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史記 > 史記卷十四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史記卷十四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索隱案:篇言十二,實敘十三者,賤夷狄不數吳,又霸在後故也。不數而敘之者,闔閭霸盟上國故也。

  太史公讀春秋曆譜諜,〔一〕至周厲王,未嘗不廢書而歎也。曰:嗚呼,師摯見之矣!〔二〕紂為象箸〔三〕而箕子唏。〔四〕周道缺,詩人本之衽席,關雎作。仁義陵遲,鹿鳴刺焉。及至厲王,以惡聞其過,〔五〕公卿懼誅而禍作,厲王遂奔于彘,〔六〕亂自京師始,而共和行政焉。是後或力政,彊乘弱,興師不請天子。然挾王室之義,〔七〕以討伐為會盟主,政由五伯,〔八〕諸侯恣行,〔九〕淫侈不軌,賊臣?子滋起矣。齊、晉、秦、楚其在成周微甚,封或百里或五十里。晉阻三河,齊負東海,楚介江淮,〔一〇〕秦因雍州之固,四海迭興,更為伯主,文武所褒大封,皆威而服焉。是以孔子明王道,干七十餘君,莫能用,故西觀周室,論史記舊聞,興於魯而次春秋,上記隱,下至哀之獲麟,約其辭文,去其煩重,〔一一〕以制義法,王道備,人事浹。七十子之徒口受其傳指,〔一二〕為有所刺譏褒諱挹損之文辭不可以書見也。魯君子左丘明懼弟子人人異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成左氏春秋。鐸椒為楚威王傳,為王不能盡觀春秋,采取成敗,卒四十章,為鐸氏微。〔一三〕趙孝成王時,其相虞卿上采春秋,下觀近勢,亦著八篇,為虞氏春秋。〔一四〕呂不韋者,秦莊襄王相,亦上觀尚古,刪拾春秋,集六國時事,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為呂氏春秋。及如荀卿、孟子、公孫固、韓非〔一五〕之徒,各往往捃摭春秋之文以著書,不同勝紀。漢相張蒼曆譜五德,〔一六〕上大夫董仲舒推春秋義,頗著文焉〔一七〕。

  〔一〕索隱案:劉杳云「三代系表旁行邪上,其放周譜。譜起周代。藝文志有古帝王譜。又自古為春秋學者,有年曆、譜諜之說,故杜元凱作春秋長曆及公子譜。蓋因於舊說,故太史公得讀焉」也。

  〔二〕集解鄭玄曰:「師摯,太師之名。周道衰微,鄭衛之音作,正樂廢而失節,魯太師摯識關雎之聲,首理其亂也。」

  〔三〕索隱鄒氏及劉氏皆音直慮反,即筯也。今案:箕子云「為象箸者必為玉桮」,則箸者是樽也,音治略反。

  〔四〕索隱唏,嗚歎聲,音許既反。又音希,希亦聲餘,故記曰:「夫子曰嘻其甚也」,亦餼音也。

  〔五〕索隱惡,烏故反。過,古臥反。故國語云「厲王止謗,道路以目」是也。

  〔六〕索隱彘,地名,在河東,後為永安縣也。

  〔七〕索隱挾音協也。

  〔八〕索隱伯音霸。五霸者,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莊王也。

  〔九〕索隱下孟反。

  〔一〇〕索隱介音界,言楚以江淮為界。一云介者夾也。

  〔一一〕索隱文去重。去,羌呂反。重,逐龍反。言約史記脩春秋,去其重文也。

  〔一二〕索隱傳音逐宣反。

  〔一三〕索隱鐸椒所撰。名鐸氏微者,春秋有微婉之詞故也。

  〔一四〕正義案:其文八篇,藝文志云十五篇,虞卿撰。

  〔一五〕索隱荀況、孟軻、韓非皆著書,自稱「子」。宋有公孫固,無所述。此固,齊人韓固,傳詩者。

  〔一六〕索隱案:張蒼著終始五德傳也。

  〔一七〕索隱作春秋繁露是。

  太史公曰:儒者斷其義,馳說者騁其辭,不務綜其終始;曆人取其年月,數家〔一〕隆於神運,〔二〕譜諜獨記世謚,其辭略,欲一觀〔三〕諸要難。〔四〕於是譜十二諸侯,自共和訖孔子,表見春秋、國語學者所譏盛衰大指著于篇,為成學治古文者〔五〕要刪焉〔六〕。

  〔一〕索隱上音疏具反,謂陰陽術數之家也。

  〔二〕集解徐廣曰:「一作『通』也。」

  〔三〕索隱壹觀。音官。

  〔四〕索隱下奴丹反。

  〔五〕集解徐廣曰:「一云『治國聞者』也。」

  〔六〕索隱為成學治文者要刪焉。言表見春秋國語,本為成學之人欲覽其要,故刪為此篇焉。

  十二諸侯年表

  【索隱述贊】太史表次,抑有條理。起自共和,終於孔子。十二諸侯,各編年紀。興亡繼及,盛衰臧否。惡不揜過,善必揚美。絕筆獲麟,義取同恥。

《史記》 相关内容:

《史記》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