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史記 > 史記卷一百二十七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史記卷一百二十七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集解墨子曰:「墨子北之齊,遇日者。日者曰:『帝以今日殺黑龍於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墨子不聽,遂北,至淄水。墨子不遂而反焉。日者曰:『我謂先生不可以北。』」然則古人占候卜筮,通謂之「日者」。墨子亦云,非但史記也。索隱案:名卜筮曰「日者」以墨,所以卜筮占候時日通名「日者」故也。

  自古受命而王,王者之興何嘗不以卜筮決於天命哉!其於周尤甚,及秦可見。代王之入,任於卜者。太卜之起,由漢興而有。〔一〕

  〔一〕索隱案:周禮有太卜之官。此云由漢興者,謂漢自文帝卜大橫之後,其卜官更興盛焉。

  司馬季主者,楚人也。〔一〕卜於長安東市。

  〔一〕索隱按:云楚人而太史公不序其系,蓋楚相司馬子期、子反後,羋姓也。季主見列仙傳。

  宋忠為中大夫,賈誼為博士,同日俱出洗沐,〔一〕相從論議,誦易先王聖人之道術,究遍人情,相視而歎。賈誼曰:「吾聞古之聖人,不居朝廷,必在卜醫之中。今吾已見三公九卿朝士大夫,皆可知矣。試之卜數中以觀采。」〔二〕二人即同輿而之市,游於卜肆中。天新雨,道少人,司馬季主閒坐,弟子三四人侍,方辯天地之道,日月之運,陰陽吉凶之本。二大夫再拜謁。司馬季主視其狀貌,如類有知者,即禮之,使弟子延之坐。坐定,司馬季主復理前語,分別天地之終始,日月星辰之紀,差次仁義之際,列吉凶之符,語數千言,莫不順理。

  〔一〕正義漢官五日一假洗沐也。

  〔二〕索隱卜數猶術數也。音所具反。劉氏云「數,筮也」,亦通。筮必〔用〕易(用)大衍之數者也。

  宋忠、賈誼瞿然而悟,獵纓正襟〔一〕危坐,〔二〕曰:「吾望先生之狀,聽先生之辭,小子竊觀於世,未嘗見也。今何居之卑,何行之汙?」〔三〕

  〔一〕索隱獵猶攬也。攬其冠纓而正其衣襟,謂變而自飾也。

  〔二〕索隱免坐。謂俯俛為敬。

  〔三〕索隱音烏故反。

  司馬季主捧腹大笑曰:「觀大夫類有道術者,今何言之陋也,何辭之野也!今夫子所賢者何也?所高者誰也?今何以卑汙長者?」

  二君曰:「尊官厚祿,世之所高也,賢才處之。今所處非其地,故謂之卑。言不信,行不驗,取不當,故謂之汙。夫卜筮者,世俗之所賤簡也。世皆言曰:『夫卜者多言誇嚴以得人情,〔一〕虛高人祿命以說人志,擅言禍災以傷人心,矯言鬼神以盡人財,厚求拜謝以私於己。』此吾之所恥,故謂之卑汙也。」

  〔一〕索隱謂卜者自矜誇而莊嚴,說禍以誑人也。

  司馬季主曰:「公且安坐。公見夫被髮童子乎?日月照之則行,不照則止,問之日月疵瑕吉凶,則不能理。由是觀之,能知別賢與不肖者寡矣。

  「賢之行也,直道以正諫,三諫不聽則退。其譽人也不望其報,惡人也不顧其怨,以便國家利眾為務。故官非其任不處也,祿非其功不受也;見人不正,雖貴不敬也;見人有污,雖尊不下也;得不為喜,去不為恨;非其罪也,雖累辱而不愧也。

  「今公所謂賢者,皆可為羞矣。卑疵〔一〕而前,孅趨〔二〕而言;相引以勢,相導以利;比周賓正,〔三〕以求尊譽,以受公奉;事私利,枉主法,獵農民;以官為威,以法為機,求利逆暴:譬無異於操白刃劫人者也。初試官時,倍力為巧詐,飾虛功執空文以誷主上,用居上為右;試官不讓賢陳功,見偽增實,以無為有,以少為多,以求便勢尊位;食飲驅馳,從姬歌兒,不顧於親,犯法害民,虛公家:此夫為盜不操矛弧者也,攻而不用弦刃者也,欺父母未有罪而弒君未伐者也。何以為高賢才乎?

  〔一〕索隱疵音貲。

  〔二〕索隱孅音纖。纖趍猶足恭也。

  〔三〕集解徐廣曰:「客旅謂之賓,人求長官謂之正。」

  「盜賊發不能禁,夷貊不服不能攝,姦邪起不能塞,官秏亂不能治,四時不和不能調,歲穀不孰不能適。〔一〕才賢不為,是不忠也;才不賢而託官位,利上奉,妨賢者處,是竊位也;〔二〕有人者進,有財者禮,是偽也。子獨不見鴟梟之與鳳皇翔乎?蘭芷芎藭棄於廣野,蒿蕭成林,使君子退而不顯眾,公等是也。

  〔一〕索隱音釋。適猶調也。

  〔二〕索隱奉音扶用反。

  「述而不作,君子義也。今夫卜者,必法天地,象四時,順於仁義,分策定卦,旋式正棋,〔一〕然後言天地之利害,事之成敗。昔先王之定國家,必先龜策日月,而後乃敢代;正時日,乃後入家;產子必先占吉凶,後乃有之。〔二〕自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演三百八十四爻而天下治。越王句踐放文王八卦〔三〕以破敵國,霸天下。由是言之,卜筮有何負哉!

  〔一〕集解徐廣曰:「式音栻。」索隱按:式即栻也。旋,轉也。栻之形上圓象天,下方法地,用之則轉天綱加地之辰,故云旋式。棋者,筮之狀。正棋,蓋謂卜以作卦也。

  〔二〕索隱謂若卜之不祥,則式不收也。卜吉而後有,故云「有之」。

  〔三〕索隱放音方往反。

  「且夫卜筮者,埽除設坐,正其冠帶,然後乃言事,此有禮也。言而鬼神或以饗,忠臣以事其上,孝子以養其親,慈父以畜其子,此有德者也。而以義置數十百錢,病者或以愈,且死或以生,患或以免,事或以成,嫁子娶婦或以養生:此之為德,豈直數十百錢哉!此夫老子所謂『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今夫卜筮者利大而謝少,老子之云豈異於是乎?

  「莊子曰:『君子內無飢寒之患,外無劫奪之憂,居上而敬,居下不為害,君子之道也。』今夫卜筮者之為業也,積之無委聚,藏之不用府庫,徙之不用輜車,負裝之不重,止而用之無盡索之時。持不盡索之物,游於無窮之世,雖莊氏之行未能增於是也,子何故而云不可卜哉?天不足西北,星辰西北移;地不足東南,以海為池;日中必移,月滿必虧;先王之道,乍存乍亡。公責卜者言必信,不亦惑乎!

  「公見夫談士辯人乎?慮事定計,必是人也,然不能以一言說人主意,故言必稱先王,語必道上古;慮事定計,飾先王之成功,語其敗害,以恐喜人主之志,以求其欲。多言誇嚴,〔一〕莫大於此矣。然欲彊國成功,盡忠於上,非此不立。今夫卜者,導惑教愚也。夫愚惑之人,豈能以一言而知之哉!言不厭多。

  〔一〕集解徐廣曰:「一作『險』。」

  「故騏驥不能與罷驢為駟,而鳳皇不與燕雀為群,而賢者亦不與不肖者同列。故君子處卑隱以辟眾,自匿以辟倫,微見德順以除群害,以明天性,助上養下,多其功利,不求尊譽。公之等喁喁者也,何知長者之道乎!」

  宋忠、賈誼忽而自失,芒乎無色,〔一〕悵然噤〔二〕口不能言。於是攝衣而起,再拜而辭。行洋洋也,出門僅能自上車,伏軾低頭,卒不能出氣。

  〔一〕索隱芒音莫郎反。

  〔二〕索隱悵音暢。噤音禁。劉氏音其錦反。

  居三日,宋忠見賈誼於殿門外,乃相引屏語相謂自歎曰:「道高益安,勢高益危。居赫赫之勢,失身且有日矣。夫卜而有不審,不見奪糈;〔一〕為人主計而不審,身無所處。〔二〕此相去遠矣,猶天冠地屨也。此老子之所謂『無名者萬物之始』也。天地曠曠,物之熙熙,或安或危,莫知居之。我與若,何足預彼哉!彼久而愈安,雖曾氏之義〔三〕未有以異也。」

  〔一〕集解徐廣曰:「音所。」駰案:離騷經曰「懷椒糈而要之」,王逸云「糈,精米,所以享神」。索隱糈音所。糈者,卜求神之米也。

  〔二〕索隱言卜之不中,乃不見奪其糈米。若為人主計不審,則身無所處也。

  〔三〕集解徐廣曰:「曾,一作『莊』。」

  久之,宋忠使匈奴,不至而還,抵罪。而賈誼為梁懷王傅,王墮馬薨,誼不食,毒恨而死。此務華絕根者也。〔一〕

  〔一〕索隱言宋忠、賈誼皆務華而喪其身,是絕其根本也。

  太史公曰:古者卜人所以不載者,多不見于篇。及至司馬季主,余志而著之。

  褚先生曰:臣為郎時,游觀長安中,見卜筮之賢大夫,觀其起居行步,坐起自動,誓正其衣冠而當鄉人也,有君子之風。見性好解婦來卜,對之顏色嚴振,未嘗見齒而笑也。從古以來,賢者避世,有居止舞澤者,有居民閒閉口不言,有隱居卜筮閒以全身者。夫司馬季主者,楚賢大夫,游學長安,通易經,術黃帝、老子,博聞遠見。觀其對二大夫貴人之談言,稱引古明王聖人道,固非淺聞小數之能。及卜筮立名聲千里者,各往往而在。傳曰:「富為上,貴次之;既貴各各學一伎能立其身。」黃直,大夫也;陳君夫,婦人也:以相馬立名天下。齊張仲、曲成侯以善擊刺學用劍,立名天下。留長孺以相彘立名。滎陽褚氏以相牛立名。能以伎能立名者甚多,皆有高世絕人之風,何可勝言。故曰:「非其地,樹之不生;非其意,教之不成。」夫家之教子孫,當視其所以好,好含苟生活之道,因而成之。故曰:「制宅命子,足以觀士;子有處所,可謂賢人。」

  臣為郎時,與太卜待詔為郎者同署,言曰:「孝武帝時,聚會占家問之,某日可取婦乎?五行家曰可,堪輿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叢辰家曰大凶,曆家曰小凶,天人家曰小吉,太一家曰大吉。辯訟不決,以狀聞。制曰:『避諸死忌,以五行為主。』」人取於五行者也。

  【索隱述贊】日者之名,有自來矣。吉凶占候,著於墨子。齊楚異法,書亡罕紀。後人斯繼,季主獨美。取免暴秦,此焉終否。

《史記》 相关内容:

《史記》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