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史記 > 史記卷七十三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史記卷七十三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白起者,郿人也。〔一〕善用兵,事秦昭王。昭王十三年,而白起為左庶長,將而擊韓之新城。〔二〕是歲,穰侯相秦,舉任鄙以為漢中守。其明年,白起為左更,攻韓、魏於伊闕,〔三〕斬首二十四萬,又虜其將公孫喜,拔五城。起遷為國尉。〔四〕涉河取韓安邑以東,到乾〔五〕河。〔六〕明年,白起為大良造。攻魏,拔之,取城小大六十一。明年,起與客卿錯攻垣城,〔七〕拔之。後五年,白起攻趙,拔光狼城。〔八〕後七年,白起攻楚,拔鄢、鄧五城。〔九〕其明年,攻楚,拔郢,燒夷陵,〔一〇〕遂東至竟陵。〔一一〕楚王亡去郢,東走徙陳。秦以郢為南郡。白起遷為武安君。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昭王三十四年,白起攻魏,拔華陽,走芒卯,而虜三晉將,斬首十三萬。與趙將賈偃戰,沈其卒二萬人於河中。昭王四十三年,白起攻韓陘城,〔一二〕拔五城,斬首五萬。四十四年,白起攻南陽太行道,絕之。〔一三〕

  〔一〕正義郿音眉,岐州縣。

  〔二〕索隱在河南也。正義今洛州伊闕。

  〔三〕正義今洛州南十九里伊闕山,號曰龍門是也。

  〔四〕正義言太尉。

  〔五〕集解徐廣曰:「音干。」

  〔六〕集解郭璞曰:「今河東聞喜縣東北有乾河口,因名乾河里,但有故溝處,無復水也。」索隱魏以安邑入秦,然安邑以東至乾河皆韓故地,故云取韓安邑。

  〔七〕集解徐廣曰:「河東垣縣。」

  〔八〕索隱地理志不載光狼城,蓋屬趙國。正義光狼故城在澤州高平縣西二十五里也。

  〔九〕集解徐廣曰:「昭王二十八年。」正義鄢鄧二邑在襄州。

  〔一〇〕正義夷陵,今峽州郭下縣。

  〔一一〕正義故城在郢州長壽縣南百五十里,今復州亦是其地也。

  〔一二〕正義陘庭故城在曲沃縣西北二十里,在絳州東北三十五里也。

  〔一三〕集解徐廣曰:「此南陽,河內脩武是也。」正義案:南陽屬韓,秦攻之,則韓太行羊腸道絕矣。

  四十五年,伐韓之野王。〔一〕野王降秦,上黨道絕。其守馮亭與民謀曰:「鄭道已絕,〔二〕韓必不可得為民。秦兵日進,韓不能應,不如以上黨歸趙。趙若受我,秦怒,必攻趙。趙被兵,必親韓。韓趙為一,則可以當秦。」因使人報趙。趙孝成王與平陽君、〔三〕平原君計之。平陽君曰:「不如勿受。受之,禍大於所得。」平原君曰:「無故得一郡,受之便。」趙受之,因封馮亭為華陽君。〔四〕

  〔一〕索隱地理志野王縣屬河內,在太行東南。孟康曰「古邢國也」。

  〔二〕集解徐廣曰:「河南新鄭,韓之國都是也。」索隱鄭國即韓之都,在河南。秦伐野王,是上黨歸韓之道絕也。

  〔三〕索隱平陽君未詳何人。

  〔四〕正義常山一名華陽,解在趙世家。

  四十六年,秦攻韓緱氏、藺,〔一〕拔之。

  〔一〕集解徐廣曰:「屬潁川。」索隱今其地闕。西河別有藺縣也。正義按:檢諸地記,潁川無藺。括地志云:「洛州嵩縣本夏之綸國也,在緱氏東南六十里。」地埋志云:「綸氏屬潁川郡。」按:既攻緱氏、藺,二邑合相近,恐綸藺聲相似,字隨音而轉作「藺」。

  四十七年,秦使左庶長王齕〔一〕攻韓,取上黨。上黨民走趙。趙軍長平,〔二〕以按據上黨民。〔三〕四月,齕因攻趙。趙使廉頗將。趙軍士卒犯秦斥兵,〔四〕秦斥兵斬趙裨將茄。〔五〕六月,陷趙軍,取二鄣四尉。〔六〕七月,趙軍築壘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壘,取二尉,敗其陣,〔七〕奪西壘壁。〔八〕廉頗堅壁以待秦,秦數挑戰,〔九〕趙兵不出。趙王數以為讓。而秦相應侯又使人行千金於趙為反閒,〔一〇〕曰:「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子趙括將耳,廉頗易與,且降矣。」趙王既怒廉頗軍多失亡,軍數敗,又反堅壁不敢戰,而又聞秦反閒之言,因使趙括代廉頗將以擊秦。秦聞馬服子將,乃陰使武安君白起為上將軍。而王齕為尉裨將,令軍中有敢泄武安君將者斬。趙括至,則出兵擊秦軍。秦軍詳敗而走,〔一一〕張二奇兵以劫之。趙軍逐勝,追造秦壁。〔一二〕壁堅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萬五千人絕趙軍後,又一軍五千騎絕趙壁閒,趙軍分而為二,糧道絕。而秦出輕兵擊之。趙戰不利,因築壁堅守,〔一三〕以待救至。秦王聞趙食道絕,王自之河內,〔一四〕賜民爵各一級,發年十五以上悉詣長平,〔一五〕遮絕趙救及糧食。

  〔一〕集解音紇。

  〔二〕集解徐廣曰:「在泫氏。」索隱地理志泫氏今在上黨郡也。正義長平故城在澤州高平縣西二十一里也。

  〔三〕索隱謂屯兵長平,以據援上黨。

  〔四〕索隱謂犯秦之斥候兵也。

  〔五〕索隱音加,裨將名也。

  〔六〕索隱鄣,堡城。尉,官也。正義括地志云:「趙鄣故城一名都尉城,今名趙東城,在澤州高平縣西二十五里。又有故穀城。此二城即二鄣也。」

  〔七〕集解徐廣曰:「一作『乘』。」

  〔八〕正義趙西壘在澤州高平縣北六里是也。即廉頗堅壁以待秦,王齕奪趙西壘壁者。

  〔九〕正義數音朔。挑,田鳥反。

  〔一〇〕正義紀莧反。

  〔一一〕正義詳音羊。

  〔一二〕正義秦壁一名秦壘,今亦名秦長壘。

  〔一三〕正義趙壁今名趙東壘,亦名趙東長壘,在澤州高平縣北五里,即趙括築壁敗處。

  〔一四〕正義時已屬秦,故發其兵。

  〔一五〕索隱時已屬秦,故發其兵。

  至九月,趙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內陰相殺食。來攻秦壘,欲出。為四隊,四五復之,不能出。其將軍趙括出銳卒自搏戰,秦軍射殺趙括。括軍敗,卒四十萬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計曰:「前秦已拔上黨,上黨民不樂為秦而歸趙。趙卒反覆。非盡殺之,恐為亂。」乃挾詐而盡阬殺之,遺其小者二百四十人歸趙。前後斬首虜四十五萬人。趙人大震。

  四十八年十月,秦復定上黨郡。〔一〕秦分軍為二:王齕攻皮牢,〔二〕拔之;司馬梗定太原。〔三〕韓、趙恐,使蘇代厚幣說秦相應侯曰:「武安君禽馬服子乎?」曰:「然。」又曰:「即圍邯鄲乎?」曰:「然。」「趙亡則秦王王矣,武安君為三公。武安君所為秦戰勝攻取者七十餘城,南定鄢、郢、漢中,〔四〕北禽趙括之軍,雖周、召、呂望之功不益於此矣。今趙亡,秦王王,則武安君必為三公,君能為之下乎?雖無欲為之下,固不得已矣。秦嘗攻韓,圍邢丘,〔五〕困上黨,上黨之民皆反為趙,天下不樂為秦民之日久矣。今亡趙,北地入燕,東地入齊,南地入韓、魏,則君之所得民亡幾何人。〔六〕故不如因而割之,〔七〕無以為武安君功也。」於是應侯言於秦王曰:「秦兵勞,請許韓、趙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王聽之,割韓垣雍、〔八〕趙六城以和。正月,皆罷兵。武安君聞之,由是與應侯有隙。

  〔一〕索隱秦前攻趙已破上黨,今迴兵復定其郡,其餘城猶屬趙也。

  〔二〕正義故城在絳州龍門縣西一里。

  〔三〕正義太原,趙地,秦定取也。

  〔四〕正義鄢在襄州率道縣南九里。郢在荊州江陵縣東六里。漢中,今梁州之地。

  〔五〕集解徐廣曰:「平皋有邢丘。」正義邢丘,今懷州武德縣東南二十里平皋縣城是也。

  〔六〕集解徐廣曰:「亡音無也。」

  〔七〕正義因白起之攻,割取韓、趙之地。

  〔八〕集解徐廣曰:「卷縣有垣雍城。」正義釋地名云:「卷縣所理垣雍城。」按:今在鄭州原武縣西北七里也。

  其九月,秦復發兵,使五大夫王陵攻趙邯鄲。是時武安君病,不任行。〔一〕四十九年正月,陵攻邯鄲,少利,秦益發兵佐陵。陵兵亡五校。武安君病愈,秦王欲使武安君代陵將。武安君言曰:「邯鄲實未易攻也。且諸侯救日至,彼諸侯怨秦之日久矣。今秦雖破長平軍,而秦卒死者過半,國內空。遠絕河山而爭人國都,趙應其內,諸侯攻其外,破秦軍必矣。不可。」秦王自命,不行;乃使應侯請之,武安君終辭不肯行,遂稱病。

  〔一〕正義任,入針反,堪也。

  秦王使王齕代陵將,八九月圍邯鄲,不能拔。楚使春申君及魏公子將兵數十萬攻秦軍,秦軍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聽臣計,今如何矣!」秦王聞之,怒,彊起武安君,〔一〕武安君遂稱病篤。應侯請之,不起。於是免武安君為士伍,遷之陰密。〔二〕武安君病,未能行。居三月,諸侯攻秦軍急,秦軍數卻,使者日至。秦王乃使人遣白起,不得留咸陽中。武安君既行,出咸陽西門十里,至杜郵〔三〕。秦昭王與應侯群臣議曰:「白起之遷,其意尚怏怏不服,有餘言。」秦王乃使使者賜之劍,自裁。武安君引劍將自剄,曰:「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良久,曰:「我固當死。長平之戰,趙卒降者數十萬人,我詐而盡阬之,是足以死。」遂自殺。武安君之死也,以秦昭王五十年十一月。死而非其罪,秦人憐之,鄉邑皆祭祀焉。〔四〕

  〔一〕正義彊,其兩反。

  〔二〕集解徐廣曰:「屬安定。」正義故城在涇州鶉觚縣,城西即古陰密國,密康公國也。

  〔三〕索隱按:故咸陽城在渭北。杜郵,今在咸陽城中。正義說文云「郵,境上行舍」,道路所經過。今咸陽縣城,本秦之郵也,在雍州西北三十五里。

  〔四〕集解何晏曰:「白起之降趙卒,詐而阬其四十萬,豈徒酷暴之謂乎!後亦難以重得志矣。向使眾人皆豫知降之必死,則張虛捲猶可畏也,況於四十萬被堅執銳哉!天下見降秦之將頭顱似山,歸秦之眾骸積成丘,則後日之戰,死當死耳,何眾肯服,何城肯下乎?是為雖能裁四十萬之命而適足以彊天下之戰,欲以要一朝之功而乃更堅諸侯之守,故兵進而自伐其勢,軍勝而還喪其計。何者?設使趙眾復合,馬服更生,則後日之戰必非前日之對也,況今皆使天下為後日乎!其所以終不敢復加兵於邯鄲者,非但憂平原君之補袒,患諸侯之捄至也,徒諱之而不言耳。若不悟而不諱,則毋所以遠智也,可謂善戰而拙勝。長平之事,秦民之十五以上者皆荷戟而向趙矣,秦王又親自賜民爵於河內。夫以秦之彊,而十五以上死傷過半者,此為破趙之功小,傷秦之敗大,又何以稱奇哉!若後之役戍不豫其論者,則秦眾多矣,降者可致也;必不可致者,本自當戰殺,不當受降詐也。戰殺雖難,降殺雖易,然降殺之為害,禍大於劇戰也。」索隱捲音拳。袒音濁莧反,字亦作「綻」。捄音救。

  王翦者,頻陽東鄉人也。〔一〕少而好兵,事秦始皇。始皇十一年,翦將攻趙閼與,〔二〕破之,拔九城,十八年,翦將攻趙。歲餘,遂拔趙,趙王降,盡定趙地為郡。明年,燕使荊軻為賊於秦,秦王使王翦攻燕。燕王喜走遼東,翦遂定燕薊而還。〔三〕秦使翦子王賁擊荊,〔四〕荊兵敗。還擊魏,魏王降,遂定魏地。

  〔一〕索隱地理志頻陽縣屬左馮翊,應劭曰「在頻水之陽也」。正義故城在雍州東同官縣界也。

  〔二〕正義音預。

  〔三〕正義薊音計。

  〔四〕集解徐廣曰:「秦諱『楚』,故云荊也。」索隱賁音奔。

  秦始皇既滅三晉,走燕王,而數破荊師。秦將李信者,年少壯勇,嘗以兵數千逐燕太子丹至於衍水中,卒破得丹,始皇以為賢勇。於是始皇問李信:「吾欲攻取荊,於將軍度用幾何人而足?」李信曰:「不過用二十萬人。」始皇問王翦,王翦曰:「非六十萬人不可。」始皇曰:「王將軍老矣,何怯也!李將軍果勢壯勇,〔一〕其言是也。」遂使李信及蒙恬將二十萬南伐荊。王翦言不用,因謝病,歸老於頻陽。李信攻平與,〔二〕蒙恬攻寢,〔三〕大破荊軍。信又攻鄢郢,破之,於是引兵而西,與蒙恬會城父。〔四〕荊人因隨之,三日三夜不頓舍,大破李信軍,入兩壁,殺七都尉,秦軍走。

  〔一〕集解徐廣曰:「勢,一作(新)『〔斷〕』。」

  〔二〕集解音余。正義在預東北五十四里。

  〔三〕集解徐廣曰:「今固始寢丘。」索隱徐廣云固始寢丘。固始,縣,屬淮陽。寢丘,地名也。

  〔四〕索隱在汝南,即應鄉。正義言引兵而會城父,則是汝州郟城縣東父城者也。括地志云:「汝州郟城縣東四十里有父城故城,即服虔云城父楚北境者也。又許州華縣東北四十五里亦有父城故城,即杜預云襄城城父縣者也。此二城,父城之名耳,服虔城父是誤也。左傳及注水經云『楚大城城父,使太子建居之』。十三州志云『太子建所居城父,謂今亳州城父是也』。此三家之說,是城父之名。地理志云潁川父城縣,沛郡城父縣。據縣屬郡,其名自分。古先儒多惑,故使其名錯亂。」

  始皇聞之,大怒,自馳如頻陽,見謝王翦曰:「寡人以不用將軍計,李信果辱秦軍。今聞荊兵日進而西,將軍雖病,獨忍棄寡人乎!」王翦謝曰:「老臣罷病悖亂,〔一〕唯大王更擇賢將。」始皇謝曰:「已矣,將軍勿復言!」王翦曰:「大王必不得已用臣,非六十萬人不可。」始皇曰:「為聽將軍計耳。」於是王翦將兵六十萬人,始皇自送至灞上。王翦行,請美田宅園池甚眾。始皇曰:「將軍行矣,何憂貧乎?」王翦曰:「為大王將,有功終不得封侯,故及大王之嚮臣,臣亦及時以請園池為子孫業耳。」始皇大笑。王翦既至關,使使還請善田者五輩。〔二〕或曰:「將軍之乞貸,亦已甚矣。」王翦曰:「不然。夫秦王怚〔三〕而不信人。〔四〕今空秦國甲士而專委於我,〔五〕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顧令秦王坐而疑我邪?」

  〔一〕正義罷音皮。悖音背。

  〔二〕集解徐廣曰:「善,一作『菑』。」索隱謂使者五度請也。

  〔三〕集解音麁。

  〔四〕集解徐廣曰:「怚,一作『粗』。」

  〔五〕集解徐廣曰:「專亦作『摶』,又作『剸』。」

  王翦果代李信擊荊。荊聞王翦益軍而來,乃悉國中兵以拒秦。王翦至,堅壁而守之,不肯戰。荊兵數出挑戰,終不出。王翦日休士洗沐,而善飲食撫循之,親與士卒同食。久之,王翦使人問軍中戲乎?對曰:「方投石超距。」〔一〕於是王翦曰:「士卒可用矣。」荊數挑戰而秦不出,乃引而東。翦因舉兵追之,令壯士擊,大破荊軍。至蘄南,〔二〕殺其將軍項燕,荊兵遂敗走。秦因乘勝略定荊地城邑。歲餘,虜荊王負芻,竟平荊地為郡縣。因南征百越之君。而王翦子王賁,與李信破定燕、齊地。

  〔一〕集解徐廣曰:「超,一作『拔』。漢書云『甘延壽投石拔距,絕於等倫』。張晏曰『范蠡兵法飛石重十二斤,為機發行三百步。延壽有力,能以手投之。拔距,超距也』。」索隱超距猶跳躍也。

  〔二〕正義徐州縣也。

  秦始皇二十六年,盡并天下,王氏、蒙氏功為多,名施於後世。

  秦二世之時,王翦及其子賁皆已死,而又滅蒙氏。陳勝之反秦,秦使王翦之孫王離擊趙,圍趙王及張耳鉅鹿城。〔一〕或曰:「王離,秦之名將也。今將彊秦之兵,攻新造之趙,舉之必矣。」客曰:「不然。夫為將三世者必敗。必敗者何也?必其所殺伐多矣,其後受其不祥。今王離已三世將矣。」居無何,項羽救趙,擊秦軍,果虜王離,王離軍遂降諸侯。

  〔一〕正義今邢州平鄉縣城本秦鉅鹿郡城也。

  太史公曰:鄙語云「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白起料敵合變,出奇無窮,聲震天下,然不能救患於應侯。王翦為秦將,夷六國,當是時,翦為宿將,始皇師之,然不能輔秦建德,固其根本,偷合取容,以至圽身。〔一〕及孫王離為項羽所虜,不亦宜乎!彼各有所短也。

  〔一〕集解徐廣曰:「圽音沒。」

  【索隱述贊】白起、王翦,俱善用兵。遞為秦將,拔齊破荊。趙任馬服,長平遂阬。楚陷李信,霸上卒行。賁、離繼出,三代無名。

《史記》 相关内容:

《史記》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