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五十八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卷五十八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梁孝王武者,孝文皇帝子也,而与孝景帝同母。母,窦太后也。

  孝文帝凡四男:长子曰太子,是为孝景帝;次子武;次子参;次子胜。正义汉书“胜”作“揖”。又云“诸姬生代孝王参、梁怀王揖”。言诸姬者,众妾卑贱,史不书姓,故云诸姬也。孝文帝即位二年,以武为代王,【集解】:徐广曰:“都中都。”【正义】:括地志云:“中都故城在汾州平遥县西十二里。”以参为太原王,【集解】:徐广曰:“都晋阳。”【正义】:括地志云:“并州太原地名大明城,即古晋阳城。智伯与韩魏攻赵襄子於晋阳,即此城是也。”以胜为梁王。【集解】:徐广曰:“都睢阳。”【索隐】:汉书梁王名揖,盖是矣。按:景帝子中山靖王名胜,是史记误耳。【正义】:括地志云:“宋州宋城县在州南二里外城中,本汉之睢阳县也。汉文帝封子武於大梁,以其卑湿,徙睢阳,故改曰梁也。”二岁,徙代王为淮阳王。【集解】:徐广曰:“都陈。”【正义】:即古陈国城也。以代尽与太原王,号曰代王。参立十七年,孝文後二年卒,谥为孝王。子登嗣立,是为代共王。立二十九年,元光二年卒。子义立,是为代王。十九年,汉广关,以常山为限,而徙代王王清河。【集解】:徐广曰:“都清阳。”【正义】:括地志云:“清阳故城在贝州清阳县西北八里也。”清河王徙以元鼎三年也。

  初,武为淮阳王十年,而梁王胜卒,谥为梁怀王。怀王最少子,爱幸异於他子。其明年,徙淮阳王武为梁王。梁王之初王梁,孝文帝之十二年也。梁王自初王通历已十一年矣。【索隐】:谓自文帝二年初封代,後徙淮阳,又徙梁,通数文帝二年至十二年徙梁为十一年也。

  梁王十四年,入朝。十七年,十八年,比年入朝,留,其明年,乃之国。二十一年,入朝。二十二年,孝文帝崩。二十四年,入朝。二十五年,复入朝。是时上未置太子也。上与梁王燕饮,尝从容言曰:“千秋万岁後传於王。”王辞谢。虽知非至言,然心内喜。太后亦然。

  其春,吴楚齐赵七国反。吴楚先击梁棘壁,【集解】:文颖曰:“地名。”【索隐】:按:左传宣公二年,宋华元战于大棘。杜预云在襄邑东南,盖即棘壁是也。正义括地志云:“大棘故城在宋州宁陵县西南七十里。”杀数万人。梁孝王城守睢阳,而使韩安国、张羽等为大将军,以距吴楚。吴楚以梁为限,不敢过而西,与太尉亚夫等相距三月。吴楚破,而梁所破杀虏略与汉中分。【集解】:汉书音义曰:“梁所虏吴楚之捷,略与汉等。”明年,汉立太子。其後梁最亲,有功,又为大国,居天下膏腴地。地北界泰山,西至高阳,【集解】:徐广曰:“在陈留圉县。”骃案:司马彪曰“圉有高阳亭”也。【索隐】:圉县属陈留。高阳,乡名也。注引司马彪者,出续汉书郡国志也。四十馀城,皆多大县。

  孝王,窦太后少子也,爱之,赏赐不可胜道。於是孝王筑东苑,【索隐】:筑谓建也。白虎通云:“苑所以东者何?盖以东方生物故也。”方三百馀里。索隐盖言其奢,非实辞。或者梁国封域之方。【正义】:括地志云:“兔园在宋州宋城县东南十里。葛洪西京杂记云‘梁孝王苑中有落猿岩、栖龙岫、雁池、鹤洲、凫岛。诸宫观相连,奇果佳树,瑰禽异兽,靡不毕备’。俗人言梁孝王竹园也。”广睢阳城七十里。【索隐】:苏林云:“广其径也。”太康地理记云:“城方十三里,梁孝王筑之,鼓倡节杵而後下和之者,称睢阳曲。今踵以为故,所以乐家有睢阳曲,盖采其遗音也。”大治宫室,为衤复道,自宫连属於平台三十馀里。集解徐广曰:“睢阳有平台里。”骃案:如淳曰“在梁东北,离宫所在也”。晋灼曰“或说在城中东北角”。索隐如淳云:“在梁东北,离宫所在”者,按今城东二十里临新河,有故台址,不甚高,俗云平台,又一名脩竹苑。西京杂记云“有落猿岩、凫洲、雁渚,连亘七十馀里”是也。得赐天子旌旗,出从千乘万骑。【索隐】:汉官仪曰:“天子法驾三十六乘,大驾八十一乘,皆备千乘万骑而出也。”东西驰猎,拟於天子。出言■,入言警。【索隐】:汉旧仪云:“皇帝辇动称警,出殿则传跸,止人清道。”言出入者,互文耳,入亦有跸。招延四方豪桀,自山以东游说之士。莫不毕至,齐人羊胜、公孙诡、邹阳之属。公孙诡多奇邪计,【索隐】:周礼“有奇邪之人”,郑玄云“奇邪,谲怪非常也,奇音纪宜反,邪音斜”也。初见王,赐千金,官至中尉,梁号之曰公孙将军,梁多作兵器弩弓矛数十万,而府库金钱且百巨万,【索隐】:如淳云:“巨亦大,与大百万同也。”韦昭云:“大百万,今万万。”珠玉宝器多於京师。

  二十九年十月,梁孝王入朝。景帝使使持节乘舆驷马,迎梁王於关下。集解邓展曰:“但将驷马往。”瓚曰:“称乘舆驷马,则车马皆往,言不驾六马耳。天子副车驾驷马。”既朝,上疏因留,以太后亲故。王入则侍景帝同辇,出则同车游猎,射禽兽上林中。梁之侍中、郎、谒者著籍引出入【正义】:著,竹略反。籍谓名簿也,若今通引出入门也。天子殿门,与汉宦官无异。

  十一月,上废栗太子,窦太后心欲以孝王为後嗣。大臣及袁盎等有所关说於景帝,【索隐】:袁盎云“汉家法周道立子”,是有所关涉之说於帝也。一云关者,隔也。引事而关隔,其说不得行也。窦太后义格,【集解】:如淳曰:“鳑阁不得下。”【索隐】:张晏云“格,止也”。服虔云“格谓格阁不行”。苏林音阁。周成杂字“鳑阁也”。通俗文云“高置立鳑棚云鳑阁”。字林音纪,又音诡也。亦遂不复言以梁王为嗣事由此。以事秘,世莫知。乃辞归国。

  其夏四月,上立胶东王为太子。梁王怨袁盎及议臣,乃与羊胜、公孙诡之属阴使人刺杀袁盎及他议臣十馀人。逐其贼,未得也。於是天子意梁王,【索隐】:谓意疑梁刺之。逐贼,果梁使之。乃遣使冠盖相望於道,覆按梁,捕公孙诡、羊胜。公孙诡、羊胜匿王後宫。使者责二千石急,梁相轩丘豹【正义】:姓轩丘,名豹也。及内史韩安国进谏王,王乃令胜、诡皆自杀,出之。上由此怨望於梁王。梁王恐,乃使韩安国因长公主谢罪太后,然后得释。

  上怒稍解,因上书请朝。既至关,茅兰【集解】:汉书音义曰:“茅兰,孝王臣。”说王,使乘布车,【集解】:张晏曰:“布车,降服,自比丧人。”从两骑入,匿於长公主园。汉使使迎王,王已入关,车骑尽居外,不知王处。太后泣曰:“帝杀吾子!”景帝忧恐。於是梁王伏斧质於阙下,谢罪,然後太后、景帝大喜,相泣,复如故。悉召王从官入关。然景帝益疏王,不同车辇矣。

  三十五年冬,复朝。上疏欲留,上弗许。归国,意忽忽不乐。北猎良山,索隐汉书作“梁山”。述征记云“良山际清水”。今寿张县南有良山,服虔云是此山也。【正义】:括地志云“梁山在郓州寿张县南三十五里”,即猎处也。有献牛,足出背上,【索隐】:张晏云:“足当处下,所以辅身也;今出背上,象孝王背朝以干上也。北者,阴也。又在梁山,明为梁也。牛者,丑之畜,冲在六月。北方数六,故六月六日薨也。”孝王恶之。六月中,病热,六日卒,谥曰孝王。【索隐】:述征记:“砀有梁孝王之冢。”

  孝王慈孝,每闻太后病,口不能食,居不安寝,常欲留长安侍太后。太后亦爱之。及闻梁王薨,窦太后哭极哀,不食,曰:“帝果杀吾子!”景帝哀惧,不知所为。与长公主计之,乃分梁为五国,【索隐】:长子买,梁共王。子明,济川王。子彭离,济东王。子定,山阳王。子不识,济阴王。尽立孝王男五人为王,女五人皆食汤沐邑。於是奏之太后,太后乃说,为帝加壹餐。

  梁孝王长子买为梁王,是为共王;子明为济川王;子彭离为济东王;子定为山阳王;子不识为济阴王。

  孝王未死时,财以巨万计,不可胜数。及死,藏府馀黄金尚四十馀万斤,他财物称是。

  梁共王三年,景帝崩。共王立七年卒,子襄立,是为平王。

  梁平王襄【索隐】:汉书作“让”。十四年,母曰陈太后。共王母曰李太后。李太后,亲平王之大母也。而平王之后姓任,曰任王后。任王后甚有宠於平王襄。初,孝王在时,有罍樽,【集解】:郑德曰:“上盖刻为云雷象。”【索隐】:应劭曰:“诗云‘酌彼金罍’。罍者,画云雷之象以金饰之。”直千金。孝王诫後世,善保罍樽,无得以与人。任王后闻而欲得罍樽。平王大母李太后曰:“先王有命,无得以罍樽与人。他物虽百巨万,犹自恣也。”任王后绝欲得之。平王襄直使人开府取罍樽,赐任王后。李太后大怒,汉使者来,欲自言,平王襄及任王后遮止,闭门,李太后与争门,措指,【集解】:晋灼曰:“许慎云‘措,置’。字借以为笮。”【索隐】:措音迮,侧格反。汉书王陵传“迫迮前队”,皆作此字。说文云“笮,迫也”。谓为门扇所笮。遂不得见汉使者。李太后亦私与食官长及郎中尹霸等士通乱,【正义】:张先生旧本有“士”字,先生疑是衍字,又不敢除,故以硃大点其字中心。今按:食官长及郎中尹霸等是士人,太后与通乱,其义亦通矣。而王与任王后以此使人风止李太后,李太后内有淫行,亦已。後病薨。病时,任后未尝请病;薨,又不持丧。

  元朔中,睢阳人类犴反者,【索隐】:韦昭云“犴音岸”。按:类犴反,人姓名也。反字或作“友”。人有辱其父,而与淮阳太守客出同车。太守客出下车,类犴反杀其仇於车上而去。淮阳太守怒,以让梁二千石。二千石以下求反甚急,执反亲戚。反知国阴事,乃上变事,具告知王与大母争樽状。时丞相以下见知之,欲以伤梁长吏,其书闻天子。天子下吏验问,有之。公卿请废襄为庶人。天子曰:“李太后有淫行,而梁王襄无良师傅,故陷不义。”乃削梁八城,枭任王后首于市。梁馀尚有十城。襄立三十九年卒,谥为平王。子无伤立为梁王也。

  济川王明者,梁孝王子,以桓邑侯【索隐】:地理志桓邑阙。孝景中六年为济川王。七岁,坐射杀其中尉,汉有司请诛,天子弗忍诛,废明为庶人。迁房陵,地入于汉为郡。

  济东王彭离者,梁孝王子,以孝景中六年为济东王。二十九年,彭离骄悍,无人君礼,昏暮私与其奴、亡命少年数十人行剽杀人,取财物以为好。【集解】:如淳曰:“以是为好喜之事。”所杀发觉者百馀人,国皆知之,莫敢夜行。所杀者子上书言。汉有司请诛,上不忍,废以为庶人,迁上庸,地入于汉,为大河郡。

  山阳哀王定者,梁孝王子,以孝景中六年为山阳王。九年卒,无子,国除,地入于汉,为山阳郡。

  济阴哀王不识者,梁孝王子,以孝景中六年为济阴王。一岁卒,无子,国除,地入于汉,为济阴郡。

  太史公曰:梁孝王虽以亲爱之故,王膏腴之地,然会汉家隆盛,百姓殷富,故能植其财货,广宫室,车服拟於天子。然亦僭矣。

  褚先生曰:臣为郎时,闻之於宫殿中老郎吏好事者称道之也。窃以为令梁孝王怨望,欲为不善者,事从中生。今太后,女主也,以爱少子故,欲令梁王为太子。大臣不时正言其不可状,阿意治小,私说意以受赏赐,非忠臣也。齐如魏其侯窦婴之正言也,【索隐】:窦婴、袁盎皆言如周家立子,不合立弟。何以有後祸?景帝与王燕见,侍太后饮,景帝曰:“千秋万岁之後传王。”太后喜说。窦婴在前,据地言曰:“汉法之约,传子適孙,今帝何以得传弟,擅乱高帝约乎!”於是景帝默然无声。太后意不说。

  故成王与小弱弟立树下,取一桐叶以与之,曰:“吾用封汝。”周公闻之,进见曰:“天王封弟,甚善。”成王曰:“吾直与戏耳。”周公曰:“人主无过举,不当有戏言,言之必行之。”於是乃封小弟以应县。【索隐】:此说与晋系家不同,事与封叔虞同,彼云封唐,此云封应,应亦成王之弟,或别有所见,故不同。【正义】:括地志云:“故应城,故应乡也,在汝州鲁山县东四十里。”吕氏春秋云“成王戏削桐叶为圭,以封叔虞”,非应侯也。又汲冢古文云殷时已有应国,非成王所造也。是後成王没齿不敢有戏言,言必行之。孝经曰:“非法不言,非道不行。”此圣人之法言也。今主上不宜出好言於梁王。梁王上有太后之重,骄蹇日久,数闻景帝好言,千秋万世之後传王,而实不行。

  又诸侯王朝见天子,汉法凡当四见耳。始到,入小见;到正月朔旦,奉皮荐璧玉贺正月,法见;後三日,为王置酒,赐金钱财物;後二日,复入小见,辞去。凡留长安不过二十日。小见者,燕见於禁门内,饮於省中,非士人所得入也。今梁王西朝,因留,且半岁。入与人主同辇,出与同车。示风以大言而实不与,令出怨言,谋畔逆,乃随而忧之,不亦远乎!非大贤人,不知退让。今汉之仪法,朝见贺正月者,常一王与四侯俱朝见,十馀岁一至。今梁王常比年入朝见,久留。鄙语曰“骄子不孝”,非恶言也。故诸侯王当为置良师傅,相忠言之士,如汲黯、韩长孺等,敢直言极谏,安得有患害!

  盖闻梁王西入朝,谒窦太后,燕见,与景帝俱侍坐於太后前,语言私说。太后谓帝曰:“吾闻殷道亲亲,周道尊尊,【索隐】:殷人尚质,亲亲,谓亲其弟而授之。周人尚文,尊尊,谓尊祖之正体。故立其子,尊其祖也。其义一也。安车大驾,用梁孝王为寄。”景帝跪席举身曰:“诺。”罢酒出,帝召袁盎诸大臣通经术者曰:“太后言如是,何谓也?”皆对曰:“太后意欲立梁王为帝太子。”帝问其状,袁盎等曰:“殷道亲亲者,立弟。周道尊尊者,立子。殷道质,质者法天,亲其所亲,故立弟。周道文,文者法地,尊者敬也,敬其本始,故立长子。周道,太子死,立適孙。殷道。太子死,立其弟。”帝曰:“於公何如?”皆对曰:“方今汉家法周,周道不得立弟,当立子。故春秋所以非宋宣公。宋宣公死,不立子而与弟。弟受国死,复反之与兄之子。弟之子争之,以为我当代父後,即刺杀兄子。以故国乱,祸不绝。故春秋曰‘君子大居正,宋之祸宣公为之’。臣请见太后白之。”袁盎等入见太后:“太后言欲立梁王,梁王即终,欲谁立?”太后曰:“吾复立帝子。”袁盎等以宋宣公不立正,生祸,祸乱後五世不绝,小不忍害大义状报太后。太后乃解说,即使梁王归就国。而梁王闻其义出於袁盎诸大臣所,怨望,使人来杀袁盎。袁盎顾之曰:“我所谓袁将军者也,公得毋误乎?”刺者曰:“是矣!”刺之,置其剑,剑著身。视其剑,新治。问长安中削厉工,工曰:“梁郎某子【索隐】:谓梁国之郎,是孝王官属。某子,史失其姓名也。来治此剑。”以此知而发觉之,发使者捕逐之。独梁王所欲杀大臣十馀人,文吏穷本之,谋反端颇见。太后不食,日夜泣不止。景帝甚忧之,问公卿大臣,大臣以为遣经术吏往治之,乃可解。於是遣田叔、吕季主往治之。此二人皆通经术,知大礼。来还,至霸昌厩,【正义】:括地志云:“汉霸昌厩在雍州万年县东北三十八里。”取火悉烧梁之反辞,但空手来对景帝。景帝曰:“何如?”对曰:“言梁王不知也。造为之者,独其幸臣羊胜、公孙诡之属为之耳。谨以伏诛死,梁王无恙也。”景帝喜说,曰:“急趋谒太后。”太后闻之,立起坐餐,气平复。故曰,不通经术知古今之大礼,不可以为三公及左右近臣。少见之人,如从管中闚天也。

  【索隐述赞】文帝少子,徙封於梁。太后锺爱,广筑睢阳。旌旂警跸,势拟天王。功扞吴楚,计丑孙羊。窦婴正议,袁盎劫伤。汉穷梁狱,冠盖相望。祸成骄子,致此猖狂。虽分五国,卒亦不昌。

《三家注史记》 相关内容:

《三家注史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