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一十八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卷一十八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正义】:高祖初定天下,表明有功之臣而侯之,若萧、曹等。

  太史公曰:古者人臣功有五品,以德立宗庙定社稷曰勋,以言曰劳,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积日曰阅。封爵之誓曰:“使河如带,泰山若厉。【集解】:应劭曰:“封爵之誓,国家欲使功臣传祚无穷。带,衣带也;厉,砥石也。河当何时如衣带,山当何时如厉石,言如带厉,国乃绝耳。”国以永宁,爰及苗裔。”始未尝不欲固其根本,而枝叶稍陵夷衰微也。

  余读高祖侯功臣,察其首封,所以失之者,曰:异哉新闻!书曰“协和万国”,迁于夏商,或数千岁。盖周封八百,幽厉之後,见於春秋。尚书有唐虞之侯伯,历三代千有馀载,自全以蕃卫天子,岂非笃於仁义,奉上法哉?汉兴,功臣受封者百有馀人。【索隐】:案:下文高祖功臣百三十七人;兼外戚及王子,凡一百四十三人。天下初定,故大城名都散亡,户口可得而数者十二三,【索隐】:言十分才二、三在耳。是以大侯不过万家,小者五六百户。後数世,民咸归乡里,户益息,萧、曹、绛、灌之属或至四万,小侯自倍,【索隐】:倍其初封时户数也。富厚如之。子孙骄溢,忘其先,淫嬖。至太初百年之间,见侯五,【正义】:谓平阳侯曹宗、曲周侯郦终根、阳阿侯齐仁、戴侯祕蒙、穀陵侯冯偃也。馀皆坐法陨命亡国,秏矣。罔亦少密焉,然皆身无兢兢於当世之禁云。

  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镜也,【索隐】:言居今之代,志识古之道,得以自镜当代之存亡也。未必尽同。帝王者各殊礼而异务,要以成功为统纪,岂可绲乎?观所以得尊宠及所以废辱,亦当世得失之林也,【索隐】:言观今人臣所以得尊宠者必由忠厚,被废辱者亦由骄淫,是言见在兴废亦当代得失之林也。何必旧闻?於是谨其终始,表其文,颇有所不尽本末;著其明,疑者阙之。後有君子,欲推而列之,得以览焉。

  (表略)

  【索隐述赞】圣贤影响,风云潜契。高祖应箓,功臣命世。起沛入秦,凭谋仗计。纪勋书爵,河盟山誓。萧曹轻重,绛灌权势。咸就封国,或萌罪戾。仁贤者祀,昏虐者替。永监前修,良惭固蒂。

《三家注史记》 相关内容:

《三家注史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