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四十四 魏世家第十四

卷四十四 魏世家第十四

  魏之先,毕公高之後也。毕公高与周同姓。【索隐】:左传富辰说文王之子十六国有毕、原、丰、郇,言毕公是文王之子。此云与周同姓,似不用左氏之说。马融亦云毕、毛,文王庶子。武王之伐纣,而高封於毕,【集解】:杜预曰:“毕在长安县西北。”【正义】:括地志云:“毕原在雍州万年县西南二十八里。”於是为毕姓。其後绝封,为庶人,或在中国,或在夷狄。其苗裔曰毕万,事晋献公。

  献公之十六年,赵夙为御,毕万为右,以伐霍、耿、魏,灭之。以耿封赵夙,以魏封毕万,【正义】:魏城在陕州芮城县北五里。郑玄诗谱云:“魏,姬姓之国,武王伐纣而封焉。”为大夫。卜偃曰:【索隐】:晋掌卜大夫郭偃也。“毕万之後必大矣,万,满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开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命之大,以从满数,其必有众。”初,毕万卜事晋,遇屯之比。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

  毕万封十一年,晋献公卒,四子争更立,晋乱。而毕万之世弥大,从其国名为魏氏。生武子。【索隐】:左传武子名犨。系本云“毕万生芒季,芒季生武仲州”。州与犨声相近,字异耳,代亦不同。魏武子以魏诸子事晋公子重耳。晋献公之二十一年,武子从重耳出亡。十九年反,重耳立为晋文公,而令魏武子袭魏氏之後封,列为大夫,治於魏。生悼子。

  魏悼子徙治霍。【索隐】:系本云“武仲生庄子绛”,无悼子。又系本居篇曰“魏武子居魏,悼子徙霍”。宋忠曰“霍,今河东彘县也”。则是有悼子,系本卿大夫代自脱耳。然魏,今河北魏县是也。【正义】:晋州霍邑县,汉彘县也,後汉改曰永安,隋改曰霍邑,本春秋时霍伯国也。生魏绛。【索隐】:谥昭子。系本云“庄子”,文错也。居篇又曰“昭子徙安邑”,亦与此文同也。

  魏绛事晋悼公。悼公三年,会诸侯。悼公弟杨干乱行,魏绛僇辱杨干。【索隐】:左传曰僇杨干之仆。悼公怒曰:“合诸侯以为荣,今辱吾弟!”将诛魏绛。或说悼公,悼公止。卒任魏绛政,使和戎、翟,戎、翟亲附。悼公之十一年,曰:“自吾用魏绛,八年之中,九合诸侯,戎、翟和,子之力也。”赐之乐,三让,然後受之。徙治安邑。【正义】:安邑在绛州夏县安邑故城是。魏绛卒,谥为昭子。【集解】:徐广曰:“世本曰庄子。”生魏嬴。嬴生魏献子。【索隐】:系本云“献子名荼。荼,庄子之子”。无魏嬴。

  献子事晋昭公。昭公卒而六卿彊,公室卑。

  晋顷公之十二年,韩宣子老,魏献子为国政。晋宗室祁氏、羊舌氏相恶,六卿诛之,尽取其邑为十县,六卿各令其子为之大夫。献子与赵简子、【索隐】:赵鞅。中行文子、【索隐】:荀寅。范献子【索隐】:范吉射。并为晋卿。

  其後十四岁而孔子相鲁。後四岁,赵简子以晋阳之乱也,而与韩、魏共攻范、中行氏。魏献子生魏侈。【索隐】:侈,他本亦作“哆”,盖“哆”字误,而代数错也。按系本“献子生简子取,取生襄子多”,而左传云“魏曼多”是也。则侈是襄子,中间少简子一代。魏侈与赵鞅共攻范、中行氏。

  魏侈之孙曰魏桓子,【索隐】:系本云:“襄子生桓子驹。”与韩康子、【索隐】:名虔。赵襄子【索隐】:名无恤。共伐灭知伯,【索隐】:智伯,智瑶也,本姓荀,亦曰荀瑶。【正义】:知音智。括地志云:“故智城在蒲州虞乡县西北四十里。古今地名云解县有智城,盖谓此也。”分其地。

  桓子之孙曰文侯都。【集解】:徐广曰:“世本曰斯也。”【索隐】:系本云“桓子生文侯斯”,其传云“孺子爟是魏驹之子”,与此系代亦不同也。魏文侯元年,秦灵公之元年也。与韩武子、【索隐】:系本“武子名启章,康子子”赵桓子、周威王同时。

  六年,城少梁。十三年,使子击围繁、庞,出其民。十六年,伐秦,筑临晋元里。

  十七年,伐中山,使子击守之,赵仓唐傅之。子击逢文侯之师田子方於朝歌,引车避,下谒。田子方不为礼。子击因问曰:“富贵者骄人乎?且贫贱者骄人乎?”子方曰:“亦贫贱者骄人耳。夫诸侯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贫贱者,行不合,言不用,则去之楚、越,若脱鵕然,柰何其同之哉!”子击不怿而去。西攻秦,至郑而还,筑雒阴、合阳。【正义】:雒,漆沮水也,城在水南。郃阳,郃水之北。括地志云:“郃阳故城在同州河西县南三里。雒阴在同州西也。”

  二十二年,魏、赵、韩列为诸侯。

  二十四年,秦伐我,至阳狐。【正义】:括地志云:“阳狐郭在魏州元城县东北三十里也。”

  二十五年,子击生子■。【索隐】:乙耕反。击,武侯也。■,惠王也。

  文侯受子夏经艺,客段干木,过其闾,未尝不轼也。【正义】:过,光卧反。文侯轼干木闾也。皇甫谧高士传云:“木,晋人也,守道不仕。魏文侯欲见,造其门,干木逾墙避之。文侯以客礼待之,出过其闾而轼。其仆曰:‘君何轼?’曰:‘段干木贤者也,不趣势利,怀君子之道,隐处穷巷,声驰千里,吾安得勿轼!干木先乎德,寡人先乎势;干木富乎义,寡人富乎财。势不若德贵,财不若义高。’又请为相,不肯。後卑己固请见,与语,文侯立倦不敢息。”淮南子云:“段干木,晋之大駔,而为文侯师。”吕氏春秋云:“魏文侯见段干木,立倦而不敢息。及见翟璜,踞於堂而与之言。翟璜不悦。文侯曰:‘段干木,官之则不肯,禄之则不受。今汝欲官则相至,欲禄则上卿至,既受吾赏,又责吾礼,无乃难乎?’”秦尝欲伐魏,或曰:“魏君贤人是礼,国人称仁,上下和合,未可图也。”文侯由此得誉於诸侯。

  任西门豹守鄴,而河内【索隐】:按:大河在鄴东,故名鄴为河内。【正义】:古帝王之都多在河东、河北,故呼河北为河内,河南为河外。又云河从龙门南至华阴,东至卫州,折东北入海,曲绕冀州,故言河内云也。称治。

  魏文侯谓李克曰:“先生尝教寡人曰‘家贫则思良妻,国乱则思良相’。今所置非成则璜,【集解】:徐广曰:“文侯弟名成。”二子何如?”李克对曰:“臣闻之,卑不谋尊,疏不谋戚。臣在阙门之外,不敢当命。”文侯曰:“先生临事勿让。”李克曰:“君不察故也。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与,达视其所举,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五者足以定之矣,何待克哉!”文侯曰:“先生就舍,寡人之相定矣。”李克趋而出,过翟璜之家。翟璜曰:“今者闻君召先生而卜相,果谁为之?”李克曰:“魏成子为相矣。”翟璜忿然作色曰:“以耳目之所睹记,臣何负於魏成子?西河之守,臣之所进也。君内以鄴为忧,臣进西门豹。君谋欲伐中山,臣进乐羊。中山以拔,无使守之,臣进先生。君之子无傅,臣进屈侯鲋。臣何以负於魏成子!”李克曰:“且子之言克於子之君者,岂将比周以求大官哉?君问而置相‘非成则璜,二子何如’?克对曰:‘君不察故也。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与,达视其所举,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五者足以定之矣,何待克哉!’是以知魏成子之为相也。且子安得与魏成子比乎?魏成子以食禄千锺,什九在外,什一在内,是以东得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此三人者,君皆师之。子之所进五人者,君皆臣之。子恶得与魏成子比也?”翟璜逡巡再拜曰:“璜,鄙人也,失对,原卒为弟子。”

  二十六年,虢山崩,壅河。【集解】:徐广曰在陕。骃案:地理志曰弘农陕县故虢国。北虢在大阳,东虢在荥阳。【正义】:括地志云:“虢山在陕州陕县西二里,临黄河。今临河有冈阜,似是穨山之馀也。”

  三十二年,伐郑。城酸枣。败秦于注。【集解】:司马彪曰:“河南梁县有注城也。”【正义】:括地志云:“注城在汝州梁县西十五里。注,或作‘铸’也。”三十五年,齐伐取我襄陵。【集解】:徐广曰:“今在南平阳县也。”三十六年,秦侵我阴晋。【集解】:徐广曰:“今之华阴。”【索隐】:按:年表作“齐侵阴晋”。秦本纪云“惠王六年,魏纳阴晋,更名曰宁秦”。徐氏云“今之华阴也”。

  三十八年,伐秦,败我武下,得其将识。【索隐】:识,将名也。武下,魏地。【正义】:括地志云:“故武城一名武平城,在华州郑县东十三里。”是岁,文侯卒,【索隐】:三十八年卒。纪年云五十年卒。子击立,是为武侯。

  魏武侯元年,赵敬侯初立,【索隐】:按:纪年魏武侯之元年当赵烈侯之十四年,不同也。又系本敬侯名章。公子朔为乱,不胜,奔魏,与魏袭邯郸,魏败而去。

  二年,城安邑、王垣。【集解】:徐广曰:“垣县有王屋山也。”【索隐】:按:纪年十四年城洛阳及安邑、王垣。徐广云“垣县有王屋山,故曰王垣”。【正义】:括地志云:“故城汉垣县,本魏王垣也,在绛州垣县西北二十里也。”

  七年,伐齐,至桑丘。【正义】:年表云“齐伐燕,取桑丘”,故魏救燕伐齐,至桑丘也。括地志云:“桑丘故城俗名敬城,在易州遂城县界也。”九年,翟败我于澮。【索隐】:古外反。于澮,於澮水之侧。【正义】:括地志云:“氵会高山又云澮山,在绛州翼城县东北二十五里,澮水出此山也。”使吴起伐齐,至灵丘。【正义】:灵丘,蔚州县也。时属齐,故三晋伐之也。齐威王初立。【索隐】:按纪年,齐幽公之十八年而威王立。

  十一年,与韩、赵三分晋地,灭其後。


  十三年,秦献公县栎阳。十五年,败赵北蔺。【正义】:在石州,赵之西北。属赵,故云赵北蔺也。

  十六年,伐楚,取鲁阳。【正义】:今汝州鲁山县也。武侯卒,【索隐】:按纪年,武侯二十六年卒。子■立,是为惠王。

  惠王元年,初,武侯卒也,子■与公中缓【正义】:中音仲。争为太子。公孙颀【索隐】:音祈。自宋入赵,自赵入韩,谓韩懿侯【索隐】:哀侯之子。曰:“魏■与公中缓争为太子,【索隐】:按:纪年“武侯元年封公子缓。赵侯种、韩懿侯伐我,取蔡,而惠王伐赵,围浊阳。七年,公子缓如邯郸以作难”,是说此事矣。君亦闻之乎?今魏■得王错,【集解】:徐广曰:“汲冢纪年惠王二年,魏大夫王错出奔韩也。”挟上党,固半国也。因而除之,【集解】:徐广曰:“除,一作‘倍’。”【正义】:按:除,除魏■及王错也。破魏必矣,不可失也。”懿侯说,乃与赵成侯【索隐】:系本云:“成侯名种。”合军并兵以伐魏,战于浊泽,【集解】:徐广曰:“长社有浊泽。”魏氏大败,魏君围。赵谓韩曰:“除魏君,立公中缓,割地而退,我且利。”韩曰:“不可。杀魏君,人必曰暴;割地而退,人必曰贪。不如两分之。魏分为两,不彊於宋、卫,则我终无魏之患矣。”赵不听。韩不说,以其少卒夜去。惠王之所以身不死,国不分者,二家谋不和也。若从一家之谋,则魏必分矣。故曰“君终无適子,其国可破也”。【索隐】:此盖古人之言及俗说,故云“故曰”。

  二年,魏败韩于马陵,败赵于怀。三年,齐败我观。【集解】:徐广曰:“齐世家云献观以和齐。年表曰伐魏取观。今之卫县也。”【索隐】:田完系家云:“败魏於浊津而围惠王,惠王请献观以和解。”【正义】:观音馆。魏州观城县,古之观国。国语注:“观国,夏启子太康第五弟之所封也,夏衰,灭之矣。”五年,与韩会宅阳。【正义】:括地志云:“宅阳故城一名北宅,在郑州荥阳县东南十七里也。”城武堵。为秦所败。【集解】:徐广曰:“秦年表曰败韩、魏洛阴。”六年,伐取宋仪台。【集解】:徐广曰:“一作‘义台’。”【索隐】:按:年表作“义台”,然义台见庄子,司马彪亦曰台名,郭象云义台,灵台。九年,伐败韩于澮。与秦战少梁,虏我将公孙痤,【集解】:徐广曰:“年表云虏我太子也。”取庞。秦献公卒,子孝公立。

  十年,伐取赵皮牢。彗星见。十二年,星昼坠,有声。

  十四年,与赵会鄗。十五年,鲁、卫、宋、郑君来朝。【索隐】:按:纪年鲁恭侯、宋桓侯、卫成侯、郑釐侯来朝,皆在十四年,是也。郑釐侯者,韩昭侯也。韩哀侯灭郑而徙都之,改号曰郑。十六年,与秦孝公会杜平。侵宋黄池,宋复取之。

  十七年,与秦战元里,秦取我少梁。围赵邯郸。十八年,拔邯郸。赵请救于齐,齐使田忌、孙膑救赵,败魏桂陵。

  十九年,诸侯围我襄陵。筑长城,塞固阳。【正义】:塞,先代反。括地志云:“棝阳县,汉旧县也,在银州银城县界。”按:魏筑长城,自郑滨洛,北达银州,至胜州固阳县为塞也。固阳有连山,东至黄河,西南至夏、会等州。棝音固矣。

  二十年,归赵邯郸,与盟漳水上。【正义】:邯郸,洺州县也。漳,水名。漳水源出洺州武安县三门山也。二十一年,与秦会彤。赵成侯卒。【集解】:徐广曰:“年表云二十七年,丹封名会。丹,魏大臣也。”二十八年,齐威王卒。中山君相魏。【索隐】:按:魏文侯灭中山,其弟守之,後寻复国,至是始令相魏。其中山後又为赵所灭。

  三十年,魏伐赵,【正义】:孙膑传云“魏与赵攻韩,韩告急齐”,此文误耳。魏伐赵,赵请救齐,齐使孙膑救赵,败魏桂陵,乃在十八年也。赵告急齐。齐宣王用孙子计,救赵击魏。魏遂大兴师,使庞涓将,而令太子申为上将军。过外黄,外黄徐子【集解】:刘向别录曰:“徐子,外黄人也。”外黄时属宋。【正义】:括地志云:“故圉城有南北二城,在汴州雍丘县界,本属外黄,即太子申见徐子之地也。”谓太子曰:“臣有百战百胜之术。”太子曰:“可得闻乎?”客曰:“固原效之。”曰:“太子自将攻齐,大胜并莒,【正义】:莒,密州县也,在齐东南。言从西破齐,并至莒地,则齐土尽矣。则富不过有魏,贵不益为王。若战不胜齐,则万世无魏矣。此臣之百战百胜之术也。”太子曰:“诺,请必从公之言而还矣。”客曰:“太子虽欲还,不得矣。彼劝太子战攻,欲啜汁者众。【正义】:啜,穿悦反。汁,之入反。冀功勋者众也。太子虽欲还,恐不得矣。”太子因欲还,其御曰:“将出而还,与北同。”太子果与齐人战,败於马陵。【集解】:徐广曰:“在元城。”【索隐】:徐广曰:“在元城。”按:纪年二十八年,与齐田朌战于马陵;上二年,魏败韩马陵;十八年,赵又败魏桂陵。桂陵与马陵异处。【正义】:虞喜志林云:“马陵在濮州鄄城县东北六十里,有陵,涧谷深峻,可以置伏。”按:庞涓败即此也。徐说马陵在魏州元城县东南一里,庞涓败非此地也。田完世家云“宣王二年,魏伐赵,赵与韩亲,共击魏,赵不利,战於南梁。韩氏请於齐,齐使田忌、田婴将,孙子为师,救韩、赵,以击魏,大破之马陵”。按:南梁在汝州。又此传云“太子为上将军,过外黄”。又孙膑传云“魏与赵攻韩,韩告急齐,齐使田忌将而往,直走大梁。魏将庞涓闻之,去韩而归齐,军已过而西矣”。按:孙子减灶退军,三日行至马陵,遂杀庞涓,虏魏太子申,大破魏军,当如虞喜之说,从汴州外黄退至濮州东北六十里是也。然赵、韩共击魏,战困於南梁,韩急,请救於齐,齐师走大梁,败魏马陵,岂合更渡河北,至魏州元城哉?徐说定非也。齐虏魏太子申,杀将军涓,军遂大破。

  三十一年,秦、赵、齐共伐我,【索隐】:按:纪年“二十九年五月,齐田朌伐我东鄙。九月,秦卫鞅伐我西鄙。十月,邯郸伐我北鄙。王攻卫鞅,我师败绩”是也。然言二十九年,不同。秦将商君诈我将军公子卬而袭夺其军,破之。秦用商君,东地至河,而齐、赵数破我,安邑近秦,於是徙治大梁。【集解】:徐广曰:“今浚仪。”骃案:汲冢纪年曰“梁惠成王九年四月甲寅,徙都大梁”也。【索隐】:纪年以为惠王九年,盖误也。【正义】:陈留风俗传云“魏之都也,毕万十叶徙大梁”。按:今汴州浚仪也。以公子赫为太子。

  三十三年,秦孝公卒,商君亡秦归魏,魏怒,不入。三十五年,与齐宣王会平阿南。【集解】:地理志沛郡有平阿县也。

  惠王数被於军旅,卑礼厚币以招贤者。邹衍、淳于髡、孟轲皆至梁。梁惠王曰:“寡人不佞,兵三折於外,太子虏,上将死,国以空虚,以羞先君宗庙社稷,寡人甚丑之,叟不远千里,【集解】:刘熙曰:“叟,长老之称,依皓首之言。”辱幸至弊邑之廷,将何利吾国?”孟轲曰:“君不可以言利若是。夫君欲利则大夫欲利,大夫欲利则庶人欲利,上下争利,国则危矣。为人君,仁义而已矣,何以利为!”

  三十六年,复与齐王会甄。是岁,惠王卒,【索隐】:按纪年,惠成王三十六年改元称一年,未卒也。子襄王立。【索隐】:系本襄王名嗣。

  襄王元年,与诸侯会徐州,【集解】:徐广曰:“今薛县。”相王也。追尊父惠王为王。【集解】:徐广曰:“二年,伐赵。”

  五年,秦败我龙贾军四万五千于雕阴,【集解】:徐广曰:“在上郡。”【正义】:括地志云:“彫阴故县在鄜州洛交县北三十里,彫阴故城是也。”围我焦、曲沃。【正义】:括地志云:“故焦城在陕县东北百步古虢城中东北隅,周同姓也。曲沃有城,在陕县西南三十二里。按:今有曲沃店也。”予秦河西之地。【正义】:自华州北至同州,并魏河北之地,尽入秦也。

  六年,与秦会应。【集解】:徐广曰:“颍川父城有应乡也。”【正义】:应,乙陵反。括地志云:“故应城,故应乡也,在汝州鲁山县东三十里。”秦取我汾阴、皮氏、焦。【正义】:括地志云:“汾阴故城在蒲州汾阴县北九里。皮氏故城在绛州龙门县西一百八十步也。”魏伐楚,败之陉山。【集解】:徐广曰:“在密县。”【正义】:括地志云:“陉山在郑州新郑县西南三十里。”七年,魏尽入上郡于秦。【正义】:括地志云:“上郡故城在绥州上县东南五十里,秦魏之上郡地也。”按:丹、鄜、延、绥等州,北至固阳,并上郡地。魏筑长城界秦,自华州郑县已北,滨洛至庆州洛源县白於山,即东北至胜州固阳县,东至河西上郡之地,尽入於秦。秦降我蒲阳。【正义】:在隰州,隰川县蒲邑故城是也。八年,秦归我焦、曲沃。

  十二年,楚败我襄陵。诸侯执政与秦相张仪会齧桑。【集解】:徐广曰:“在梁与彭城之间。”十三年,张仪相魏。魏有女子化为丈夫。秦取我曲沃、平周。【正义】:绛州桐乡县,晋曲沃邑。十三州志云:“古平周县在汾州介休县西五十里也。”

  十六年,襄王卒,子哀王立。【集解】:荀勖曰:“和峤云‘纪年起自黄帝,终於魏之今王’。今王者,魏惠成王子。案太史公书惠成王但言惠王,惠王子曰襄王,襄王子曰哀王。惠王三十六年卒,襄王立十六年卒,并惠、襄为五十二年。今案古文,惠成王立三十六年,改元称一年,改元後十七年卒。太史公书为误分惠、成之世,以为二王之年数也。世本惠王生襄王而无哀王,然则今王者魏襄王也。”【索隐】:按:系本襄王生昭王,无哀王,盖脱一代耳。而纪年说惠成王三十六年,又称後元一十七年卒。今此分惠王之历以为二王之年,又有哀王,凡二十三年,纪事甚明,盖无足疑。而孔衍叙魏语亦有哀王。盖纪年之作失哀王之代,故分襄王之年为惠王後元,即以襄王之年包哀王之代耳。张仪复归秦。

  哀王元年,五国共攻秦,【正义】:韩、魏、楚、赵、燕也。不胜而去。

  二年,齐败我观津。【正义】:括地志云:“观津城在冀州枣阳县东南二十五里。”本赵邑,今属魏也。五年,秦使樗里子【索隐】:秦昭王弟疾居樗里,因号焉。伐取我曲沃,走犀首【索隐】:犀首,官名,即公孙衍。岸门。【集解】:徐广曰:“颍阴有岸亭。”【索隐】:徐广云“颍阴有岸门亭”,刘氏云“河东皮氏县有岸头亭”也。【正义】:括地志云:“岸门在许州长社县西北十八里,今名西武亭。”六年,秦来立公子政【索隐】:魏公子也。为太子。与秦会临晋。七年,攻齐。【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击齐,虏赘子於濮也。”与秦伐燕。

  八年,伐卫,拔列城二。【索隐】:纪年云:“八年,翟章伐卫。”卫君患之。如耳【正义】:魏大夫姓名也。见卫君曰:“请罢魏兵,免成陵君可乎?”卫君曰:“先生果能,孤请世世以卫事先生。”如耳见成陵君曰:“昔者魏伐赵,断羊肠,拔阏与,【集解】:徐广曰:“在上党。”【正义】:阏,於连反。与音预。羊肠阪道在太行山上,南口怀州,北口潞州。阏与故城在潞州及仪州。若断羊肠,拔阏与,北连恆州,则赵国东西断而为二也。约斩赵,赵分而为二,所以不亡者,魏为从主也。今卫已迫亡,将西请事於秦。与其以秦醳卫,不如以魏醳卫,【正义】:醳音释。卫之德魏必终无穷。”成陵君曰:“诺。”如耳见魏王曰:“臣有谒於卫。卫故周室之别也,其称小国,多宝器。今国迫於难而宝器不出者,其心以为攻卫醳卫不以王为主,故宝器虽出必不入於王也。臣窃料之,先言醳卫者必受卫者也。”如耳出,成陵君入,以其言见魏王。魏王听其说,罢其兵,免成陵君,终身不见。

  九年,与秦王会临晋。张仪、魏章【索隐】:章为魏将,後又相秦。皆归于魏。魏相田需死,楚害张仪、犀首、薛公。【索隐】:田文也。楚相昭鱼【索隐】:昭奚恤也。谓苏代曰:“田需死,吾恐张仪、犀首、薛公有一人相魏者也。”代曰:“然相者欲谁而君便之?”昭鱼曰:“吾欲太子之自相也。”代曰:“请为君北,必相之。”昭鱼曰:“柰何?”对曰:“君其为梁王,代请说君。”昭鱼曰:“柰何?”对曰:“代也从楚来,昭鱼甚忧,曰:‘田需死,吾恐张仪、犀首、薛公有一人相魏者也。’【索隐】:太子即襄王也。代曰:‘梁王,长主也,必不相张仪。张仪相,必右秦而左魏。犀首相,必右韩而左魏。薛公相,必右齐而左魏。梁王,长主也,必不便也。’王曰:‘然则寡人孰相?’代曰:‘莫若太子之自相。太子之自相,是三人者皆以太子为非常相也,皆将务以其国事魏,欲得丞相玺也。以魏之彊,而三万乘之国辅之,魏必安矣。故曰莫若太子之自相也。’”遂北见梁王,以此告之。太子果相魏。

  十年,张仪死。十一年,与秦武王会应。十二年,太子朝於秦。秦来伐我皮氏,未拔而解。十四年,秦来归武王后。十六年,秦拔我蒲反、阳晋、封陵。【索隐】:纪年作“晋阳、封谷”。【正义】:阳晋当作“晋阳”也,史文误。括地志云:“晋阳故城今名晋城,在蒲州虞乡县西三十五里。”表云“魏哀王十六年秦拔我杜阳、晋阳”,即此城也。封陵亦蒲州。按阳晋故城在曹州,解在苏秦传也。十七年,与秦会临晋。秦予我蒲反。十八年,与秦伐楚。` 【集解】:徐广曰:“二十年,与齐王会于韩。”二十一年,与齐、韩共败秦军函谷。【集解】:徐广曰:“河、渭绝一日。”

  二十三年,秦复予我河外及封陵为和。哀王卒,【索隐】:按:汲冢纪年终於哀王二十年,昭王三年丧毕,始称元年耳。子昭王立。【索隐】:系本昭王名?。

  昭王元年,秦拔我襄城。二年,与秦战,我不利。三年,佐韩攻秦,秦将白起败我军伊阙二十四万。六年,予秦河东地方四百里。芒卯以诈重。【索隐】:谓卯以智诈见重於魏。七年,秦拔我城大小六十一。八年,秦昭王为西帝,齐湣王为东帝,月馀,皆复称王归帝。九年,秦拔我新垣、曲阳之城。【正义】:括地志云:“曲阳故城在怀州济源县西十里。”新垣近曲阳,未详端的所之处也。

  十年,齐灭宋,宋王死我温。十二年,与秦、赵、韩、燕共伐齐,败之济西,湣王出亡。燕独入临菑。与秦王会西周。【正义】:即王城也,今河南郡城也。

  十三年,秦拔我安城。【正义】:括地志云:“安城故城,豫州汝陵县东南七十一里。”兵到大梁,去。【集解】:徐广曰:“十四年大水。”十八年,秦拔郢,楚王徙陈。

  十九年,昭王卒,子安釐王立。【索隐】:系本安僖王名圉。

  安釐王元年,秦拔我两城。二年,又拔我二城,军大梁下,韩来救,予秦温以和。三年,秦拔我四城,斩首四万。四年,秦破我及韩、赵,杀十五万人,走我将芒卯。魏将段干子请予秦南阳【集解】:徐广曰:“在脩武。”以和。苏代谓魏王曰:“欲玺者段干子也,欲地者秦也。今王使欲地者制玺,使欲玺者制地,魏氏地不尽则不知已。且夫以地事秦,譬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王曰:“是则然也。虽然,事始已行,不可更矣。”对曰:“王独不见夫博之所以贵枭者,便则食,不便则止矣。今王曰‘事始已行,不可更’,是何王之用智不如用枭也?”【正义】:博头有刻为枭鸟形者,掷得枭者合食其子,若不便则为馀行也。

  九年,秦拔我怀。十年,秦太子外质於魏死。十一年,秦拔我郪丘。【集解】:徐广曰:“郪丘,一作‘廪丘’,又作‘邢丘’。郪丘今为宋公县。”【索隐】:郪,七丝反,又音妻。【正义】:郪,七私反,又音妻。地理志云汝南郡新郪县。应劭曰:“秦伐魏,取郪丘,汉兴为新郪,章帝封殷後,更名宋也。”

  秦昭王谓左右曰:“今时韩、魏与始孰彊?”对曰:“不如始彊。”王曰:“今时如耳、魏齐与孟尝、芒卯孰贤?”对曰:“不如。”王曰:“以孟尝、芒卯之贤,率彊韩、魏以攻秦,犹无柰寡人何也。今以无能之如耳、魏齐而率弱韩、魏以伐秦,其无柰寡人何亦明矣。”左右皆曰:“甚然。”中旗冯琴【索隐】:按:战国策作“推琴”者,春秋後语作“伏琴”,而韩子作“推瑟”,说苑作“伏瑟”,文各不同。而对曰:“王之料天下过矣。当晋六卿之时,知氏最彊,灭范、中行,又率韩、魏之兵以围赵襄子於晋阳,决晋水以灌晋阳之城,【正义】:括地志云:“晋水源出并州晋阳县西悬壅山。山海经云悬壅之山,晋水出焉,东南流注汾水。昔赵襄子保晋阳,智氏防山以水灌之,不没者三版。其渎乘高西注入晋阳城,以周灌溉,东南出城注於汾阳也。”不湛者三版。知伯行水,魏桓子御,韩康子为参乘。知伯曰:‘吾始不知水之可以亡人之国也,乃今知之。’汾水可以灌安邑,【正义】:安邑在绛州夏县,本魏都。汾水东北历安邑西南入河也。绛水可以灌平阳。【正义】:平阳,晋州,本韩都也。括地志云:“绛水一名白水,今名弗泉,源出绛山。飞泉奋涌,扬波北注,县流积壑二十许丈,望之极为奇观矣。”按:引此灌平阳城也。魏桓子肘韩康子,韩康子履魏桓子,肘足接於车上,而知氏地分,身死国亡,为天下笑。今秦兵虽彊,不能过知氏;韩、魏虽弱,尚贤其在晋阳之下也。此方其用肘足之时也,原王之勿易也!”【索隐】:易音以豉反。於是秦王恐。

  齐、楚相约而攻魏,魏使人求救於秦,冠盖相望也,而秦救不至。魏人有唐雎【索隐】:七馀反。者,年九十馀矣,谓魏王曰:“老臣请西说秦王,令兵先臣出。”魏王再拜,遂约车而遣之。唐雎到,入见秦王。秦王曰:“丈人芒然乃远至此,甚苦矣!夫魏之来求救数矣,寡人知魏之急已。”唐雎对曰:“大王已知魏之急而救不发者,臣窃以为用策之臣无任矣。夫魏,一万乘之国也,然所以西面而事秦,称东籓,受冠带,祠春秋者,以秦之彊足以为与也。【索隐】:与谓许与为亲而结和也。今齐、楚之兵已合於魏郊矣,而秦救不发,亦将赖其未急也。使之大急,彼且割地而约从,王尚何救焉?必待其急而救之,是失一东籓之魏而彊二敌之齐、楚,则王何利焉?”於是秦昭王遽为发兵救魏。魏氏复定。

  赵使人谓魏王曰:“为我杀范痤,吾请献七十里之地。”魏王曰:“诺。”使吏捕之,围而未杀。痤因上屋骑危,【集解】:危,栋上也。【索隐】:上音奇。危,栋上也。礼云“中屋履危”。盖昇屋以避兵。谓使者曰:“与其以死痤市,不如以生痤市。有如痤死,赵不予王地,则王将柰何?故不若与先定割地,然後杀痤。”魏王曰:“善。”痤因上书信陵君曰:“痤,故魏之免相也,赵以地杀痤而魏王听之,有如彊秦亦将袭赵之欲,则君且柰何?”信陵君言於王而出之。

  魏王以秦救之故,欲亲秦而伐韩,以求故地。无忌谓魏王曰:

  秦与戎翟同俗,有虎狼之心,贪戾好利无信,不识礼义德行。苟有利焉,不顾亲戚兄弟,若禽兽耳,此天下之所识也,非有所施厚积德也。故太后母也,而以忧死;穰侯舅也,功莫大焉,而竟逐之;两弟无罪,而再夺之国。此於亲戚若此,而况於仇雠之国乎?今王与秦共伐韩而益近秦患,臣甚惑之。而王不识则不明,群臣莫以闻则不忠。

  今韩氏以一女子奉一弱主,内有大乱,外交彊秦魏之兵,王以为不亡乎?韩亡,秦有郑地,与大梁鄴,【索隐】:战国策“鄴”作“邻”字为得。王以为安乎?王欲得故地,今负彊秦之亲,王以为利乎?

  秦非无事之国也,韩亡之後必将更事,更事必就易与利,就易与利必不伐楚与赵矣。是何也?夫越山逾河,绝韩上党而攻彊赵,是复阏与之事,【索隐】:复音扶富反。谓前年秦韩相攻阏与,而赵奢破秦军。秦必不为也。若道河内,倍鄴、朝歌,绝漳滏水,与赵兵决於邯郸之郊,是知伯之祸也,秦又不敢。伐楚,道涉谷,【索隐】:道犹行也。涉谷是往楚之险路。从秦向楚有两道,涉谷是西道,河内是东道。行三千里。【正义】:刘伯庄云:“秦兵向楚有两道,涉谷是西道,河外是东道。从褒斜入梁州,即东南至申州攻石城山,险?戹之塞也。”而攻冥?戹之塞,【集解】:孙检曰:“楚之险塞也。”徐广曰:“或以为今江夏鄳县。”【正义】:冥音盲。括地志云:“石城山在申州锺山县东南二十一里。魏攻冥?戹即此,山上有故石城。注水经云‘或言在墈’,指此山也。吕氏春秋云‘九塞’,此其一也。”所行甚远,所攻甚难,【索隐】:攻,亦作“致”,战国策见作“致军”,言致军粮难也。秦又不为也。若道河外,倍大梁,【正义】:从河外出函谷关,历同州南至郑州,东向陈州,则背大梁也。右上蔡、召陵,【集解】:徐广曰:“一无‘左’字。”【正义】:上蔡县在豫州北七十里,邵陵故城亦在豫州郾城县东四十五里,并在陈州西。从汴州南行向陈州之西郊,则上蔡、邵陵正南面,向东皆身之右,定无“左”字也。与楚兵决於陈郊,秦又不敢。故曰秦必不伐楚与赵矣,又不攻卫与齐矣。【正义】:卫、齐皆在韩、赵、魏之东,故秦不伐也。

  夫韩亡之後,兵出之日,非魏无攻已。秦固有怀、茅、【集解】:徐广曰:“在脩武轵县,有茅亭。”【正义】:茅,卯包反。怀州武陟县西十一里故怀城,本周邑,後属晋。左传云周与郑人苏忿生十二邑,其一曰攒茅。括地志云“在怀州获嘉县东北二十五里”也。获嘉,古脩武也。邢丘,【集解】:徐广曰:“在平皋。”【正义】:括地志云:“平皋故城在怀州武德县东南二十里,本邢丘邑也,以其在河之皋地也。”【索隐】:按:战国策云邢丘、安城,此少“安”字耳。垝津【索隐】:在河北。垝音九毁反。【正义】:垝音诡。字误,当作“延”。括地志云:“延津故俗字名临津,故城在卫州清淇县西南二十六里。杜预云‘汲郡城南有延津’是也。”以临河内,河内共、汲。【集解】:徐广曰:“汲县属河内。”【索隐】:汲,亦作“波”。波及汲皆县名,俱属河内。必危;有郑地,【集解】:徐广曰:“成皋、荥阳亦属郑。”得垣雍,【集解】:徐广曰:“垣雍城在卷县,卷县属魏也。卷县又有长城,经阳武到密者也。”【正义】:雍,於用反。括地志云:“故城在郑州原武县西北七里。”释例:“地名卷县,理或垣城也。”言韩亡之後,秦有郑地,得垣雍城,从荧泽决沟历雍灌大梁是也。决荧泽水灌大梁,大梁必亡。王之使者出过而恶安陵氏於秦,【集解】:徐广曰:“召陵有安陵乡,征羌有安陵亭也。”【正义】:括地志云:“?陵县西北十五里。李奇云六国时为安陵也。”言魏王使者出向秦云,共伐韩以成过失,而更恶安陵氏於秦,今伐之,重非也。秦之欲诛之久矣。秦叶阳、昆阳与舞阳邻,【正义】:括地志云:“叶阳今许州叶县也。昆阳故城在许州叶县北二十五里。舞阳故城在叶县东十里。”此时叶阳、昆阳属秦,舞阳属魏也。听使【索隐】:上平声,下去声。者之恶之,随安陵氏而亡之,【正义】:随犹听也。无忌说言使者恶安陵氏,亦听秦亡安陵氏。然绕舞阳之北以东临许,许必危矣。秦有许地,魏国可无害。绕舞阳之北,以东临许,南国必危,【正义】:南国,今许州许昌县南西四十里许昌故城是也。此时属韩,在魏之南,故言南国。括地志云:“周时为许国,武王伐纣所封。地理志云颍川许县古许国,姜姓,四岳之後,文叔所封,二十四君,为楚所灭。”三卿背晋,其地属韩。国无害乎?

  夫憎韩不爱安陵氏可也,夫不患秦之不爱南国非也。异日者,秦在河西晋,国去梁千里,【集解】:徐广曰:“魏国之界千里。又云河南梁县有注城。”【正义】:河西,同州也。晋国都绛州,魏都安邑,皆在河东,去大梁有千里也。有河山以阑之,有周韩以间之。从林乡军【集解】:徐广曰:“林乡在宛县。”【索隐】:刘氏云“林,地名,盖春秋时郑地之棐林,在大梁之西北”。徐广云在宛陵也。【正义】:括地志云:“宛陵故城在郑州新郑县东北三十八里,本郑旧县也。”按刘徐二说,是其地也。以至于今,秦七攻魏,五入囿中,【集解】:徐广曰:“一作‘城’也。”【索隐】:囿即圃田。圃田,郑薮,属魏。徐广云一作“城”。而战国策作“国中”。正义括地志云:“圃田泽在郑州管城县东三里。周礼云豫州薮曰圃田也。”边城尽拔,文台堕,【索隐】:文台,台名。列士传曰“隐陵君施酒文台”也。【正义】:堕,许规反。括地志云:“文台在曹州冤句县西北六十五里也。”垂都焚,【集解】:徐广曰:“一云‘魏山都焚’。句阳有垂亭。”【索隐】:垂,地名。有庙曰都。并魏邑名。林木伐,麋鹿尽,而国继以围。又长驱梁北,东至陶卫之郊,【正义】:陶,曹州定陶也。卫即宋州楚丘县,卫文公都之,秦兵历取其郊也。北至平监。【集解】:徐广曰:“平县属河南。平,或作‘乎’字。史记齐阚止作‘监’字。阚在东平须昌县。”所亡於秦者,山南山北,【正义】:山,华山也。华山之东南,七国时邓州属韩,汝州属魏。华山之北,同、华、银、绥并魏地也。河外河内,【正义】:河外谓华州以东至虢、陕,河内谓蒲州以东至怀、卫也。大县数十,【集解】:徐广曰:“一作‘百’。”名都数百。【集解】:徐广曰:“一作‘十’。”秦乃在河西晋,去梁千里,而祸若是矣,又况於使秦无韩,有郑地,无河山而阑之,无周韩而间之,去大梁百里,祸必由此矣。

  异日者,从之不成也,【索隐】:从音足松反。楚、魏疑而韩不可得也。今韩受兵三年,秦桡之以讲,【索隐】:桡音尼孝反。谓韩被秦之兵,桡扰已经三年,云欲讲说与韩和。识亡不听,【索隐】:识犹知也。故战国策云“韩知亡犹不听”也。投质於赵,请为天下雁行顿刃,楚、赵必集兵,皆识秦之欲无穷也,非尽亡天下之国而臣海内,必不休矣。是故臣原以从事王,【索隐】:从音足松反。从事,言合从事王也。战国策亦然。王速受楚赵之约,而挟韩之质【索隐】:言韩以质子入赵,则赵挟韩质而亲韩也。以存韩,而求故地,韩必效之。【索隐】:效犹致也,谓致故地於赵也。【正义】:无忌令魏王速受楚、赵之从。赵、楚挟持韩之质以存韩,而魏以求地,韩必效之,胜於与秦伐韩又与秦邻之祸殃也。此士民不劳而故地得,其功多於与秦共伐韩,而又与彊秦邻之祸也。

  夫存韩安魏而利天下,此亦王之天时已。通韩上党於共、甯,【集解】:徐广曰:“朝歌有甯乡。”【正义】:共,卫州共城县。甯,怀州脩武县,本殷之甯邑。韩诗外传云“武王伐纣,勒兵於甯,故曰脩武”。今魏开通共甯之道,使韩上党得直路而行也。使道安成,【正义】:括地志云:“故安城在郑州原武县东南二十里。”时属魏也。出入赋之,是魏重质韩以其上党也。今有其赋,足以富国。韩必德魏爱魏重魏畏魏,韩必不敢反魏,是韩则魏之县也。魏得韩以为县,卫、大梁、河外必安矣。今不存韩,二周、安陵必危,楚、赵大破,卫、齐甚畏,天下西乡而驰秦入朝而为臣不久矣。

  二十年,秦围邯郸,信陵君无忌矫夺将军晋鄙兵以救赵,【正义】:括地志云:“魏德故城一名晋鄙城,在卫县西北五十里,即公子无忌矫夺晋鄙兵,故名魏德城也。”赵得全。无忌因留赵。二十六年,秦昭王卒。

  三十年,无忌归魏,率五国兵攻秦,败之河外,走蒙骜。魏太子增质於秦,秦怒,欲囚魏太子增。或为增谓秦王【索隐】:按:战国策作“苏秦为公子增谓秦王”。曰:“公孙喜【索隐】:战国策作“公孙衍”。固谓魏相曰‘请以魏疾击秦,秦王怒,必囚增。魏王又怒,击秦,秦必伤’。今王囚增,是喜之计中也。故不若贵增而合魏,以疑之於齐、韩。”秦乃止增。

  三十一年,秦王政初立。

  三十四年,安釐王卒,太子增立,是为景湣王。【索隐】:系本云:“安釐王生景湣王午。”信陵君无忌卒。

  景湣王元年,秦拔我二十城,以为秦东郡。二年,秦拔我朝歌。■徙野王。【集解】:徐广曰:“卫从濮阳徙野王。”三年,秦拔我汲。五年,秦拔我垣、蒲阳、衍。【集解】:徐广曰:“十二年献城秦。”【正义】:括地志云:“故垣地本魏王垣也,在绛州垣县西北二十里。蒲邑故城在隰州隰川县南四十五里。”在蒲水之北,故曰蒲阳。衍,地名,在郑州。十五年,景湣王卒,子王假立。

  王假元年,燕太子丹使荆轲刺秦王,秦王觉之。【集解】:徐广曰:“二年,新郑反。”

  三年,秦灌大梁,虏王假,【集解】:列女传曰:“秦杀假。”遂灭魏以为郡县。

  太史公曰:吾適故大梁之墟,墟中人曰:“秦之破梁,引河沟而灌大梁,三月城坏,王请降,遂灭魏。”说者皆曰魏以不用信陵君故,国削弱至於亡,余以为不然。天方令秦平海内,其业未成,魏虽得阿衡之佐,曷益乎?【索隐】:按:谯周曰“以予所闻,所谓天之亡者,有贤而不用也,如用之,何有亡哉?使纣用三仁,周不能王,况秦虎狼乎?”

  【索隐述赞】毕公之苗,因国为姓。大名始赏,盈数自正。胤裔繁昌,系载忠正。杨干就戮,智氏奔命。文始建侯,武实彊盛。大梁东徙,长安北侦。卯既无功,卬亦外聘。王假削弱,虏於秦政。

《三家注史记》 相关内容:

《三家注史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