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二十九 列传第二十一

卷二十九 列传第二十一

  王杰 王勇 宇文虬 宇文盛(弟丘) 耿豪 高琳 李和 伊娄穆 杨绍 王雅 达奚实 刘雄 侯植

  王杰,金城直城人也,本名文达。高祖万国,魏伏波将军、燕州刺史。父巢,龙骧将军、榆中镇将。杰少有壮志,每以功名自许。善骑射,有膂力。魏孝武初,起家子都督。后从西迁,赐爵都昌县子。太祖奇其才,擢授扬烈将军、羽林监。寻加都督。太祖尝谓诸将曰:"王文达万人敌也,但恐勇决太过耳。"复潼关,破沙苑,争河桥,战邙山,皆以勇敢闻。亲待日隆,赏赐加于伦等。于是赐姓宇文氏。除岐州刺史,加抚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进爵为公,邑八百户。累迁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魏恭帝元年,从于谨围江陵。时栅内有人善用长槊,战士将登者,多为所毙。谨令杰射之,应弦而倒。登者乃得入,余众继进,遂拔之。谨喜曰:"济我大事者,在公此箭也。"孝闵帝践阼,进爵张掖郡公,增邑一千户,出为河州刺史。朝廷以杰勋望俱重,故授以本州。保定三年,进位大将军。三年,诏杰与随公杨忠自漠北伐齐,至并州而还。天和三年,除宜州刺史,增邑通前三千六百户。六年,从齐公宪东御齐将斛律明月,进位柱国。建德初,除泾州总管。

  杰少从军旅,虽不习吏事,所历州府,咸以忠恕为心,以是颇为百姓所慕。宣帝即位,拜上柱国。大象元年,薨,时年六十五。赠河鄯邓延洮宕翼七州诸军事、河州刺史,追封鄂国公。谥曰威。子孝仙,大象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

  王勇,代武川人也,本名胡仁。少雄健,有胆决,便弓马,膂力过人。魏永安中,万俟丑奴等寇乱关陇,勇占募随军讨之,以功授宁朔将军、奉车都尉。又数从侯莫陈悦、贺拔岳征讨,功每居多,拜别将。

  及太祖为丞相,引为帐内直荡都督,加后将军、太中大夫,封包信县子,邑三百户。大统初,增邑四百户,进爵为侯。从擒窦泰,复弘农,战沙苑,气盖众军,所当必破。太祖叹其勇敢,赏赐特隆。进爵为公,邑一千五百户,拜镇南将军,授帅都督。从讨赵青雀,平之,论功居最,除卫大将军、殷州刺史,加通直散骑常侍,兼太子武卫率。邙山之战,勇率敢死之士三百人,并执短兵,大呼直进,出入冲击,杀伤甚多,敌人无敢当者。是役也,大军不利,唯勇及王文达、耿令贵三人力战,皆有殊功。太祖于是赏帛二千匹,令自分之。军还,皆拜上州刺史。以雍州、岐州、北雍州拟授勇等,然州颇有优劣,又令探筹取之。勇遂得雍州,文达得岐州,令贵得北雍州。仍赐勇名为勇,令贵名豪,文达名杰,以彰其功。

  十三年,授大都督,迁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十五年,进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魏恭帝元年,从柱国赵贵征茹茹,破之。勇追击,获杂畜数千头。进爵新阳郡公,增邑通前二千户,仍赐姓库汗氏。六官建,拜稍伯中大夫。又论讨茹茹功,别封永固县伯,邑五百户。时有别封者,例听回授次子,勇独请封兄子元兴,时人义之。寻进位大将军。世宗初,岷山羌豪巩廉俱和叛,勇帅师讨平之。

  勇性雄猛,为当时骁将。然矜功伐善,好扬人之恶,时论亦以此鄙之。柱国侯莫陈崇,勋高望重,与诸将同谒晋公护,闻勇数论人之短,乃于众中折辱之。勇遂惭恚,因疽发背而卒。子昌嗣,官至大将军。

  宇文虬,字乐仁,代武川人也。性骁悍,有胆略。少从军征讨,累有战功。魏永安中,除征虏将军、中散大夫,加都督。魏孝武初,从独孤信在荆州,破梁人于下溠,遂平欧阳、酂城。虬俘获甚多。又攻南阳、广平二城,擒郡守一人。以功加安西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员外、直阁将军、阁内都督,封南安县侯,邑九百户。及孝武西迁,以独孤信为行台,信引虬为帐内都督。破田八能及擒东魏荆州刺史辛纂,虬功居多。寻随信奔梁。

  大统三年,归阙。朝廷论前后功,增邑四百户,进爵为公。擒窦泰,复弘农,及沙苑、河桥之战,皆有功。增邑八百户,进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七年,除汉阳郡守,又从独孤信讨梁仚定,破之。十一年,出为南秦州刺史,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追论斩辛纂功,增邑一千户。十七年,与大将军王雄征上津、魏兴等,并平之。又于白马与武陵王萧纪将杨乾运战,破之。虬每经行阵,必身先卒伍,故上下同心,战无不克。寻而魏兴复叛,虬又与王雄讨平之。俄除金州刺史,进位大将军。后以疾卒。

  宇文盛,字保兴,代人也。曾祖伊与敦、祖长寿、父文孤,并为沃野镇军主。盛志力骁雄。初为太祖帐内,从破侯莫陈悦,授威烈将军,封渔阳县子,邑三百户。大统三年,兼都督。从擒窦泰,复弘农,破沙苑,授都督、平远将军、步兵校尉,进爵为公,增邑八百户。除冯翊郡守,加帅都督、西安州大中正、通直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增邑三百户。累迁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盐州刺史。及楚公赵贵谋为乱,盛密赴京告之。贵诛,授大将军,进爵忠城郡公,除泾州都督。赐甲一领、奴婢二百口、马五百匹,牛羊及庄田、什物等称是。仍从贺兰祥平洮阳、洪和二城,别封一子甘棠县公。转延州总管,进位柱国。

  天和五年,入为大宗伯。六年,与柱国王杰从齐公宪东讨。时汾州被围日久,宪遣盛运粟以给之。乃赴姚襄城,受宪节度。齐将段孝先率兵大至,盛力战拒之。孝先退,乃筑大宁城而还。建德二年,授少师。五年,从高祖东伐,率步骑一万,守汾水关。宣帝即位,拜上柱国,增邑通前四千六百户。大象中,薨。子述嗣。大象末,上柱国、濮阳公。

  盛弟丘。丘字胡奴,起家襄威将军、奉朝请、都督,赐爵临邑县子。稍迁辅国将军、大都督。预告赵贵谋,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爵安义县侯,邑一千户。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公,除咸阳郡守。迁汾州刺史。入为左宫伯,进位大将军。出为延绥丹三州三防诸军事、延州刺史。转凉甘瓜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加柱国大将军。建德元年薨,时年六十。赠柱国、宜鄜等州刺史。子陇嗣。

  耿豪,巨鹿人也。本名令贵。其先避刘、石之乱,居辽东,因仕于燕。曾祖超,率众归魏,遂家于神武川。豪少粗犷,有武艺,好以气凌人。贺拔岳西征,引为帐内。岳被害,归太祖,以武勇见知。豪亦自谓所事得主。从讨侯莫陈悦及迎魏孝武,录前后功,封平原县子,邑三百户,除宁朔将军、奉车都尉。迁征虏将军,加通直散骑常侍,进爵为侯,增邑七百户。从擒窦泰,复弘农,豪先锋陷阵,加前将军、中散大夫。沙苑之战,豪杀伤甚多,血染甲裳尽赤。太祖见之,叹曰:"令贵武猛,所向无前,观其甲裳,足以为验,不须更论级数也。"于是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五百户。除镇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南郢州刺史。

  九年,从太祖战于邙山,豪谓所部曰:"大丈夫见贼,须右手拔刀,左手把槊,直刺直斫,慎莫皱眉畏死。"遂大呼独入,敌人锋刃乱下,当时咸谓豪殁。俄然奋刀而还。战数合,当豪前者,死伤相继。又谓左右曰:"吾岂乐杀人,但壮士除贼,不得不尔。若不能杀贼,又不为人所伤,何异逐坐人也。"太祖嘉之,拜北雍州刺史。十三年,论前后战功,进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增邑通前一千八百户。十五年,赐姓和稽氏,进位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豪性凶悍,言多不逊。太祖惜其骁勇,每优容之。豪亦自谓意气冠群,终无所屈。李穆、蔡祐初与豪同时开府,后并居豪之右。豪意不平,谓太祖曰:"外闻物议,谓豪胜李穆、蔡祐。"太祖曰:"何以言之?"豪曰:"世言李穆、蔡佑,丞相臂膊;耿豪、王勇,丞相咽项。以咽项在上,故为胜也。"豪之粗猛,皆此类。十六年,卒,时年四十五。太祖痛惜之,赠以本官,加朔州刺史。子雄嗣,位至大将军。

  高琳,字季珉,其先高句丽人也。六世祖钦,为质于慕容廆,遂仕于燕。五世祖宗,率众归魏,拜第一领民酋长,赐姓羽真氏。祖明、父迁仕魏,咸亦显达。琳母尝祓禊泗滨,遇见一石,光彩朗润,遂持以归。是夜梦一人,衣冠有若仙者,谓其母曰:"夫人向所将来之石,是浮磬之精。若能宝持,必生令子。"其母惊寤,便举身流汗,俄而有娠。及生,因名琳字季珉焉。

  魏正光初,起家卫府都督。从元天穆讨邢杲,破梁将陈庆之,以功转统军。又从尔朱天光破万俟丑奴,论功为最,除宁朔将军、奉车都尉。后随天光败于韩陵山,琳因留洛阳。魏孝武西迁,从入关。至溱水,为齐神武所追,拒战有功,封巨野县子,邑三百户。大统初,进爵为侯,增邑四百户,转龙骧将军。顷之,授直阁将军,迁平西将军,加通直散骑常侍。三年,从太祖破齐神武于沙苑,转安西将军,进爵为公,增邑八百户。累迁卫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右光禄大夫。四年,从擒莫多娄贷文。仍战河桥,琳先驱奋击,勇冠诸军。太祖嘉之,谓之曰:"公即我之韩、白也。"拜太子左庶子。寻以本官镇玉壁。复从太祖战邙山,除正平郡守,加大都督,增邑三百户。齐将东方老来寇,琳率众御之。老恃其勇健,直前趣琳。短兵接,琳击之,老中数疮而退,谓其左右曰:"吾经阵多矣,未见如此健儿。"后乃密使人劝琳东归,琳斩其使以闻。进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除鄜州刺史,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

  孝闵帝践阼,进爵犍为郡公,邑一千户。武成初,从贺兰祥征吐谷浑,以勋别封一子许昌县公,邑一千户,除延州刺史。又从柱国豆卢宁讨稽胡郝阿保、刘桑德等,破之。二年,文州氐酋反,诏琳率兵讨平之。师还,帝宴群公卿士,仍命赋诗言志。琳诗末章云:"寄言窦车骑,为谢霍将军,何以报天子?沙漠静妖氛。"帝大悦曰:"獯猃陆梁,未时款塞,卿言有验,国之福也。"

  保定初,授梁州总管、十州诸军事。天和二年,徙丹州刺史。三年,迁江陵副总管。时陈将吴明彻来寇,总管田弘与梁主萧岿出保纪南城,唯琳与梁仆射王操固守江陵三城以抗之。昼夜拒战,凡经十旬,明彻退去。岿表言其状,帝乃优诏追琳入朝,亲加劳问。进授大将军,仍副卫公直镇襄州。六年,进位柱国。建德元年,薨,时年七十六。赠本官,加冀定齐沧州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谥曰襄。

  子儒,少以父勋赐爵许昌县公,拜左侍上士。后袭爵犍为郡公,位至仪同大将军。

  李和,本名庆和,其先陇西狄道人也。后徙居朔方。父僧养,以累世雄豪,善于统御,为夏州酋长。和少敢勇,有识度,状貌魁伟,为州里所推。贺拔岳作镇关中,乃引和为帐内都督。以破诸贼功,稍迁征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赐爵思阳公。寻除汉阳郡守。治存宽简,百姓称之。

  至大统初,加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都督,累迁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夏州刺史,赐姓宇文氏。太祖尝谓诸将曰:"宇文庆和,智略明赡,立身恭谨,累经委任,每称吾意。"遂赐名意焉。改封永丰县公,邑一千户。保定二年,除司宪中大夫,进爵义城郡公。寻又改封德广郡公,出为洛州刺史。和前在夏州,颇留遗惠,及有此授,商、洛父老,莫不想望德音。和至州,以仁恕训物,狱讼为之简静。天和三年,进位大将军,拜延绥丹三州武安伏夷安民三防诸军事、延州刺史。六年,进柱国大将军。建德元年,改授延绥银三州文安伏夷安民周昌梁和五防诸军事。以罪免。寻复柱国。

  隋开皇元年,迁上柱国。和立身刚简,老而逾励,诸子趋事,若奉严君。以意是太祖赐名,市朝已革,庆和则父之所命,义不可违。至是,遂以和为名。二年,薨,赠本官,加司徒公、徐衮邳沂海泗六州刺史。谥曰肃。子彻嗣。

  伊娄穆,字奴干,代人也。父灵,善骑射,为太祖所知。太祖尝谓之曰:"昔伊尹保衡于殷,致主尧舜。卿既姓伊,庶卿不替前绪。"于是赐名尹焉。历金紫光禄大夫、卫将军、隆州刺史,赐爵卢奴县公。

  穆弱冠为太祖内亲信,以机辩见知,授奉朝请,常侍左右。邙山之役,力战有功,拜子都督、丞相府参军事,转外兵参军。累迁帅都督、平东将军、中散大夫,历中书舍人、尚书驾部郎中、抚军将军、大都督、通直散骑常侍。尝入白事,太祖望见悦之,字之曰:"奴干作仪同面见我矣。"于是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赐封安阳县伯,邑五百户。转大丞相府掾,迁从事中郎,除给事黄门侍郎。

  魏废帝二年,穆使于蜀。属伍城郡人赵雄杰与梓潼郡人王令公、邓朏等构逆,众三万余,阻涪水立栅,进逼潼州。穆遂与刺史叱罗协率兵破之。增邑五百户。孝闵帝践阼,拜兵部中大夫,治御正,进爵为侯,增邑五百户。寻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保定初,授军司马,进爵为公。四年,除金州总管、八州诸军事、金州刺史。天和二年,增邑二千一百户。又为民部中大夫。

  卫公直出镇襄州,以穆为长史。郢州城民王道胥反,袭据州城。直遣穆率百余骑驰往援之。穆至城下,频破胥众。会大将军高琳率众军继进,胥等乃降。唐州山蛮恃险逆命,穆率军讨之。蛮酋等保据石窟一十四处,穆分军进讨,旬有四日,并破之,虏获六千五百人。六年,进位大将军。建德初,代公达授荆州,复以穆为总管府长史。穆频贰戚藩,甚得匡赞之誉。入为小司马。从柱国李穆平轵关等城,赏布帛三百匹、粟三百石、田三十顷。五年,从皇太子讨吐谷浑。还,穆殿,为浑人围。会刘雄救至,乃得解。后以疾卒。

  杨绍,字子安,弘农华阴人也。祖国,镇西将军。父定,新兴太守。绍少慷慨,有志略,屡从征伐,力战有功。魏永安中,授广武将军、屯骑校尉、直荡别将。普泰初,封平乡男,邑一百户,加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

  魏孝武初,迁卫将军、右光禄大夫,进爵冠军县伯,邑三百户。大统元年,进爵为公,增邑六百户。累迁车骑将军、通直散骑常侍、骁卫将军、左光禄大夫。四年,出为鄜城郡守。绍性恕直,兼有威惠,百姓安之。稽胡恃众与险,屡为抄窃。绍率郡兵从侯莫陈崇讨之,匹马先登,破之于默泉之上。加帅都督、散骑常侍、朔州大中正。十三年,录前后功,增邑通前二千二百户,除燕州刺史。累迁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复从大将军达奚武征汉中。时梁宜丰侯萧循固守梁州。绍以为悬军敌境,围守坚城,旷日持久,粮饷不继,城中若致死于我,惧不能归,请为计以诱之。乃频至城下挑战,设伏待之。循初不肯出。绍又遣人骂辱之,循怒,果出兵。绍率众伪退。伏兵击之,杀伤殆尽,城降。以功授辅国将军、中散大夫,听回授一子。

  又从柱国、燕国公于谨围江陵。绍斗于枇杷门,流矢中股而力战不衰。事平,尝奴婢一百口,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除衡州刺史,赐姓叱利氏。孝闵帝践阼,进位大将军。建德元年,卒,赠成文等八州刺史。谥曰信。子雄嗣,大象末,上柱国、邽国公。

  王雅,字度容,阐熙新国人也。少而沈毅,木讷寡言。有胆勇,善骑射。太祖闻其名,召入军,累有战功。除都督,赐爵居庸县子。

  东魏将窦泰入寇,雅从太祖擒之于潼关。沙苑之战,雅谓所部曰:"彼军殆有百万,今我不满万人,以常理论之,实难与敌。但相公神武命世,股肱王室,以顺讨逆,岂计众寡。丈夫若不以此时破贼,何用生为!"乃擐甲步战,所向披靡。太祖壮之。又从战邙山。时大军不利,为敌所乘,诸将皆引退,雅独回骑拒之。敌人见其无继,步骑竞进。雅左右奋击,频斩九级,敌众稍却,雅乃还军。太祖叹曰:"王雅举身悉是胆也。"录前后功,进爵为伯,除帅都督、鄜城郡守。政尚简易,吏人安之。迁大都督、延州刺史,转夏州刺史,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世宗初,除汾州刺史。励精为治,人庶悦而附之,自远至者七百余家。保定初,复为夏州刺史,卒于州。

  子世积嗣。少倜傥有文武干略。大象末,上大将军、宜阳郡公。

  达奚实,字什伏代,河南洛阳人也。高祖凉州,魏征西将军、山阳公。父显相,武卫将军。

  实少修立,有干局。起家给事中,加冠军将军。魏孝武初,授都督,镇弘农。后从西迁,封临汾县伯,邑六百户。迁大行台郎中,镇潼关。及潼关失守,即与大都督阳山武拒战于关,东魏人甚惮之。从太祖擒窦泰,复弘农,破沙苑,皆力战有功,增邑三百户,加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十三年,又授大行台郎中、相府掾,转从事中郎。实性严重,太祖深器之。累迁大都督、持节、通直散骑常侍。魏废帝二年,除中外府司马。

  大军伐蜀,以实行南岐州事,兼都督军粮。先是,山氐生犷,不供赋役,历民羁縻,莫能制御。实导之以政,氐人感悦,并从赋役。于是大军粮食,咸取给焉。寻征还,仍为司马。六官建,拜蕃部中大夫,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平阳县公。武成二年,授御正中大夫,治民部,兼晋公护司马。保定元年,出为文州刺史,卒于州,时年四十九。赠文康二州刺史。谥曰恭。子丰嗣。

  刘雄,字猛雀,临洮子城人也。少机辩,慷慨有大志。大统中,起家为太祖亲信。寻授统军、宣威将军、给事中,除子城令,加都督、辅国将军、中散大夫,兼中书舍人,赐姓宇文氏。孝闵帝践阼,加大都督,历司市下大夫,齐右下大夫,治小驾部,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保定四年,治中外府属,从征洛阳。

  天和二年,迁驾部中大夫。四年,兼齐公宪府掾,从宪出宜阳,筑安义等城。五年,齐相斛律明月率众筑通关城以援宜阳。先是,国家与齐通好,约言各保境息民,不相侵扰。至是,宪以齐人失信,令雄使于明月,责其背约。雄辞义辩直,齐人惮焉。使还,兼中外府掾。寻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周昌县伯,邑六百户。齐人又于姚襄筑伏龙等五城,以处戍卒。雄从齐公宪攻之,五城皆拔。宪复遣雄与柱国宇文盛于齐长城已西,连营防御。齐将段孝先等率众围盛。营外先有长堑,大将军韩欢与孝先交战不利,雄身负排,率所部二十余人,据堑力战,孝先等乃止。军还,迁军司马,进爵为侯,邑一千四百户。

  建德初,授纳言,转军正,复为纳言。二年,转内史中大夫,除候正。高祖尝从容谓雄曰:"古人云:'富贵不归故乡,犹衣锦夜游。'今以卿为本州,何如?"雄稽首拜谢。于是诏以雄为河州刺史。雄先已为本县令,复有此授,乡里荣之。四年,从柱国李穆出轵关,攻邵州等城,拔之。以功获赏。五年,皇太子西征吐谷浑,雄自凉州从滕王逌率军先入浑境,去伏俟城二百余里,逌遣雄先至城东举火,与大军相应。浑洮王率七百余骑逆战。雄时所部数百人先并分遣斥候,在左右者二十许人。雄即率与交战,斩首七十余级,雄亦亡其三骑。自是从逌连战之,雄功居多,尝物甚厚。及军还,伊娄穆殿,为贼所围。皇太子命雄救之。雄率骑一千解穆围。增邑三百户,加上开府仪同三司。

  其年,大军东讨,雄从齐王宪拔洪洞,下永安。军还,仍与宪回援晋州。未至,齐后主已率大兵亲自攻围,晋州垂陷。宪遣雄先往察其军势。雄乃率步骑千人,鸣鼓角,遥报城中。寻而高祖兵至,齐主遁走。从平并州,拜上大将军,进爵赵郡公,邑二千户,旧封回授一子。明年,从平邺城,进柱国。其年,从齐王宪总兵北讨稽胡。军还,出镇幽州。

  宣政元年四月,突厥寇幽州,拥略居民。雄出战,为突厥所围,临阵战殁。赠亳州总管、七州诸军事、亳州刺史。子升嗣。以雄死王事,大象末,授仪同大将军。

  侯植,字仁干,上谷人也。燕散骑常侍龛之八世孙。高祖恕,魏北地郡守。子孙因家于北地之三水,遂为州郡冠族。父欣,泰州刺史、奉义县公。

  植少倜傥,有大节,容貌奇伟,武艺绝伦。正光中,起家奉朝请。寻而天下丧乱,群盗蜂起,植乃散家财,率募勇敢讨贼。以功拜统军,迁清河郡守。后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等,每有战功,除义州刺史。在州甚有政绩,为夷夏所怀。及齐神武逼洛阳,植从魏孝武西迁。大统元年,授骠骑大将军、都督,赐姓侯伏侯氏。从太祖破沙苑,战河桥,进大都督,加左光禄大夫。凉州刺史宇文仲和据州作逆,植从开府独孤信讨擒之,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肥城县公,邑一千户。又赐姓贺屯。魏恭帝元年,从于谨平江陵,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奴婢一百口,别封一子汧源县伯。六官建,拜司仓下大夫。孝闵帝践阼,进爵郡公,增邑通前二千户。

  时帝幼冲,晋公护执政,植从兄龙恩为护所亲任。及护诛赵贵,而诸宿将等多不自安。植谓龙恩曰:"今主上春秋既富,安危系于数公。共为唇齿,尚忧不济,况以纤介之间,自相夷灭!植恐天下之人,因此解体。兄既受人任使,安得知而不言。"龙恩竟不能用。植又乘间言于护曰:"君臣之分,情均父子,理须同其休戚,期之始终。明公以骨肉之亲,当社稷之寄,与存与亡,在于兹日。愿公推诚王室,拟迹伊、周,使国有泰山之安,家传世禄之盛,则率土之滨,莫不幸甚。"护曰:"我蒙太祖厚恩,且属当犹子,誓将以身报国,贤兄应见此心。卿今有是言,岂谓吾有他志耶。"又闻其先与龙恩言,乃阴忌之。植惧不免祸,遂以忧卒。赠大将军、平扬光三州诸军事、平州刺史,谥曰节。子定嗣。

  及护伏诛,龙恩与其弟大将军、武平公万寿并预其祸。高祖治护事,知植忠于朝廷,乃特免其子孙。定后位至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史臣曰:王杰、王勇、宇文虬之徒,咸以果毅之姿,效节于扰攘之际,终能屠坚覆锐,立御侮之功,裂膏壤,据势位,固其宜也。仲尼称"无求备于一人",信矣。夫文士怀温恭之操,其弊也软弱;武夫禀刚烈之质,其失也敢悍。故有使酒不逊之祸,拔剑争功之尤。大则莫全其生,小则仅而获免。耿豪、王勇,不其然乎。

  《周书》 唐·令狐德?等

《周书》 相关内容:

《周书》相关章节