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语录 > 潜夫论笺校正 > 论荣〔一〕第四

论荣〔一〕第四

  所谓贤人君子者,非必高位厚禄富贵荣华之谓也〔二〕,此则君子之所宜有,而非其所以为君子者也。所谓小人者,非必贫贱冻馁辱阨穷之谓也〔三〕,此则小人之所宜处,而非其所以为小人者也。

  〔一〕○铎按:此篇首明君子小人之辨,继论寡德高位之人不足以为荣,而终之以人惟其任。

  〔二〕汉书董仲舒传云:“身宠而载高位,家温而食厚禄,因乘富贵之资力,以与民争利于下。”叙传答宾戏云:“据徼乘邪,以求一日之富贵,朝为荣华,夕而蕉瘁。”

  〔三〕“辱”上脱一字。程本“辱”作“困”。○铎按:疑本作“困辱”,诸本脱“困”字,程本脱“辱”字耳。邵本臆补作“困苦”,非。

  奚以明之哉?夫桀、纣者,夏殷之君王也,崇侯、恶来,天子之三公也〔一〕,而犹不免于小人者,以其心行恶也。伯夷、叔齐,饿夫也〔二〕,傅说胥靡〔三〕,而井伯虞虏也〔四〕,然世犹以为君子者,以为志节美也〔五〕。

  〔一〕见史记殷本纪。  〔二〕法言渊骞篇云:“西山之饿夫。”

  〔三〕吕氏春秋求人篇云:“傅说,殷之胥靡也。”高诱注:“胥靡,刑罪之名也。”

  〔四〕“井伯虞虏”旧作“井臼处虏”。僖五年左传云:“执虞公及其大夫井伯。”史记晋世家“执”作“虏”。  〔五〕汉书云敞传云:“车骑将军王舜高其志节。”  故论士苟定于志行〔一〕,勿以遭命,则虽有天下不足以为重,无所用不足〔二〕以为轻,处隶圉〔三〕不足以为耻,抚四海不足以为荣。况乎其未能相县若此者哉〔四〕?故曰:宠位不足以尊我〔五〕,而卑贱不足以卑己〔六〕。

  〔一〕淮南子原道训云:“士有一定之论。”管子八观篇云:“商贾之人,不论志行而有爵禄。”荀子荣辱篇云:“志行修,临官治。”

  〔二〕“足”旧作“可”。  〔三〕哀二年左传云:“人臣隶圉免。”周语云:“湮替隶圉”,韦昭注:“隶,役也。圉,养马者。”

  〔四〕荀子王制篇云:“是其为相县也亦远矣。”

  〔五〕“以”下旧衍“为”字。  〔六〕新书大政上篇云:“纣自谓天王也,桀自谓天子也,已灭之后,民以相骂也。以此观之,则位不足以为尊,而号不足以为荣矣。”

  夫令誉从我兴,而二命自天降之〔一〕。诗云:“天实为之,谓之何哉〔二〕!”故君子未必富贵,小人未必贫贱〔三〕,或潜龙未用,或〔四〕亢龙在天〔五〕,从古以然。今观俗士之论也,以族举德,以位命贤〔六〕,兹可谓得论之一体矣,而未获至论之淑真也。〔七〕  〔一〕礼记祭法疏引援神契云:“命有三科:有受命以保庆,有遭命以谪暴,有随命以督行。”此云二命,盖不数受命。卜列篇云:“命有遭随。”御览三百六十引春秋元命苞云:“命者,天之令也。所受于帝,行正不过,得寿命──寿命,正命也。起九九八十一。有随命──随命者。随行为命也。有遭命──遭命者,行正不误,逢世残贼,君上逆乱,辜咎下流,灾谴并发,阴阳散忤,暴气雷至,灭日动地,绝人命,沙鹿袭邑是。”○俞樾云:‘上文云:“宠位不足以尊我,而卑贱不足以卑己。”然则“二命”即谓此二者也。下文“君子未必富贵,小人未必贫贱”,富贵、贫贱,此即所谓“二命”。汪氏不本上下文为说,而泛举援神契之遭命、随命以说此“二命”,失之。’○铎按:俞说是。上文“勿以遭命”,亦非纬之“遭命”也。

  〔二〕北门。○铎按:“谓之何”即“奈之何”,训见经传释词卷三。

  〔三〕论衡命禄篇云:“才高行厚,未必保其必富贵;智寡德薄,未必信其必贫贱。或时才高行厚,命恶废而不进;智寡德薄,命善兴而超踰。故夫临事知愚,操行清浊,性与才也;仕宦贵贱,治产贫富,命与时也。”

  〔四〕“或”字旧脱,据程本补。  〔五〕易干。  〔六〕仲长统昌言云:“天下士有三俗:选士而论族姓阀阅,一俗。”见意林。  〔七〕“真”程本作“贞”,误。淮南子有俶真训。说文云:“俶,善也。”经典多通用“淑”。

  尧,圣父也,而丹凶傲〔一〕;舜,圣子也,而叟顽恶〔二〕;叔向,贤兄也,而鲋贪暴〔三〕;季友,贤弟也,而庆父淫乱〔四〕。论若必以族,是丹宜禅而舜宜诛,鲋宜赏而友宜夷也。论之不可必以族也若是。

  〔一〕书皋陶谟。

  〔二〕尧典。  〔三〕昭元年、十三年、十四年左传。○铎按:亦见晋语九。

  〔四〕庄卅一年、闵二年左传。

  昔祁奚有言:“鲧殛而禹兴,管、蔡为戮,周公佑王〔一〕。”故书称“父子兄弟不相及”也〔二〕。幽、厉之贵,天子也,而又富有四海〔三〕。颜、原之贱,匹庶也,而又冻馁屡空〔四〕。论若必以位,则是两王是〔五〕为世士〔六〕,而二处为愚鄙也。论之不可必以位也,又若是焉〔七〕。

  〔一〕襄廿一年左传。“佑”今作“右”。

  〔二〕昭廿年左传:‘苑何忌曰:“在康诰曰:父子兄弟,罪不相及。”’疏云:“此非康诰之全文,引其意而言之。”○铎按:僖三十三年左传晋臼季引康诰曰:“父不慈,子不只,兄不友,弟不共,不相及也。”后汉书章帝纪元和元年诏引同。或谓康诰阙文。

  〔三〕墨子非命下篇云:“桀、纣、幽、厉,贵为天子,富有天下。”新书过秦下篇云:“贵为天子,富有四海。”

  〔四〕论语。

  〔五〕“是”字疑衍。

  〔六〕治要载尸子劝学篇云:“使贤者教之以为世士。”

  〔七〕庄子盗跖篇:‘子张曰:“势为天子,未必贵也;穷为匹夫,未必贱也。贵贱之分,在行之美恶。”’  故曰:仁重而势轻,位蔑而义荣〔一〕。今之论者,多此之反,而又以九族,或以所来,则亦远于获真贤矣〔二〕。

  〔一〕春秋繁露云:“今人大有义而甚无利,虽贫与贱,尚荣其行。”新语本行篇云:“贱而好德者尊,贫而有义者荣。”桑柔郑笺云:‘“蔑”犹“轻”也。’程本“蔑”作“辱”,误。

  〔二〕汉书贡禹传云:“求士不得真贤。”

  昔自周公不求备于一人〔一〕,况乎其德义既举,乃可以它故而弗之采乎?由余生于五狄,越蒙产于八蛮〔二〕,而功施齐、秦,德立诸夏〔三〕,令名美誉〔四〕,载于图书〔五〕,至今不灭。张仪,中国之人也;卫鞅,康叔之孙也〔六〕,而皆谗佞反复,交乱四海〔七〕。由斯观之,人之善恶,不必世族;性之贤鄙,不必世俗〔八〕。中堂生负苞〔九〕,山野生兰芷〔一0〕。夫和氏之璧,出于璞石;隋氏之珠,产于蜃蛤〔一一〕。诗云:“采葑采菲,无以下体。〔一二〕”故苟有大美可尚于世,则虽细行小瑕曷足以为累乎〔一三〕?  〔一〕论语。○铎按:实贡篇:“周公不求备。”

  〔二〕“蒙”旧作“象”。史记邹阳传云:“秦用戎人由余而霸中国,齐用越人蒙而强威、宣。”索隐云:‘越人蒙未见所出。汉书作“子臧”,张晏云:“子臧或是越人蒙字也。”’○铎按:俞樾茶香室续钞亦谓“越象”当是“越蒙”。

  〔三〕闵元年左传云:“诸夏亲匿”,杜注:“诸夏,中国也。”○铎按:论语八佾篇包注同。

  〔四〕襄廿四年左传云:“非无贿之患,而无令名之难。”周语云:“为令闻嘉誉以声之。”

  〔五〕韩非子用人篇云:“书图着其名。”大体篇云:“豪杰不著名于图书。”

  〔六〕并见史记。

  〔七〕诗青蝇云:“谗人罔极,交乱四国。”史记苏秦传云:“左右卖国反复之臣。”按:汉书息夫躬传,王嘉言“宠、躬皆倾覆,有佞邪材,恐必挠乱国家”,亦用青蝇诗义。

  〔八〕王先生云:‘“族”承上“或以九族”言,“俗”承上“或以所来”言。’

  〔九〕王先生云:‘“堂”是“唐”之误。“中唐”见诗防有鹊巢。“苞”当为“刍”,尔雅云:“萯,王刍”是也。古者多言“负刍”。’○俞樾云:‘“中堂”当作“中唐”。诗防有鹊巢传:“中,中庭也。唐,堂涂也。”此即用其语。“负”当作“萯”,说文:“萯,王萯也。”“苞,草也。南阳以为麤履。”萯、苞二草。下文“山野生兰芷”,兰、芷亦二草也。尔雅释草:“菉,王刍。”不云“萯,王刍”,王说殊误。至春秋有曹伯负刍,史记有楚王负刍,孟子云:“昔沈犹有负刍之祸。”赵注云:“时有作乱者曰负刍。”则负刍自是人名,不可以说此也。’○铎按:俞说是。

  〔一0〕史记日者传云:“兰芷芎藭,弃于广野。”  〔一一〕“隋氏”当作“隋侯”。汉书叙传答宾戏云:“龢氏之璧,韫于荆石;隋侯之珠,藏于蚌蛤。”颜师古注:“龢,古和字。”淮南子览冥训云:“隋侯之珠,和氏之璧。”高诱注:“隋侯,汉东之国,姬姓诸侯也。”御览九百四十一引墨子云:‘申徒狄谓周公曰:“贱人何可薄耶?周之灵圭,出于土石;隋之明月,出于蚌蜃。’○铎按:此义古人多知之,世说新语言语门载蔡洪答洛中人问亦本答宾戏。  〔一二〕谷风。○铎按:春秋繁露竹林篇:“取其一美,不尽其恶。”亦引邶风谷风此二句证之。

  〔一三〕汉书陈汤传:‘刘向曰:“论大功者不录小过,举大美者不疵细瑕。”’淮南子泛论训云:“夫人之情,莫不有所短。诚其大略是也,虽有小过,不足以为累。”

  是以用士不患其非国士〔一〕,而患其非忠〔二〕;世非患无臣,而患其非贤〔三〕。盖无羇縻〔四〕。陈平、韩信,楚俘也,而高祖以为藩辅〔五〕,实平四海,安汉室;卫青、霍去病,平阳之私人也〔六〕,而武帝以为司马,实攘北狄〔七〕,郡河西。惟其任也,〔八〕何卑远之有?然则所难于非此土之人,非将相之世者,为其无是能而处是位,无是德而居是贵〔九〕,无以我尚而不秉我势也〔一0〕。  〔一〕成十六年左传云:‘伯州犁以公卒告王,苗贲皇在晋侯之侧,亦以王卒告,皆曰:“国士在,且厚,不可当也。”’按“国士”谓本国之士,即下所云“此土之士”也。若吕氏春秋忠廉篇,王子庆忌谓要离“天下之国士”,不侵篇豫让曰:“智氏国士畜我”,长利篇戎夷曰:“我国士也,为天下惜死”,“国士”皆谓士盖一国者。故汉书韩信传:“国士无双”,颜师古注以“国士”为“国家之奇士”,与左传义别。后世习用“国士”以为美称,而于“本国”之义微矣。  〔二〕“忠”旧作“中”。

  〔三〕王先生云:‘“世非患无臣”当作“非患无世臣”,此四语亦族、俗分承言之。’

  〔四〕未详。史记司马相如传云:“天子之于夷、狄也,其义羁縻勿绝而已。”王先生云:‘“羇縻”当是“羇旅”,以下文“非此土之人”知之。’○铎按:此有脱文,不可强说。

  〔五〕史记汉兴以来诸侯年表序云:“藩辅京师。”

  〔六〕诗大东云:“私人之子”,毛传:“私人,私家人也。”汉书贾谊传云:“自丞尉以上,遍置私人。”

  〔七〕诗采薇毛传:“玁狁,北狄也。”郑笺云:“北狄,今匈奴也。”汉书匈奴传:‘扬雄云:“北狄,真中国之坚敌也。”’  〔八〕陈平、韩信、卫青、霍去病并见史记。

  〔九〕白虎通京师篇云:“有能然后居其位,德加于人然后食其禄。”荀子王制篇云:“无德不贵,无能不官。”

  〔一0〕“不”字疑衍。“秉”或“乘”之误。韩非子八说篇云:“以智士之计,处乘势之资,而为其私急,则君必欺焉。”难势篇云:“乘不肖人于势,是为虎傅翼也。”外储说左下:‘东郭牙曰:“以管仲能乘公之势以治齐国,得无危乎?”’

《潜夫论笺校正》 相关内容:

《潜夫论笺校正》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