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史記 > 史記卷六十四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史記卷六十四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司馬穰苴者,〔一〕田完之苗裔也。齊景公時,晉伐阿、甄〔二〕,而燕侵河上,〔三〕齊師敗績。景公患之。晏嬰乃薦田穰苴曰:「穰苴雖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眾,武能威敵,願君試之。」景公召穰苴,與語兵事,大說之,以為將軍,〔四〕將兵扞燕晉之師。穰苴曰:「臣素卑賤,君擢之閭伍之中,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信,人微權輕,願得君之寵臣,國之所尊,以監軍,乃可。」於是景公許之,使莊賈往。穰苴既辭,與莊賈約曰:「旦日日中會於軍門。」〔五〕穰苴先馳至軍,立表下漏〔六〕待賈。賈素驕貴,以為將己之軍而己為監,不甚急;〔七〕親戚左右送之,留飲。日中而賈不至。穰苴則仆表決漏,〔八〕入,行軍勒兵,申明約束。約束既定,夕時,莊賈乃至。穰苴曰:「何後期為?」賈謝曰:「不佞大夫親戚送之,故留。」穰苴曰:「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枹〔九〕鼓之急則忘其身。今敵國深侵,邦內騷動,士卒暴露於境,君寢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懸於君,何謂相送乎!」召軍正問曰:「軍法期而後至者云何?」對曰:「當斬。」莊賈懼,使人馳報景公,請救。既往,未及反,於是遂斬莊賈以徇三軍。三軍之士皆振慄。久之,景公遣使者持節赦賈,馳入軍中。穰苴曰:「將在軍,君令有所不受。」〔一〇〕問軍正曰:「馳三軍法何?」正曰:「當斬。」使者大懼。穰苴曰:「君之使不可殺之。」乃斬其僕,車之左駙,馬之左驂,〔一一〕以徇三軍。〔一二〕遣使者還報,然後行。士卒次舍井灶飲食問疾醫藥,身自拊循之。悉取將軍之資糧享士卒,身與士卒平分糧食。最比〔一三〕其羸弱者,三日而後勒兵。病者皆求行,爭奮出為之赴戰。晉師聞之,為罷去。燕師聞之,度水而解。〔一四〕於是追擊之,遂取所亡封內故境而引兵歸。未至國,釋兵旅,解約束,誓盟而後入邑。景公與諸大夫郊迎,勞師成禮,然後反歸寢。既見穰苴,尊為大司馬。田氏日以益尊於齊。

  〔一〕索隱按:穰苴,名,田氏之族,為大司馬,故曰司馬穰苴。正義穰音若羊反。苴音子徐反。田穰苴為司馬官,主兵。

  〔二〕索隱按:阿、甄皆齊邑。晉太康地記曰「阿即東阿也」。地理志云甄城縣屬濟陰也。

  〔三〕正義河上,黃河南岸地,即滄德二州北界。

  〔四〕索隱謂命之為將,以將軍也。將音即匠反。遂以將軍為官名。故尸子曰「十萬之師,無將軍則亂」。六國時有其官。

  〔五〕索隱按:旦日謂明日。日中時期會於軍門也。

  〔六〕索隱按:立表謂立木為表以視日景,下漏謂下漏水以知刻數也。

  〔七〕正義己音紀。監,甲暫反。

  〔八〕索隱仆音赴。按:仆者,臥其表也。決漏謂決去壼中漏水。以賈失期,過日中故也。

  〔九〕索隱上音袁,下音孚。正義援,作「操」。枹音孚,謂鼓挺也。

  〔一〇〕集解魏武帝曰:「苟便於事,不拘君命。」

  〔一一〕索隱按:謂斬其使者之僕,及車之左駙。駙,當作「軵」,並音附,謂車循外立木,承重較之材。又斬其馬之左驂,以御者在左故也。正義軵音附。劉伯莊云:「駙者,箱外之立木,承重校者。」

  〔一二〕正義徇,行示也。

  〔一三〕正義比音(卑)必耳反。

  〔一四〕正義度黃河水北去而解。

  已而大夫鮑氏、高、國之屬害之,譖於景公。景公退穰苴,苴發疾而死。田乞、田豹之徒〔一〕由此怨高、國等。其後及田常殺簡公,盡滅高子、國子之族。至常曾孫和,因自立為齊威王,〔二〕用兵行威,大放穰苴之法,〔三〕而諸侯朝齊。

  〔一〕索隱田乞,田僖子也。豹亦僖子之族。

  〔二〕索隱按:此文誤也,當云田和自立,至其孫,因號為齊威王。故系家云田和自立,號太公,其孫因齊,號為威王。

  〔三〕正義放,方往反。

  齊威王使大夫追論古者司馬兵法而附穰苴於其中,因號曰司馬穰苴兵法。

  太史公曰:余讀司馬兵法,閎廓深遠,雖三代征伐,未能竟其義,如其文也,亦少褒矣。〔一〕若夫穰苴,區區為小國行師,何暇及司馬兵法之揖讓乎?世既多司馬兵法,以故不論,著穰苴之列傳焉。

  〔一〕索隱按:謂司馬法說行兵,揖讓有三代之法,而齊區區小國,又當戰國之時,故云「亦少褒矣」。

  【索隱述贊】燕侵河上,齊師敗績。嬰薦穰苴,武能威敵。斬賈以徇,三軍驚惕。我卒既彊,彼寇退壁。法行司馬,實賴宗戚。

《史記》 相关内容:

《史記》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