔四〕周语:‘邵公曰:“为民者宣之使言。”’

  且凡骄臣之好隐贤也〔一〕,既患其正义以绳己矣〔二〕,又耻居上位而明不及下,尹其职而策不出于己〔三〕。是以]宛得众而子常杀之〔四〕,屈原得君而椒、兰构谗〔五〕,耿寿建常平而严延妒其谋〔六〕,陈汤杀郅支而匡衡挍其功〔七〕。

  〔一〕汉书谷永传云:“骄臣悍妾。”孟子云:“进不隐贤。”○铎按:此“隐贤”谓隐蔽贤人。

  〔二〕史记商君传云:“日绳秦之贵公子。”

  〔三〕治要载崔实政论云:“其达者或矜名嫉能,耻善策不从己出,则舞笔奋辞以破其义,寡不胜众,遂见屏弃。”○俞樾谓“尹”当为“尸”,详贤难篇“尹据天官”注。○铎按:下篇云:“群僚师尹,咸有典司,各居其职。”疑此“尹”字当作“居”。

  〔四〕昭廿七年左传。○铎按:已见贤难篇。  〔五〕“构”旧作“挺”,据治要改。新序节士篇云:“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大夫,有博通之知,清洁之行,怀王用之。秦欲吞滅諸侯,并兼天下,屈原為楚東使於齊以結
黨。秦国患之,乃使张仪之楚,货楚贵臣上官大夫、靳尚之属,上及令尹子兰、司马子椒,内赂夫人郑袖,共谮屈原。屈原遂放于外,乃作离骚。”汉书扬雄传反离骚云:“灵修既信椒、兰之唼佞兮!”苏林曰:“椒、兰,令尹子椒、子兰也。”按史记屈原传不载子椒。

  〔六〕见汉书酷吏严延年传。○铎按:耿寿昌、严延年各节一字。

  〔七〕见汉书陈汤传。“挍”旧作“捄”,据治要改。○俞樾云:‘“捄”字无义。汪改作“挍”,义亦迂曲。疑本是“佼”字。淮南览冥训:“凤凰之翔至德也,雷霆不作,风雨不兴,川谷不澹,草木不摇,而燕雀佼之,以为不能与之争于宇宙之间。”“佼”盖轻慢之意。上文云:“赤螭、青虯之遊冀州也,蛇
輕之,以為不能與之爭於江海之中。”一云“轻之”,一云“佼之”,是“佼”与“轻”同。“佼其功”即“轻其功”也。“挍”乃“佼”之误,“捄”又“挍”之误耳。’○铎按:捄、挍并当读为“挠”。挠,屈也。挠其功,谓屈辞以减其功耳。汤传云:“匡衡以汤擅兴师矫制,如复加爵土,则后奉使者争欲乘危,徼幸生事于蛮夷。为国招难,渐不可开。”明非“轻其功”之谓。挠、挍古音同部,与“捄”音亦相近。盖求诸声则得,求之形则远矣。  由此观之,处位卑贱而欲效善于君,则必先与宠人为雠矣〔一〕。乘旧宠沮之于内〔二〕,而己接贱〔三〕欲自信于外,此〔四〕思善之君,愿忠之士,所以虽并生一世,忧心相皦,而终不得遇者也。〔五〕

  〔一〕“矣”字据治要补。韩非子八说篇云:“治国是非不以术断,而决于宠人,则臣下轻君而重于宠人矣。”

  〔二〕“乘”旧作“恃”,据治要改。按“乘”犹“恃”也。考绩篇云:“富者乘其才力。”  〔三〕旧无“而己”二字,据治要补。按“接”当作“疏”,“疏”误为“迹”,又转误为“接”也。韩非子孤愤篇云:“处势卑贱,无党孤特。夫以疏贱与近爱信争,其数不胜也。”此文本之。汉书赵充国传:“疏捕山间虏”,颜师古注:‘“疏”字本作“迹”,言寻迹而捕之。’亦疏、迹相误之证。

  〔四〕“此”字据治要补。  〔五〕“皦”疑“噭”。礼记曲礼郑注:“噭,号呼之声也。”王先生云:“皦,明白之貌。”○铎按:汪说近是。

《潜夫论笺校正》 相关内容:

《潜夫论笺校正》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