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史記 > 史記卷十七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史記卷十七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索隱應劭云:「雖名為王,其實如古之諸侯。」

  太史公曰:殷以前尚矣。周封五等:公,侯,伯,子,男。然封伯禽、康叔於魯、衛,地各四百里,親親之義,褒有德也;太公於齊,兼五侯地,尊勤勞也。武王、成、康所封數百,而同姓五十五〔一〕,地上不過百里,下三十里,以輔衛王室。管、蔡、康叔、曹、鄭,或過或損。厲、幽之後,王室缺,侯伯彊國興焉,天子微,弗能正。非德不純,形勢弱也。〔二〕

  〔一〕索隱案:漢書封國八百,同姓五十餘。顧氏據左傳魏子謂成鱄云「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兄弟之國十有五人,姬姓之國四十人」是也。

  〔二〕索隱純,善也,亦云純一。言周王非德不純一,形勢弱也。

  漢興,序二等。〔一〕高祖末年,非劉氏而王者,若無功上所不置〔二〕而侯者,天下共誅之。高祖子弟同姓為王者九國,〔三〕雖獨長沙異姓,而功臣侯者百有餘人。自鴈門、太原以東至遼陽,〔四〕為燕代國;常山以南,大行左轉,度河、濟,阿、甄以東薄海,為齊、趙國;自陳以西,南至九疑,東帶江、淮、穀、泗,〔五〕薄會稽,為梁、楚、淮南、長沙國:皆外接於胡、越。而內地北距山以東盡諸侯地,大者或五六郡,連城數十,置百官宮觀,僭於天子。漢獨有三河、東郡、潁川、南陽,自江陵以西至蜀,北自雲中至隴西,與內史〔六〕凡十五郡,而公主列侯頗食邑其中。何者?天下初定,骨肉同姓少,故廣彊庶孽,以鎮撫四海,用承衛天子也。

  〔一〕集解韋昭曰:「漢封功臣,大者王,小者侯也。」

  〔二〕集解徐廣曰:「一云『非有功上所置』。」

  〔三〕集解徐廣曰:徐廣曰:「齊、楚、荊、淮南、燕、趙、梁、代、淮陽。」索隱徐氏九國不數吳,蓋以荊絕乃封吳故也。仍以淮陽為九。今案:下文所列有十國者,以長沙異姓,故言九國也。

  〔四〕集解韋昭曰:「遼東遼陽縣。」

  〔五〕集解徐廣曰:「穀水在沛。」

  〔六〕正義京兆也。

  漢定百年之閒,親屬益疏,諸侯或驕奢,忕邪臣〔一〕計謀為淫亂,大者叛逆,小者不軌于法,以危其命,殞身亡國。天子觀於上古,然後加惠,使諸侯得推恩分子弟〔二〕國邑,故齊分為七,〔三〕趙分為六,〔四〕梁分為五,〔五〕淮南分三,〔六〕及天子支庶子為王,王子支庶為侯,百有餘焉。吳楚時,前後諸侯或以適削地〔七〕,是以燕、代無北邊郡,吳、淮南、長沙無南邊郡,〔八〕齊、趙、梁、楚支郡名山陂海咸納於漢。諸侯稍微,大國不過十餘城,小侯不過數十里,上足以奉貢職,下足以供養祭祀,以蕃輔京師。而漢郡八九十,形錯諸侯閒,犬牙相臨,〔九〕秉其阨塞地利,彊本幹,弱枝葉之勢,尊卑明而萬事各得其所矣。

  〔一〕索隱忕音誓。忕訓習。言習於邪臣之謀計,故爾雅云「忕猶狃」也。狃亦訓習。

  〔二〕索隱案:武帝用主父偃言而下推恩之令也。

  〔三〕集解徐廣曰:「城陽、濟北、濟南、菑川、膠西、膠東,是分為七。」

  〔四〕集解徐廣曰:「河閒、廣川、中山、常山、清河。」

  〔五〕集解徐廣曰:「濟陰、濟川、濟東、山陽也。」

  〔六〕集解徐廣曰:「廬江、衡山。」

  〔七〕索隱適音宅。或作「過」。

  〔八〕集解如淳曰:「長沙之南更置郡,燕代以北更置緣邊郡,其所有饒利兵馬器械,三國皆失之也。」正義景帝時,漢境北至燕、代,燕、代之北未列為郡。吳、長沙之國,南至嶺南;嶺南、越未平,亦無南邊郡。

  〔九〕索隱錯音七各反。錯謂交錯。相銜如犬牙,故云犬牙相制,言犬牙參差也。

  臣遷謹記高祖以來至太初諸侯,譜其下益損之時,令時世得覽。形勢雖彊,要之以仁義為本。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

  徐廣曰:孝武太始二年,廣陵、中山、真定王來朝。孝宣本始元年,趙來朝。二年,廣川東朝。四年,清河來朝。孝宣地節元年,梁來朝。二年,河閒來朝。三年,濟北分平原、太山二郡。

  【索隱述贊】漢有天下,爰覽興亡。始誓河岳,言峻寵章。淮陰就楚,彭越封梁。荊燕懿戚,齊趙棣棠。犬牙相制,麟趾有光。降及文景,代有英王。魯恭、梁孝,濟北、城陽。仁賢足紀,忠烈斯彰。

《史記》 相关内容:

《史記》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